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其人(四)]
姜维平文集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习近平参加达沃斯,周强何以亮剑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特朗普同意恪守“一中政策”,意义深远
·黄奇帆的儿子胆肥,巴西挥霍公款20亿
·中美开战,没有赢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其人(四)

来源:多维月刊

第一次与车克民相识并请他吃饭


   大约在90年代的某一天,大连日报政法部记者陈序平打电话给我,说薄熙来的秘书安全局书记车克民想与我认识,我说没问题,因为陈不仅与与我是大学同学,又曾是报社同事,而且彼此关系处得不错。此前陈序平经常到文汇报驻东北办的办公室找我,亦常留我处吃午饭,所以常来常往,成了酒肉朋友,无话不谈。但出狱后我才知道陈的特殊身份。
   那天,我们约见在大连傅家庄山跟底下一个小饭店里,只有我,陈序平与车克民三人,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私人电话还能被它人监听,更不知道他是奉薄熙来之命与我交往的,我在《明报》刊发的文章已引起他们的高度关注,但只有我还蒙在鼓里,以为安全局是要通过我,向我手下的员工进行保守国家秘密的教育,我对车克民开玩笑地说,哪些东西属于你们规定的不能公开报道的秘密,请早点告知我们,以免出大的问题,他说不是这个意思,并转移话题,大肆吹捧薄熙来的丰功伟绩,说他很受中央领导器重,朱熔基近日又把他叫去中南海谈工作,江泽民更是有意裁培他,还说薄熙来到他家很是方便,象走平道一样,想什么时间去就能去,想谈什么事也无所谓,还说薄熙来比胡锦涛有能力,有魅力,有前途。车克民还不厌其烦地介绍薄熙来在金州时如何工作肯吃苦,如何深入基层,联系群众,如何扎扎实实地苦干,才一步步走过来的,他又怎样被其人格感动,而舍家撇业跟随他当秘书等等,因为年事久远,有些细节已变得模糊不清,但总的感觉,他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薄熙来是一个大野心家,需要他这样的狗腿子。
   酒酣耳热之时,他还说薄与他一同去北京,一般情况下,不管多大的干部,设宴请客,请谁都能准时到位,他们为了搞好关系,请过北京中南海很多人,就一个人牛气,请不到,是胡锦涛,请他就是不到位。车克民说,胡锦涛不如熙来,从气质,能力,人品,外貌,他哪个方面也不如薄市长呀!他把“呀”的尾字拉得悠长,我看到他白圆的一张大脸上,目光如炬,泛着红光,使我想到清朝宫庭的太监李连英,我想,薄熙来能把一个厨师司机培养成对自巳忠诚的安全局书记,的确不简单,也不可思议!

   车书记还半开玩笑地说,反正我也不被地方政府管,大连安全局直通部里,人事关系在上面,我们怕谁?他得意地讲着,脸喝得通红。我大方地抢先结了账单,他说等过几天我再打电话给你,约个时间回请你一次,还答应安排薄市长单独接受我一次采访活动,他一边写给我一个传呼机号码,一边说以后我们就是弟兄啦,有事尽管呼我。但自此没了下文。
   不料,时隔多年,薄熙来派他将我在金广大厦附近的停车场将我拘捕,尔后,立即驶往距离此傅家庄海滨500米左右的大连蓝天宾馆门前,稍事停留,再换乘另一辆秘密特工的面包车,转往旅顺海军基地看守所关押。而以前车克民恰是在旅顺服过兵役的海军战士。他就是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回敬了我的宴请。
   大连市政府大楼第一次设了岗哨
   我从80年代中后期由大连市沙河口区马栏北街,迁往西岗区福德街60号的,而此寓所与市政府大楼仅一路之隔,我时常围绕大搂散步,故亲眼目睹了它的“硬件”与“软件”的变化,前者指围墙护拦,后者指人员服务,以前在魏富海当市长时,大连市政府那栋米黄色的大楼门前从来不设警卫,谁都可以走进去办事,过了大门,只需在搂梯口告诉一个更夫既可,我记得他大约60多岁,个头很小,脸很尖,翘嘴巴,牙很白,只有他问:你找谁?你告诉他找谁,既可以获准入内,不告诉他也没关系。回想一下,那时聚众搂前吵闹呼喊的事极少发生。我想,虽然,当年与我共事的新华社大连支社记者大都已经退休,但除了邢立夫过世外,其它人都还健在,那时我们常去市政府办公大楼食堂吃饭,谁都有这种同感。
   自从1993年薄熙来入主市政府大楼之后,情况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虽然主政修建了众多广埸草坪高速公路与大搂,还下令扒掉了原劳动公园与星海公园的砖砌围墙,使其变成通透敞亮的公共埸所,我对此是肯定的,但他也是第一个用铁栅栏与接待室以及围墙,阻断了老百姓与政府官员直接联系的市长。他颁布的一切政策大都与人民群众为敌,都是为权贵阶层与知识精英服务的,是惯于做表面文章的,因此,市政府大搂正门前不仅设有一个班的士兵,以升旗降旗为名,进行24小时的全天警卫,外来人员一律要先到传达室电话预约才能入内,而且还在市府大楼西侧设有可移动式警员岗搂,它实际上是一辆汽车,却装饰得象一座小房子,里面坐满警察,日夜停靠在那里巡视,随时应对访民与突发事件,总之,从薄熙来开始,大连市政府官员,成了藏在这个堡垒里领导这座城市的人。而在市政府大搂两侧,一左一右的两栋建筑,一个是法院办公大楼,一个是公安局办公大楼,虽呈三足鼎立之势,但都对这种刺刀下的经济繁荣与假民主保持沉默。
   为了装潢门面,薄熙来当了市长,还经常在早晨8点30分之前,带领几个副市长,站在大楼门前的水泥台阶上,与外来上班的职员握手,然而,不用说他用围墙切断了与人民群众的联系,既使对与其陪合的一般机关职员,也违背国家有关政策,多次不给人家提薪,这亦是导致他们权钱交易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手里有权又收入微薄的官员更易于贪腐。

为文汇报刊发的一则小稿恼怒


   1993年初,筹备文汇报东北办之时,我编发了一篇短新闻,内容是有关大连交通肇事慨况的,本来它最先公开发表在《大连日报》上,文章说,近期大连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多达上百起,严重的数十起,我只不过是为了完成稿件数量,编转而已,但不料薄熙来读后,勃然大怒,他认为这是香港及海外敌对势力,在他履新市长之际,搞的所谓破坏话动,他批示给宣传部长王某全,出身于金县小学教师的王部长,是习惯于拍与屁的人,深知自已从《大连日报》小记者爬到常委兼部长这个位置实属不易,便对我开始施压。
   以前,我与王某全个人私交不错,因为他早在报社农村部工作时,就与王智博关系最好,90年代初王智博移居加拿大多伦多之前,我曾与王某全一同,到位于大连湾的王智博亲友处参加了他小舅子的婚礼,特别是1992年,王某全以大连市委宣传部长身份拜访香港文汇报总部,张云枫社长亲自接待他时,便中问起我个人的情况,他曾为我美言了几句,因为当年我写信给香港文汇报自荐,报社并不了解我,假如没有他的首肯,我后来不会被副总编刘永碧等报社领导重用。
   现在,王部长很生气地批评我不听话,他说你刚上任,就揭大连的疮疤,就臭大连,以后怎么办?随同刘永碧到访的外联部主任陈桂雄,一再奉劝我别这样干,并要求我向他道谦,结果我加以拒绝,但他提出的主动接触他的建议,我照办了,王部长这才息其怒。我念及他对我的协助,心里虽不服,也只有忍气吞声。
   此后,有一年春节前薄熙来请记者吃饭,地点在大连宾馆,市委宣传部新闻处长叶枝盛通知我去,我想这应当是一个彼此沟通感情的机会,为了做好文汇报的工作,我可不想与他继续顶牛。但到了餐厅一看,一共请了六个记者,等了好一会儿,薄熙来才姗姗来迟,其中有《光明日报》记者孙言荣,《经济日报》李天斌,新华社大连支社李晓林,中央广播电台李朝奋,香港《大公报》孙玉光等,人的确不少,但他只与李小林与李天斌讲话,三个人有说有笑,对其它人都很冷淡,并在席间大讲如何给《经济日报》批地皮,让他们在大连中山区八一路搞房地产等,还指责有的报纸有意“臭”大连等等,一点也不倾听别人的不同意见,使我心中很不舒服。
   我多么想直言我的想法,象80年代初在金县见到他时那样,让我们有一种平等的感觉,,以便我们交流,但他根本不看我,也不认真听取其它人的意见,仿佛他只认识上述三人,中途还被吴文康秘书叫出去两三次,虽然那顿饭全是山珍海味,鲍鱼大虾,美酒佳肴,价格不菲,但胸中块垒,如哽在喉,味同嚼蜡,心情抑郁。我想,薄熙来心胸狭小,很是记仇,他绝对不会忘记那篇不足百字的小稿的,所以,他请吃饭,又故意冷落我,是在警告我,在以后的新闻报道中,我只能护花,不能挑剌。否则就没有饭吃!看来他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啊!今天请客吃饭,要得就是这个令人尴尬的效果。
   但我不怕,我既然做记者,不想当官员,也不想做老板,又不由地方政府管理,何必看他的脸色行事?所以后几年的春节聚餐记者会,我们也不参加,有时叫助手应付,有时索性不理久而久之,我便出局了。好在东北办涉及的地盘很大,大连的薄熙来不认我,我去吉林或哈尔滨采访,那里的官员与我保持联系密切,我还可以到其它地方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建办之初接触的两个官员之比较


   文汇报建站之初的故事,也颇有戏剧性:曹伯纯从湖南株州市调大连任一把手,薄熙来由副市长升为市长既二把手,但两个人各在中南海都有靠山,性格又十分相左,针尖对麦芒,必有一伤。于是从如何接待香港文汇报来访领导的态度上,就可以窥视两人的不同体性。
   关齐云失踪后,我在文汇报副总编刘永碧,王伯遥支持下,艰苦创业,筹建了东北办,我在市委宣传部外宣处当处长的大学同学王志强对我很好,所以一听说刘永碧要到访,便同意上报薄熙来,他说看看薄市长能不能接见她,但很快又说没有空,我知道薄熙来就是这个爱摆架子的德性,我不看重能否拜会此人的事,但无奈刘永碧很好面子,觉得薄熙来不见她,回到香港不好交代,所以我很为难。好在,我另有办法,我电话联系陈序平,请他转告曹书记,说文汇报副总编刘永碧一行到访大连,能不能见她。不料,很快陈答复我,曹书记十分高兴,还要安排在大连棒棰岛宾馆高规格宴请我们,这样我就算是完成了应酬的任务。
   此后不过一个小时,宣传部副部长刘国良又改口,通知我说,薄熙来答应,次日上午见我们三人,但《大连日报》刊发的新闻稿上只能讲,是薄市长“接见”刘永碧一行,绝对不能象报道她与曹书记相识那样叫“会见”,实际上对我们来讲,“接见”也好,“会见”也罢,这都无所谓,只要能见两个当官的,能有一个人点头同意我们办站就行了,反正等刘永碧一走,还是我一个人负责,我便可以比较自由地从事新闻工作,官埸上的怪事,我才不在乎呢。
   第二天上午10点,薄熙来约我们三人在市政府大楼三楼一个房间见面,我知道他不会准时到达,果然他又迟到十分钟,以示他日理万机,高人一等。他还故意让我们去旁听他主持的一个座谈会,坐席上全部是街道的老太太,他正在倾听这些“小巷总理”的种种诉求,场面相当热烈。只有我知道这是有意安排给刘永碧看的,因为这种会以前他从未开过。等开完了这个会,再接见我们。他要收到最好的效果。当然这个秘密,我不能告诉刘永碧。凡是不了解薄熙来的人,都不会相信。果然,刘副总编会后说,薄熙来很深入群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