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小龙女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时间:2010-05-12 11:22 作者:雪珥 文章来源:共识网> 历史解读 > 历史镜鉴 >
   
   1,晚清改革没有成功,并且促发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失败。传统史家都说,这一切的原因是晚清改革的力度不够、不彻底。我认为这是大错特错的!

   晚清的所有的史料都证明了:满清王朝、几千年的帝制之所以在那武昌城头一声炮响,几个潜伏在军队当中的黑帮一闹事之后,就土崩瓦解了,国家就毁了,这与革命党是决然没有关系的!事发时孙中山还在国外洗盘子,他还是在吃面的时候才偶然看到这则新闻的。
   
   那为什么几个潜伏在军队当中的黑帮一闹事儿,一个国家就垮了?因为国家本身已经四分五裂了,满清王朝作为那么庞大的一个房子,它的基础已经被掏空了。不用玉树那样的地震,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它就有可能垮。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并不它改革不彻底,恰恰是因为它改革太快了。我们传统的史家通常不认可这种观点,或者说有意回避这种观点。
   
   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是什么?是权力的分配。权力的分配从中国来讲,大家都觉得当权的人应该把权力释放出来,不能捏在那么几个核心人手里。这种认识咱们茶余饭后谈谈可以,但是你细分析一下,这样把权力分下去,是不是就能出现彼此制衡、大家都有发言权的民主呢?首先,权力是两个路径的分配,一是中央和地方的分配,中国一直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国家,中央的权力分散到18个行省,最终出现的分配结果是什么?是由一个独裁团体变为18个独裁团体。造成的后果就是,18个独裁团体当中,互相以邻为壑,自成堡垒。这就是晚清改革放权过快,直到把自己的权威都放没了的结果。
   
   其中最最明显的就是在晚清的铁路建设当中的四川的保路会。按照国民党的口径,保路会是革命的先声啊,辛亥革命一声炮响,靠的是保护四川铁路建设不流入洋人之手的保路会。这种说法纯粹是扯淡,根本没那回事儿!
   
   2,从腐败、落后的四川保路会真相,看晚清改革的放权!
   你们知不知道四川保路会成立之后的第一项任务是什么?就是在湖北和四川边境设卡,严防死守湖北人进来。湖北也在修铁路,你的铁路不能过来,过来就跟你玩命。四川保路会它为什么要保路?真是为了保护国家的利权不被洋人拿走吗?大清的改革已经进行了几十年了,一开始铁路建设大家都不愿意碰,认为修铁路要破坏坟墓、破坏风水,大家就不愿意建铁路。后来发现修铁路有钱挣,大家又一窝蜂上马,一共成立了17个地方铁路公司。这些都是民营资本,老板们凑钱。更多的像四川那样的情况是,小地主们、小业主们在行政权力的撮合下,集资成立了那么一个公司。这个公司成立之后,董事长带着他们公司的公款在上海炒股票,亏了200多万。各个省份的17个公司都是乌烟瘴气,每一个公司都比原来的国有企业更腐败。因为没有人监督它,国有企业至少还有官方的检查纪检机构监督它,虽然它形同虚设,但有一张皮在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一点点。
   
   可民营企业什么监督机构都没有,就是那么几个领头的人说了算。董事长带着这笔钱在上海炒股炒亏了。这个时侯中央也看出有问题,要求把铁路收归国有,就是政府出钱,把你的股份买下来。否则就是社会资源的浪费。当时以邻为壑修出的路问题非常多:一是修的烂,二是修的慢,第三个是路和路之间不通,所以出现很多绝路,一条路修到省边境以后,和对方省的路没连上。还有很多铁路非常荒僻,在你省里是方便了,但对于大盘来讲没任何作用。
   
   中央看到这个问题了。盛宣怀当时在当邮传部长,相当于交通部部长兼电信部部长,最终他建议由中央把铁路赎买回来。对中央的这一决定各省举双手欢迎,包括四川,因为原来大家买了铁路公司的股票都砸在里头了,现在终于可以解套了。但是四川铁路公司就提出,炒股亏的两百万,中央必须给我补掉。双方价码就因为这个谈不拢。盛宣怀给他们答复时写了一封信,我认为写得非常好。盛宣怀说:我是人民的公务员,这钱不是我的,这个钱是全体人民的,政府没有权利给你们去补你们自己贪污腐败造成的漏洞。
   
   结果,这件事最终没谈拢。一旦谈不拢,四川的股东就要亏钱,核心的人物就说:要抵制这件事,给中央施加压力。他们抵制肯定不会说:我是因为炒股票亏空了钱,中央不给我补,所以我要抗议。他们高高地举起的,是民族主义的大旗。骂中央卖国,把路收回去是卖个老外。当时中央也没钱啊,找老外借钱那是引进外资啊!保路会就说这不行,这种卖国行为决不能干。所以才会有所谓的四川保路运动。
   
   我个人认为,对国家民族的利益来讲,这是一个极其落后的、极其反动的民间的自发行为。但是,革命党一直没有机会上路。革命党是黑帮,中国老百姓一直是不喜欢黑帮的,谁打黑老百姓酒拥护谁,不管打黑是出于什么目的。中国老百姓从来就不愿意跟着黑帮去闹事儿。结果这个时候革命党就开始来劲儿了,派人到四川去把水搅得更混,最好能把火点起来。然后中央才会从武昌把端方的新军调到四川去镇压这些叛乱,才会造成武昌的空虚。
   
   可以看出,当时的政治体制改革是大量的放权,这种放权的结果是——鼓动了地方的离心倾向。
   
   3,始于镇压太平天国时期的权力下放,到了晚清改革时再也刹不住车了!
   清代的放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太平天国开始的。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大清王朝这下子可能撑不住了,因为当时是南方有太平天国,北方有英法联军,真的叫内忧外患。就在那个时侯,咸丰皇帝又死了,两个寡妇加一个年轻的亲王,三个年轻人,恭亲王最大,也才26岁,慈禧25岁,慈安23岁,三个年轻人顶起了王朝整个的基业。最终把太平天国平息下去,进行了所谓的洋务运动,把政权巩固下来。
   
   但是在镇压太贫天国的过程中,中央没有资源,中央剩下最大的资源是什么?权力嘛!所以放权,让曾国藩他们自己征兵、就地筹粮筹款,这就造成了太平天国打完了,军队方面尾大不掉;其次是大量才财政权的下放。致使中央手上的砝码不足。
   
   到了1910年改革的时候,中央一方面要继续下放权力,另一方面要在地方搞分权,把司法权、行政权、立法权给从原来的省长、市长手中分割开,在各个省建立咨议局。这是在宣统年间很重要的一件事,在地方上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建立了地方上当时的“人名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当时的一些地方领袖,来与地方官员形成制衡。各咨议局成立之后,不断与地方衙门出现矛盾。而当时中央政府几乎是一边倒支持议会。地方的长官也是人精啊,没有人是很愚昧的,在大清的官场上混到总督巡抚,那都是人中龙凤,他们马上就看明白了,纷纷向议会靠拢,宪政的旗子举得比谁都高,喊民主的声音比谁都响。于是各省政府就开始与议会共和了。这下子中央就被动了,这就像三国演义一样,中央是一方,地方的行政长官是一方,地方的议会是一方,代表了地方乡绅们的一些利益。这样导致地方行政机构和立法机构合流,不断向中央要政策。你中央能在我省免税几年么?或者像广东那样,给中央打报告,在香洲成立一个特区,可以设妓院,可以设赌场,税收全免,以作为全国示范。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导致中央的权力越来越分散。改革和革命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改革需要有权威的保障,改革如果没有有力的行政资源去保障,你这改革措施怎么推啊?恰恰是晚清政府,用自己权威资源的放弃,来换取改革的推进,最后变成事与愿违。它放了很多的权力给地方,最终地方拿这些权力进行富国强兵的改革了吗?最终的情况是,18各省,变成18个独立的王国,互相之间还在不停的争闹。
   
   所以我觉得,晚清的改革,恰恰不是国民党所说的,晚清改革太慢了,事实上是太快了。
   
   4,汪精卫刺杀载沣案——晚清政治风度一瞥。自此之后,游戏规则颠覆了,中国进入了黑帮政治、痞子运动阶段!
   晚清改革开放还是保守,最有典型性的是1909年,汪精卫在北京银锭桥上刺杀载沣,炸弹没响,汪精卫被抓住了。按照当时大清国推行法制化以后的《大清刑法》,当时的民政部长善耆,那是民政部兼管公安的职能,这个人很开明,他就劝载沣,说你别杀汪精卫了。在审问汪的时候善耆还对汪精卫说,如果你加入革命党是为了国家富强的目的,那我也要加入革命党。善耆甚至还给革命党送过钱呢!所以革命党中很多人意志不够坚定,对善耆很有好感,像孙中山那样意志坚定的就认为,你别被人家收买了,这个世界没好人。最后善耆劝载沣把汪精卫给放了。而且从始至终没有打过他一顿,在牢里好吃好喝,还买报纸给他看。
   
   若干年后,汪精卫在南京当行政院长的时候,有人就说,汪院长,为了扩大我们的执政基础,是不是拉更多人走进我们权力中来。汪精卫说,不行,我们的政权是那么多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用脑袋换来,你要进来可以,拿鲜血来换!可是,他忘了他的脑袋当年事谁留下来的。有鲜血去换权力,然后抓着权力不放,这不是黑帮政治是什么?
   
   大清王朝覆灭之后,中国传统的政治游戏的规则没有了,换上来的是什么,就是黑帮政治,同盟会是什么,就是黑帮啊。康有为是什么,也是黑帮啊。中国进入和黑帮政治和痞子运动。什么叫痞子运动,就是我说的我自己根本不信,我说这些只是因为它管用,等到不管用了我就换一个。没有真正的信仰,所有的信仰都是忽悠人的东西。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个黑帮分子在武昌城头进行了一场哗变,就造成了整个国家土崩瓦解。但是,国家没有发生内战,因为还有一个强有力的人——袁世凯。这些年我一直在讲,辛亥革命的伟大意义在哪里?辛亥革命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它不革命。这就是我们批判它的革命不彻底。你想想在一个王朝覆灭之后,胜利者竟然没有对失败者赶尽杀绝。胜利者之间的不同派系也没有打仗。爱新觉罗家族在下课之后居然没有被杀戮。财产全部带走,而且供着你,当个国家顾问。这种局面在中国是非常难得的。但是这种局面在宋教仁被刺杀之后就结束了。送中山一口咬定宋教仁是被袁世凯刺杀的,而现在所有的史料板上钉钉的是,刺杀宋教仁的凶手是青洪帮。袁世凯和青洪帮真没关系,青洪帮是谁的关系呢?国民党就是青洪帮出来的。反正最终是谁干的也没查清楚。但是孙中山一意孤行要武装反抗,连黄兴都跟他翻脸了,说袁世凯都同意用法律来解决,甚至同意把审判庭放到南京,不放到北京。再搞内战不是自己把法治弄乱了吗?所以当时没人跟着孙中山,他就自己拉一帮人,到西南拉最腐朽、最没落、最反动的军阀,那帮军阀正好找机会去投机,抢地盘。所以把辛亥革命难得的胜利果实,五千年来难得的民族和解和政治宽容付之一炬。最后开始你杀我我杀你,赶尽杀绝之后还要把你搞臭的黑帮政治。所谓的“二次革命”就开了非常非常不好的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