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图伯特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中国人骂日本人是猪
·感谢王藏
·讨论母语犯法
·华人的耻辱
·惊世大案:格萨尔古灵塔群被盗被毁
·妖魔活动本月启动
·《國際自由行動聯盟》憲章
·中国过渡政府无权处理南蒙古事务
·胡锦涛送给美国的两个礼物
·图伯特梅里雪山的哀求
·达赖喇嘛向华人的讲话全文
·Groupon发布藏独广告
·图伯特文化网又被中共查封
·要"返朴归真",首先要消灭中共
·致全体图伯特同胞的倡议书
·复汉与汉族独立
·中共破坏图伯特高原的罪证
·中共破坏青海湖又一的罪证
·舟曲正在重复同样悲剧
·图伯特主权独立的历史事实
·必也正名乎!再覆達瓦才仁先生,暨圖伯特正名的最後呼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唯色:数日前,非常困难地,从玉树地震灾区,收到了一位本地作家用藏文写的这篇纪实文章。请双语作家更特东珠翻译之后,又经反复核实、校对,终于有了一篇在地震现场的藏人,关于地震前后许多事情的较长记录,这是来自结古多藏人的声音,所以作者化名典玛,藏语的意思是真实。另外,还收到一篇来自救援僧人写的文章,也已经翻译,近日贴出。
   
   图为在玉树地震现场的藏人提供,均首发。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原文藏文】作者:典玛(化名)
   中文译者:更特东珠
   
   
   地震是一种自然现象,从古到今有多少生灵遭受其害,然而这种悲剧以后还会延续。
   
   这次4.14地震,给以藏人为主的人和藏獒为主的畜牲等众生,带来了巨大苦难。我作为一个对这次地震事件有所了解的人,就当中出现的一些关键问题,谈一下我的看法。
   
   一、地震时很多人遇难的原因:
   
   地震在世界各地发生着,而在那些地震中,有时会夺去很多人的生命。但有时发生再大的地震,也不会出现伤亡过重的事件,这是有先例可寻的。
   
   就玉树地震来说,并非发生在中国内地和世界各大城市人口特别密集的地方。从公布的震级为7.1级来看,震动的力度也并非超乎意料,应该说不必要那么多的人付出如此惨痛的生命代价。然而,可悲的是,在这次地震中已经有太多的人失去了生命。
   
   去了解一下个中原因,我们就会发现:
   
   1、自然环境受到严重破坏。
   
   毋庸多言,一场地震的发生是会有很多原因的。科学也证实,每场地震的发生都是由于过分破坏生态环境导致的结果,这种说法已广泛被人们所接受。所以,对玉树地震的发生,许多人把原因归咎为过分破坏藏地的神山圣湖的结果。
   
   比如,玉树县的一个人说:“以前在热秀念湖采矿的那一年,热秀多地方发生了地震,有些寺院和僧舍遭到破坏,许多牧人的定居房倒塌。但幸运的是,当时的地震发生在夏天,牧人们都去了夏天放牧的草场,因为都居住在帐篷,才没有造成人畜死亡。而今年,又在坚夹道开矿,连近邻区域也被涉及。在坚夹道采矿为主的那些区域,由于过分被破坏,使生态环境恶化,才导致了今年这种悲惨的结局。”类似说法,不只是一两个人这么认为,当地人普遍都有相同的看法。
   
   2、地震没有预报。
   
   地震预报是在没发生地震之前给人们发出的预警信号。中国作为一个拥有地动仪的古老国家,一个正在东方崛起的强国,并且有着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唐山大地震的经验、2008年发生的5.12汶川地震造成的悲惨后果,今年则在藏地阿里和那曲地区以及汉地的局部区域发生过地震,应该说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可让人遗憾的是,这次发生4.14地震时,由于没有预报,人们没有一点准备。如果预先能够预报地震,即使不会达到像日本那样地震前三分钟预报而没有一人死亡的效果,但至少能够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3、不合理的政策和官员贪腐的结果。
   
   从前几年起,在藏区各地执行的轰轰烈烈的政策如所谓的“退牧还林”和“退耕还草”,这些政策不仅使得包括我个人在内的很多藏人忧心忡忡,而且给相当多的牧人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在这次地震中,很多人之所以丧生,缘于许多农牧民对放弃牧民生活方式的未来没能做充分考虑,而是被政府甜言蜜语的政策所诱惑,盲目响应政策的号召,从牧区迁到城镇。在搬迁之前,将自己所有的牛羊和值钱的物品之后,在城镇购地,建造质量不合格的房屋,到了挖虫草的季节,就出动所有劳力去挖虫草,再用出售虫草的钱来维持一年的生计。就这样,最近几年,相当多的农牧民相继搬迁到结古城镇,居住在质量不合格的房屋里。而在这次地震中遇难最多的恰恰就是这些普通的农牧民,尤其是贫困的农牧民遭受的伤亡更为严重。其原因在于,这些农牧民不具备在城镇生活的条件,并不擅长其他手工业、文化等行业,而在政策的诱惑之下,大多被安置在既不合格又廉价的房屋里,于是成了这次地震中最直接的受害群体。
   
   大型建筑里面,倒塌最严重的是学校的校舍楼房。我们几乎没看到有多少国家单位的房屋倒塌、人员伤亡的事件。比如说,从结古镇公路沿着夏区河走,可以看到州政府、州党委、人民检察院、人民银行以及各支行的楼房仍然矗立依旧,几乎看不到地震的痕迹。还有县公安局和县政府、中级人民法院等办公楼房也都较为完好。而那些建立在政府机构之间的各类学校如民族综合职业技术学校、县第三完小等,其校舍楼房受损最为严重,而且已夺去很多学生的生命。听说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受损最严重的也是各学校的校舍楼房,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儿童是祖国的未来”这句话在这个国家除了成为一种时髦的口号以外,孩子们的生命其实在一个贪污腐化的政府眼里显得微不足道。自然,为官者垂涎的往往是那些可怜的学校的建筑物,从中他们可以中饱私囊,其斑斑劣迹已向世人显露无遗。
   
   4、在关键时刻不仅没能引领民众,相反更加让民众担惊受怕。
   
   地震发生时,引领和疏导民众是至为重要的。可是在玉树地震发生的时候,玉树州县政府和党委不仅没能做到这一点,而且让受灾群众雪上加霜,更让他们担惊受怕。
   
   有灾民告诉我:“早晨6点左右就发生了一次力度很大的地震,使我从沉睡中惊醒。当时我们万万没想到还会发生更大的地震,反而又入睡了。8点不到时,再次发生地震,而且地震的力度比第一次更大,房屋都快要塌下来了,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只身往外跑,总算跑得快捡了一条命。跑到屋外想开车从门子口(音译)往上跑,但路已被倒塌下来的墙和砖瓦堵死了,最后绕道至公路时才看到好多人拼命地往街头跑去。我也把车抛下了紧跟着人群一起跑,一直跑到扎西大塘一带,一路听到的是各处传来的呻吟声和呼救声!
   
   当时,有个藏人对我说,好像这地下压了很多人,如果我们俩合力挖的话,也许有可能救上来几个人。我们两人正在合力挖的时候,忽然不知又从哪里跑来更多的人群,连带大声疾呼:‘快跑!电厂的水坝决口了。’那种场面真的会让人胆颤心惊。惊恐之下我俩也顾不了别人就跟着人群跑了。而当时压在房屋底下呼救的人,一个也没来得及救出来。当时看到大多数人都只穿着内衣,衣服全部都穿上的几乎没有,穿鞋的人也很少。经过斜嘎和扎西大塘的时候,只看到黑压压的人群四处奔跑。
   
   就这样直到下午才来了几辆救护车,在喊话。除此之外,整整一天的时间,无人搭理。说实在的,之所以许多人那样惊慌失措地乱跑的原因,是那个最先说电厂大坝决口的那个人造成的。”
   
   这样的讲述虽然出自一人之口,但现在已成为结古多许多人都在相互议论的话题。而当我们回到结古多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人们用了一天时间各自奔命跑到山上,此时已无法了解自己的家境和亲人的情况了。
   
   5、信息中断使相互间失去联系。
   
   地震发生时,如果近邻的县城及时能够得到消息,或许可以尽快组织人力,实施各种救援活动。但由于信息中断,电话等通讯系统全面瘫痪,对外没能发出求救的信号。当近邻的人们得到地震的消息赶来的时候,很多人因为没有及时援救而窒息身亡。
   
   6、宣传看得比紧急救援还重要。
   
   “把救人放在第一位”,这句话听起来虽然动心悦耳,但事实并非如此使人乐观。
   
   二、玉树地震后
   
   1、第一天(14日)
   
   发生地震的当天下午,听说政府方面只派遣了为数很少的军人参与救援。而近邻各地闻讯赶来参与救援的僧侣,到傍晚已超过几百个。人们首先救援的是民族宾馆,也是那片区域最高大的楼房,已在燃烧。压在底下的人们的呼救声连续不断地传来,撕心裂肺。当时我们看到有二十几个消防军人往着火的地方喷水,可是有些军人阻止僧侣去救人。
   
   另一处被大力救援的是玉树广播电视大学(玉树州民族综合职业学校),当时参与此地救援的一个人对我说:“那个傍晚有十五个军人参与了救援,傍晚9点多时,去救援的僧侣人数已达到90多个了。当时教学楼背面的窗户里能看到一个受伤的学生,有位僧人把袈裟绑在窗户的铁栏杆上,准备去救人,却被一个军人强行阻拦。那位僧人用已经嘶哑的声音苦苦哀求:‘里面压了二十几个学生,能去救他们,失去我一个人的生命,我不后悔,’可他再次准备爬进教室,还是被那个军人强行阻拦。而当时许多参与救援的僧侣也被军人阻拦。
   
   当时人们在楼下‘喂喂’地大喊时,能清楚地听到‘啊啊’的回声。僧侣们不管军人的阻拦,想挤开军人去救人,可是那个地区的区长,是一个藏人,他走过来没有任何理由地对僧侣们大骂,而僧侣们没功夫搭理他,继续忙着救人的时候,来了一些摄影师和记者。那个区长赶紧走过来对僧侣们大吼:‘下去,下去,’并且把僧侣一个个从废墟上推了下去。最后用力揪着一个僧人的胸口,大吼大骂地把他从废墟上给摔了出去。当时,僧侣们只能无可奈何地用喊哑的声音质问:‘你们不去救人,又不让我们去救人,是要眼睁睁地看着学生们死去吗?’
   
   对那些军人来说,任何哀求和争辩都是多余的,压在楼底下已奄奄一息的学生毕竟不是他们的子女。最后,已经心灰意冷的僧侣们也硬生生地从救援现场被赶走了。”
   
   当天,从地震中逃脱的大部分人已跑到山上还没有回来,等待救援的地方到处皆是。在这种情境下,最需要的就是有序地进行救援,有力地进行指挥。让人非常遗憾的是,人们没有看到一个政府指挥人员,在震灾现场实施强有力的抢救工作。到了晚上,竭尽全力奋勇救援的很多百姓和僧侣们,听到那些工作人员不停地大喊“今天已停止救援,现在各自都回去”。
   
   人们能回到哪里去呢?在街道和赛马场上,受灾的人们黑压压的,没人搭理,没吃没喝。到处可以看到饥渴交迫的人,竖着双手的拇指苦苦哀求救济。
   
   2、第二天(15日)
   
   听说昨天晚上来了一个国务院的副总理,到受灾现场说了一些安慰话,就匆匆地赶回去了。到处都是房屋倒塌留下的一片片废墟和遍地的尸体。在废墟中正在自救的群众中,除了能看到那些绛红色的身影,奋不顾身地救援的僧侣们,很难看到军人。当然摄影机和记者光顾的地方,那些军人都会迫不及待,争先恐后。
   
   一位出家人告诉我:“从昨天到今天,对于聚集在赛马场上的那么多伤员,没有一个政府人员前去安慰,那里的所有民众都可以作证。”那天人们用了一天的时间从废墟下挖出了很多尸体,也救出了很多幸免的活人。除了极少的一部分人,都是普通百姓和出家人救出来的。
   
   这次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是:扎西大塘、协嘎尔、热拨盖、恰仓阔等区域。可这些地方在地震后的第二天也没有来过一个军人救援。到了黄昏,人们基本上挖出了被压埋的尸体。出现在人们眼前的,可以亲眼看到的都是满身灰尘、不停忙碌的出家人,有的在包裹尸体,有的在搬运尸体,有的在修法超度,有的在诵经祈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