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熊飞骏的博客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熊飞骏
   谎言和暴力是极权专制政治的两大看家本领。
   奉行专制体制的国家普遍实行谎言政治。
   说谎的恶习在人类社会普遍存在。任何个人、团体、国家都有可能说谎,只不过多数听众不容易轻信谎言而已。让听众倾向于相信谎言,把谎言提升到真理的“艺术”就是“一面之辞”。

   多数普通民众的“比较能力”远远大于“分析能力”。当民众只能听到一个声音说话时,就很容易轻信那些话,就算是赤裸裸的谎言也不容易识别。当民众能够听到正反两个方面的声音时,就能很轻易分辩出哪是谎言哪是真话。
   所以要想听众轻信谎言,说谎者就要尽可能让听众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听众只能听到他的“一面之辞”。
   所以普通人说谎的危害并不大,因为他们没有力量让听众只能听到他的一面之辞。就算有人相信他的谎言也是少数和暂时的,不可能造成大面积或长期的伤害。
   只有统治者才拥有把谎言变成“一面之辞”的力量。
   因此统治者一旦说谎,就会造成大面积长期的伤害,形成持续性的全社会破坏力量。
   专制统治者为了让民众轻信那些维护自身特权利益的谎言,采用的手段就比普通说谎者更多更有力。他们通常都用“制度的力量”来垄断话语权,让民众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在说话,使朝野上下只能流行他们的“一面之辞”。
   所以专制统治者普遍实行新闻封锁和严格的书报审查制度。凡是不利于统治者的声音,或是貌似难听实则令统治者受益无穷的苦口良药都不可能让民众听到或看到。
   专制政治奉行“劣胜优汰”的逆淘汰规则。专制统治到了后期,在“劣胜优汰”人事体制的长期作用下,统治阶层就会充斥浆糊脑袋,经常把利己利民的苦口良药误读成“恶毒攻击”。
   因为有国家机器的力量为统治者的“一面之辞”提供制度保障,统治者的谎言就能上升为“全社会的真理”。多数民众就算不信任统治者也会不自觉地遵循统治者的思维逻辑。
   所以林语堂才会痛心疾首:“中国有那么一群人,本身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自身权利每天都在受到侵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就是动物界也找不到如此低智的生物……”
   林语堂对民众素质的抱怨是不公平的。民众素质多是社会体制的产物,什么样的社会体制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民众素质。民主政治促人进步,专制体制迫人退化。同样一个人,在民主社会也许是明辨是非的智者,但在专制社会则有可能退化成弄不清“一加一到底等于几”的糊涂虫。
   在专制统治后期,统治集团失去了社会公信力。在经受了惨痛的教训之后,民众终于发现来自统治者的声音多数都是谎言,因而不再相信政府时,统治者的一面之辞一样能发挥惯性作用力。民众一方面不相信统治者的声音;另一方面又会不自觉地奉行谎言政治的思维逻辑,造成全社会的认知混乱和价值错位。颇具典型意义的例子是民众在大骂贪官和特权的同时;又会不自觉地跟在贪官政客身后对已经“基本上消灭了贪污特权”,奉行“人民最大”的某民主法治国家同仇敌忾。
   如果民众能够不受干扰地听到与统治者不一致的声音,就不会产生“缺乏最基本常识认知能力”的思维混乱。
   下面拿美国新泽西州惊天腐败案来说事:
   案情:2009年7月23日,美国新泽西州3名市长、2名州议员以及多名政府官员因涉嫌腐败被警方逮捕。
   据美国检察官办公室介绍,警方当天共逮捕了44名嫌疑人,其中包括7月1日刚刚上任的霍博肯市市长彼得•卡马拉诺三世, 锡考克斯市市长丹尼斯•埃尔维尔, 里奇菲尔德市市长安东尼•苏亚雷斯,泽西市副市长利昂娜•贝尔蒂尼。
   马拉诺被控收受两万五千美元的贿赂,埃尔维尔被控收受一万美元贿赂,苏亚雷斯因非法收受一万美元现金遭到起诉,泽西市副市长利昂娜•贝尔蒂尼则涉嫌非法收受2万美元竞选献金……
   贪官政客的一面之辞:
   连美国这样自奉为民主领袖的国家也产生如此腐败大案,说明民主不是万能的,天下乌鸦一般黑,腐败在全球无处不在,是不治之症。言外之意是民众不用对中国的腐败大惊小怪,腐败是官场正常现象,外国的腐败说不准比我们更厉害呢?
   与贪官政客不一致的声音:
   一、 三位市长的腐败金额是多少?
   2.5万美元;1万美元;一万美元;2万美元。
   折合人民币16万元;6.85万元;6.83万元;13.7万元。
   市长的最高腐败金额为2.5万美元(16万元),相当于美国一名普通医生两个月的薪水,因此成为震惊全美的腐败大案,说明这个腐败金额在美国很少有官员超过。
   中国贪官的腐败金额是多少?
   仅一年前落网的最低级别官员,财政收入才9000万元的国家级贫困地区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长晏大彬就贪贿了近3000万元!相当于美国最腐败市长的188倍!这还不算他挥霍掉和向上行贿的巨款。经济相对发达地区的腐败程度则更为严重,深圳市龙岗区某公安副局长的腐败金额则高达一亿五千万!
   美国新泽西州可是离纽约不远的经济发达地区。
   一个贫困县的小小科长腐败了如此天文数字巨款,就更不用说市长级的大官了?
   二、 我们的市长腐败16万会被侦查出来吗?会承受法律的无情制裁吗?
   通常不会。连贪贿3000万的小科长晏大彬也是自己倒血霉自我曝光的,反贪机关根本没注意上他,此前他还是“组织信得过”的好干部哩。如果不是撞上“房子漏水保安强行入室”的十万分之一概率,晏大彬今年说不准依旧是模范好干部。那位公安副局长腐败案也是娱乐城一把野火烧出来的。
   美国则不同,不但全被司法机关主动侦查出来,且将受到毫不留情的膺惩。民主国家反腐可从不会担心“官场一空无人当官”?
   按美国的反贪力度,我们有多少市长会被抓起来?
   三、 民主法治国家并非完全没有腐败,但在那种无孔不入的监督机制下,公务人员腐败的成本和风险特大,敢于以身试法者只是极少数,巨贪和长期作案的概率几乎特于零。所以英、美等成熟的民主法治国家“基本上消灭了贪污”。专制国家的腐败则是普遍且严重的,且多数是长期作案。
   四、 民主法治国家不是不犯错误,而是决策科学少犯错误,且拥有一套健全的自我纠错机制,一旦犯了错误能够很快自动纠正,不会酿成大的危害。专制体制则是决策随意多犯错误,犯了错误又讳疾忌医,根本没有自我纠错的可能。
   …………
   如果民众只能听到贪官政客的一面之辞,就会误认为外国比我们更腐败,否则怎么会一下子就抓出那么多的腐败分子呢?从而对威胁国家根基的贪污腐败掉以轻心,对政治体制变革的紧迫性缺乏必要的认识,当国家一步步向悬崖迈进时麻木冷漠。如果民众能同时听到两方面的声音,就会对我国燎原烈火样的贪腐忧心如焚,并进而对贪官的克星——民主法治体制产生强烈向往。
   美国为了最大限度实现政治公平,设计了一整套科学的制度来防范政治人物的“一面之辞”。在总统选举时,为了防范有财力的总统候选人取得“优势话语权”,总统选举法规定当某总统候选人用金钱搞定某家电台让其对公众发表电视讲演时,该电台必须同时在不收受一分钱的前提下为其余几位候选人提供同等时长的电视讲话机会,从而有效地防范了金钱影响选举结果的悲剧。
   
   中国智慧里有一句名言: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当民众只能听见一个声音在说话,而听不到与之不一致的声音时,就应该对那个声音心存质疑。
   习惯对内用一个声音讲话的国家是必定会走向堕落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我国要想真正实现“文明政治”,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发达进步,就必须勇敢告别政治上的“一面之辞”。
   
   
   二00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2010/05/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