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熊飞骏的博客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熊飞骏
   
   腐败在今天的中国已成燎原之势,并且在体制内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体制内反腐已被一千次证明要么是扬汤止沸要么是火上浇油。
   “奖恶惩善、劣胜优汰”的过时体制不但无法解决贪腐问题,相反为权力腐败推波助澜。无论“双规”多少贪官,腐败分子一样前赴后继,“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

   无孔不入的腐败把本应是鱼水关系的官民推向完全对立的敌对关系,民众对官场的不满已经逼近危险的地步:谁要是敢于公开站出来和官玩命,哪怕采用非法的极端手段,就有可能被民众视为“抗暴英雄”?
   在对立的另一端,号称“人民公仆”和“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官员对自己真正扮演的角色也心知肚明。郑州规划局副局长质问记者的一句话最能说明问题:“你是替百姓说话还是替党说话?”
   他老兄并非象公众责难的那样“政策水平太低”,规划局的门卫这样总结他的为人:他一个军人出身,性子直说了实话……
   按门卫的观点,他老兄的最大失职就是说了官场不该说的大实话,“说谎的技术”不够火候。
   而“说谎技术”是今天中国为官的第一修养。
   “官民对立”现状潜藏着极大的社会风险,说明中国和平理性实现社会转型的前景越来越渺茫。除非决策层出现能够大刀阔斧推进政治改革,实现社会和解的“反特权英雄”。
   可中国已经逼近社会转型的门槛?
   
   中国社会的最大风险种子是毛左的复活和文革幽灵的回归。
   当腐败影响多数人的生活,侵蚀到多数人的正当权益时,人们对腐败分子的痛恨和报复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三十年前那场灭绝天良的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巨大灾难景象人民已经淡忘;可多数达官显贵被划为牛鬼蛇神押上审判台,任红卫兵殴打凌辱的镜头在人民心头越来越清晰……
   越来越多的国民开始怀念那个时代,极端情绪开始在人们心头滋长。只要能把贪官污吏押上审判台任他们殴打凌辱,就算玉石俱焚又有何不可?
   因为新闻不自由知情权被剥夺的缘故,多数国民不可能知道通过民主法治的途径能够在社会不承担大风险的前提下一劳永逸地消灭贪污腐败。他们只知道毛太阳发动的那场急风暴雨式的群众运动才能有效的惩治贪官污吏。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念毛太阳,怀念那个把中华文明砸得稀巴烂的毛时代。
   在这种充满极端思潮的社会土壤上,曾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毛左集团复活了。
   
   尽管毛主义给中华文明造成了难经弥合的伤痛,在和平时期饿死几千万,迫害致死几千万无辜的中华儿女;毁灭了国民最基本的人性底线;制造了亘古未有的人间惨剧和政治笑料;把中国变成遍地恐怖人人自危的民族大监狱;所作所为比北韩的金太阳有过之而无不及……可在毛左分子嘴里,毛太阳是光芒万丈完美无缺的“神”,他的文治武功比改革开放以来的所有执政者要伟大千倍。
   毛左分子不切实际地美化毛时代,使用的手段是毛太阳屡试不爽的“谎言”和“造谣”。
   毛左分子的最大谎言是毛时代的中国没有腐败?
   什么是腐败?
   腐败就是公权私用,是以权谋私。
   毛时代的中国没有公权私用吗?没有以权谋私吗?
   非也!
   毛中国不但一样有公权私用和以权谋私,且在程度和破坏力上比今天的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腐败在今天的突出表现是滥用职权贪污受贿,买官卖官;在毛时代的突出表现则是滥用职权多吃多占,草菅人命。
   首先毛太阳本人的腐败就登峰造极。
   毛太阳在多数国民忍饥挨饿的时代,不惜花费巨资在全国各省为自己建立豪华的“行宫”。虽然部分“行宫”并非毛太阳的指令所建,而是地方官的“自发行为”。但毛太阳从未认真制止过这种行为,且建造“行宫”方面有突出造诣的地方官都得到了毛太阳的赏识。
   豪华“行宫”的造价无疑接近天文数字;每座“行宫”维持正常运转的管理费用又得消耗一笔巨大的财政开支。在全国人民饥寒交迫的情况下,毛太阳就是这样“艰苦朴素”的。
   毛太阳一进城就选择了帝王的住所中南海。从58年开始,各省市为毛造行宫,一些中等城市如包头、鞍山等也竞相效尤。始建于1960年9月的上海西郊宾馆圈地1133亩,园林、花木、房屋维修,连同女服务员,一百多人长年为它服务。20年间毛太阳总共没有住过几天,而一百多人的工资外加维修费用一年不下百万。湖南省委在长沙为毛建的蓉园一号也仅在1959年住过一次。要是将各省为毛太阳建的房子合在一处,其规模大概也可以和紫禁城上相上下。济南南郊宾馆建于六十年代初,占地面积1160亩,建筑面积115800平方米,素有“山东钓鱼台”之称。毛太阳喜欢杭州的西湖行宫和武汉的东湖行宫,广州就要为他特别修建南湖行宫。绝大多数行宫常年空着,但也要众多工作人员为空荡荡的行宫服务,浪费掉的民脂民膏难以计数。
   韶山滴水洞工程建于大饥荒年代,建筑面积共3638.62平方米,整个工程造价高达亿元人民币。在此期间全国约有几千万人死于大饥饿,创人类历史和平时期最高死亡记录。与滴水洞同时建造的领袖别墅还有:江西芦林一号别墅、八二八宾馆,湖南蓉园,四川金牛坝宾馆,湖北东湖梅龄别墅、东湖宾馆,广东南湖行宫,江苏紫金山宾馆,山东南郊宾馆,杭州西湖行宫、刘庄宾馆和汪庄宾馆,上海西郊宾馆,北京密云水库别墅等61处奢华行宫,其中滴水洞使用率最低。滴水洞从1962年竣工到80年代末期开放,毛泽东仅于1966年6月18日至28日在此居住过11天,真是一日千万金。
   …………
   毛以后的国家掌舵人在各省为自己建造过豪华“行宫”吗?
   毛太阳好大喜功,为了使尽可能多的地球人信奉毛主义,不惜大笔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援助收买地球上那些与本国人民为敌的无赖政权。越南、北韩、红色高棉柬埔寨、阿尔巴尼亚几乎是中国供养着。人口才200万的阿尔马尼亚,中国仅大炮就无偿援助了一万多门,结果多数派不上用场任其暴露在野外生锈蚀烂。阿尔巴尼亚国民也因此普遍患上了“受援懒惰病”。这种“慷国民之慨”的无偿援助就是在三年大饥荒时期也没有停止过。中国花费宝贵外汇从加拿大进口的用于救命的数船小麦就在远洋运输途中突然接到毛指令掉转航向驶向阿尔巴尼亚……有人统计了一下,三年大饥荒时期的巨额外援如果用来购买粮食抢救饥民,几千万生灵就有可能逃脱活活饿死的悲惨命运。令毛太阳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受援国无一例外都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白眼狼。一个与本国人民为敌的政权是不可能知道感恩图报的,援助这样的政权本身就是对人类文明的犯罪。
   毛中国时期,普通国民绝不能有“生活作风问题”,轻则批斗游街,重则坐牢枪毙。可毛太阳本人在这方面作得怎样?相信多数国民心中有了答案。
   毛左分子津津乐道毛太阳的“不吃肉”和“穿打补丁裤子”的感人事迹。毛太阳在大饥荒时期有段时间确然不吃平时喜爱的“红烧肉”,但不表明那段时间他在“吃素”;更不表明他会吃普通国民的饥荒主食——糠菜团子;而是吃价格更高昂的高营养食品,甚至于喜好上了“法国大餐”。至于“补丁裤子”,毛左们能想象那是什么样了“补丁”吗?绝不是平民百姓常打的那种粗布绵线补丁,而是高工艺的“苏绣制品”,一个补丁的造价远远高于裤子本身。世界上的很多独裁统治者都有类似的嗜好,一是心灵变态;二是另一种形式的“做秀”。
   …………
   除了毛太阳本人外,毛中国的腐败现象一样泛滥成灾。
   腐败分为“经济腐败”和“政治腐败”。
   毛中国的经济腐败一样大面积地存在。
   毛时代的中国是“实物经济”,生活必须品奇缺,有钱无票买不到急需的物品和服务,没有供应票证的货币在国内的用途相当有限。那时的公民包括达官显贵出境受到严格限制,人民币兑换外汇转移出境的概率很小,所以权力人物没必要象今天的大贪官一样贪污天文数字的货币,也不可能把贪贿的巨额货币和亲属转移到国外去。所以毛中国的经济腐败主要表现在权力人物对紧缺物资的多吃多占。
   首先物资供给制度就体现出惊人的不平等,社会上存在一个庞大的“特供阶层”。供给品的数量和质量主要取决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而不是一个人所做的社会贡献。首长们的“供给档次”不是平民百姓能够想象的,他们享受的“中华烟”和“茅台酒”平民百姓不可能知道是什么样子。民众只能偶尔品偿九分钱一包的“红花烟”和几毛钱一斤的“代粮酒”。
   除了供给制度明文设定的不平等阶梯外,基层官员也尽可能利用职权多吃多占。毛中国高度集体化,民众的生活必须品全归集体所有,掌管粮油衣料等物资分配权的各级官员就成为民众货真价实的“衣食父母”。这些父母官多数没有“生养父母”那种“巴掌手背者是肉”和“宁愿苦自己也不能苦孩子”的慈父情怀,而是想方设法侵占本应属于民众的份额。因为专制体制缺少有效的监督制约措施,这种“侵占性腐败”普遍而深入。上至县委书记,下至小队队长,多数不同程度地“侵占”了平民百姓的生活资料。
   这不是腐败是什么?
   毛中国的生活必需品极端馈乏,在丰年的“供应”也仅够维持基本生命所需。一旦部分生活必须品被大官小官“侵占”,就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生命灾难。
   大饥荒时期中国活活饿死了几千万农民,可很少有村官饿死的。
   我的童年时期是在难以忍受的饥饿中度过的,夜晚因饥饿难以入睡是经常的事。有天晚上饿得实在受不了,就在半夜溜出门试图摸黑去偷生产队菜地里的黄瓜。那时山村饿狼成群,小孩深夜独自出门是要承担生命风险的,只有要命的饥饿才能逼出那种不顾死活的胆量。我在经过村头生产队仓库时意外瞥见窗口亮着灯光,出于好奇心爬到窗口往里一看,竟然发现生产队长、会计、财经(相当于今天的贮纳)和仓库保管员四人在里面偷分油料。每人面前放着分好的一大桶花生油。
   那时我们村每人每年只能分到一斤油料,一大桶花生油至少有五十来斤,四个队干部偷分的油料就相当于全队所有居民供应油料的总和。
   连食油都大量偷分,就更不用说偷分粮食了。
   基层干部多吃多占,拥有巨大权力的达官显贵则公然巧取豪夺国家资产。毛夫人江青和宠臣康生在这方面表现得最干脆。他俩定期光顾国家博物馆,看上了哪件文物就直接拿走,馆长再想方设法下帐注销,每件被看上的文物都是价值连城。文革时期红卫兵打砸抢没收来的文物,价值高者多进入了二人的私人收藏室。
   诚然毛中国没有出现动辄贪贿千万上亿的大贪官,主要原因除了“实物经济”限制了巨贪现象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毛时代的中国极度贫困,物质资料供不应求,国民经济象原始社会一样,没有剩余产品供官员疯狂贪贿。如果毛中国象今天一样拥有巨额财政收入和眼花缭乱的剩余商品货币,千万级以上的大贪官一样会大量涌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