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拈花时评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中新社柘城5月11日电“这是政法部门的耻辱!”河南省商丘市政法委书记王建民11日握着冤狱10多年的“杀人犯”赵作海的手说,自己代表市政法部门表示歉意,并表示坚决不回避错误。
   
   当日,在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余庙村、赵作海妹妹的家所在地,王建民和该市公检法主要负责人一行前来慰问,并送来慰问金。
   
   “这是个错案。”王建民握着赵作海的手说,错案就是错案,商丘市委高度重视这个案,并成立专案组查究,对追责、赔偿和“碎尸案”侦破等提出明确要求,立案查处涉案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相信制造冤案者一定会受到法律惩处和纪律惩治。”

   
   王建民对现场的媒体说,尽管这个案子发生在10多年前,但对现在的工作有很强烈启示。他表示,公安机关正抓紧对该案中无名、无头男尸进行调查,相信杀人真凶一定能找到。
   
   面对媒体和众官员,满脸疲惫的赵作海连连鞠躬,并一再说,“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各级领导。”
   
   此前,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曾表示,出现这样的判决,3家办案机关都是有责任的,是没有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也没有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张立勇说,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目前,河南省高院纪检、监察部门已经立案调查,对不负责任的审判人员追究责任。
   
   5月9日,“杀害”同村人在监狱已服刑10多年的河南商丘村民赵作海,因“被害人”赵振晌的突然回家,被宣告无罪释放,河南省有关方面同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当审判长依据程序宣布赵作海无罪释放后,赵作海失声痛哭。11年间,房子塌了,妻子改嫁了,4个孩子送给人家3个,还有一个在外地打工。
   
   博主评论:这个政法书记是个当官的料子,确实会当官,了得。案子不是在他手上办的,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关他什么事?所以绝不辩解,而且马上道歉,承诺处理当事的警察。这事情办得,太漂亮了,书记借此可以建立有错必纠,不护短的形象,占据了道德的至高点,关键的是纠的不是自己的错,多好?事后估计能升上一两级吧?
   
   道歉?你让我打十天半个月,关上十一年,然后妻离子散好不好?顶多再赔你个一百万,然后再道歉?你愿意吗?想想,假如“受害人”真的死在外地了呢?假如他发了一辈子不回老家了呢?那么赵作海这一辈子也就完了吧?想想赵先生还真的不是一般地幽默啊,“面对媒体和众官员,满脸疲惫的赵作海连连鞠躬,并一再说,“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各级领导。””感谢党、政府、各级领导们,无辜将我关进监牢十一年,感谢党、政府、各级领导让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再想想,赵作海先生是识相的,当初也就屈服了,认罪了。假如他是个牛脾气,宁死不认呢?那他就死定了,也就没有机会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各级领导了。那他就连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机会都没有了,怕骨灰都早被拿去肥田了,到底是苍天有眼,还是苍天无眼?再想想看,赵先生仅仅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特例,他屈服了,苟活了,“受害人”活着回来了,事件公开了,于是他有机会活着出来,还有机会索赔。全中国有多大?中国有多少人?有多少人屈服或不屈服于警察的酷刑?有多少人屈死了?多少人坐了一辈子冤狱?永远都不会有这个数字统计,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可是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肯定不小。这种现象普遍吗?相当普遍,全国到处都是这样。
   
   为什么警察要施酷刑?首先,他们想立功,想升级。做这一行,你想升级立功,只有靠破案,怎么破?假如没法破呢?那就只有找替死鬼了。毕竟要找个嫌疑人太容易了,你能不认罪吗?管你嫌疑有多大,不认就打到你认为止。为什么他们敢这么做?因为公检法是一家的,屈死鬼在警察局认罪了,到检察院、法院还能缓过来的机会几乎相当于零。所以有喝水死、做俯卧撑死、冲凉死、被自杀死、躲猫猫的,从近到处几个月发生的看守所非正常死亡现象看,警察施与酷刑的现象,全国到处都这样。
   
   因为没有人能监督他们,追究他们,警权几乎无限大,跟共产党的政权一样大。连政府都没法管他们,因为他们可以说不归政府管,而归政法委管。而各地的政法委书记,都是公安局长,也就是说,实际上检察院和法院的上级,都是公安局长。荒唐吧?走遍全世界找不到其他国家有这样的事情的,检察院和法院是相对监督制约警权的机构,在中国居然是公安局长领导他们,那谁来监督?谁来制约?没有,什么都没有。所以中国人都是活该冤死的,这样的制度设计,你不死谁死?
   
   所以,难怪习近平那个白痴跑到香港去居然宣称司法要为执政服务,简直滑天下之大稽!这就叫做无知者无畏,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司法权是平衡警权的,是监督制约执法人员的,连普通常识他都不懂,他还要做总书记、国家主席,天知道中国在他的治下会变成什么样子。更加离谱的是,温家宝居然在记者会上宣称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这就叫做无耻者无畏,连耻辱之心都没有了,天下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所以四川倒塌的豆腐渣学校跟建筑质量没有任何关系,结石宝宝都是该死的, 跟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警察为什么施酷刑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权者承诺了:命案必破。就是说全中国任何地方,只要发生了命案,警察就必须破案,没有例外。这也就是天朝才会发生的神经病领导事件,任何其他国家都比不上这个神奇的国度。因为这种承诺是违反自然的,因为就该有些案件是无法破的,尤其是那些无头案子。任何国家的警察都不敢做这样的承诺,因为警察也是人,他们没有八个脑袋七双手。承诺命案必破,看起来是党的庄重承诺,而实质上是草菅人命。碰上实在没法破的命案怎么办?那就只能找替死鬼,用酷刑了,世界上有几个为了公议而宁愿失去饭碗的人?
   
   共产党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的政治有多么黑暗,多么腐朽,多不人道。赵作海肯定不是第一个,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饱受冤屈的人。但他是绝对少有的, “幸运”的人,他居然能从共产党的监狱里活着出来了,这算不算一个奇迹?而我们所有的中国人,实际上都被关在共产党的大监牢里。长夜难明赤县天啊,这是老毛的诗,不过这赤县,是他建立的。

(2010/05/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