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徐水良文集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徐水良


   

2010-5-23日


   

   

一、给上海国保写几点


   

2010-5-23日


   
   
   1、组建正义党时,是江泽民执政,你们上海公安国保意气风发,权力超过北京。你们浪费国家大量金钱,组建正义党,北京方面配合。可是,不久,正义党却垮台了。你们把正义党垮台的责任归到作为反对派的我徐某人头上,认为是我揭露造成的,因此对我恨之入骨。十多年来,你们不停造谣,漫天造谣。无所不用其极,企图把我抹黑、搞臭。可是,基本上又失败了。你们甚至怪罪痛恨胡安宁,认为胡安宁反戈一击,背叛你们。以至2002年北京方面请胡安宁回国商量,说上海公安负责正义党的小组解散了,有的受了处分,但仍然再三嘱咐胡安宁不要回上海,否则,被上海抓起来,他们也救不了他。
   
   事实上,正义党的组建和垮台,完全是你们上海国保的愚蠢。二十多年前,北京上层根据“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的方针,抢先组建海外民运,抢占反对派阵地,把中国民运打得一败涂地,就是情报史上的一个经典之作,就非常成功。以至现在我向朋友们说明这个事实时,很多朋友迄今仍然不信。为什么你们邯郸学步,搞正义党却很快垮台了呢?这次搞纽约民主论坛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要也是由于你们上海方面的愚蠢,使它尚未建立,就已经搞砸。即使北京刘晓波08宪章,虽然不成功,但仍然比你们上海搞傅申奇正义党,要高上几个档次。因此,原因只能在你们自己身上。
   
   即使我的揭露,很大程度上也不过是你们和正义党对我大规模围攻,以及你们漫天造谣,我进行反击而已。
   
   2、这次的第二正义党——纽约民主论坛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看来是你们和北京合作。但是,你们也搞得太张扬了。你们上海公安以及受你们协调的华东地区和南方各省公安,两年来找民运人士和他们回国的家属谈话,向他们施加压力,要他们与傅申奇一起,参与民主论坛和后来的全委会。有人妥协了,被迫参与了。但也有人拒不妥协,并且把情况向大家通报。妥协的,也在暗中把妥协情况告诉大家。结果,第二正义党还没有开张,中共情报机构组建真相,就几乎已经变成公开的秘密。
   
   如果北京方面聪明一点,这次应该怀疑是你们上海公安国保,故意张扬,要把这次事情搞砸。正像08宪章时,全国各地公安传唤作秀,网上透露国安部向中共领导写报告,指责公安完全是演戏。你们的戏,演得比当时各地公安演出的传唤戏,还要演得差。你们不检查自己,却要怪别人,把责任归到我徐某人身上,因此加强攻击,到处散布舆论,说徐某人孤家寡人神经病一个。可是,你们那么多人,一个协调十几个省的堂堂政府机构,败给一个神经病,你们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吗?你们还是好好检查一下你们自己为好。
   
   3、下面答王雍罡一则,其实是写给你们上海国保的。因为以王雍罡第一共和名义写的帖子,大部分是你们上海国保在上海上班时间,王永刚芬兰时间凌晨一点到四五点钟写上网的。哪些文章和帖子是你们上海国保写的,哪些是王雍罡本人写的,我看得出来。只不过既然你们都以他的名义写,我也就以写给他的名义回。
   
   不过我劝你们,一个大家知名的半文盲小偷线人,你们怎么扶也是扶不起来的,相反,只是从反面帮助我,你们对我徐某人的仇恨和造谣,只是从反面证明我徐某人做得对。兼之我生病,还承受极大的生活压力,实在不屑于理你们。对你们的造谣,回答不回答,看我有没有时间、精力和兴趣。
   
   
   

二、答王雍罡:讲话要有证据,给你一些证据


   

2010-05-22


   
   
   王雍罡你太无赖,多少次造谣被揭穿,可是,就是一再重复这些谣言。
   
   我已经证明,你的造谣材料来自上海国保,包括我大学时期的绰号,只有我同班同学知道,没有上海国保材料,你能知道吗?你造谣说你碰到制药厂厂长吕建中知道的,可是,你说吕建忠是大学生,我告诉你,你们上海国保调查马虎。到制药厂调查,以为是厂长,就是大学生。吕建忠是文革后期1970年代进厂的学徒工,哪里是大学生?他怎么能够知道我的情况,尤其是少数浙大班上同学才能够知道的情况?包括我的绰号,只有上海国保调查去找我大学同班同学,才能知道,并且还要找对人,一般同班同学不会再提这个绰号。
   
   上海人不少人知道你长期当线人,你靠赖就能赖掉吗?
   
   洛杉矶有个民运人士,他有一个专门与上海国保交涉的邮箱。除上海国保以外,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个邮箱,你怎么能够把你的那些造谣信发到那个邮箱去?洛杉矶朋友看到你把信发到这个邮箱,朋友们就认为是你与上海国保联系的特务证据。你还有什么能抵赖的?
   
   你一再造谣,说我不是为政治原因坐牢。我把我的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统统搬出来,你一看造谣被揭穿,有好多个月不响了。可是,现在又继续造谣,造上海国保才能造出来的谣言。
   
   你过去每天上网,都是凌晨2、3点钟,上海时间早上上班时间上网。大家知道你的作息习惯,你是白天睡觉,凌晨开始工作的人吗?
   
   别装了。
   
   另外,我劝上海国保,你们别拼命化力气帮他写了,徒劳的。
   
   最后,我劝你,你什么事情,都是张口就是造谣,你这次说陆杨生笔名楼上楼是我们三个人共用的。你还造我个人和家人多少谣?你张口就造谣,说我老实巴交,从不过问政治,1979年去世的父亲,是文革参加武斗被打死的。还有其他许多许多谣言,例如你造谣说我说魏京生、徐文立,还有谁谁是特务等等,你张口就出来谣言。我们之间,十多年不来往,只有一两年你从芬兰给我打过总共三四个电话,我都不耐烦听,我还可能对你讲什么东西吗?但你却能够造出这十多年我对你说了那么多无穷无尽的谣言,你这种低级的谣言,张口就能出来,你还有一点公信力吗?我这个亲身经历过你张口就是造谣的受害者,还能够在以后一百辈子之内相信你的任何一句话吗?

此文于2010年05月2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