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图伯特
·纽约怪事:为什么东百老汇车多人也多?
·藏人救共军-共军杀藏人
·China"支那"称呼来源于图伯特
·十三棍僧救唐王
·藏族服饰应远离珍稀野生动物皮毛
·蒙古和图伯特全面恢复姓氏
·沒有正規常備軍隊的主權國家列表
·大威德金刚广义愿辞
·大一统重要,还是人的自由重要?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给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的建议
·图伯特应实行一夫两妻制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中国人骂日本人是猪
·感谢王藏
·讨论母语犯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维色博客
   这篇纪实文章来自玉树地震灾区,作者是一位参加救援的喇嘛。原文是用藏文写的,籍贯为玉树本地的一位朋友将其翻译成中文。这是继前日发表的《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又一篇来自结古多藏人的声音。作者化名辛布囊协,意为死者的亡灵。
   
   图为在玉树地震现场的藏人提供,均首发。图1-图2,拍摄于4月16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到灾区,灾民等候温讲话。图3-图4,拍摄于4月18日中午,胡锦涛到灾区。
   ---------------------------------------------------------------------------

   请不要把地震灾害当成表演的舞台
   
   【原文藏文】救援喇嘛:辛布囊协
   中文译者:玉树之子
   
   4月14日7点40分左右,我们在寺院感受到地震的震动,没过多久,传来我们寺院一位僧人的两名家人在结古镇因地震去世的消息,随后,有关人员伤亡的噩耗接踵而至。我们二百余名僧侣随即前往结古救援,但因大货车速度慢,加上道路拥挤,傍晚八点我们才抵达结古镇。
   
   途中,到达距离结古只有十公里的巴塘时,尚还看不出地震造成的巨大破坏,到距离州上(结古,为玉树州所在地)两、三公里时,才令人惊恐地发现地震所造成的巨大破坏,左右山坡松动,电线杆东倒西歪,眼前所有的房子都已经倒塌。
   
   到州上后,前往指挥部询问怎样救援时,答复竟然是:“今天已经下班,明天再来。”无可奈何中,我们只好自己去寻找需要救援的地方。到了广播电视大学,看到一间半塌的教室,听说下面压着二十多个学生,有少量军人正在挖。绕到房子后面,看到一个学生的下半身露在外面,在场的一个人说,太阳落山前,呼喊小孩时有人应。在场的僧人们立刻行动,用袈裟绑住窗户铁栏后拉拽,这时一个军官过来厉声喝道:“你们在干什么?不要拉。”告诉他这里有一名学生时,他瞄了一眼说:“哼!这个已经死了,头被压了;从这里进去很危险。”一个年轻僧人说:“没事,我进去,即使死了也不后悔。”但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不让僧人进入废墟,我们只好到前边和军人一起挖。
   
   无论是基于慈悲或是民族同胞情,僧人干活的时候都与他人不同,特别地卖力。他们迅速地清理废墟时,那些军人带着惊讶的表情休息旁观。不一会儿,来了几个摄影的,这时不可思议的现象再次发生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人,据说是州长,他一上来就非常粗暴地抓住僧侣的肩膀,一边往后推一边叫嚷:“下去!下去!”一些年轻的僧侣气愤地要回应,那些年纪大的僧侣劝导说:“不要这样,救人要紧,”就把那些年轻僧侣拉开了。
   
   我们退出后,那些原先休息的军人立刻拿着钢钎和绳子等工具做出挖掘的样子,由摄影师在那里拍摄。当时我不禁产生了到底是救人第一,还是在摄影机面前表演第一等疑惑和想法。
   
   我们离开那里后,到城市各角落不停地高喊“需要帮忙吗?”由于当时谣传水库会溃堤,人们都跑到山上,很少有人响应。一名在地震中失去父亲的囊谦人告诉我:“仅就地震灾害而言是无可奈何的,但很多人之所以没能救出来,都是被这个溃堤的谣言给害的。”
   
   地震次日早晨七点,我们前往被分配的镇西北部进行救援工作,有一个囊谦籍的人,他的妻子被压死,他已经挖到了尸体,他说他四岁的儿子还被压在这个倒塌的两层楼下面,他对自己儿子可能还没有死抱着很大的期望,我们就和军人一起挖掘,这时又有一个很小的余震发生,那些军人立即四散而逃,再也不肯过来。当时我想:汶川地震中传说的不顾生命危险抢救人民生命财产的那些英雄到哪里去了?似乎没来这里救灾啊。中午,军人们准备离开去吃午饭时,那个年轻的父亲流着泪哀求那些士兵:“吃完饭请快点来帮忙。”看着这一幕,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这些军队,是肚子稍微一饿就放弃救援的救难军队。由此想到,汶川地震时的电视新闻报导把我给骗了,那些英雄事迹,毫无疑问仅仅是在摄影机面前非常艺术地表演出来的戏剧而已。实际上,救人根本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以眼前的房子为例,两层楼的房子已经倒塌,但还没有完全垮掉,仍被撑着,随时还会再倒塌。因此前去救援的人,必须要有爱人胜于爱己的菩萨心肠,或者是强烈的民族情感或责任感,然而具有这种真诚而不是表演的救援人员实在很少。
   
   下午,来了一些像是工人的汉族救援人员。他们在挖了一个小时左右以后表示:下面应该没有人,即使有人我们也无能为力。那个年轻的爸爸眼看他们要走,一再恳求:“请不要这样,下面有活人的希望非常大。”但那些人不予理会就走人了。在地震灾害的现实中,并不存在电视里所报导的那种各民族同心协力的感动,反而是令人遗憾或伤心落泪,乃至于愤怒不能自持。
   
   傍晚,我们绕着城市西北边缘救援时,那边仍没有任何一名国家救援人员抵达。而在城市中心,可以看到挂着某某救援组织牌子的各种各样帐篷和横幅,记者和摄影师都在拍摄那些,而救援人员也在镜头面前摆出各种救援的姿势。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们还将僧侣和普通民众努力的结果揽为自己的功劳,宣称救了多少多少人等。与此同时,整个城市布满了手拿枪支或棍棒的特警。我当时就想,如果派来的是救难人员而不是这些特警的话该多好。又想到,这些特警拿着枪准备对付谁啊?当然是家破人亡的结古人民啊,想到这里,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后来才知道是温家宝要来灾区。温家宝说:“你们的灾害也是我们的灾害,你们的困难也是我们的困难。”他讲的话虽然令人感动,但人民实际感受到的却是在家破人亡之际,没有人帮助救援或守卫他们的生命财产,所有的军警都被派去封锁温家宝将要经过的街口道路。谁都可以看出这是一种表演。
   
   地震第五天,胡锦涛主席前来视察,他对救援部队说:“你们辛苦了,我要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然而在另一边,则是一万五千余名僧侣,官员们对他们不仅没有任何感谢的话,反而威胁说:你们已经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该收敛了,等等。
   
   我在这里可以非常确定地说:在救援等方面,我们的所作所为相对于军队而言可能是过分了,但我们绝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们并不期待当局的关怀和感谢,但是将我们救人的行为视若犯罪而进行恐吓,实在是不可思议,令人感到非常遗憾和伤心。
   
   而且,胡锦涛来的那天,从上午11点到晚上9点为止封锁交通,其后果无从说起。就我们而言,那天我们一百余名僧侣坐在大卡车里正准备前往禅古寺救援,结果不仅被禁止,驾驶员还差点被处罚。
   
   类似这种表面的虚伪行为,即不能拯救那些被混凝土和石块砸压而哭泣呼救的弱者,也无益于救济那些几天没吃到食物的饥饿灾民,相反还严重地阻碍了救援行动。最终,那些灾民也许可以得到栖身之屋,但那也不过是表演娴熟的戏剧一部分而已,这种表演也许还会感动世界各地的观众。
   
   最后,我期望未来遇到这样的灾害时,请不要把灾难变成政治表演的机会;请真诚地把拯救生命视为第一;希望无私地去帮助那些遭受灾害的人民,请不要给他们已经不幸的同时再增加痛苦。
   
   政治人物将埋着千百人的废墟作为舞台进行表演,这既是中国的不幸,也是违背人类道德的魔鬼行为。
   
   2010年4月21日
(2010/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