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熊飞骏的博客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熊飞骏
   
   中华大地上为何会发生那么多惨绝人寰的生命灾难?有那么多让人的心灵沉重得欲哭无泪的历史悲剧,一个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民族总是容易健忘历史的悲剧,不能从悲剧和灾难中吸取教训,结果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一而再再而三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跌倒。
   犹太人在现代世界创造出了人类世界无与伦比的文明奇迹。这个人口总数不到全球人口0.3%(中国20%),祖国以色列面积只有1.4万平方公里(实际控制区2.8万)且一半是沙漠的绝对弱势群体,却赢得了全球三分之一的诺贝尔奖,战胜了人口面积比自己大出几百倍的阿拉伯强敌,成为中东第一现代化强国和亚洲核大国,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以色列牢记犹太民族的历史悲剧,把“纪念民族的悲剧”当成这个国家最重要的宣传教育题材。

   以色列在建国后的前三十年,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以弱胜强的伟大胜利,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天方夜谭式的军事奇迹,可在这个国家你根本看不到什么“英雄纪念碑”和“胜利凯旋门”等歌颂犹太民族伟大业绩的标志性建筑,最容易看到的历史纪念建筑则是遍布全国的“大屠杀纪念馆”?
   以色列好象不知道什么叫“总结成绩”和“辉煌XX年”,只知道“分析教训”。所以这个国家不可能在同一个历史陷坑里跌倒第二次,不可能犯同样的历史错误;更不可能在胜利和成就的凯歌声中玩物丧志忘乎所以,让“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的颓废生活方式毁灭掉昂扬进取的民族精神。
   我们对待民族悲剧的态度和犹太人刚好相反。
   中华民族在两千二百多年的特权专制历史长河中,遭受的灾难和悲剧在人类世界是无与伦比的。周期性“官逼民反”的暴力革命,一次又一次人口灭绝式大屠杀,一次又一次被力量不及自己百分之一的蛮族征服,几乎都是同样的历史错误造成的(特权专制官吏贪暴,玩物丧志全民堕落)。
   为什么中华民族总是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跌倒,一而再再而三犯同样的错误呢?
   因为我们只知道纪念成就和胜利,不知道纪念民族的悲剧。
   尽管我们在历史上经常败于力量远不及自己的弱小蛮族之手,可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却是一路凯歌,一千四百年前的强汉盛唐一直让我们激动不已。就连把中国整体征服,把中华民族全部沦为亡国奴的蒙古鞑靼人,我们也倒果为因列入中华民族的行列,从而让自己站到“胜利”那一边。于是我们以不可思议的极大热情去纪念野蛮强暴屠杀几千万中华儿女的刽子手成吉思汗?为全体中国人当亡国奴的元帝国大唱赞歌?当时蒙古不仅征服了中国,还征服了整个中亚和中东、俄罗斯,统治俄罗斯的时间比中国还长,可俄罗斯人就没有纪念成吉思汗。一个理性自尊的民族怎么可能去纪念一个曾经大规模屠杀强暴过自己同胞的刽子手和强奸犯呢?
   按照中国人的逻辑,如果六十年前小日本实现了他们的瓜分世界野心,把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大东亚纳入自己的政治版图,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我们也要把大和民族纳入中华民族的阵营,让自己站到“胜利”那一边吗?
   当我们实在找不到“对外胜利”的英雄题材时,我们竟然歌颂起内战中的“胜利”者?自相残杀的内战无论在任何国家都是“民族的悲剧”,可我们却当成英雄史诗来“总结成绩”?
   至于“四大发明”和“万里长城”,我们已经喊得嘴唇都快起茧子了。
   尽管人类的绝大多数现代科技成果都与中国人无缘,世界五分之一的庞大人口居然没有赢得哪怕是一项诺贝尔奖,但并不妨碍我们声嘶力竭地欢庆伟大胜利和光辉成就。
   原子弹氢弹爆炸成功!
   万吨巨轮乘风破浪!
   人造地球卫星飞上天空!
   …………
   中国和以色列建国时间只相差一年,当以色列取得一个又一个辉煌的对外胜利,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科学发明,赢得一个又一个诺贝尔奖时,我们却在前三十年搞镇反、反右、浮夸风和文化大革命,制造了人类世界亘古未有的大饥荒和反文明灾难……
   建国后的前三十年我们的宣传教育主旋律应该是“纪念民族的悲剧”,可我们依旧在歌颂胜利和成就,区区“两弹一星”就抹灭了那些史无前例的灾难和伤痛?我们依旧是“辉煌六十年”?
   因为我们不知道“纪念民族的悲剧”,愚蠢的健忘历史的教训,结果我们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跌倒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
   在短短六十年时间里,一代人的生命还没结束的情况下,我们已经制造了两次人类世界古今中外闻所未闻的反文明反人类大灾难。上上世纪末的“义和团运动”和上世纪中叶的文化大革命异曲同工,给中华文明造成的伤害无与伦比。一个号称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竟然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的反文明暴行,应该是中华民族永远也抹不去的巨大伤痛。为了防止在以后的岁月里改头换面重演类似的民族悲剧,我们应该在全国各地建立真实的“义和团纪念馆”和“文革纪念馆”。我们不但没有这样做,还把“义和团运动”美化成“反帝爱国运动”,把文化大革命列为理论禁区,企图让中国人加速度健忘文革的悲剧。
   把文革列为理论禁区者很快如愿以偿。文革才过去三十年,还不到“义和团运动”和“文化大革命”间隔期的一半,绝大多数国民不但健忘了文革的伤痛,还把文革美化成反贪反腐的群众运动,就象把“义和团运动”美化成“反帝爱国运动”一样?
   既然是反贪反腐的群众运动,饱受官僚贪腐之苦的多数国民自然而然渴望中国再来一次文革,把那些贪官污吏当成“阶级敌人”打倒在地“批倒批臭,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于是在中华大地刮起了一股为文化大革命辩护的“世纪妖风”,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
   
   中国人能为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反文明反人类灾难辩护吗?
   
   我们来看看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捷夫关于斯大林大清洗的文字《不能为镇压辩护》:
   “纪念民族的悲剧跟纪念胜利是一样的。而极端重要的是,要让青年人不仅拥有历史知识,还要有公民感。要能够满怀感情地共同感受俄国历史中最悲惨的悲剧之一。”
   “任何国家的发展,任何国家的成就、追求都不能以人的痛苦和损失去换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高于人的生命的价值。不能为镇压辩护。”
   “我们很注意同伪造我们的历史作斗争。不过为什么常常认为,问题只在于不允许改写伟大的卫国战争的结果。而重要性并不亚于此的是,不允许在恢复历史的公正的外衣下为那些消灭自己的人民的人辩护。”
   “研究过去,消除漠不关心和忘却其悲惨面的想法。”
   “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会去教育孩子们尊重法律,尊重人权、人的生命价值,尊重从我们民族传统和我们宗教中汲取来的道德规范。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会去保守历史的记忆并把它传给新的一代。”
   “实事求是地接受自己的过去,这是公民立场成熟的表现……脱离复杂的历史,脱离我们国家实质上是矛盾的历史,往往就无法理解我们的许多问题、现今俄罗斯困难的根源。”
   “…………”
   一个政治人物拥有如此卓越智慧的历史见识,真的难能可贵!
   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民族苦难比苏联大清洗沉重十倍,对中华文明的伤害冠绝古今。俄罗斯朝野都达成了“不能为镇压辩护”的共识,我们的民族为何反其道而行之要为文革招魂呢?
   因为俄罗斯有纪念民族悲剧的习惯,我们没有!所以我们比俄罗斯更容易健忘历史的伤痛,更容易一而再再而三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跌倒。
   为了不健忘历史的伤痛,从历史苦难中吸取经验教训,不在犯同样的历史错误,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中华民族的悲剧!
   
   
   二0一0年三月二十二日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