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小龙女
·永远 永恒
·荒诞不经的爱情如此迷人
·爱的另一极是恨吗?
·佛祖说出的爱情箴言
·不留平常心
·挣的再多还是穷人
·谁才是傻子
·想你让我心慌
·生活
·五行之道新解
·常识
·没底的杯子
·我们为什么要躲在网络后控诉、发泄和撒泼?
·一毫米的诚意
·生活是什么?
·永恒的东西只在回忆里!
·西藏行
·希望 回憶
·爱人的心
·无题
·我希望
·爱人
·佛经中的人生哲理
·什么是禅?
·懂了泪水,就懂了人生
·天空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不留平常心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十五感怀
·学会欣赏
·中国人的矛盾历史观
·谈谈诗词
·中华文明与其他文明比较:谁更有凝聚力?
·论复兴汉文化
·文人误国八十年
·说英雄谁是英雄
·请问候劳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时间:2010-05-12 09:28 作者:李普 文章来源:共识网> 历史解读 > 历史镜鉴
   
   《新华日报》老友潘培新送给我这本《历史的先声》,因为其中收了我两篇文章,特意买来相赠。我十分感谢,披读之下,感慨万千。后来编者笑蜀找到了我,说这本书将在香港再版,要我写篇序。这本书里说的都是真话。共产党人为真理而奋斗,更不应当说假话。本着这种精神,在纪念我党建党八十周年的时候,我就来说点读后感吧。

   
   抗日战争期间,我在重庆《新华日报》工作,写过一个专栏。本书收录的《一切光荣归于民主》是其中的一篇,是延安《解放日报》从《新华日报》转载的,两者都是中共中央的机关报。延安是中共中央的所在地;重庆是南京沦陷于日寇之手以后国民党政府的陪都,中共的代表团以周恩来为首驻扎于此。
   
   (一)
   这本书收集了当年中共和某些民主人士的一些言论,主题是要求实行民主,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反对蒋介石个人独裁。开宗明义第一篇,就是毛泽东1944年答中外记者团的谈话。他说:“中国是有缺点,而且是很大的缺点,这种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国非常需要民主,因为只有民主,抗战才有力量,中国内部关系与对外关系,才能走上轨道,才能取得抗战的胜利,才能建设一个好国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国在战后继续团结。”这些话对不对呢?我认为很符合实际,很对很对。
   
   这本书有个副标题,叫做《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我理解它的意思是说:新中国建立五十多年了,民主政治建设的历史任务至今没有完成,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至今没有完全实现。我认为这也很符合实际,也是很对很对的。
   
   然则为甚么没有实现?这个问题很大,是个大理论问题,也是个大实际问题。我不想做大文章,也没本事做大文章,我只想问问,我们从中能够得到甚么经验教训。我想答案之一是,这是制度方面或者体制方面的问题,我们中国缺少一个好的制度或者好的体制。这个好的制度或者体制形成文字,主要是宪法。吸取经验教训,集中到一点,我认为首先是修宪。邓小平接触到了这个问题,1980年他说:“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即使象毛泽东同志这样伟大的人物,也受到一些不好制度的严重影响,以至对党对国家对他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我们今天不健全社会主义制度,人们就会说,为甚么资本主义制度所能解决的一些问题,社会主义制度反而不能解决呢?这种比较方法虽然不全面,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不加以重视。斯大林严重破坏社会主义法制,毛泽东同志就说过,这样的事件在英、法、美这样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发生。”
   
   他这些话说得好。我想的是,今后我国就是要靠制度,靠“法”,不靠人。对掌权的公仆,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我们老百姓承认并且希望他们都是君子,这才有可能选举他们为我们服务,但是还要防止他们变成小人,使他们上台以后不可能为所欲为,使他们企图不择手段而不可得。换句话说,我们要建立一种制度,这种制度能够管住掌权的人,使他们不可能耍手段说假话欺骗人民,使他们不可能站到“法”之上来损害人民的利益。人民必须这样小心谨慎、步步设防,根本原因有两条:一条,人是可能变的,品质差的人未始不可能改善一些,品质好的人也可能变得很坏。二条,权力很诱人,它有很大的魅力,越是英雄好汉越可能抵挡不住它的诱惑,西方哲人有的说:“不受制约的权力腐蚀人,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蚀人。”有的说:“那种不受其他权力制约的权力,是一种什么样的坏事都能干得出来的权力。”历史证明他们说得很深刻。所以,对越是权力大的职位越要有严密的立法管住,并且非得有其他权力来制衡不可。只有几种权利相互制衡,人民的权利才有保障,国家才能长治久安、繁荣昌盛。
   
   (二)
   这里让我们进一步追问,然则,何以我们没有或者没能制订这样一部宪法呢?让我们再从毛泽东说起吧,其实这远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本书收录了毛泽东与黄炎培的一段对话,人们常常引用。我认为毛泽东这段话看起来很对很好,其实似是而非,经不起推敲,更经不起实践的检验。l945年黄炎培同几位民主人士访问延安,谈到治国的方略,他对毛泽东说,希望中共诸君找出一条新路,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毛答道:“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这段话强调民主,强调人民监督,强调人人起来负责,看起来很对很好。但是,第一,这是他上台以前的话;上台以后,情况变了,他的地位不同了,他也变了,这些话就不作数。第二,他预先肯定当权者的所作所为必定是正确的,必定是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好事,人民监督的目的仅仅在于叫当权者不敢懈怠;以及不至于人亡政息而已。这一点,拿毛泽东本人的情况来对照对照,就很不符合。1957年他动员党外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请求他们“监督”,结果他打了五十五万人为“右派份子”;并且公然说他当初的动员和请求是“引蛇出洞”。后来他举起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所谓“三面红旗”,全国饿死了几千万人。对这种政治局面,人民别无他法,恐怕只能企盼他“懈怠”一点才好。特别是他晚年亲自发动和指挥的“文化大革命”,成了全国人民的大灾难,冤狱遍于国中,暴虐史无前例。政局动乱延续十年之久,他自己不能收场,人民无可奈何;直到他老人家离开这世界,才得以“人亡政息”。
   
   仔细想想毛泽东这一席话,他是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说的,不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说的;古代的“明君”表示鼓励臣民进谏,也可以说出大致类似的话来。而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民主和民主监督的意思首先是和主要是约束掌权者,限制他们的权力,使他们不可能利用手中的权力侵犯人民的权利,不可能做损害人民利益的事。毛泽东是我国历史上最后一代肆意折腾的雄主,今后大概不会再有了。民主宪政时代的这个真谛,他脑子里完全没有概念。
   
   尼克松由于水门丑闻下台,毛泽东完全不能理解。他无论如何想不通、不能接受,这一点最足以说明他脑子里毫无宪政民主的概念。尼克松1974年下台,1976年毛泽东去世。那年元旦,尼克松的女儿夫妇俩拜访毛泽东。单少杰教授在《轻淡水门丑闻,调侃西方政治》一文中,根据当事者的记载作了非常传神的述评,请允许我略作删节,摘引如下:
   
   朱莉•尼克松递上了她爸爸的信。老人家喃喃地读着……
   
   “总统先生的腿怎样了?”
   
   “好多了。”
   
   “好好保养他的腿。他说过还要爬长城呢。把这话转告总统先生。”
   
   “他已经不是总统了。”戴维•艾森豪威尔插进话来,这位尼克松的女婿正是毛泽东此次谈话的真正对话者……“我乐意这么叫他,你管得着?”老人家容不得半个“不”字。接着他又大加发挥地说:“不就是两卷录音带吗?有什么了不起?当你手中刚好有一台录音机的时候,录下一次谈话有什么错?谁让你们美国有那样多录音机!”为了美国,戴维不能同意这话,他说:“这个问题很复杂,关系到西方的政治……”
   
   老人家不容分辨,又抢过话来:“西方政治?那是假的。为什么不?简直假死了,也脆弱死了。两卷录音带就能把一个帝国搅得天翻地覆,不是纸糊的是什么?甚至是卫生纸糊的。”
   
   在东方人眼里,西方政治带着一股奶味。他们对水门事件的看法一致得就像商量过似的。英迪拉•甘地说:“为几卷录音带大吵大闹,值得吗?”萨达特说:“大惊小怪,统治者难道不允许进行统治?”
   
   前面我说这不是毛泽东一个人的问题,我的意思还不是指英迪拉那些外国人,而是指我们中国人,并且首先是指我自己,当年我自己也是那样看的。当美国为水门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我认为那是资产阶级的政治把戏,是尼克松的反对党民主党煽动起来,愚弄老百姓的。后来看到共和党里也有人反对他,我认为这更可见资产阶级政治的虚伪性,那些政党的党员不过是些政客,只为个人名利,见风使舵。近年来稍稍接触一点美国和英法的历史,才知道那是由于我自己太缺乏常识,对西方近代和现代政治方面的思想和实践一无所知。改革开放以前,我认为除了马克思主义,世界上再没有什么社会科学。这种迷信把自己封闭起来,使自己由于愚昧而陷入了更深的愚昧。我今年吃八十三岁的饭,我相信现在七八十岁的我们这一代人中,像我这样的不会只有我一个。单少杰在他的文章里说:“毛泽东在‘水门事件’上所不能理解的东西,恰恰是现代民主制度的精华,即国家权力相互制衡的机制。在这种制衡机制的作用下,国家的任何权力都不可能是至高无上的,都要受到其他权力的制约,即使总统也不能例外。如果总统做了假,犯了法,欺骗国会,蒙蔽人民,一旦被发现就会受到相应的惩处。国会有权追究其责任,甚至有权弹劾他,把他撵下台。新闻媒体也有权批评他,使他在全国老百姓面前曝光,在那些既可以投他赞成票也可以投他反对票的选民中丢人现眼,无地自容。因此,在这种权力制衡下,很难产生出不受制约的独裁政权或独裁人物。这也正是那位已居于至高无上地位,无人能管、无人能批的伟大领袖所‘不能理解’的。”单少杰这些话正是我想说的,我不能说得更好,所以干脆抄下来。
   
   (三)
   最后再说说宪法的事。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一次全会上印发一张大字报,就把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刘少奇打倒了。国家主席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由全国人大选举产生的。何以这宪法就这样如同废纸,既不能限制毛泽东、也不能保护刘少奇呢?可见这宪法本身一定存在着大问题、大缺陷。它先天不足、后天失调,于是乎毫无用处。
   
   所以我想,总结起这半个多世纪的经验教训来,我们中国的民主化要从修宪做起,首先就要研究宪法。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同时就是补上宪政民主这一课。我想不仅我们老年人需要补这一课,恐怕许多年轻人也需要补这一课。顺便举个例吧,我现在居住的这机关宿舍区两个小小的花坛上,竖立着几块红字白底黑边的牌牌,制作很是工整。其中一块上写的是:“知法懂法守法一个不能少;国事民事天下事事事需要法制。”其他几块写的是“争当文明市民”和“社区为我办实事”之类,看来是有关机关统一制作或统一安排的。前一块使我感到很遗憾,“知法、懂法、守法”当然很重要,可惜偏偏漏掉了“用法”,我想,作为一个现代公民,在懂得“守法”的同时。还应当懂得“用法”来保护自己的权利。因此我希望大家来研究宪法,讨论宪法,然后大家来修宪、行宪!这又要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否则这种研究和讨论根本不可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