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熊飞骏的博客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熊飞骏
   三天前,汕头的一位良心网民发来QQ信息,说网上出大事情了?
   下面是我俩的对话:
   网民:你旅行的这几天,网上出大事情了 ?

   飞骏:我已在旅途中写了两篇文章谈及此事, 这是文章链接:
   http://blog.sina.com.cn/xiongfeijun
   网民:我刚看了你的博客,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现在给你个链接 :
   http://www.wyzxsx.com/Article/Special/yuan/Index.html
   飞骏:袁腾飞是谁?
   …………
   恕我孤陋寡闻,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袁腾飞这名字,于是求助于百度,这才发现他是被学生誉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
   接下来我粗略浏览了一下乌有之乡攻击袁腾飞的一长串文章,才发现是袁腾飞在课堂上关于毛主席的评价惹来毛愤的同仇敌忾口诛笔伐。
   …………
   下面继续我俩的对话:
   网民:这个袁老师,我看就是说了几句实话,也没有什么。
   飞骏:你说的大事就是这个?但这不属什么大事。
   网民:你可能不了解目前的情况,中国可能要进入第二次文革,如果房地产崩溃的话。
     飞骏:这个我知道,几年前我在《中国人的小聪明与健忘症》(2003年)和《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2008年)两文中就已预见到今天的悲剧。 房地产崩溃是必然的趋势,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房地产崩溃不是二次文革的主要原因。当今中国第二次文革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仁人志士不即刻行动起来阻止这股危险的逆流,听任毛愤和野心政客把中国推下二次文革的悬崖,中国就万劫不复了,且永远失去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上天不会容忍一个民族在同一个历史巨坑里连续跌倒第二次。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网民:如果要是抓这个老师的话,可能是因言获罪啊 ?
   飞骏:不会抓他!毛主席的真相早就在网络传开了,很多写手揭露毛真相的言论比袁腾飞过激十倍,对毛暴政的抨击也远远超过他。高层执政者也多对毛真相了如指掌,知道袁腾飞说的是大实话。
   网民:昨天有10来个人还跑去学校闹啊?
   飞骏:有那样的事吗?那可是典型的文革手段啊?正常的群体不可能因为某人说了几句与己无关的真话就群情激愤,象对待“阶级敌人”一样同仇敌忾,只有有组织有预谋者才是例外。难道文革派已经组织起来且拥有自己的“指挥中心”吗?如果文革派已经组织起来且能统一调度,其余的思想流派都是孤立的个体,那可是典型的不公平竞争。个体再英明智慧也是斗不过组织的,文革派自然胜券在握。文革派的胜利就是中国的大劫难。
   …………
   下面是袁腾飞老师的部分“出格”言论:
   “三年自然灾害死了二千万,比二战全欧洲死的人还多。”
   “日本教科书篡改南京大屠杀,可日本的这个教科书普及率不及0.1%,中国教科书真实率低于5%,人人都要读 。”
   “中国这块土地只能产生专制。中国人隔几年不喊万岁,觉得很空虚,没法过。”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60年换了四部,美国200多年一部,说明美国政治超稳定。”
   “毛主席纪念堂你可以去,但别忘了那是中国的靖国神社,供奉的是一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
   “那地方(毛纪念堂)该改成‘大屠杀纪念馆。纪念碑也是,碑文应铲了写上‘死于1949到1978年政治恐怖的人们永垂不朽!’”
   “1950年镇压反革命,一年枪毙 71万,逮捕170万,大家一下子服了,不服下一个就是你!蒋介石(1927年)4.12才杀多少人?有名有姓才几百个。”
   “…………”
   袁腾飞的言论我横看竖看也找不出多少“出格”之处,一是他说的基本是历史事实;二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并没有恶语中伤?有些地方还缩小了毛主席所犯的错误?如把“三年人祸大饥荒”说成是“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三千七百多万”说成是“死了两千万”?比网络揭露的毛真相明显“偷工减料”?至于把毛主席纪念堂说成是中国的靖国神社,如果你去一下日本就会发现那简止是对毛主席的“美化”。靖国神社供奉的人在中国人眼中是“战犯”和“刽子手”,但在多数日本国民心中则是民族英雄?真正的民族英雄首先应该效忠于本民族而不是“外国人”,这也是海地大地震后美国政府独霸海地机场率先转移美国侨民的英明负责之处。因为那些日本“战犯”都是为国战死沙场,杀的都是“外国人”而不是“日本人”。毛主席可没杀多少“外国人”,杀的可多是“中国同胞”?
   至于袁腾飞在课堂上嘻笑恢谐妙趣横生的教学风格,能紧紧抓住学生注意力激发学生想象力的讲课艺术,恰恰是我们的教育部门应该学习仿效推广的优点。看看中国多数学校死气沉沉的课堂,再看看袁腾飞老师的历史课视频,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自那以后,我开始关注袁腾飞的消息,发现舆论近两天批评袁腾飞的声音突然升级,不但炮轰袁的出位言论,“妖魔化毛泽东、污衊共产党、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是主要罪名,甚至还质疑官方的央视邀请袁腾飞登百家讲坛演讲“是纵容阶级敌人对党的猖狂进攻”……
   5月13日,海淀区政府官方网站下设立的区政府与市民沟通平台“群众事务呼叫中心”上的一封主题为“有没有人管管历史老师袁腾飞”的“群众来信”被公布。信中表示袁腾飞看历史“是唯心主义的、更是反动的、有害的。是否定深入人心的社会主义历史。满腹经纶说的却是未经考证的野史。”“有关部门、上级单位是否对此人缺乏应有的监管?党组织是否缺乏对此人的党性教育?学历史的目的是知文化、以历谏今,我不明白他如此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中国教育制度、否定中国政府对学生了解中国文化、发展我国社会有什么好处?”“他的行为是否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作为一个党员,是否没有起码的党性?希望有关部门重视起来。尽快给予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
   撇开这封“群众来信”的真实性和“文革式上纲上线式乱扣帽子乱打棍子”的人身攻击内容不提,号称“群众事务呼叫中心”收录的应该多是与群众切身利益紧密相关的事情。当今中国群众最关心的事情是什么?是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滥用公权、强拆滥建、权钱垄断、特权横暴……就算袁腾飞的课堂言论有出格内容,也应该算不上群众密切关注的问题,更何况袁腾飞只是说了几句多数群众想听的真话。写信者真的是“关心党和社会主义前途”的普通群众吗?“群众事务呼叫中心”出现了这样的“群众来信”本身就让人心生疑窦,一出现类似的信就予以公布就更让人疑惑丛生?我想“群众事务呼叫中心”收到的多数“群众来信”应该是揭露贪污腐败特权横暴的,这些“群众来信”都一一公布了吗?
   更奇怪的事情接而来,相关部门很快对这封“群众来信”作出了呼应。
   海淀区“群众事务呼叫中心”随后回复了该群众来信。回复中称,区教育委员会对此事进行了调查,袁腾飞所在的海淀教师进修学校校领导5月5日与袁腾飞进行警诫谈话和批评教育,并对此段视频发生的前因后果进行了询问和调查。校方对袁腾飞提出明确要求:责令其做出深刻检查,深刻认识自己在网络视频中言论的严重错误,并要求其今后停止一切在民办培训机构等其它部门的授课活动,要以积极正确的态度对待此事,要配合有关方面做好工作,力争将影响降到最低限度……
   除教育部门外,宣传部门也很快作出回应,央视“全面封杀”袁腾飞。
   整个过程容易让人想起一曲自导自演的双簧,那封“群众来信”背景真的有那么单纯吗?怎么越看越象文革派的“整人排练”?
   如果说袁腾飞的言论与我们政府的主流舆论导向不一致,那么乌有之乡的精神领袖张大帅的某些言论似乎更“犯上”更“出格”。文化大革命早就被改革开放政府盖棺定论:是一场给党和人民带来巨大灾难的大动乱,按叶剑英元帅的说法,一共整了1亿多人、整死2000万、浪费8000亿人民币。关于毛主席的错误我们党和政府也有一定的认识,陈云对毛的总结是“建党有份,建国有功,治国无能,文革有罪”。袁腾飞的非毛言论只是把这个总结具体化。可以张大帅为首的“文革派”一再公开撰文为文化大革命翻案,否定改革开放,为四人帮鸣冤叫屈……同时对年轻人进行赤裸裸的暴力鼓动。长期以来怎么就没有部门出面管管张大帅言论的“反动”和“有害”呢?
   那位写信者自称“群众”,袁腾飞也不是什么政府官员,一样也是“群众”,一个沟通政府市民的“群众事务呼叫中心”,怎么一夜间成了“群众斗群众”的平台呢?
   相关部门接到举报性质的“群众来信”后,第一步应该核定举报的内容是否属实,核定袁腾飞的“出格言论”是否与事实相符。
   稍微有点历史知识和历史良知的人都知道,袁腾飞的出格言论基本符合历史真相,他只是说了很多网络写手早就说过但与主流舆论导向不一致的“真话”。
   如果袁腾飞只是说了“真话”?中国公民又在法理上享有“言论自由”,我党政治思想工作作风又是“实事求是”,请问袁腾飞犯了什么错?犯了哪门子的“否定中国共产党、攻击社会主义,煽动国家分裂罪”?这不是文革式的胡乱上纲上线,乱扣帽子乱打棍子是什么?文革余孽张口闭口乱咬人没什么,相关部门为何也与文革余孽在行动上保持“高度一致”呢?难道“文革派”真的已在中国成为谁也不敢惹不敢得罪的政治势力了?
   我在此请问相关部门,就算站在你们自身的利益角度考虑,“文革派”与袁腾飞谁的危害更大?你们这样做岂不是“两害相权取其重”吗?
   上面封杀袁腾飞对袁腾飞本人没有什么实质性损失,这些年上面封杀谁就等于是为谁做免费广告宣传,反而有助于被封杀者一举成名。先前知道袁腾飞者也许只限于有限几个学生,连本人也从未听说过这名字。现在袁腾飞可是一夜成名天下知了?
   那些大权在握的垄断话语者,打击人才堵塞真话的手段怎么还是如此老套,在三十年中一点也没有进步,能不能玩点新鲜的?
   与袁腾飞从封杀中受益相反,封杀袁腾飞的后果对华民族的前途则是遗害无穷。
   我想起了文革文痞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他也是借历史问题给剧作家吴晗上纲上线的,从而打响了文化大革命第一枪。
   但愿封杀袁腾飞不是打响“二次文革”的第一枪?如果确然是“文革派”蓄意打响的第一枪,中国的正义良心力量就有责任团结起来阻止历史倒退车轮,否则“文革派”就会很快成长为压倒一切的政治势力,文革灾难就会再度在中国重演,那样中国就彻底完了。
   每个中国公民都应该记住下面的人生哲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玩火者必自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