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小龙女
·想你让我心慌
·生活
·五行之道新解
·常识
·没底的杯子
·我们为什么要躲在网络后控诉、发泄和撒泼?
·一毫米的诚意
·生活是什么?
·永恒的东西只在回忆里!
·西藏行
·希望 回憶
·爱人的心
·无题
·我希望
·爱人
·佛经中的人生哲理
·什么是禅?
·懂了泪水,就懂了人生
·天空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不留平常心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永远的白玫瑰
·中国性格
·中国性格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作者:闵良臣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百家星座
   日期:2010-5-22 21:46:16

   
   从天津《今晚报》副刋上读到经济学家、作家于光远先生的《碎思录》。整篇文章包括题目在内短得很,容我照录:
   
   “自由就是负责任的行为(题)不自由,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行动,一个人就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盲目服从是奴隶的美德。奴隶是没有责任而言的,这样的见解先哲早已说过。题目上的这句话引自洛克的《政府论》。”
   
   于先生的“阐释”使我茅塞顿开,在一些时候一些社会里,人民是没有责任的。这是题外话。
   
   话说接到12月9日《大公报》样报,读了自己的短文《整理二十世纪》,就浏览起版面上的其他文章。其中读到曾以写“白条新闻”而闻名的湖北孝感的胡士华先生的一篇《〈八路军进行曲〉的由来——怀念公木》,开篇就是原《八路军进行曲》照录。我虽不曾做过军人,却不仅喜欢居然还会唱这首令人振奋、甚至是回肠荡气的歌子。
   
   当然,余生也晚,只能唱唱经过一次次“调整”歌词后的军歌。比如,《八路军进行曲》原歌词中有一句是:“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而后来竟改为“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可以想,年轻的公木在创作这首歌词时思想还是很自由的,更没有那些后来不久就泛滥的“左”的东西,不然也创作不出这样的歌词来。要知这一词之改(整首歌词还不只改了这一处),就意味着丢掉了战士们思想精神上的自由。而一个有自由思想的战士,他虽然服从命令,却绝不肯某一人的“旗帜”在其大脑里“高高飘扬”——不管他是什么人。一旦让一个人的意志占据了自己的大脑,那么,这个人就不可能还是自由战士,或说这个战士的思想精神也不会还是自由的。
   
   实际上,从四十年代初起,战士们思想精神上的自由就开始逐渐萎缩。到了“解放全中国”,尤其是发展到后来,大家的思想只是一个人的思想,更贴切地说,一个人的思想成了大家的思想。如今想来,是何等地荒谬和悲哀。如谓我言偏激,别的姑且放下,只将解放后的歌子拿出来看一看,特别是那些沾了政治气息的歌子,有哪一首在思想精神的自由上能与原《八路军进行曲》比肩?又有那一位歌词作者敢去让“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正如这篇文章中原词作者公木老人在接受胡先生采访时回忆所说:“那时候我们两人(闵按:另一位指这首歌的曲作者郑律成同志)胆子也够大的,既没有请示也没有汇报,一写就是军歌、进行曲。这样环境,我想只有在那个年代才有,在任何时候可能都是不行的。”我以为公木老人话中的“那个年代”有些宽泛,再确切地说,只有那思想精神还没有被奴役、强暴的年代,才会创作、喷涌出那种洋溢着自由精神的歌词。
   
   如今公木先生已离我们而去。尽管他用历史的眼光,用亲身的体会告诉人们:在中国,思想精神的自由,除了在那特殊的年代和背景下,“在任何时候可能都是不行的”,然而笔者也还是希望,在人的精神思想上,不要再奴役再强暴了,还是让“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吧!
   
   正要搁笔之际,忽又想起被一位伟人称之为社会主义在欧洲的那盏“明灯”来。且不管人家今日如何,“文革”中在我国放映无数遍的那部影片《地下游击队》中的一句口号,始终不忘,这就是地下游击队员们见面或分手时的那句话:
   
   消灭法西斯!
   自由属于人民!
   
   1998年12月20日
   曾载1999年1月大公报,1999年2月北京《科学时报》
(2010/05/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