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熊飞骏的博客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熊飞骏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一直奉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国策,以优先发展经济为名拒绝实行迫在眉捷的政治体制改革。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中心目标是“富国强兵”和“让一部分勤劳智慧的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全民共同富裕”。

   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经济,中国的“统计经济总量”较之毛中国末期有了飞跃式的增长,从世界第十三位跃升到第二位?从占日本的七分之一跃升到超过日本?
   中国经济的增长是有目共睹的,但发展经济的总体目标依旧是镜花水月。
   一是“富国强兵”的目标没有达到。我们迄今仍没有航空母舰,可每年的“三公腐败”至少要挥霍掉38艘最先进的核动力航空母舰。不是买不起造不起,而是纳税人的钱多用于腐败少用于做正事,赌博的钱有买盐的钱没有。如要现在中美发生常规战争,我们依旧一架飞机也飞不到美国领空,一艘军舰也进入不了美国领海;而美国的航空母舰和战略轰炸机则能不可阻挡地深入我国的领海和领空搜寻袭击目标;结果美国本土没有一声炮响而我们的国土则硝烟迷漫。试想这仗怎么能够打下去?
   我们确然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0.4%的超级富豪占有70%以上的国民财富;但这部分人占有的巨额财富绝大多数都不是靠“勤劳智慧”所得,而是利用权势巧取豪夺,靠伤害国家民族聚敛的非法横财。
   一部分“先富者”尽管拥有相当于普通平民几百几千倍的巨额财富,但并没有相应的情怀带动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民生问题反而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越来越严峻,贫富悬殊跃居世界第一。一方面是富豪不惜巨金争相攀比豪车、豪宅、豪赌、二奶;一方面是多数城市平民“生不起、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
   我们的三公腐败世界第一。
   行政成本世界第一。
   奢侈品消费世界第一。
   亿万富翁人数世界第一。
   靠纳税人养活的人数占总人口比例世界第一,公务员人数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近20倍!官民比例高达1:18!有的地方居然跃升到1:9(陕西黄龙镇)。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为1:600。
   相比之下,关系国计民生的“教育、医疗、失业、养老、住房”等保险救济支出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不但落后于发达国家,还落后于多数发展中国家。在公务员的实际收入翻了好几番的情况下,广大农民工的收入在20年间没有实质性增长。
   总之,中国经济状况呈现两个极端,一方面是GDP高速增长;一方面是收入分配极端不公,为经济建设作出主要贡献的广大平民只分配到与之贡献不相称的很小份额。
   结果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社会问题反而越来越严峻,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大有形成燎原烈火之势,社会道德底线失守,呈现出整体溃败的趋势。
   当我们终于感到自己富起来时,我们的民族反而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古人云“仓禀实而知礼节”,今天为何“仓禀实而礼乐崩”呢?
   根本原因是我们的“一条腿改革”违犯了“经济健康发展,国民长治久安”的治国规律。
   国民经济总量好比一块蛋糕,对于共同制作蛋糕的群体来说,既要考虑“做大蛋糕”,又要考虑“切好蛋糕”,二者缺一不可且同样重要。
   如果只考虑“做大蛋糕”,不考虑如何“切好蛋糕”,让群体的每个成员得到与之贡献相应的一份,那么群体的劳动积极性就会受到伤害,就不可能长时间把蛋糕做大做好。就算群体中的某个“强势人物”利用职权对广大蛋糕制作者实施强制劳动,不让成员发泄不满情绪,也只能取效于一时。多数人的不满积累下去最终会火山迸发,把蛋糕砸个稀巴烂。
   “做大蛋糕”相当于经济建设;“切好蛋糕”则取决于政治体制。
   要想把一块蛋糕切得尽可能公平合理,就必须把“划分权”和“选择权”分开。
   当两人分一块蛋糕时,一个拥有“划分权”;那么另一人就拥有“优先选择权”。
   当对方拥有“优先选择权”时,“划分者”在切蛋糕时就会尽可能公平合理,否则受损失的只能是自己。如果一块蛋糕切得一大一小,大的那块就被对方优先拿走了。
   这就是“民主法治”的实质!
   官员拥有“国家管理权”和“财政收入”使用权;但选择何人来当官则由这个国家的多数公民说了算。
   在民主体制下,一个官员要想得到多数人民的支持认同,就只能公平施政,尽可能为国家和广大民众谋福利,把个人的私利暂时抛在一边,这样人民就会让你继续当官甚至于把你升迁到更高的职位。如果你公权私用强奸民意,人民就会降你罢免你甚至于把你送进监狱刑场。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官员是疯子或白痴,否则都会尽忠职守努力为人民办好事办实事。
   民主体制会把“切蛋糕理论”运用到行政管理的各个层级,每个层级都奉行“划分权”与“选择权”分离原则,把公平正义落实到初会的各个角落。如在“财政收入”支配权这个问题上,官员是用钱的一方,但钱袋却掌握在代表多数人民利益的“民选议会”手里。官员的每一笔行政开支必须事先向议会申请拔款,事后要向议会详细汇报该款的用法用途。为防止行政官员贿赂议会成员,还要向行政管辖区的全民公示,接受全民监督。贿赂几个议员有可能,但贿赂几万甚至几个亿的选民则根本没有可操作性。
   特权专制体制则是把蛋糕“划分权”和“选择权”集中到一个人或者一个集团手上。
   两人分一块蛋糕如果一人拥有“划分权”,同时又拥有“优先选择权”,他就会尽可能把蛋糕切得一大一小,甚至于大小悬殊,然后自己率先把大的一份拿走。
   所以特权专制体制根本没有“公平正义”可言,不公平就会产生或激发社会矛盾。特权专制体制就是到处制造不公平,到处激化社会矛盾。
   特权专制体制官员拥有“国家管理权”和“财政收入支配权”;同时又掌握着大小官员的任命升降权,官员腐败渎职平民大众根本拿他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官员就只会优先考虑官僚集团的利益,而不顾广大平民的生存福祉,就算偶尔表现出“亲民形象”也只是临时做做秀。
   社会不公积累下去,超过了社会的弹性调节限度,就会发生广大劳动者罢工甚至砸碎蛋糕,摧毁劳动成果的反叛。反正自己的劳动成果绝大多数都被不劳而获者巧取豪夺走了或瞎折腾浪费掉了,我何以要继续做蛋糕,何以不把做成的蛋糕毁掉呢?把一切都砸了,看你还“贪什么”“占什么”“折腾什么”?
   所以世界上所有坚持特权专制体制的国家最终都会发生“官逼民反”的暴力革命,把国家淹没在灾难血泊之中。
   中华帝国在两千年皇权专制下的周期性农民起义就是最生动的例证。
   
   专制经济依靠对广大劳动者的剥削,寅吃卯粮对自然资源的掠夺性开发,在特定时期内能创造令世人瞩目的经济奇迹。如希特勒上台初期,经济增长率达100%,短短几年时间内就跃升为欧洲第一大经济军事强国,消灭了失业。斯大林苏联在工业化过程中,在十五年时间内把一个传统的农业国改造成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工业国。
   但专制经济的增长繁荣普遍好景不长,因为这种繁荣是病态的。由于统治集团掌握了经济成果的完全支配权,绝大部分经济成果要么用于满足独裁者的病态意志,对外穷兵赎武给自己招来毁灭性强敌,盲目援助那些与本国人民为敌的无赖政权,大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把钱往水里扔;要么特权阶层以权谋私,把大部分劳动者辛苦创造的经济成果攫为己有;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平民大众只分到很小的一部分,有时仅够糊口维持生命,甚至于连活命都不能。
   专制集团对经济成果的过份占有往往是在“富国强兵”的名义下进行的。
   当专制集团“富国强兵”的谎言揭穿后,人民发现所有在强国名义下掠夺他们的财富要么瞎折腾浪费掉了;要到被权势人物分赃了。他们的劳动积极性就会受到极大的挫伤,就会普遍性的消极怠工,这点在国有企业表现得特别突出。于是经济增长的速度就会减慢甚至停滞。如果专制集团不及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把经济成果这块国民蛋糕的“划分权”与“选择权”分开,让广大民众拥有“优先选择权”,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就会想到去夺取劳动成果;如果夺不到就想法毁掉,这时经济就会大踏步倒退甚至崩溃。
   专制经济无论眼前多么“持续稳定增长”,如果政治体制改革跟不上去,最终都逃不了倒退或崩溃的命运,没有一个例外。希特勒德国,布尔什维克苏联和毛中国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一个国家的经济要想稳定健康增长,保持持续的发展后劲,没有民主法治是不行的!
   中国的经济增长拐点已现,启动政治体制改革是经济持续稳步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等到经济出现大倒退或崩溃迹象时再想到“亡羊补牢”就为时已晚。
   
   
   二0一0年三月十四日
(2010/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