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校园血案的启示]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校园血案的启示


    牛克思 2010.5.7
   
   
   从3月23日福建南平一所小学发生郑民生对无辜学生持刀行凶,造成8人丧生、5人重伤的血案以来,不到40天时间,中国大陆已连续发生5起校园凶杀案。最近的一次凶杀案发生在4月30日,地点是山东潍坊;最严重的一次是4月29日发生在江苏泰兴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的凶杀案,32人受伤,由于官方封锁消息,死亡孩子人数不明。这些案件的凶手,都是社会生活中的失败者,他们曾经都遭受过人生的挫折。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与凶手作案动机有关的心路历程,除有郑民生爱情受挫、和医院领导发生矛盾被辞退的简单报道外,其他人的情况媒体都没有透露出半点信息。这就难免引起人们对凶手作案动机的各种各样的猜测。许多人认为是社会不公导致凶手报复社会,但也有人对这种说法予以否定。比如武警广东总队医院有一个叫何日辉的国家级心理专家在《法律界》网站发表文章驳斥了这种社会不公论,他说:“这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我们这个社会出了严重问题了吗?病入膏肓了吗?非也!”他认为校园凶杀案之所以接二连三地发生,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和媒体针对凶杀案的原因进行反思时出现了重大失误,将原因指向社会不公和贫富差距过大等社会问题,助长了后续的凶手的犯罪动机,实际上我们的社会根本就没有问题!〔1〕可是我们不禁要问,如果不是社会不公导致凶手报复社会,那么为什么共产党不敢让媒体公开这些人的心路历程呢?毛泽东不是说过“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的吗?〔2〕难道我们不应该问一问,这些人的恨是从哪里产生的吗?如果这些人的恨与社会不公无关,那么尽快公开他们的心路历程,不是正好可以形成正确的舆论导向、避免错误的猜测和误导吗?不是对社会稳定有利吗?如果中国的社会是公正的,有关社会不公的媒体反思就不可能助长后续凶手的犯罪动机。众所周知,如果媒体把不存在的犯罪动机当作犯罪动机来评论,比如媒体把凶手穿的牛仔裤说成犯罪动机,肯定不会诱使那些穿牛仔裤的人去犯罪。其实,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中国的校园血案不仅与社会不公有关,而且还与社会冷漠密不可分。何日辉不承认中国存在社会不公,却一口咬定媒体指向社会不公的分析和反思助长了后续凶手的犯罪动机,纯粹是为了掩饰共产党的罪过,这样文过饰非,只会使共产党执迷不悟,使中国社会进一步滑向灾难的深渊。御用文人,罪莫大焉!

   何日辉在发表上述高见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的教导。正是马克思把一切犯罪诱因都归咎于社会不公的:妓女是社会不公的产物,小偷是社会不公的产物,消极怠工是社会不公的产物,人情冷漠是社会不公的产物,浪费是社会不公的产物,贪污是社会不公的产物,包二奶是社会不公的产物,见死不救是社会不公的产物,指鹿为马是社会不公的产物,认贼作父也是社会不公的产物……。总之,在马克思眼里,资本主义社会中所有丑恶现象都是社会不公的产物,甚至认为,只要消灭了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个主要的社会不公因素后,国家和法律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人根本就没有犯罪的动机了!
   既然社会不公作为犯罪的诱因被何日辉否定了,那么校园血案凶手的犯罪动机是什么呢?有人说是精神疾病,可是这个因素也被他否定了。何日辉说:“还有一些所谓的精神病专家如无锡刘锡伟等强调郑民生是精神病患者,应该给予郑民生精神鉴定的机会,不能误杀精神病患者!这简直是混球!虽然整个事件中郑民生的确有些表现类似于精神病的症状,但是他蓄谋杀害小学生是事实,其目的自己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是报复社会,说明他有自知力,即使他是精神病患者,郑民生在犯罪的时候也是意识清楚的,即犯罪时有自知力,更何况很有可能郑民生是有意装作精神病,以逃避惩罚!”〔1〕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心理专家,难怪国家要让他来当心理科的学科带头人!虽然他也承认 “郑民生的确有些表现类似于精神病的症状”,可是他却以郑民生能够“非常清楚的说明是报复社会”为依据,来证明凶手当时的意识是清楚的,因此不能给他进行精神鉴定的机会。看来这种心理专家我也能够胜任,我不仅可以根据凶手是不是说出报复社会之类的话来判断其意识是否清醒,还可以根据凶手是不是睁着眼睛走路、拉完屎是不是记得擦屁股、是不是认得出自己的情妇、是不是喊了毛主席万岁的口号,等等,来判断其意识是否清醒。其实,何日辉不给郑民生精神鉴定的机会,完全是因为对自己滥竽充数的心理学知识没有信心,他坦率地承认:“精神鉴定本来就没有一个客观的物理检查手段,完全是凭主观判断,诸如病人的叙述、家属和周围人的描述、精神科医生的观察和经验,因此也出现不同专家意见不一致的情况。”〔1〕我就弄不明白,既然何日辉知道在进行精神病鉴定时,专家会有不同的意见,为什么他就唯我独尊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我也弄不明白,既然精神鉴定这么不可靠,为什么世界各国还要把它当作司法的依据?我更弄不明白的是,既然精神鉴定这么不可靠,何日辉为什么还要在心理学这个行当里混得如此人模狗样?他就不怕别人骂他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吗?何日辉否定中国存在社会不公,可是,在郑民生这个案子上,剥夺一个合法公民依法享受精神鉴定的权利,不正是社会不公的表现吗?我们还可以追问,郑民生被医院领导剥夺了工作的权利,有没有正当的理由?有没有经过合法的程序?政府的有关部门有没有过问?郑民生的劳动权有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如果政府放弃自己维护社会公平的责任,永远站在权力和金钱一方,对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漠不关心,给他们造成了心理疾病,难道就不应该承担责任吗?事实上,所有的精神疾病,除了器质性(医学术语,即人的神经器官本身存在缺陷)的以外,都与社会有关。如果凶手确实患有精神疾病,就不能要求他们承担法律责任;如果凶手的犯罪动机确实与社会不公有关,我们就应该认真反省以求改进,决不能讳疾忌医,遗患未来。
   校园凶杀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因为对于人类来说,孩子的安全和生命远远超过了父母自己的安全和生命。江苏泰兴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凶杀案发生后,由于政府封锁消息使得急切盼望知道孩子情况的家长们心急如焚,当天就有超过10000人聚积在医院门口进行抗议。虽然我并不了解这些家属,但根据中国的国情可以肯定,这些家长中的大多数,平时肯定都是些老老实实过日子的老百姓,他们对政府的野蛮强拆、刑讯逼供、非法拘禁、枉法裁判、迫害异己、乱收罚款、虐待访民等行为,因为事不关己,所以通常都是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如果希望他们采取一定的方式,哪怕只是签个名声援一下,他们都不敢或者不愿意,更不用说让他们为了别人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站出来抗议了。所有对别人的生死漠不关心的人,都有一个他们自以为理直气壮的理由,那就是:“我不关心政治”。现在,社会不公造成的危害逐渐浮出水面,它不仅伤害着不幸的当事人,而且最终会威胁到生活在这种不公正社会制度下的每一个人!
   人是社会生物,政治是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权力分配规则,不管你愿不愿意,每个人的命运都要受到政治的影响,比如,在奴隶制度下生活还是在民主制度下生活、在公有制下生活还是在私有制下生活,人们的生活质量是大不一样的。不关心政治,表面上看起来是一种与世无争的处世哲学,其实,本质上却是对他人生死的漠不关心。这种处世态度是一种近视眼式的态度,它会导致社会成员之间的关系犹如一盘散沙,完全没有凝聚力,最终使那些不关心他人疾苦的人,也会尝到自身不被关心的恶果。从中国大陆移居到西方民主国家生活的中国人,有一个明显的感受就是在那些国家,家长不敢轻易打自己的孩子,如果你的孩子发出恐惧而痛苦的哭声,周围的邻居就会过来过问情况,如果他们发现你是在虐待孩子,他们就会向政府报告,你就有可能被剥夺对孩子的抚养权,并且受到法律的制裁。这种对他人生存状况的关心,会使被关心者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从而形成一种理性的情绪宣泄导向,使社会中的劣势成员更多地从自己身上寻找失败的原因,而不会把自己失败的原因归咎于社会。相反,一个盛行“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观念的社会,一个总是以“我不关心政治”为借口来推卸社会责任的社会,失败者的内心就不能形成理性的情绪宣泄导向,他们就不会从自己身上寻找失败的原因,而总是把自己失败的原因归咎于社会。更何况,在独裁国家,许多人(比如访民)的痛苦遭遇本来就是政府造成的,绝对没有理由让个人承担责任。如果非要从个人方面挖掘失败的原因,那么个人只能责备自己没有一个当官的好爸爸,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政治后台!
   对社会关爱缺失负有最大责任的当然是政府,不同政治规则下组成的政府,在给予失败者社会关爱的行为上有着巨大的差别。民主政府不但自己在社会舆论的监督下,必须履行社会关爱的职责,而且还鼓励社会成员成立各种各样的公民团体进行相互关爱。独裁政府却不同,它本身就是社会不公的最大制造者。它把社会舆论监督视为对国家的攻击,严禁社会成员自行组织公民团体,对擅自关爱他人的爱心人士十分警惕,把他们当作别有用心的阴谋份子进行打击。比如禁止北京市民自发组成的“阳光公益”关爱那些因上访而在北京露宿街头的可怜访民,就连他们在正月十五给访民送碗饺子的活动都遭到警察的驱赶。这个公益团体的组织者刘安军就是因为表现了爱心而多次遭到逮捕。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也是因为替备受政府欺凌的法轮功学员打抱不平而遭到警察非人的折磨,未经任何司法审判而被长期关押。正因为大多数中国人的沉默,才使得独裁政府越来越猖狂。当然,独裁政府肆无忌惮地侵犯人权,不可能不激起受害者的反抗。有的受害者会勇敢地反抗政府,著名“刀客”杨佳在遭到上海警察的野蛮毒打并导致性功能丧失后,经过长达半年的时间得不到合理的赔偿,愤怒之下持刀冲进上海市闸北区公安分局杀死6名警察的英雄壮举,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可是,并不是所有的受害人都那么理智,总可以确定出合理的复仇对象,有的人很可能会将对独裁政府的仇恨转换成对整个社会的仇恨,因而使其报复行为失去明确的对象。其实,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心理体验,当自己在单位上受到领导的不公平对待,或者在其它方面受到政府职能部门的不公平对待,既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又得不到周围同事和朋友的理解和安慰时,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厌世情绪,在这样的情绪支配下,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发泄的对象。设想有一个因为拿不到工钱而悲痛欲绝准备跳楼自杀的建筑工人,当他站在五层楼上犹豫不决的时候,楼下的围观者不但不安慰他、劝阻他、站在他的立场上谴责黑心老板,反而大声嘲笑他是在做秀的情景,这个准备轻生的可怜人会有什么感受?如果他突然放弃了跳楼的念头,转而冲进一所小学校或者幼儿园实施对社会的报复,你绝对不应该觉得奇怪!最近发生的校园血案,不就是这个道理吗?所谓的“冤有头、债有主”,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进行明确区分的,而是与当事人所处的角度有关。比如杨佳怒杀警察这个例子,站在杨佳和老百姓的角度上,杨佳复仇算是找对了目标,因为大家都仇恨警察。可是站在闸北区公安分局那6名被害警察家属的角度上,杨佳就是滥杀无辜,因为毒打杨佳的并不是闸北区公安分局的警察,而是闸北区芷江西路派出所的警察。顺着这个思路再分析下去,我们还可以设想,就算杨佳杀死的是闸北区芷江西路派出所的警察,也不一定恰好就是打他的警察,这样,对那些被害警察的家属来说,杨佳还是滥杀无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