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徐水良文集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徐水良


   

2010-5-7日


   

   
   笔者前天发出的《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和《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两组文章。非常简单地介绍了笔者经过长期研究早已得出、但国际和中国学术界前人没有讲过的关于这两个领域的一些最基本的知识。希望今后有机会进一步详细论述。
   
   其中《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一组文章,论述了现代自由民主和宪政制度,是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的有机整体。也只有完整地包含现代化的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制度,才是现代化的、稳定的、完整的自由民主和宪政制度。否则,缺少其中的任何一项,自由民主和宪政制度,都是有缺陷的,不完整的。
   
   而宪政和法治制度,只有建立在自由、人权、平等和民主基础上的法治和宪政,才是现代化的成熟的法治和宪政制度。否则就只是原始的或者有严重缺陷的法制制度。
   
   因此,不存在杨光先生一再论证的、不民主的、却是“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和制度。
   
   现代宪政制度的灵魂和最基本原则之一,就是“主权在民”,这个“主权在民”原则,换个说法,也就是现代民主原则。缺乏这个灵魂和原则,宪政制度就绝不可能是“当之无愧的宪政”,而只能是原始的法制制度或有严重缺陷的制度。
   
   中华民国宪法,在第一条规定国家的基本性质之后,第二条就是:“第二条 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
   
   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两条沿袭《中华民国宪法》,不过改变了其用词和说法。其第二条一开头是:“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两个宪法的第一条都很错误。第二条则不得不不同程度地承认主权在民这个基本原则。
   
   不同的是,《中华民国宪法》第二条在现实中得到了落实;而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条迄今仍然只是纸上的骗人的东西。
   
   安魂曲先生问杨光先生: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或者曾经存在过没有实行过民主选举(不一定是‘全民直选’)的‘当之无愧宪政政府’么?”
   
   “如果杨光先生认为有或者有过,请举一些实例让大家了解了解。”
   
   杨光先生回答说:
   
   “近代西方各国,民主是多少的问题而非有无的问题。我以为,称不上民主政府、却又是‘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的,比如前民主时代之英美,我国之香港,及明治之日本、1871年后之德意志帝国等非民主立宪政体便是。”
   
   这种回答,是闭着眼睛曲解和篡改历史。
   
   这里抛开民主多少有无的问题不说它。只说本文论述的重点法治和宪政制度问题。
   
   杨光的说法,纯粹是把比较原始的法制制度,或者有缺陷的法治制度,与“当之无愧的宪政”混淆起来。如果比较原始的法制制度就可以称为“当之无愧的宪政”,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把商鞅和法家那些表面崇尚法律的制度,也归入其中?
   
   事实上,英国大宪章,虽然是现代宪政制度的中世纪原始起点,但它本身是一个有严重缺陷的封建文件。这个大宪章,是英国反叛贵族强迫国王接受的,国王曾经反悔,又曾经为此打仗。及到民主前的英国,大宪章对国王权力的限制仍然相当有限。到1840年清教革命爆发以前,英国11年没有开过议会、重要领导人都被囚禁于监狱。英国政府基本上仍然是国王的人治政府。只是因为战争,国王才不得不召开议会,筹集经费。备受监禁和压迫的反对派,才终于得到机会,最后终于演变成推翻英国国王的革命,史称“清教革命”。
   
   所以,革命前、民主前的英国政府,根本难以称为宪政政府。杨光说它是“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完全是非常离谱的无稽之谈。
   
   及到第二次暴力革命,即不流血暴力革命“光荣革命”,英国才建立起当时世界历史上最先进的民主、法治和宪政制度。
   
   至于革命前的美国,是民主英国的殖民地。本来就已经有英国引进的民主和法治制度。并且因为先进的英国人反对宗教迫害,逃到美国,追求自由,美国的自由和民主,某种程度上比英国还要先进。
   
   但是,杨光先生“民主前的美国”的说法,并不正确。应该说是革命前的美国。革命前的美国,确实是民主英国政府给与殖民地的、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相当先进的民主和法治制度。它不属于杨光先生“不民主”的例证范围。
   
   然而,即使如此,美国是英国殖民地,受英国管辖,美国没有自己的统一宪法,缺乏独立自主的权力和主权,因此,美国当时的民主、法治和宪政制度,仍然有一定程度的缺陷。否则,美国也不会爆发美国革命,中国人一般称之为独立战争。
   
   至于1871年到1918年的德意志帝国,具有明显的君主主义、容克主义和军国主义的特征。后来德意志帝国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大战失败后在国内革命的压力下退位终结。把它称为“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也只能是杨光先生信口开河的无稽之谈。
   
   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同样具有严重的军国主义倾向,和不民主的天皇专制特点。后来日本军国主义多次发动侵华战争,又发动太平洋战争,终于被打败,在盟国的管理下,才建立起现代民主制度和“当之无愧的宪政”制度。但把明治维新以后、二次大战结束以前实行日本军国主义制度的政府称为“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仍然是杨光先生闭着眼睛信口开河的说法。
   
   民主的英国赋予香港的法治,倒是准现代化的法治。但是,它同样也不是“当之无愧的宪政”。香港法治是民主的英国从外部强加的,香港居民本身,没有政治民主的权利,没有主权在民这个现代宪政制度的灵魂,因此,这种法治,只能是缺乏本地牢固根基的、有缺陷的准现代化法治制度。
   
   正因为这样,中共接管香港以后,很快就造成香港民主法治相当程度的倒退。中共接管香港以后的香港法治,更加算不上“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和制度。
   
   正像安魂曲先生指出的:香港“根本没有‘宪法’,又何来‘宪政’?也许你指的是‘基本法’,可中共人大近年多次利用‘人大释法’曲解基本法,粗暴干涉香港内部事务,这又算哪门子‘宪政’”?
   
   其实,中共制定的香港基本法,本身就够不上现代化标准。
   
   杨光先生说极权专制的中国政府,在四个坚持的现行宪法之下,“只要它严格遵行了现行的宪法和法律,它就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这种说法,当然也是完全的谬论。
   
   而且,自由、民主和宪政制度,也是不断发展的。即使是自由民主的宪政制度,也不见得就是“当之无愧的宪政制度”。英国和美国早期的民主制度,妇女没有选举权,美国还有更加落后的黑奴制度等奴隶制度,都还够不上“当之无愧的宪政制度”,相反,都还是有很大不足,有相当缺陷的宪政制度,因而是有愧的有缺憾的宪政制度。否则,如果没有这些宪政制度的缺陷,英国就不会有一系列长期的抗争,美国也不会有规模和残酷性超过暴力革命——即独立战争的暴力改良——即南北战争,也不会有后来二十世纪规模浩大的民权运动。
   
   杨光先生罗列的那些没有民主的宪政和法治,当然更不会是“当之无愧的宪政制度”。
   
   
   
   附:安魂曲和杨光的讨论
   
   
   问个问题:
   
   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或者曾经存在过没有实行过民主选举(不一定是“全民直选”)的“当之无愧宪政政府”么?
   
   如果杨光先生认为有或者有过,请举一些实例让大家了解了解。
   
   安魂曲
   
   
   
   安魂曲先生:谢谢您关注此议题。我不是那么好走极端、好研究牛角尖问题的人。您如果看过拙作,我的表述是:有民主未必宪政,有宪政亦未必民主。所指“民主”,民主制度、民主政体之谓也。而非指从来“没有实行过民主选举”(不一定是“全民直选”)者。拙作中曾有过一段这样的表述:近代西方各国,民主是多少的问题而非有无的问题。我以为,称不上民主政府、却又是“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的,比如前民主时代之英美,我国之香港,及明治之日本、1871年后之德意志帝国等非民主立宪政体便是。但小范围小规模的民主选举也还是有的,选出来的通常也还是常设机构(而非中国人大这样一年只开十来天会的“临时”机构),但权力很小功能不够。
   
   至于完全无选举却又当之无愧宪政的,或可当成韦伯所谓“纯粹类型”来对待,现实世界大概没有。
   
   杨光
   
   
   你举的几个例子都并非你所说“非民主立宪政体”——英国很早就实行了议会民主,美国更是从建国开始就是民主制度(虽然同样不完善,比如没有给黑人和妇女以投票权)。。。。而“明治之日本”“1871年后之德意志帝国”(其实“德意志帝国”是1871年才建立的,到1918年终结,因此你完全没必要加那个限定词,说“德意志帝国”即可),则没有很长时间就纷纷陷入了军国主义体制和战争泥潭,所谓“宪政”云云不说名不副实(你研究一下日本的军国主义史就知),至少也是毫无意义,所以也根本不配被称作“当之无愧的宪政政府”。
   
   至于香港,则根本没有“宪法”,又何来“宪政”?也许你指的是“基本法”,可中共人大近年多次利用“人大释法”曲解基本法,粗暴干涉香港内部事务,这又算哪门子“宪政”?
   
   安魂曲

此文于2010年05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