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謝田文集
·哈佛的百亿捐赠和中国的三十个农民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图:中土的窃国者们,又有了新的通行证和保护伞。最新的商业秘密规定使权贵集团与民众争利的行动,更加直接了当,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被放在国家安全的保护伞之下。图为今年三月北京人民大会堂内的安全人员在值班。

   上星期四是学校的颁奖典礼,美国学校继承了欧洲的学术传统,这天出席典礼的教师都要穿自己母校特色的毕业服,黑色长袍加上各种各样颜色的罩子(hood) 和方帽,在体育馆内列队等待,准备给优秀学生颁奖。如果你看到两个教授罩子的颜色是一样的,你就知道他们是校友,是从同一个学校毕业的。

   *黑长袍中的文化传统

   在美国学校里,学生只有毕业那天才会穿上黑色长袍,照相留个影,以后就不再穿了。所以人们往往都租借一天,用完就还。但如果你在学校教书,那每年至少有两天是需要从新披上黑袍的,一次是颁奖或反思典礼(Convocation),一次是毕业典礼(Commencement)。

   这些礼仪上的事儿虽然琐细,但人们都很认真对待,行政人员更是不厌其烦的提醒,别忘了穿衣戴帽。通过这些礼仪,社会的文化传统就一代代留传下来了。记得八十年代北大毕业的时候,没有长袍和帽子,也没有校长颁奖、颁发毕业证。大家就那么随随便便的走上大礼堂的前台,拿回文凭了事。同班同学穿上皱巴巴的西装,在图书馆前的大草坪上合了个影,以资纪念。毕业二十年时,有人把这张照片翻了出来,扫瞄了一下,变成数位式的发给大家,引起怀旧者们一片的唏嘘。

   *世界规则和中国规则

   等候颁奖的时间蛮长,人们就三三俩俩的聊天儿。身后恰好是会计系的教授哈里森,他常去法国,对欧洲比较熟悉,就问他欧洲国家的财会和美国有什么不同。哈里森说,两者基本一致,现金是现金,资产归资产,所不同的是在资产负债表上,欧洲人把固定资产放在前面,现金放在后面;美国人把现金和流动性强的资产放在前面,固定资产放在后面,如此而已。

   大家聊到中国的会计系统,我说不是十分了解,但据熟悉的人讲,现在中国企业也都广泛采用国际通用的双入账系统 (double-entry)、也叫复式会计制度,以跟国际社会接轨。但同时具有“中国特色”的,是他们记着两笔账,一本给自己看,一本给政府看。最近知情的朋友说,还不止两笔账,许多公司甚至有三笔,一笔给政府看,一笔给中国公司自己看,还有一笔给公司的海外总部看。

   做账做到这个份上,还能大行其道,中国社会运作的诡秘,可见一斑。能把三本账同时做好,不窜味儿,不混合,不泄露,需要相当大的本事。花在这里的精力多了,花在正道上的自然就少了。

   复式簿记制度始于13世纪的欧洲,它被视为一个根本性的创新,是资本主义体系的基石,是把财富的创造和记录专业化、数量化的方法。复式簿记可以自行检测系统中的错误,帮助人们准确的记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这种会计体制来说,其实还不只是这种记账法,对任何簿记和记账体制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负责记账的人们,必须以真诚和诚实作为第一要务。偏离了这个原则的任何做法,除了欺骗别人,还玷污了这个系统的优秀名声。

   中共喉舌常有这样的怪论,许多海外华人也不假思索的全盘接纳,那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是美国或西方定的,对中国不合理,所以我们不该承认。其实,西方制订的规则,就如同西方文明的其他精华一样,没什么种族和地域的属性,任何人都可以采用,可以发扬光大。比如西方的古典音乐,在欧美只有很小的听众群,在亚洲的人群里,喜爱、学习古典音乐的人的比例,肯定比欧美要高。费城一家斯坦威(Steinway)钢琴行的行销副总就对我说,世界上今后几十年制造的钢琴,一定会以亚洲消费者的口味为导向。

   如果国人不去合理的接受、正面采用、进而发扬光大人类的任何知识遗产,就永远没办法走向世界前列,五毛党“赶超美国”的怪论,就只是一厢情愿的梦呓。更有甚者,如果不采纳先进的世界规则,反而反其道而行之,就只能与先进国家渐行渐远。中国国资委最近出台的《中央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暂行规定》,就是这样一个历史的倒退。

   *开倒车的央企商业秘密保护

   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资委)最近发布《中央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暂行规定》,该规定将从企业战略到财务的诸多资讯,均定义为商业秘密。也就是说,央企的几乎所有资讯都可列入国家机密,从而,获取了这些国家机密的人,会受到国家安全机构的惩罚。据说,这些东西是中共为了“防止堡垒从内部被攻破” 而炮制的。

   规定中最荒谬、也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对商业秘密的界定。在中共眼里,“商业秘密” 是指任何“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央企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央企采取保密措施的经营资讯和技术资讯”,其中包括“战略规划、管理方法、商业模式、改制上市、并购重组、产权交易、财务资讯、投融资决策、产购销策略、资源储备、客户资讯、招投标事项等经营资讯”。

   据悉,规定已于三月底生效。人们不难看出这个规定的出台,与高度政治性的力拓案不无关联。但荒唐世道出现的这件事,其荒唐之处在于,“管理方法”、 “商业模式” 之类的商业管理知识,是任何人都不能申请专利、垄断、或独家占有的,它又如何可以称之为“机密” 呢?

   企业的“产购销策略”,一旦与上下游的企业接触,就立即公之于众,又如何可以继续保持成为“商业机密” 呢?“产权交易” 更是这样,美国政府在出售手中因为刺激经济而持有的花旗银行的股票时,必须事先通告,让市场有所准备。山姆大叔不仅不敢“保守机密” ,连交易意图公开晚了,都会惹上法律的麻烦。中国国企的“产权交易” 要保密,是为了谁能受惠呢?

   正常社会的人们,不难看出规定的背后,独裁者骄横恣意的嘴脸。人们都知道中国的央企在什么人的手里,被什么集团控制。对私人企业、合资企业、外资企业来说,它带有极大的偏见和公然的歧视,在公然剥夺其合法权益。在精英的巧取豪夺如此猖獗的今天,居然敢出台这样的“规定” ,说明掠夺者的掠夺,已经进入公开化、最后的阶段。古人云,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今天中国百姓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诚哉斯言。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71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48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7/n2900281.htm

(2010/05/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