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教育问题]
熊飞骏的博客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教育问题

中国教育问题
   ——熊飞骏
   
   一、“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的独立思维
   

   科学文化的进步是从质疑“权威”开始的!
   只有拥有“独立思维”的人才有能力质疑“权威”。
   所以国民教育的第一功能就是培养一大批拥有“独立思维”的人才。
   中国现行的国民教育模式则正好相反,就是尽可能扼杀学生的“独立思维”能力。
   扼杀学生“独立思维”的第一杀手就是“标准答案”。
   “应试教育”则为各级升学考试设置了整齐划一不容置疑的“标准答案”。
   为了顺利升学,学校的主要功能也就是培训学生答对“标准答案”,并因此设置了学生难以负荷的“题海训练”和“考试演习”,来磨练学生对“标准答案”的把握程度。
   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学生在校学习的唯一功能就是使尽可能自己的思维和“标准答案”保持高度一致。
   一旦思维不能和“标准答案”保持“高度一致”,学生就不能成功地通过各级升学考试,最终就升不上理想的大学,这样他未来的人生就会被排除在“体面社会”之外(特权阶层例外)。
   尽管一个国家的“体面社会”并不总是代表“文明进步”层面。但“体面社会”绝对能够使置身其中的人拥有高于普通社会群体的生活质量。对于不具备“普济苍生匡扶正义般天使情怀”的绝大多数普通公民来说,努力挤身入“体面社会”是他们人生的第一奋斗目标。如果努力学习的结果是被排除在“体面社会”之外,绝大多数学生都不会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所以尽管在校学生并不一定都“认同”“标准答案”,但也要使自己的答题尽可能符合“标准答案”,因为“标准答案”比他自己的“见解”对他未来的人生更重要。
   因为唯恐自已的答题不能和“标准答案”保持“高度一致”,并在千百次的“标准答案”考试演练中“习惯成自然”;学生的“独立思维”倾向就会受到扼制,并最终完全失去“独立思维”能力。
   结果我国现行教育模式的“最大成果”就是培养了“没有独立思维”的一代。
   看看今天的大学校园里数以千计的“愤青”和“追星族”;看看那些跟在“主流舆论”后面瞎起哄的庞大青年群体;看看他们对一个说错话的女人的愤怒远远超过极大“放大”地震生命灾难造成过多中小学生过早死亡的“豆腐渣工程”制造者贪官政客的愤怒;再回头看看你身边的部分大学毕业生拥有“迎合领导”和“超前享受”的能力但没有“独当一面”的工作能力……你就不能不为我国的教育体制感到极度的痛心。
   正因为“标准答案”扼杀了学生的“独立思维”能力,“高分低能”在中国青年群体中就成为普遍现象。中国学生是世界上最会“考试”的群体;但也是最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群体,“标准答案”已经把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扼杀殆尽。纵观世界科教领域,几乎所有国际大考的数学和科学尖子都在中国,可我们中国制造的产品几乎都是外国人设计的?中国人在世界各地考试都遥遥领先;可世界上几乎所有与现代文明相关的科技产品几乎没有一样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
   我国的80后90后一直受到主流社会的诟病,因为他们的“派头”和“索取”远远大于他们的“能力”和“贡献”。之所以如此恰恰是我们的教育模式造的孽。80后90后没有经历文革式文化浩劫和社会动乱,有机会接受系统的“中国式教育”,有机会十年如一日演练“标准答案”。“标准答案”毁灭了他们的独立思维和创造性工作能力,在实际工作中就落后于时代的要求。
   与接受系统应式教育的青年学生相反,韩寒是80后的一面旗帜,其独立思维和远见卓识连习惯质疑权威的我们也自叹弗如。他的成功恰恰是他的过早辍学,连高中都没念完,就更不用说上名牌大学了。
   与“韩寒现象”异曲同工,现在社会上各行各业在相当长时间内能够“独当一面”的业务骨干多为恢复高考的头几年上大学的那代人。这代人之所以有较强的工作能力,就是因为他们的童年甚至少年时期没有机会接受系统“中国式教育”的缘故。他们的童年或少年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小学甚至中学都没上几天像样的文化课,得以远离“标准答案”的“洗脑”,在荒废了学业的同时也保留了部分想象力和创造力。在成年岁月如能有机会把学业补上去就能拥有较强的实际工作能力。我的全部初小学课程就是在“考”上高中的头三个月恶补上去的。那代人的教育模式竟阴错阳差地和西方教育模式暗合:中小学主要以“玩”为主,上大学才开始努力学习。今天的学生则正好相反:中小学“亡命”做功课,到了真正该努力学习的大学时期则把学业当儿戏。
   也许有人会问:没有“标准答案”,如何对学生的考试成绩作出准确公正的评判?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把中、美两国中学生的历史习题和试题作一比较。
   以“美国南北战争”题材为例:
   我国中学生关于此章功课的习题试题多为下列形式:
   美国南北战争发生的背景?
   美国南北战争的进程?
   “葛底斯堡大捷”发生在哪一年?为什么说此役是南北战争的转折点?
   “宅地法”和“废奴法令”是在哪一年颁布的?解放奴隶有何重大意义?
   “约翰.布朗起义”是哪一年发生的?它的意义何在?
   《汤姆叔叔的小屋》的作者是谁?此书对美国南北战争有何意义?
   为什么说美国南北战争是美国第二次资产阶级革命?
   美国南北战争的哪一方是“正义”的?
   …………
   上述所有的试题都只有一个“标准答案”!
   总之是要求学生死记硬背主要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并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分析法给历史人物和事件贴上“政治标签”……
   我不明白让学生花费大量的精力死记硬背历史人物和事件并进行“马克思主义定性”对学生有什么现实意义?这样学习历史能达到设置历史功课的目的:让学生把历史当成一面镜子并从中汲取有益的经验教训吗?
   再来看看美国学生关于南北战争题材的历史习题试题模式:
   美国内战爆发前,“你认为”南方和北方有哪些主要的价值冲突?你认为哪些价值冲突是战争的诱发因素?
   美国内战前期,北军为何一再失利?如果由你来指挥北军,结果是否会更好?如果是请阐明你的战略构想。
   美国内战最后的结果是南方战败,南方战败是否是必然的?如果不是请你设计一条南方转败为胜的战略战术。
   如果你是林肯总统,你有能力避免这场制造美国伤痕的内战吗?如果有请说明你的施政构想。
   《飘》(又译为《乱世佳人》)是以南北战争为题材的名著,如果你读过这部小说,请根据小说描写的时代背景,说说美国的民主在战争期间和战后南方军管时期是退步了还是进步了?如果退步了请说说美国人民是如何挽救民主事业的?
   …………
   上述所有试题不但没有设置“标准答案”,而且远不止一个答案。就算学生得出一个明显错误的结论,但只要他的理论自成体系,能够为自己的结论自圆其说,教师一样会给他一个适当的分数,而不会象中国老师一样简单地打零分。例如某学生在考《进化论》时,否认人是由猴子进化而来的,而是由上帝创造的,并给予相对完整系统的论述论证,老师就得给他一个可观的分数。
   美国试题不但答案不止一个,最可贵的是给予了学生相当大的想象和自我发挥空间,因此有充足的机会锻炼学生的“独立思维”能力。让学生自己设置一条扭转战局的战略构想,学生要想不独立思维也不可能。
   美国习题还给学生留下了很大的自由施展空间,有潜力的学生会超出教材之外去搜集资料和拓展阅读面,为以后的综合调研能力打下基础。最后一道习题就推动学生去阅读《飘》这部美国名著,极大的培养了学生的主动阅读兴趣。
   美国试题很少用“正义”和“意义”这些名词去给某些人和事“定性”,尽量使试题不具有“权威”色彩。就连缔造美国的“抗英独立战争”,美国人在历史教科书里也没有宣称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
   …………
   鉴于美国试题没有设置“标准答案”一样能够选拔出品学兼优的学生,我国的各级考试取消“标准答案”同样无损准确公正地评判学生的资质和潜力。诚然取消“标准答案”后扩大了裁判人的自由裁量权,在“准确公正”方面不能象“标准答案”那样能够做到“一碗水端平”。但如果“标准答案”的第一功能是扼杀“独立思维”强化“奴性思维”,那么“标准答案”选拔出来的合格考生就不是合格的“人才”而是合格的“奴才”。这种选拔方式越是“准确公平”就越是不利于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尺度一旦出了问题,称量方式越准离目标反而越遥远。
   
   所以我国教育改革的第一步应该是改革考试制度,改革考试制度的第一步又是取消“标准答案”!
   
   二、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
   
   
   一个人的人生道路是由他的知识层面、价值取向和人生品味决定的。
   在校学生所能达到的知识层面、价值取向和人生品味在很大程度上受他所学的教科书的影响,对于多数学生来说这种影响是终生的和决定性的。
   健康理性的人生品味、价值取向和较高的知识层面能使一个人拥有幸福、富有魅力且有益社会的人生。
   在校学生要想拥有健康理性的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达到较高的知识层面,他所学的教科书就必须是内容真实且质量一流上乘的。
   令人痛心的是:我们的中小学甚至大学教科书却充斥着大量的谎言和次品。
   充斥谎言和次品的教科书绝不可能使学生达到较高的知识层面;更不可能培养出健康理性的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
   我们在教科书里掺杂谎言和次品的作法由来已久,在上世纪文革期间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不但掺进谎言和次品,而且在教科书里注入毒害学生灵魂的毒汁。无处不在的“阶级斗争”教育就造就了一代冷血残忍的红卫兵,给中国社会造成了亘古未有的深重灾难。
   我的启蒙教育正值文化大革命后期,记得二年级上语文课时老师布置的作业是用成语“心黑手辣”造句。当我们造不出来时老师就在黑板上造了一个“范句”供我们依样画葫芦:
   “我们对待阶级敌人决不能心慈手软,要心黑手辣!”
   那样的异化教育自然造就了我们的幼小心灵特别适合制造“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之类的社会悲剧!童年时期的我特别嗜好攻击性暴力和虐待小动物就是当时“斗争教育”的可悲成果。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教育事业上做出了大量“拨乱反正”和“实事求是”的努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和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事业比起来还存在相当大的差距,远远不能适应“与时俱进”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
   我们的教科书依旧存在大量的次品和谎言!
   谎言和次品主要存在于历史和语文教科书;尤其是历史教科书里的谎言更是连篇累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