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熊飞骏的博客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熊飞骏
   面临社会大转型的中国,朝野的多数都认同一个奇怪的伪命题: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
   杨恒均先生曾做过一次社会调查,就“中国人是否适合民主”一题询问过若干成年人,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惊人的相似。当问及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中国人时,答案都是“素质低不适合民主”;但当问及他自己时,都很自信地回答自己适合民主?
   最后调查的群体都认为自己素质高适合民主。

   如果调查的群体扩张到整个中国人群体,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国民都认为自己适合民主。
   于是“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观念误区不攻自破。
   中国人真是一个奇怪的族群,在面对世界时妄自尊大颐指气使;面对同胞时妄自菲薄唉声叹气;面对自己时则唯我独尊自以为是。
   多数中国人对自己同胞的基本认识是:素质低,生得贱,劣根性根深蒂固不可救药……
   所以中国人只能高压统治?民主也许适合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类,但就是不适合自己的同胞?
   要想实现民主政治,首先必须大幅度提高国民素质,在国民劣根性未消除国民素质未得到切实提高之前搞民主只会出乱子闹分裂?
   问题是落后过时的特权专制体制能够大幅度提升国民素质吗?
   本人曾于2006年撰写过《民主问题》一文,致力于澄清国民关于民主的认识误区,就国民素质与民主的关系提出过如下见识:
   “西方民主国家的国民素质之所以高于中国,是因为这些国家采用了民主政治的缘故。中国公民素质之所以在近代落伍了,是因为中国没有从专制走向民主。
   民主国家不是先有国民高素质然后才有民主;而是先有民主然后才有国民高素质,也就是说民主是提高国民素质最有效的药方。
   中国人之所以总体素质不高,是因为长期专制统治的恶果。
   如果因为国民素质低的原因而摒弃民主,那么我们的国民素质永远也不会得到提升,因为专制是国民低素质的根源,民主则是提高国民素质最有效的途径。
   中国只有走向民主,国民素质才有提高的可能。虽然不能在一个晚上变成文明人,但却走上了文明之路,步入素质建设的良性循环。”
   
   人性是社会体制的产物,有什么样的社会体制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性。
   社会体制是一个人的生存成长环境,一个群体的总体素质是由其生存成长环境决定的,绝大多数都是环境的复制品,只有极少数例外。
   一群花季少女如果不幸落到妓院里并且短期内无望逃离,那么她们都会堕落成妓女,也许有极个别例外。至于从小就在妓院里长大的女孩则根本没有例外。
   所以在妓院里责骂妓女无耻麻木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妓院无耻是体面的介绍信,麻木是生存的通行证。在妓院里企望提高妓女素质则无异纸上谈兵。要想提高妓女的整体素质,首要条件就是让她们离开妓院步入正常社会。
   同一个族群,因为所处的社会体制不同,整体素质也有天壤之别。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南北朝鲜。
   南北朝鲜的国民素质在60年前不相上下,近二十年才明显拉开距离。
   北朝鲜的多数国民不是疯子就是白痴;南朝鲜则是一个充斥绅士和淑女的国度。两国国民素质的差距就象南极和赤道。
   南朝鲜的国民素质也不是和北朝鲜分离后就大幅提升的,而是近二十年才和北朝鲜明显拉开距离,因为近二十年南朝鲜走上了民主法治之路而北朝鲜依旧逗留在独裁专制的黑夜。
   所以国民素质是社会体制的果实。民主法治体制能大幅提升国民素质,专制独裁体制只能使国民走上堕落退化之路。
   所以等到国民素质提高后再告别专制走向民主的想法就和先得诺贝尔文学奖然后给你言论出版自由一样荒谬。
   中国人之所以有那么多的民族劣根性,主要是落后过时的特权专制体制结出的恶之花。
   现代特权权专制体制是“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无耻是体面的介绍信,麻木是生存的通行证”; 一个专门和智慧良知作敌的体制;一个只造就暴发户不培养绅士贵族的体制;一个多数人才只能被埋没清除的体制;一个当官就只能说谎讲空话套话的体制;一个连学校和寺庙等精神殿堂也堕落成骗钱猎色陷阱的体制……
   特权专制体制只会使国民素质永无休止地下滑,直到象北朝鲜那样堕落成疯子和白痴。
   要想告别国民劣根性,首先得告别落后过时的特权专制体制。
   指责国民素质低,就和鸨母指责妓女淫荡一样本末倒置。
   中国官员的腐败在整个人类世界无与伦比,你能因此说中国的官员天性邪恶吗?非也,他们中的多数一样有正义和善良的一面,是“奖善惩恶,劣胜优汰”的落后专制体制限制了官员宏扬人性实现自我,使他们不遵从恶劣潜规则就难以在官场混下去。我相信中国的绝大多数贪官到了美国一样会成为清官;美国的绝大多数清官到了中国一样会成为贪官。
   你能说中国官员都没有才能吗?非也!中国上任总理朱镕基是孤胆英雄;现任总理温家宝是本人发自肺腑敬重的开明政治家。同样是落后过时的官僚体制限制了官员不受干扰地发挥自己的治国才能。
   所以诅咒贪官腐败渎职不如为告别“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特权专制体制作出力所能及的努力。
   
   在这个世界上:
   只有不称职的父母,没有不称职的孩子。
   只有不称职的政府,没有不称职的国民。
   只有邪恶的制度,没有天性邪恶的民族。
   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称职的政府和父母,只有相对称职的班子和家长,因为一个国家不会没有一个不称职的国民和孩子。
   所以指责一个先进发达的民主国家也有贪官也有腐败一点意义也没有,纯粹是为了转移国民视线。因为对于一个国家政府来说,贪污腐败不是有和无的问题,而是多与少的问题。文明进步的国家能努力把贪污腐败缩减到尽可能低的限度,腐败只是个别现象且无大贪长贪。专制落后国家腐败则大面积存在,大贪特贪长期作案者大有人在。
   中国腐败官僚津津乐道的美国新泽西州惊天腐败案,落网的最大贪官州长的腐败总金额只有2.5万美元,而美国外科医生的平均年薪是22万美元,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外科医生一个多月的薪水。按中国的标准,相当于一个省一把手贪污总额不到一万元。
   所以只要一个国家腐败的比例和幅度比我们小一些,就是我们学习仿效的榜样。
   
   别再抱怨指责中国人素质低有太多劣根性了,因为他们都是特权专制体制的受害者,抱怨指责他们还不如为告别“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特权专制体质做出力所能及的努力。
   
   二0一0年三月一日
(2010/05/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