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刘逸明文集
·胡锦涛能否挺过十七大?
·钟南山这样的人最需要收容
·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陈希同保外就医 上海帮火冒三丈?
·《江泽民文选》能改变江泽民的形象?
·密捕国民党党员 中共对和平统一还有无诚意?
·良心律师被抓 中共良心何在?
·伟哉,高智晟!
·“泛蓝”与“泛绿”夹击,中国民主势不可挡
·殴打小乔,上海警察尽显流氓本色
·“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中国泛蓝联盟开创追求民主新纪元
·中共会主动放弃一党独裁吗?
·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富士康,一个原本就已经非常知名的台资企业,最近,因为一连串的员工跳楼事件而成为了海内外媒体关注的焦点。自今年1月23日开始,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内,富士康就连续出现了12起跳楼事件。如此频繁的员工自杀现象,让外界觉得不可思议。
   
   早在几年前,就曾有人指斥富士康为血汗工厂,但因为富士康在中国企业界的特殊地位,试图揭露富士康真实面目的媒体记者最后竟被富士康反咬一口,从而不得不离开所在媒体。因为有官方公开为富士康撑腰,所以,自那时起,很少能看到有关富士康的负面消息。
   
   富士康究竟是不是血汗工厂?在不了解富士康的人看来,也许还存在争议,但在富士康的大陆基地深圳,富士康是血汗工厂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大凡在深圳有过多年工作经验的人,都不会不知道富士康普通工人的艰难处境。

   
   富士康于1974年在台湾肇基,1988年在深圳地区建厂,如今的富士康已经拥有80余万员工及全球顶尖IT客户群,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专业制造商。连续多年雄居大陆出口200强榜首,并在2009年跃居《财富》全球企业500强第109位。在电子行业日益兴盛的今天,富士康在中国乃至全球都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富士康在大陆的发展已经不仅限于深圳,迄今为止,在北京、上海、武汉等14个城市都相继建立了富士康工业园。
   
   正是这样一个在电子行业影响力巨大的企业,却接连发生员工跳楼自杀的惨剧,这看似偶然,实际上却是多种因素发力导致的必然结果。十二连跳已经彻底摧毁了富士康的企业形象,但是,这十二连跳背后却有太多值得我们深思的东西。
   
   当地政府监管不力
   
   在这个以追求经济发展为单一价值导向的国家,各级政府一直对招商引资给予高度重视。沿海地区因为海运便利,所以,很多沿海城市成为了外资企业投资的首选。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在吸引外资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深圳,外资企业比本土企业还多,外资企业之所以蜂拥而至,不仅因为地理优势,而且还因为政策上可以为其提供很多优惠。
   
   海峡两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老死不相往来,但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这种局面被打破,在台湾的人不仅可以回大陆老家探亲,而且还可以到大陆投资做生意。在当时,电子行业在中国大陆方兴未艾,富士康算是比较早进入中国大陆的电子企业和台资企业。
   
   富士康深得天时地利,另外,当时的社会道德水平远比今天要高得多,很多人到深圳去打工都是怀揣着梦想去的,不需要太多的条条框框约束都可以做到尽职尽责。而且当时是一个人才匮乏的时代,不像今天,企业可以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而没有多大的后顾之忧。
   
   随着时代的发展,高等教育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就已经出现了人才拥挤现象。很多人大学毕业后都无法找到满意的工作,更不用说是高中或中专毕业的人了,人才市场也逐渐由求职者的市场转变为用人单位的市场。深圳原本只是一个边陲小镇,因为大量外地人口的涌入,使得这里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并且具有其它城市所无法比拟的活力。
   
   不过,因为人满为患,在深圳的企业门槛也就越来越高,文化水平不高的人在那里很难一开始就找到满意的工作。很多企业在对人才高要求的同时,并不愿意给予入职者应有的工资待遇。拥有高中、中专学历的人在90年代后期基本上都只能找些工厂流水线上的辛苦工作。
   
   为了达到经济目标,只要企业按照规定纳税,很多地方政府全然不在乎企业是否遵守其它方面的法律法规。不计其数的台资五金、塑胶企业在台湾本土无法维系,于是转战大陆,这些企业高污染、高能耗。《劳动法》虽然在1995年得以实施,但在深圳,随着劳动力的日益过剩,普通劳工的生存状况却越来越差。对于很多台资企业来说,有关法律法规都形同虚设,即使深圳的劳工权利意识比较强,但在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往往投诉无门。
   
   诸如富士康这样的血汗工厂在深圳关外比比皆是,但是,即使运行了很多年,也不会受到政府的重视。富士康的员工自杀事件并非今年才有,在2009年9月,员工孙丹勇就曾纵身一跃,从12楼跳下后一命呜呼。此前的各种方式的自杀事件不一而足,只是没有进入公众的视野而已。因为富士康这样的企业对于发展当地的经济有好处,所以,只要不是舆论压力太大,当地政府也只会若无其事。
   
   台资企业管理混乱
   
   富士康在企业规模上可谓是势压群雄,但是,内部的管理却十分混乱,管理模式难以和现代化的企业接轨。台湾曾经是日本的殖民地,台湾企业的管理模式多少有点和先前的日本企业有些类似,不过,遗憾的是,日本企业早就已经脱胎换骨,而很多台资企业却还在因循守旧、墨守陈规。
   
   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应该以人性化的管理为主,因为只要员工的素质够高,就不会出现自由泛滥的情况。但是,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台资企业的制度最为行政化,行政化到了几近苛刻的程度。在台资企业上班,你最好一秒钟也不能迟到,否则的话,原本杯水车薪的工资就会被扣得所剩无几,因为不仅迟到会扣钱,而且还会取消当月的全勤奖。
   
   笔者2001年进入了一家台资企业工作,里面的月薪竟然是450元,只有双休日继续上班,并每天加班3个小时,一个月才能拿到一千元左右的工资。相反的是,在那里的台干每天都轻轻松松,一个月都能拿到七八千甚至上万元。在大陆的台资企业里工作的台湾人非常歧视大陆人,即使你在里面还算得上是级别不低的管理人员,但在和台干打交道的时候,他们总能表现得对你居高临下和不屑一顾,有时候甚至还骂骂咧咧。
   
   台资企业有个通病就是喜欢作秀,不仅口号一大堆,而且每天员工上班后还要列队做操。实际上,之所以要这样并不是为员工的身体着想,而是希望在做操前后,有机会让台干在台上对你耀武扬威。在台资企业,虽然不允许你迟到一秒钟,但在上班的时候,台干废话连篇地耽误你的工作时间他们却毫不可惜。即使你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但要是在台资企业里呆久了,也会变得个性全无,完全成了一个工作机器,每天重复着类似的活动。
   
   台资企业里的管理人员素质十分低下,官僚化情绪十分严重,即使是不大的台资企业也是等级森严。他们所聘请看门的大陆保安,也拥有非同一般的地位。即使你是部门主管,保安也可以经常对你发威,比如说你的工衣没穿好或者工牌没戴好都能成为他们指责你的理由。对主管都可以这样,对一般员工就更不用说了,富士康里面出现保安打员工的现象可以说并不出人意料,因为这在台资企业里是常态,保安就是老板和高层管理人员豢养的狗,想咬谁就咬谁。
   
   在台资企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冷漠,工作时都是各自为政,不会为别人考虑。真正有能力的人都不会在台资企业里呆太久,即使希望长久,也往往会遭人排挤。台资企业里都喜欢讲企业文化,实际上,在整个中国,没有哪一个企业有自己真正的文化。一个没有企业文化的企业讲企业文化的唯一目的就是给员工洗脑,越是素质或潜在素质高者越是觉得在这种企业里工作令人窒息。
   
   员工缺乏信仰和吃苦耐劳精神
   
   从媒体所报道的富士康十二跳死伤者的年龄来看,多为80年代末或90年代出生者。这些人大多是独生子女,小时候因为被父母亲人宠爱,几乎没有吃过多少苦和受过多少挫折。富士康是全球知名企业,涉世未深者大多不会怀疑这样的企业会是血汗工厂。所以,很多年轻人在进入富士康之前其实期望值是非常高的。
   
   另外,中国的教育主张无神论,现在的年轻人的父母以前也都是受的这种教育,不过,因为时代的惯性,很多人还是有信仰,至少是朴素的信仰。但是,到现在的年轻人一代,可以说是什么都不信,在他们的脑子里,生活过得好也许是最重要的,每个人在出学校前都会把这个社会想象得天花乱坠,直到进入社会后才恍然大悟。如果实在是难于接受残酷的现实,很可能就会想到一死了之。
   
   富士康高层在面对记者的质问时,一直否认富士康是血汗工厂,从该厂员工在网上所发布的工资单扫描件可以看出,该企业不仅工资待遇低,而且工作时间长。除了上完正常的八小时外,每天还得加班,连星期六和星期天都没有,只是在跳楼事件频发的今天,很多员工每个星期才有一天休息。
   
   富士康的规章制度不仅严苛,而且荒唐,该厂的厂规明文规定不许员工反驳上司,否则就会被罚款,次数多了还会被开除。富士康虽然有太多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在工作难找的当下,很多年轻人还是在它那些耀眼光环的诱惑下趋之若鹜。进富士康不仅要在很多硬件上达到要求,有时候甚至还需要向人事部门行贿才能被录用。进去不容易,出来也是难于上青天,你要是想辞工,还得很多部门主管签字批准才行。经过繁琐的辞工环节,还不能马上拿到应得的工资。在这种情况下,想到自杀并不奇怪。我不知道,富士康这样的企业和奴隶社会的奴隶农场有多大区别。
   
   5月27日,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指富士康员工跳楼的原因复杂。确实,不管是政府、是企业,还是企业跳楼员工自身条件,都是导致跳楼悲剧发生的重要因素。如果富士康的现状不能尽快改变,这种悲剧绝不会停止,在不久的将来出现第一百跳都不稀奇。
   
   台资企业在台湾本土没有血汗工厂,但在大陆就很容易变为血汗工厂,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很显然,中国大陆有适合血汗工厂生长的制度土壤。富士康里那些年轻生命瞬间即逝,他们的死不仅仅是富士康的悲剧,而且是整个中国社会的悲剧。富士康绝不是唯一的血汗工厂,在官商乐于勾结、缺乏新闻自由、司法不独立的大环境下,没有制度的革新,富士康永远无法摆脱员工跳楼的恶梦。
   
   2010年5月28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0/05/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