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熊飞骏
   今天的中国社会最缺少什么?
   良心!
   我们的“良心”哪里去了?

   被“物欲”和“急功近利”吞噬了。
   是什么主导了中国社会围绕“物欲”和“急功近利”兜圈子?
   是“唯物主义”、“实用主义”和“斗争哲学”。
   谁把“唯物主义”、“实用主义”和“斗争哲学”奉为理论基础?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
   …………
   二十世纪是人类世界惨烈杀戮的世纪,一个又一个针对无辜平民的“大屠杀”,让人想起电视连续剧《海灯法师》的主题歌“黎明不见太阳,天空中下着血雨”。几乎所有针对平民的“大屠杀”都是现代极权专制国家主导的。
   二十世纪典型的极权专制国家有六个:纳粹德国、前苏联、毛中国、红色高棉柬铺寨、萨达姆伊拉克和北朝鲜。
   绝大多数极权专制国家都发生了大饥荒和针对国内无辜平民的大清洗大屠杀。斯大林肃反和毛太阳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给人类文明史制造了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大饥荒和大屠杀是现代极权专制国家永远也无法消逝的痛。
   尽管大饥荒大屠杀是现代极权专制国家人民的最大痛楚,但这个体制的最大恶果则是“毁灭社会良心”。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是嫁接在中世纪皇权专制的老树新枝。因为是中世纪皇权专制感染了“进化论”和“马主义”等“伪科学”病菌结出的怪胎,所以连中世纪皇权专制还不如。本人在《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一文中有较为具体的分析。
   中世纪皇权专制虽然充满了“特权”和“不平等”,但广大基层社会实行“地方精英自治”,“民主”和“公道”成为维护基层社会稳定的两大杠杆。德高望重的乡绅、学者和私塾先生在当地深孚众望,这份民意基础就在于他们多数情况下能够“按良心办事”,“维护多数人的利益”,在处理社会纠纷时“主持公道”。
   所以君主专制国家无论官僚阶层如何腐败没落,广大基层社会还在“按良心办事”,就算皇帝官僚丧尽天良,整个社会仍未从整体上“丢失良心”。
   封建中国那些勇于为民请命的政治精英,虽然得罪了皇帝权贵丢官坐牢或杀头,但在民间仍能赢得广泛的尊敬。那些洁身自好的良知官宦,挂冠而去后仍有许多社会名流登门造访。
   现代极权专制国家彻底摧毁了“地方精英自治”的传统,把那些拥有广泛民意基础的“民间精英”打成“阶级敌人”从整体上消灭,把极权专制的触须延伸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当专制统治者步入腐朽没落期时,因为广大民间不存在有组织的“良心力量”来抗衡官僚队伍的堕落,一旦权力上层丧尽天良,整个社会也就会和上层保持“高度一致”“丢失良心”。
   在这种上下“高度一致”的刻板社会里,如果有谁胆敢为民请命被官僚队伍淘汰,广大民间一样会对维护人民利益的“恩主”落井下石?手段甚至于更极端更绝情。彭德怀是毛中国最有勇气的良心官员,因不忍心看着饥民大批饿死勇于站出来说真话,被毛太阳污为“反党集团黑司令”。为了维护人民的利益蒙受不白之冤,可老元帅并没有从广大民众眼里看到任何理解同情的目光,只能听声到嘶力竭的“打倒彭德怀”口号。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如果有谁象陶渊明一样“不愿为五斗米折腰”挂冠而去,民众要么不信任你,要么怀疑你脑子有毛病。你除了收获“误解”和“羞辱”外几乎不能奢望会有名流登门造访。
   
   现代极权专制国家主要通过下述四种途径来“毁灭社会良心”。
   一、“劣胜优汰”、“奖恶惩善”的人事体制。
   因为特权专制体制下的官吏任免升降权掌握在各级上司手里。一个人为了升迁就得挖空心思讨好自己的上司,“行贿”和“拍马屁”是最有效的方式;同时不择手段打击自己的竞争对手,“倾轧陷害”是惯用伎俩。一个有真才实学且坚守良知的杰才俊士是不屑于对上司“行贿”、“拍马屁”和“倾轧陷害”无辜同僚的,只有那些不学无术且没任何道德操守的小人恶棍才会不择手段。结果小人恶棍能给上司留下好的印象,提拔重用的可能性比杰才俊士大得多。当小人恶棍容易成功显达时,整个社会就会向他们看齐,相互竞争“无耻”和“无聊”。杰才俊士就会被社会孤立,甚至于对自己的信念产生动摇,一部分加入“无耻无聊”的阵营,拒不同流合污者则被社会淘汰甚至消灭。于是整个社会“丢失良心”。
   现代极权专制国家因为“产权”不明晰,统治者缺少封建帝王那样的责任心,“我走后哪怕洪水涛天”的路易十五情结在官场广泛存在。在这种末世心态主使下,“管官的官”根本没有动力去战胜自身的弱点任用自己不喜欢的仁人志士,象唐太宗李世民那样任用处处和自己过不去的魏征做大官。诸葛亮如果在今天去某个县城找工作,他若自鸣清高坚持不“跑关系”,别说捞个一官半职,就连扫大街之类的公职也轮不到他。结果整个社会“小人得志”,“无耻是体面的通行证”。
   二、一切服从组织的需要。
   现代极权专制的“组织”威力是绝对空前的,整个社会都被一台庞大的体制机器高度地“组织”起来,个人只是组织机器的一个零部件,要无条件地服从“组织”的需要。个人的道德荣辱观在这台组织机器里根本没有伸展的空间,只要是组织需要,就是伤天害理灭绝人性也要无条件服从。
   “组织”这东西是没有任何是非曲直的,也没给“良心”留下一丝一毫的空间,只有赤裸裸的利益和欲望。一个人只有无条件服从组织才能得到利益与好处,要想过上体面的生活就只有服从组织。为了服从组织,一个人可以六亲不认,可以无底线悲劣无耻,可以残忍冷血无所不用其极,但就是不能有良心。“正直、善良、宽容、博爱、见义勇为、恻隐之心”等所有美好人性都被冠以“资产阶级人性论”受到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鉴湖女侠秋瑾从容就义后,无数良知未灭的志士仁人自发悼念凭吊她的英灵;可文革期间赣州烈女李九莲被极权暴政枪杀后,她的尸体被抛弃荒野,连亲人也拒绝为其收尸,最后一位退休老光棍居然割下她的性器管拿到家去猥亵?
   三、在处理社会纠纷时“公道”给“权钱”让路。
   封建中国刑事案以外的民间纠纷多由“地方精英”负责调解责任。地方精英为了维护自己的名望,多数情况下都会用良心办事主持公道。现代极权专制体制彻底摧毁了“地方精英自治”传统,一旦出现社会纠纷,事无巨细都得官员出面解决。官员在调解没有任何“权钱背景”的双方纠纷时也许会主持公道,可一旦一方有“权力背景”,或暗中给了他“钱”,他就极有可能把“良心”和“公道”丢在一边,不自主地站在袒护“权钱”的一方。结果平民和官吏发生纠纷,官员绝大多数都会站在官吏一边。穷人和富人发生纠纷,官员多数会站在“富人”一边。如果是需要“专门技术”才能鉴定的真相,官员通过暗箱操作还可糊弄部分不明真相的民众。可那些众目睽睽之下显而易见的真相,官员还要睁着眼睛说瞎话,硬生生把白的说成黑的,公然往民众眼里塞石头,谁敢站出来说真话就利用职权打击谁,因此造成的社会负面影响就非语言所能形容。今天的很多地方官都有“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德性,公然否定众目睽睽之下显而易见的真相,明明是自己当众恃强开枪杀人硬要说成对方袭警“正当防卫”;明明是民众自发抗暴硬要说成是“黑恶势力操纵”,出面调查真相的地方官也振振有词地站在“权钱强势方”。普通民众一眼就能看穿的事实还要中央派大员来调查鉴定才有可能还原“真相”?这样的地方政府还能有什么“公信”?这样的地方官还能有什么“良心”?连最需要“良心”才能“主持公道”的地方官“良心”都被狗吃了,广大民众又怎么可能继续尊重并坚守“良心”?整个社会又怎么可能不丢失“良心”?
   
   四、“组织”独霸“道德制高点”。
   “行善积德”“济困扶危”从来都是受到朝野大力颂扬扶助的个体美德。一个人依靠社会发财致富,同时又通过“慈善帮困”来回报社会,这样的社会才是健康的良性循环的。古代中国的民间精英多有捐献善款扶贫助学的传统,康熙年间就有一位“义丐“靠行乞建起数所“慈善公学”从而受到皇帝御赐金匾嘉奖的千古佳话。
   现代极权专制社会,统治集团不但垄断了所有的社会资源,还力争垄断所有的“好名声”。凡是能够赢得民众感恩拥戴的“好人好事”,都得以“组织”的名义进行。你想搞慈善可以,但最好别以自己的名义进行,而是应该把“善款”交给“组织”的相关部门,由“组织”来决定你的善款受益人和怎么用,由“组织”出面来接受民众的感恩和拥戴。尤其是发生了大面积的天灾后,依靠个人独立行动出面救灾的善行更不会得到提倡,如果灾民泪流满面感谢的对象是某个慈善家而不是政府,在官员眼中就不好玩了。
   因为一切要通过“组织”这个媒介,社会个体的慈善动力就会受到极大的挫伤。我花钱行善你来接光,世上能有如此“不公平”的游戏规则么?我连自己的善款捐给谁和怎么用都没有决定权,我凭啥还要捐款行善?更何况那些“组织成员”还真让人信不过,把善款交给那些“雁过拔毛”的官员,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假借慈善之名中饱私囊呢?类似的丑闻先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一个人如果执意要避开“组织”以自己的名义建立什么“慈善基金会”,那么这个“基金会”的工作通常都会受到来自“组织”的百般干扰,甚至于这个人还会被栽赃“莫须有”的罪名弄得里外不好看。
   比如你在北朝鲜组织一个“义务献血”的团体,团体成员在不取一分钱报酬的前提下给患者主动献血。这应该是百分百造福于人民的“好人好事”吧?应该得到金太阳集团的嘉奖表彰吧?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在团体初创时期成员很少时,“组织”也许会出面鼓励你表彰你;但团体发展到较大规模并在民众中赢得较大反响时,“组织”就会出面收编你。如果你坚持独立自主金太阳政府就会用“莫须有”的罪名修理你。
   因为个体行善积德行为不被提倡甚至于受到压制,社会“良心”就失去了感召民众的最好平台,剩下的就只有“丢失良心”了。
   社会“良心”就是这样被毁掉的!
   一个“丢失良心”的国家是绝对没有希望和未来的!就算拥有世界第一的GDP也注定外强中干危机四伏。
   
   二0一0年三月二十九日
(2010/05/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