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3月23日,南平郑民生杀8名小学生;
     4月12日,合浦男子砍死8岁小学生;
     4月28日,雷州男子砍伤16师生;
     4月29日,泰兴男子幼儿园内砍伤32人;
     4月30日,山东潍坊一男子闯入校园打伤5名学生后自焚。

   
   我写了一篇文章,表述我的意见。我基本上将这些事件解读为社会问题,社会问题社会解决,当然跟执政党有相当大关系的,执政党的无能、自利是造成这些现象的主因。于是引来一大堆口水,赚0.5元的第N纵队出动,大批特批。然后他们的声音充斥了整个网络,国内各大网站都是他们的身影。他们的观点是这些都是变态杀人狂,是他们的变态行为对孩子造成伤害,将原因归咎于政府就是替变态者解脱,于是如我们这类的发言者更加变态。反正跟中共和政府是没有关系的,反正原因就是那些变态者个人的问题,跟社会无关。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按照0.5元同志们的逻辑,残害儿童的人都是变态的杀人狂,被害者不能怪任何其他人(当然除了直接杀人的人)。“命苦不要怨政府,点背不要赖社会”。倒也振振有辞,似乎很有道理的。那么残害儿童的人都是变态杀人狂?假如这个逻辑成立的话,恐怕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比郑民生他们要更加变态一万倍了。因为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害死的无辜儿童至少比郑民生多一万倍,两两相比,郑民生简直可以当道德模范了。
   
   郑民生杀了八个孩子,中共呢?不说别的,就讲结石宝宝好了。三聚案件死了多少“婴儿”?是婴儿,更加幼小无辜者。死了多少个?有说几十个,有说几千个,至少几十个是靠谱的数字。患病多少个?至残多少个?有说过万的,有说几十万的,没有权威数字。因为中共不敢统计这个数字,统计了也绝对不会公开,上万人是基本可靠的。这事该中共政府负责吗?当然,至少一半以上。因为在添水牛奶里面添加三聚在牛奶业内早就不是秘密了,而是这个行业的行规,难道政府不该管?食品安全难道不是政府的最主要责任之一?不管的话,我们要政府做什么?我们纳那么多税做什么?政府不作为,明知危害公众健康而坐视不理,这样做不变态?这样的执政党和政府还不够变态?他们比郑民生们更加变态一百倍。
   
   事后利用手上不受任何制约的权力,打击提出正当要求政府赔偿的家长们,抓捕为首的赵连海,这样的行为不是比郑民生们更加变态?法院不允许立案,这样不是更加变态?上万个孩子无辜受害,算中共政府一半责任吧?中共政府一起案件就害死了比郑民生他们多一百倍的孩子,谁更变态?
   
   再算另一笔帐,四川的豆腐渣学校害死的学生,按照艾未未的统计,有名有姓的就至少五千个,都是中共政府害死的。公共工程的安全监管是不是执政党、政府的责任?假如不是中共政府的倒行逆施。中国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豆腐渣学校?没有那么多的豆腐渣学校,地震震不死那么多学生。哪怕地震算一半责任,那另一半责任该谁负?难道不是中共政府吗?事后为了逃避责任,否认工程质量的事实、打压媒体报道、捕判公开事实真相的潭立人、黄绮,这些是不是比郑民生他们要变态一千倍?
   
   郑民生受刑枪毙了,那么中共政府是不是该至少内阁总辞?至少该引咎下台?这还只是几千个一万个孩子,再算回头看看文革,有多少个学生被忽悠得串连、批斗残害自己的老师、家长,然后上山下乡浪费了十多年的青春?有多少年幼的孩子因为武斗而死亡?至少有数十万人,难道中共政府不该为此负责?再回头算算五八年被毛泽东害死的数千万国民中,有多少是年幼的孩子?一百万?三百万?难道中共政府不比郑民生变态一万倍?那么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承认过自己的罪孽?什么时候承担过责任?相比之下,郑民生们简直就是吃斋念佛的老太太了,中共政权居然有资格指责他们变态?这本身就够变态的。
(2010/05/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