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熊飞骏的博客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熊飞骏
   
   中华文明自秦始皇建立极权专制体制的那一天起,经历了周而复始的循环浩劫,文明一而再再而三在废墟上重组,又因专制体制下腐败无法遏制,最终官逼民反酿成下一次“全民革命”而变成新的废墟。
   循环浩劫的代价是:中华文明在长达两千二百年的专制长河中并没取得多少实质性的进步!

   中华文明在历次动乱浩劫中经历了空前的灾难;最大的文明灾难发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
   反抗暴政建立新“专政”王朝的改朝换代战争通常只造成生命灾难,灾难过后文明又很快走向复苏繁荣。可文化大革命则造成空前的“文明灾难”,中华民族的良知、人性、公平、正义受到残酷践踏,甚至于毁灭了整个民族的灵魂。文明灾难不是短期内能够修复的,因为文明的主体——“国民”的心灵被毒害很难因时过境迁而“立地成佛”,被“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毁灭掉的良知、人性并不能随着文革的过去即时回归到国民的心灵。绝大多数国民在文革后的相当长时期内仍会因为“文革思维”的惯性作用不自觉习惯于反文明的行为模式。文革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可大部分国民的良知依旧整体沉睡,为了追逐眼前的急功近利无视最基本的道德准则,从根子上讲都是文革的遗毒在起作用。
   所以文化大革命对中华文明的伤害是无与伦比的,是中华文明史最为痛心疾首的一页,这段历史绝对不能再来第二次,否则中华文明就从根子上毁灭了,并且永远失去了复兴的机会。
   历史经验和人性规律证明,一个民族要想不重复某一悲剧,就必须要让这个民族在相当长时间内牢记这一悲剧的教训,时刻警醒这个民族别再犯同样的错误。否则因为人性容易健忘的原因,极有可能在若干年后以改头换面的方式重演这一悲剧。
   以色列国为了让犹太人永远牢记纳粹大屠杀这段血腥悲剧,在各地建有大屠杀纪念馆,让犹太人永远保持浓厚的危机意识,全民一心谋求国家强大民族振兴,不要在歌舞升平中玩物丧志,再度沦为另一个野蛮民族的整体屠杀对象。
   东欧各国在走向民主后,也建立了形式多样的“政治迫害”纪念馆,让国民记住专制体制的残暴和反人性,永远不要因为民主之路出现波折而重新选择专制!
   一八九五年日本军队在旅顺制造了种族灭绝式大屠杀,杀光了这个城市所有的中国人,连老人妇女儿童也无一幸免(只留下36人掩埋尸体)。可习惯于在“西湖歌舞几时休”的花花世界恣情纵欲的中国人很快健忘了这段历史,结果日本军人又在三十八年后的中国首都南京把同样的大屠杀再来一次。
   我们要想不重演文革的悲剧,就必须牢牢记住这段悲剧历史。为了不让国民忘记文革的教训,我们有必要象犹太人建立大屠杀纪念馆一样在全国各地建立“文革纪念馆”。
   新中国灵魂更为高贵的文人巴金就在生前一再呼吁要建立“文革纪念馆”!
   文化大革命除了伟大领袖一人外,中国人整体上没有赢家,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因此建立“文革纪念馆”应该不会伤害到某个阶层的利益和自尊。
   可我们迄今仍未建立“文革纪念馆”,662个城市一个也没有!
   不但没有设立任何一个“文革纪念馆”,我们还人为设立了“文革禁区”,不准中国人系统深入地讨论研究文革话题,“文革”也成为网络最经常的屏蔽文字……
   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致力让所有的中国人都忘记“文革”这段历史?
   文明世界努力让自己的国民牢记历史悲剧;我们却努力让国民忘记中华文明的最大悲剧?
   忘记悲剧的代价就是在以后的历史中重复同一悲剧!我们难道不怕历史的报复?
   历史报复的步伐是如此之快,当我们还没有从上一次文革的阴影中走出来时;“文革幽灵”在柬埔寨、北朝鲜作了一番短暂旅行,在旧脸谱上加了几样新装饰后又悄悄折回中华大地了。
   “文革幽灵”在柬埔寨旅行时制造了这个星球上虽谈不上绝后但绝对空前的人权灾难。短短三年时间,柬埔寨五分之一的国民(170万)被屠杀虐待致死;全国知识分子屠杀得只剩下不到10个包括医生、技术工人在内的专业人才;有“东方巴黎”美誉的金边三天之内成了空城……
   官僚阶层和知识精英在文革中受到的伤害最大,我们的权力阶层肯定无意为文革招魂,因为没有哪个权力阶层愿意“革自己的命”。文化大革命最为家喻户晓的功能就是摧毁了整个官僚阶层,文革前期“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实质就是“打倒一切当权派”,就是“砸烂公、检、法”,结果各级权力机关处于瘫痪状态,无法行使正常的管理职能,出现了权力真空,被文革中新生的权力机关“革委会”取而代之。
   因为官僚阶层在文革中受到的伤害最大,断言我们的权力阶层有意为文革招魂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所以文革幽灵的回归力量应该来自广大的社会中下层。
   当今中国社会中下层确然存在浓厚的“文革情结”!
   
   “文革情结”在中国社会广泛存在的原因又来自上层文革政策失误,来自上层制造的“文革禁区”。因为文革的真相一直没有得到披露,今天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了解真正的文化大革命。他们心目中的文革不外乎急风暴雨式的群体运动,群众第一次把欺压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各级“领导”踩在脚下;不外乎把包括国家主席在内的绝大多数官员都押上审判台批斗,戴高帽、游街,群众可以任意打骂过去的领导而不受追究……虽然民众也惋惜严凤英、老舍等天才艺术家被迫害致死;可一想到有那么多的官员为他们垫背,心中一个“值”字了得!
   急风暴雨式群众运动和对官僚阶层的整体清算批斗只是文革的一个非主要方面;因此而催生的骇人听闻的人权灾难,令人发指的残忍暴虐,灭绝人性的屠杀折磨,无穷无尽的荒唐冷酷,最终造成整个民族丧失人性并集体走向疯狂则是文革最主要的方面。前一个方面国民都了然如胸并津津乐道;后一个方面绝大多数国民则不了解真相。绝大多数国民不知道本应温柔善良的花季少女宋彬彬一旦成了红卫兵旗手后竟然和同伴举行杀人比赛,亲手打死了十三条无辜生命;不知道张志新在押往刑场枪决前被残暴割断喉管;不知道小女子黎莲、钟海源在临刑前被“活体取肾”;不知道北大才女林昭在监狱受尽非人凌辱折磨;不知道大兴县、道县大屠杀;不知道广西宾阳、武宣发生的禽兽不如惨案(参见拙作《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我们对文革的批露则只限于前一个方面;对后一个方面则讳莫如深并因此设置“文革禁区”。
   因此我们对于文革的责难只限于“破坏文物古迹”,“打倒老干部”和“砸烂公、检、法”……
   今天的中国因为体制的原因,贪污腐败已成不可遏制的燎原之势,司法腐败无处不在,多数国民对贪官和流氓干警恨入骨髓。如果国民知道文革的错误只限于“打到干部”和“砸烂公、检、法”,他们会认为那是文革的“错误”吗?难道不认为那是“人民当家作主”的“阳光时代”吗?难道不对文革心向往之吗?
   如果民众对文革的理解仅限于对特权阶层的清算迫害,政府又没有及时实现民主、法治的政治转型,贪污腐败愈演愈烈并成为不治之症时,他们难道不会从心底呼唤文革的回归吗?
   年轻时期我的文革印象也仅限于斗官杀官和砸乱公、检、法,再看看身边的官员以权谋私和警匪合流的社会背景,心中自然认为文化大革命的“合理性”是不言自明的?直到近十年接触到文革令人发指的暴虐信息,并实地采访了部分在文革期间发生人权灾难的地区,才在心灵深层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道理很简单,理性的革命只能谋求国家富强,民族进步,社会公平和良知人性回归等文明目标。如果我们的革命果实与上述文明目标背道而驰,我们从整体上清算官僚政治的代价是牺牲自身的良知和人性,从整体上走向暴虐和疯狂,这样的革命只能得不偿失!对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没有任何益处!西方民主政治的优势就是在实现国家管理层的和平权力交接时没有背离民族进步和社会文明的宗旨,因而成为全人类迟早都会遵从的普世价值。
   如果历史再给中国的普通民众一次文革机会,他们对官僚阶层还会心慈手软吗?听听民间广为流传的“民心谚语”吧:
   “如果把局级以上的干部全部杀头,肯定有个别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杀一个,肯定有很多漏网的!”
   “如果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对当官的就不是批斗游街了,干脆一律砍尽杀绝,免得秋后又跳出来害人!”
   所以如果中国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官僚阶层将会成为首当其冲的“革命目标”。
   我们的民众呼唤文革的原因是他们不了解“文革真相”,隐瞒文革真相又是官僚阶层设置了“文革禁区”。结果设置“文革禁区”的苦果是文革思维的回潮,下一次文化大革命已“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因此,官僚阶层设置“文革禁区”的代价是“自食其果”!
   为什么我们的官僚阶层会设置“自食其果”的“文革禁区”呢?原因是我们的官僚阶层在文革思维上存在误区。
   在官僚阶层看来,设置“文革禁区”确然有不得已的苦衷:
   文化大革命酿成的人权灾难确然骇人听闻,很多灭绝人性的迫害根本不是人干得出来的。可文化大革命时期依旧是我们党的天下,文革灾难虽然与现存官僚阶层没有必然联系;但我们的党却脱不了干系。文革真相一旦大白于天下,我们的党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人道责难,甚至于专政合法性也成了问题。
   一旦面临上述问题,我们的党就只有痛定思痛自我更新,象台湾的国民党一样浴火重生凤凰涅槃,才能重新获得全体国民的认同和尊敬。
   自我更新是要经历阵痛的,就象新生儿诞生要经历阵痛一样。官僚政治的惰性又使绝大多数官员不愿主动经历这一阵痛,他们更愿意采取以“稳定为大局”过一天算一天战略。为了尽可能“稳定”更长时间,掩盖历史真相就成为不得已而为之的临时措施,尤其是尽可能掩盖使党面临专政合法性问题的文革真相。
   “两害相权取其轻”,自我更新的阵痛无疑要比整个官僚阶层面临可怕清算的危害要小得多。设置“文革禁区”的苦果是招来下一次文革,官僚阶层将会首当其冲甚至玉石俱焚。因此设置“文革禁区”是设置者付出更大的代价,是“两害相权取其重”。
   除了“为了眼前稳定而无视未来大乱”的思维误区外;官僚阶层还存在另一饶幸心理误区:他们不认为下一次文革会因为掩盖真相而重现;就算文革重现官僚阶层也不会首当其冲成为率先革命的对象。很多“善于健忘”的官员和没有经历文革的年轻官员还以为文革只是文化人受难,“文化大革命”顾名思义就是“革文化人的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