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小龙女
·马克思其实就在楼上
·怯懦在折磨着我们
·汉族以前我们是什么民族
·《明朝那些事》58句感悟
·我们不需要别人代言---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卢武铉--------有骨气的贪官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为什么华夏文化造极于两宋之世
·挽救中国人的根 —— 传统文化
·百年世事不胜悲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历史是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
·妓院就在考场对面--中国士子与青楼的不解之缘
·女人吸烟的五个理由
·古代女性怎样遏止丈夫“包二奶”
·当年伤检报告透露赵一曼如何被折磨致死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一部:铁血春秋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二部:大汉风云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三部:盛唐威龙
·中华帝国扩张史第四部:日月残辉
·中华帝国扩张史结语
·遥远的民族和世界
·柳如是窗口
·中国古代6大风流客
·古代中国,最著名的“红灯区”
·才貌双全、侠艺出众的历代名妓(辑42位)
·卧虎---假如中国战败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时间:2010-05-02 10:19 作者:孔庆东 文章来源:共识网>思想评论
   
   最近小赵每天都溜进或闯进我家,要吃要喝,还坦腹大睡。没办法,我家中上层领导之灵魂均已被其逐步征服,只好眼看着孔老师辛辛苦苦买的房子演变成这个畜生的普世价值领地了。

   
   上周五4月23日,上午到理教211,给北大附属实验学校的师生讲读书问题,其实重点讲的是灵魂问题。陶继新老师9点先讲,我从10点半讲到12点。结束后还是签名合影等。北大附中王乐芹老师用纸条表扬我“不仅是一个学者,也是一个爱国者”,她把“爱国者”放在“学者”之上,不愧是灵魂工程师也。
   
   中午我和陶继新、初育国、董琦几位吃饭,陶继新送我他的讲演录《做一个幸福的教师》和他跟黄思路的越洋对话《说“长”论“短”中美教育》。陶继新先生的教育理念有许多跟我比较一致,特别是强调精神境界和快乐读书等。
   
   午饭后赶到机场,与两位专家前往南方布道。在头等舱里邂逅张晓梅女士,她去书博会宣传刚出的新书《好女人性感第一》,文化艺术出版社整的。下机时送了我一本。我批评封面做得不好,告诉晓梅妹妹,表皮太光滑了,就不性感了。晓梅说也是,光注意内涵,忽略装帧了。拿回家给领导看,领导说插图和美编都很出色,但性感不应太偏重身体,也要注意灵魂,太偏重身体,才导致出现了芙蓉姐姐。我说如果太不偏重身体,可能又会担心出现凤姐吧。
   
   下飞机后,出口一大堆记者欢呼雀跃着,鲜花和摄像机围得水泄不通。孔和尚心想,从没得过这么高的礼遇啊,再说事先已经通知对方尽量低调啦。但人家既然这么隆重,孔和尚只好礼貌地挥手致意。不料那些人却都向我身后挥手呐喊,孔和尚一回头,见四五条壮汉簇拥着一个戴大墨镜的靓仔,仔细一看,原来是谢霆锋也。
   
   南岳佛教协会的朋友送我《明真法师文集》,岳麓书社09年11月版。明真法师是20世纪中国一代高僧,坚持“上马杀贼,下马学佛”,一生为人民幸福而奔走,怒斥帝国主义和汉奸买办,以大无畏的金刚魄力与恶势力进行斗争。不避污浊,自然清净,此等境界,正与孔和尚相同。故此书读来,倍感亲切也。
   
   4月24日上午,做了一场《有仁有侠是青春》的报告,谈的还是灵魂问题。下午摆龙门阵,也算是难得的休息吧。哪天发生农民起义了,玉石俱焚,有钱有势也休息不成了。
   
   回京后收到新近创刊的《红岩•重庆评论》一二期,这是重庆文化建设的新举措,希望重庆能够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方面有所作为。
   
   厕上翻阅了“少年黑帮作家”刘辰希的三本力作《游离态辖区》、《南拳》和《日本黑帮》。作者1988年出生,不到20岁,就获得作家出版社优秀作品奖和巴蜀青年文学奖。为啥子?因为他是读孔老师担任评委的《课堂内外》长大的。这么说似乎是玩笑,但也不尽然。孔老师一般的黑帮小说是根本看不入眼的,一是因为看得多,二是因为从小就熟悉黑帮。但刘辰希的小说孔老师能够看下去,还看得津津有味,看出了生活的味道、地方的风俗和少年的气概。看完说道,不愧贾平凹题字、黄济人作序,小伙子文笔硬是要得,俗中有雅,黑中有红。怪不得薄熙来同志在重庆唱红打黑,搞得风生水起,原来在青少年朋友中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啊。
   
   收到“洪子诚学术作品集”七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1月版。这是洪子诚老师沉甸甸的多年心血,也是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最有分量的成就。洪子诚老师的学问,可以质疑,可以补漏,但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可超越的。
   
   4月25日上午,发短信请郁保四和老王喝茶,老王说最近没空,每天夜里都要帮着首长烧日记,白天需要补觉。郁保四短信曰:“这些政府官员太腐败了,王哥你不要助纣为虐啊。”老王回复曰:“你和老孔对政府的批评有点过分了,其实政府为保障性住房事操碎了心,应该感动啊。”结果老王收到公安局通知:“您的短信中包含3个淫秽用词,您的手机卡已作废,请于明天9点到市公安局扫黄科报到。”
   
   晚上,冒雨去天桥剧场看中芭的“Work Shop”先锋舞蹈。年轻的编舞和演员很有创意,7个节目各有千秋。但感觉最好的还是几个外国编舞的作品,中国的几个有点生硬和斧凿的痕迹也。
   
   4月26号在家整理旧书,见到两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3年印的《中小学生数学智力训练》,是英国的巴斯和法哈姆编著的,不禁想起中小学时代我对数学的热爱。我做数学题曾经做到恋恋不舍、欲罢不能的程度,因此打下了严密推理、一丝不苟的思维基础,再加上喜读侦探小说、喜欢猜谜语等,长大后思考任何问题,都要考虑到所有已知条件,并深究是否还有未知条件,不随波逐流,不屈从权威,不妄下断语,不刚愎自用。我自认为把数学学到了哲学的境界,才算得上智之人。
   
   放下这两册书,又见到了更亲切的一本《全国中学数学竞赛题解》,科学普及出版社1978年12月版。这是我在哈尔滨第156中读初二时,数学竞赛的奖品。看了一下此书的印数,竟然达到了300万册!可见那时举国上下“爱科学”爱到了什么程度。而书的定价只有3角,说明印数虽大,但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向全国的孩子普及数理化。当时《光明日报》登载了试题和答案,结果报纸被抢购一空。因为处在“英明领袖”华主席时代的原因,出版说明和附录里免不了要骂几句“四人帮”,讲几句“向四化进军”的豪言壮语。但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是,华罗庚前言的第一小节,题目就是“从量地看阶级剥削”。
   
   华老指出,解放前北方地主用两组对边中点连线长度的乘积作为面积,南方地主用两组对边边长平均值的乘积作为面积,都是把土地量大,让农民多交租,而农民因为没文化,“对这种剥削比对大斗小秤更难于发觉”。我们那时候刻苦学好数理化,除了实现个人的生命价值外,也是为了让红色江山永远掌握在劳动人民手中。所以1978年的那次数学竞赛,国家非常重视,是由方毅副总理作名誉主任,华罗庚为主任,57名优胜者可以免试上大学,其中95.6%是劳动人民的子弟,而一等奖的五人,全部出身于劳动人民家庭。可见文革十年的教育是多么成功,那是劳动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教育,是劳动人民在文化上彻底翻身的教育,是愉快地上课、轻松地做题、痛快地玩耍、健康地成长的真正素质教育。到我上北大时,校园里到处都是工农兵和普通知识分子的后代,而像阿忆那样的干部子弟也非常朴素纯洁,身上没有骄娇二气。颇有些糊涂朋友质问我:你说文革也有好处,请问没有改革开放,你能上北大么?我告诉他们,我不否定理论意义上的改革开放,但是如果没有打着“改革开放”招牌的反革命复辟,如果按照毛泽东思想进行改革开放,我孔庆东早就是北大南大东大西大的校长,而且让亿万劳动人民的子弟都能得到真正的“高等教育”,所有劳动人民该享受到的尊严和福利,“一个也不能少”,矿井下不会砸死一个工人,农村不会污染一条河流,我们用干干净净的GDP就可养活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了。
   
   30年过去了,四化实现没实现我不知道,从四人帮被骂得狗血喷头,到网上千万人竞相给江青张春桥献花,人民似乎又一次觉醒了。地主已经不必利用数学伎俩剥削农民,他们直接操纵两会,通过一部又一部的野蛮法规,以完全“合法”的手段想怎么剥削就怎么剥削,“三农”的身又翻回去了。今天纯粹工人农民的子弟想上北大清华,连百分之一的希望也没有。这不是生生把人民往起义的道路上逼么?所以说,这不是一本普通的数学竞赛题,而是活生生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的好教材、学习科学发展观的好材料也。
   
   昨天4月27,是个记忆深刻的日子。下午去《人民文学》杂志社开会,众人预料张颐武一定迟到,结果迟到的是毕飞宇。而且毕飞宇还没有手机,无法联系。我说这不算稀奇,我远在哈尔滨的同学老倪,至今仍然在使用寻呼机,苦了人家寻呼台,为了他一个客户,至少得保留一个值班的。我估计寻呼台早晚得哀求老倪:祖宗啊,我们给你十万块钱,求求你终止寻呼业务吧,我们给你买最好的手机,而且包你一辈子的话费,行不?
   
   毕飞宇到后,匆匆开了个短会,然后就地解散。李敬泽同志喜形于色地说,我最喜欢你们开完会就走,这样我们就不用准备饭啦。众人都很高兴开了一个低碳会,又为环保做了一次贡献。但张颐武教授告诫大家,我们使用谷歌搜索一次,耗费的能源相当于点亮一小时灯泡,所以为了环保,别有事没事就像日本鬼子搜八路似的到处乱搜吧。
   
   我匆匆赶回北大上课。韩国的朴希亘同学讲了“老舍的抗战戏剧”,这个题目不好讲,因为老舍的抗战戏剧成就不高,历来的研究资料比较少。我总结时,重点谈了老舍的善于“转型”和谦虚背后的倔强以及小说家与戏剧家的异同等。
   
   读了赵牧的文章《萨马兰奇曾经是纳粹高官,身着法西斯制服,行纳粹军礼》,这其实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媒体不愿意提及而已。看人一定要全面,从孔子到鲁迅,圣人们千万年都在强调。但强调也没有用,凡夫俗子们如果能够做到,那圣人也就不稀奇了。很多人会认为萨马兰奇是洗心革面,是弃暗投明,是瑕不掩瑜等等。其实萨马兰奇一生都保持着对法西斯主义的忠诚,这与他忠诚奥林匹克精神毫不矛盾,正像巴金先生一辈子都忠诚于无政府主义。我们不理解这份忠诚,是因为我们已经被英美等国的宣传洗脑,把纳粹简单地等同于种族屠杀,等同于奥斯维辛集中营。想想《天龙八部》深刻的结尾,众人对萧峰之死的评价,无论多么宽容和崇高,其实都是对萧峰的污蔑,至少是一种善意的隔膜也。
   
   与此相映照的,是天主教会性丑闻不断。中欧社布拉格4月24日电,受奥地利天主教会不断被披露的性虐待丑闻的影响,从今年年初到3月底,奥地利已有30004名信徒退教,而去年同期这一人数也已多达21100名。在维也纳教区,过去10年中杂役僧侣的数目已从803人减少到705人,神甫从788人减少到731人。我们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多地遇到传教人士,谁知道他们整洁的西服下面,藏着的是怎样卑污的灵魂呢?
   
   明镜出版社出版了《他领导中国:胡锦涛新传》,里面提到胡锦涛出生于兵荒马乱的抗战岁月,小时候很爱看书,很文静等等。一个人能不能成才,不要老埋怨环境,关键是自己有没有定力,胡锦涛同志的媒体形象是斯斯文文,但决非学者文人的那种软如鼻涕脓如酱的斯文,而有一种秤砣虽小压千斤、天崩地裂不眨眼的定力。把这种定力用到为人民服务上,就会产生比原子弹还厉害的威力。无他,一人之心与万民之心相通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