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徐水良文集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本人正在努力恢复
(请阅读已恢复文章或到注明“以上文章损坏”处后面阅读。)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徐水良


   

2010-5-15


   

   
   建立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临委会)的原因,实际上是大家想组建一个真正形象好的民主党组织。会上大家选我当召集人。
   
   与张英欧洲分部脱钩一事,胡安宁称为开除欧洲分部,是因为当时大家要树立民主党形象,与王希哲、谢万军的联总划清界限,否则,就搅入当时的混乱局面搅浑水了。但胡安宁运作,为欧洲分部搞了一个顾问团,与总部方针完全对立,所以纽约总部朋友经过讨论,不得不与欧洲分部脱钩。胡安宁指责本人任意开除欧洲分部。并且因为是我没有被聘为顾问,完全是一派胡言。我是临委会召集人,要降低身份去当下属顾问?胡安宁没有参加决定脱钩的那次会议,完全是凭他自己一贯的卑锁心理来胡说。脱钩原因,纯因为临委会的宗旨,是要建立一个形象好的民主党组织,与形象差的划清界限。而欧洲分部完全违反了这个宗旨。
   
   临委解散(停止活动)原因,是因为胡安宁多次未经授权,就代表临委会发言,以及欧洲分部等问题上一再搞小动作。当时大家很气愤,要求我召集会议,解决这个问题。会上,大家重申:临委会,召集人是徐水良。胡安宁不是负责人,不能随便代表临委会讲话。这次会议胡安宁参加了,感觉到了大家的非常不满。于是他就说今后我退休,不参与了。我当时说了句客气话,说“还是帮我们做做联系协调工作吧。”我当时不知道对胡安宁这种人,是丝毫客气不得的,连一句客气话也不能讲。之后,他竟然以临委会协调人名义到处发言,事实上,当时临委会根本没有协调人或总协调人职务。这一下,把大家气的不轻。纷纷要求我召集会议开除胡安宁。我只好召集会议,除胡安宁外,纽约朋友都参加了会议。我说,开除他容易。但这个人很赖,我们必须为此打个仗。打仗我们能赢,但民主党现在搞成这个样子,打这个仗是不是值得?我个人觉得不值。还是不趟这个浑水算了。大家同意,于是决定停止活动。
   
   后来,胡安宁又把张英等临委会拉起来,拉张先梁出来当召集人,自任协调人。公布说“徐水良另有任用”,可笑之极。但不久,又因为胡安宁未经授权,擅自发言,篡夺召集人职权,张先梁气极,与他闹翻。张先梁也不大愿意与胡安宁这样的赖皮打仗,索性就退出不干了。
   
   此事,大家可以向唐伯桥、周建和、张先梁等核实。
   
   
   附:
   
   余大郎:关于临委会的“名誉主席团”的几点说明: 2010-05-14 19:17:15 [点击:33]
   。。。。。。
   
   民主党临委会既建,执政张(英)委员即在欧以16国名(一说13国)开起“一大”来。
   
   召集人徐水良委员大喜,即发热情贺电。
   
   孰料,该“欧临分部一大”选出王希哲徐文立+余等几个“名誉主席”,而水量同志反落榜焉。
   
   水凉遂大怒,电话命我(其时胡委员挂“协调人”职,既未到场也未预闻,想是大会“临时起意”):
   
   立即电令张执行主席马上公开宣布撤销王希哲“名誉主席”头衔!
   
   偶大骇,回话:“分部代表大会的选举结果,俄尼总部哪能下命令撤销?
   
   待偶与张协调,让他善劝《欧临一大班》,不对外宣传这个‘荣誉主席团’,由它渐淡渐远自行消亡,如何?”
   
   水良闻,怒甚,便公开对外宣布“临委会已解散!”
   
   于焉犯众怒,乃免徐水职,另请高明资深ZXL任召集人。
   
   张委员既经欧临一大加冕为执行主席,不久即便宜行事,将“欧”字去焉。
   
   某惑问之,答曰“为外务方便简称”。继之,因对张联络各组织“支杨斌”不满,“新召集人”ZXL自行挂冠。
   
   后,又因张英中香港万宝、杨小炎奸计,惹来王顾问发动网民围剿俺。
   
   余不胜其烦,便辞去“协调人”职(又因被联总某大撤销顾问职,自此对王明言不再捐款,就富起来矣)。
   
   自余淡出,张英同志即日长夜大,终于若今日三王庙僣称主希般,变成“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了。
   
   ---此系中国组党版《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而今余沉潜海角居珊瑚丛仍用木盆洗脚,也淡泊高远--因王哓哓,言偶及此,仅说明不卒之德の责而别无它求焉。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