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小龙女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蒋经国先生去世前19天,1987年12月25日,参加行宪纪念日大会,此时他糖尿病晚期已病入膏肓不能说话,只能坐在轮椅上看着,别人代他宣读“总统致辞”。会场一片混乱,台下的民进党代表头缠布条高举横幅大声喧哗。一向习惯于秩序井然受人致礼的蒋经国面庞浮肿,默默地凝望着台下鼓噪的人群,表情落寞茫然。这是他留给世人的最后一个镜头。
   
   这个镜头20年后仍让我心情压抑。他可以不进步吗?能统治为什么不继续统治下去?为什么非要改革呢?让后人去改不行吗?

   
   小人之心猜不透历史轨迹,实际是蒋经国革新了,在民众争取民主自由运动压迫下,蒋经国选择了进步:1986年3月,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9月,表示将解除戒严,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10月10日,发表“双十节”中华民国国庆日和辛亥革命周年日讲话,声称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1987年7月15日,世界上实施时间最长的戒严令宣布解除。国父孙中山宪政设想在中华民国开始实施。2000年,民进党选战打败国民党,登上了总统宝座一干八年。这中间经过两次选举,立法院始终是国民党蓝军占主导地位。2008年3月,国民党击败民进党,百年老店再返总统位置。
   
   当初蒋经国矢志创造历史时,马英九等民主国家留学过的海龟国民党欢欣鼓舞,而国民党老一辈要人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就直冲要害:“这样,可能会使我们党失去政权!”
   
   “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蒋经国的回应则是劝告同志们学习民主习惯民主,在民主选票的制约下清廉自己清廉国民党,在选票的制约下更好地为国家为人民服务。他离开人世时见到的,是自己亲手从魔瓶释放出的民主恶魔,但是他肯定心里存着一片灿烂的花:时间是民主的朋友,时间是进步的朋友,那恶魔终会变成天使,这民主天使能让中国走得更好。
   
   蒋经国率领中华民国再次走在很多同类前列,在人类第三次共和浪潮即实质性共和浪潮中敢为人先,台湾1986年变革,菲律宾1986年变革,苏联东欧蒙古1989年变革,南非1989年变革,1994年给黑人选票,韩国1993年民选总统上台,印尼 1998年变革,缅甸今年公投宪法,2010年实行宪政,不丹王国今年变革。
   
   当然,并不都是天使降临。苏联解体,带给俄罗斯人民的是失落,是严重的超级大国逝去的终身恨憾,戈尔巴乔夫断送伟大的苏联之罪名永世洗不清,叛徒叶利钦永远是俄罗斯共产党的最恨,他们都是恶魔。
   
   可是,戈尔巴乔夫不改革能过得下去?叶利钦到底是叛徒还是共和之父是不是应听听俄罗斯大多数选民的判断?
   
   经济上苏联必须改革,这在当时也是不争之理。政治上其实也是,不改革民心丧尽,一是缺乏公民选举,二是缺乏自由竞争,三是官员腐败特权无法遏制,使得老头子挑接班人加以委任便终身坐位弊端尽显。当时苏联人的厨房政治理论比官方先进不止一个档次,变革求进趋势早在民间成为潜流。这种状态下,戈尔巴乔夫不改革,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下去。要命的是,改革触动了某些领导的利益,1991年八一九政变及失败,成为俄罗斯民选总统叶利钦接手天下的天赐良机,就此苏联开始解体,各加盟国彻底转向民主政体。
   
   由此看,戈尔巴乔夫断送苏联之说似乎不太有理,叶利钦也被民众选票连续推上总统位子,尽管是共产党叛徒却也成为俄罗斯宪政之父。这俩人都是历史产物,也都是必然的产物。
   
   变革的阵痛是免不了的,总得有人当蒋经国,我们民族总得经历不适。
(2010/05/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