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江棋生文集
· 权利白洞
·腐败一斑
·求书不得
·棋牌相伴
·讼事实录
·开庭前后
·巧遇校友
·轮子孙巍
·电锯高铄
·疑罪从有
·留言万金
·时有孤独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大凡干了坏事的人,总会有一种冲动去伪造真相,或掩盖真相。而掌握专制权力的人干了坏事,则更会制造遗忘,抹杀历史。21年前发生在中国北京的六四大屠杀,是中国官方所干的一桩人神共愤的大坏事。因此21年来,官方对历史极尽遮掩、淡化、抹杀之能事,妄图使惨绝人寰的六四真相随着岁月流逝而不断虚幻化,直至从民族的公共记忆中消失。
    几天前,日本NHK记者田中正良先生问我:你认为中国官方掌握六四死难者的确切数字和具体名单吗?我说:他们当然掌握。但是,如果外部压力没有大到超过临界点,他们是决不愿意也决不敢公布的。我接着对他说,除了义正词严地谴责官方对历史的篡改和抹杀外,中国民间实际上有一个更为可取的做法,那就是:拒绝遗忘,说出真相,形成和公布完整的六四死难者档案。
    这些年来,由于天安门母亲群体和其他人的共同努力,民间已经为近200名六四死难者建立了档案。但是,这离确认每一位死难者、完整地还原历史本来面目,还有不小的差距。试想,如果六四死难者以1000人计,那已被确认者尚不足全部人数的五分之一;如果以2600人计,则还不到十三分之一。根据一位已故天安门母亲苏冰娴的证词,当年北大人民医院中至少有140名六四死难者,但至今只确认了其中4名,还有136名有待确认和铭记。据多名目击证人证实,当时复兴医院中有不下80名六四死难者,但目前只落实了18名,至少还有62名有待确认和铭记。
    六四死难者的名字和档案,并不是深锁在权力保险柜中的“国家机密”,民间无可置喙。事实上,它只是死难者之家属、朋友、同学或同事间保守着的“民间机密”。 为了建立六四死难者档案,人们需要做的,是小民间对大民间的解密,也就是民间的自我解禁、自我解密。我当然清楚,小范围里的知情者从继续“保守机密”到公开说出来,这不仅仅是一念之差。这里面确有风险考量,这中间需要消除恐惧。但是,已经沉默了21年,难道还有理由再沉默下去吗?人生有几个21年?!多沉默一年,身上的钙就多流失一年,做人的尊严就多流失一年。在六四事件发生21年后的今天,在互联网已经进入上亿个中国家庭的今天,如果某位死难者家属中还没有人敢站出来打破沉默,发出申冤和抗争的声音,那么,死难者的朋友中是不是该有人站出来了?死难者的老同学、老同事中是不是该有人出面提供和公布死难者线索了?此外,六四屠杀的目击者,六四后参与救治死伤者的医务人员等,难道还应该“怀着愧疚”继续沉默下去,而不是服膺良知站出来道明事情的真相吗?
    做到这一点,远不需要“在沉默中爆发”,远不需要豁出命来“抗暴起义”,只需要由“沉默”演进为“发声”;说得更具体简捷些,就是只要动用微博公告世人就可以了。做到这一点,只要拿出不屈的上访者四分之一的勇气,拿出福建马尾4•16“围观”中走上街头者十分之一的勇气,就够了。
    但是,做到这一点,即由民间建立六四大屠杀死难者的完整档案,却有着非同寻常的价值和意义。有了这份档案,六四反人类罪就成了无可争议的铁案。有了这份档案,官方制造遗忘、抹杀历史的“折腾”就通统成了泡影。而更为重要的是,“你不公布名单,我就建立名单”的做法,体现的是难能可贵的去臣民化觉醒,展示的是当下中国最值得弘扬的公民精神;可以说,它是中国民间以公民行为正视历史、见证历史的一种崭新尝试。
    不仅如此。中国民间建立六四死难者档案这件事,还是以公民行为自主书写历史的一项创举。美国已故肯尼迪总统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曾经说过:“能够使历史发生转折的伟人是罕见的;但是,我们中间的每个人都可以对各种事件施加一份小小的影响,而这些作为的全部就书写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对此,我深以为然。我觉得,中国民间以公民行为书写历史的另一项可能创举应该是:收集和公布1957年反右人权灾难中造成的 552973名右派的名单。这中间,错划右派被改正的为552877名,当局至今不予改正的右派为96名。我深知,成就此业,殊非易事。但是,比起让当局公布552973名右派的名单来,还是要可行得多!须知在嘴上挂着“公平和正义”但却很不讲理的当局眼里,连公布5•12四川大地震遇难者名单,甚至连公布王家岭煤矿38名死难矿工名单这样的事,都像是犯了顶级大忌,断不可为啊!
    在六四事件21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我想坦率地说,我并不认同法国作家大仲马在《基度山恩仇记》中写下的名言:“所有人类智慧凝结为两个词:等待和希望。”我的看法是,中国的希望不在于等待,不在于“顺其自然”,而在于能有愈来愈多的国民,以主动促成社会变化的公民行为,去减轻和驱离见怪不怪的无奈和无力感,去争取公平和正义在这块土地上的逐步实现,去书写一页又一页辉映人类普世价值的中华文明进化史。
   
   
   
   2010年5月27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5月27日播出)
(2010/05/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