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其人(三)]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其人(三)

来源:多维月刊
    创办《东北之窗》要当东北老大
   薄熙来在宣传部任职时间并不长,但大胆创办了经济政治综合性月刊《东北之窗》,可谓用心良苦。首先,是刊号问题,由于国家新闻出版署与辽宁省新闻出版局管理严格,审批难办,按规定大连报刊数目已满额,所以,薄熙来就选软柿子捏,下令大连科协原先创办的报纸《发展战略报》停刊,而把刊号让给《东北之窗》杂志,此前我与该刊联系很多,也常为其撰稿,据该刊负责人叶其成表示,这个报社的人员整齐,报纸创办较早,团结了一大批读者与作者,在全国同业中信誉良好,但薄熙来为了一己私利,偷粮换柱,下令解散了该报人员,使大家损失惨重。
   为了大造声势,《东北之窗》从一创业,就摆出一副全国名牌大刊的架式,刊名由邓小平题字,薄熙来求助父亲向邓小平求教,并谈了杂志社市埸定位的事,邓小平表示感兴趣,还答应了他们父子题字的要求,又名正言顺地送上一笔贿赂,接着又获得上级批准刊物为正局级,这一点非同小可,因为总编社长等人均为局级干部,立即吸引了全国同级文人的热辣的目光,表面上看,薄熙来要面向全国公开招聘编辑人才,但实际上他要摆脱地方势力的掣肘,为自已下一步高升寻找对自已没有个人成见的吹鼓手,以便步步高升,篡党夺权。很快他招聘了袁某超,吴某某,宋某龙,杨某立等追随者,这些人过去在原单位,都郁郁不得志,这下子终于有了机会,他们大肆为薄熙来书碑立传大造舆论,一时使其名声大噪,贪天之功归已有。仿佛大连过去所有的成绩都是他的。比如,大连星海湾的开发,最早是大连经委副主任李某带领人们干的,但薄熙来上台后,把他调到粮食局,安排自己的人马接手,立即《东北之窗》便把薄熙来吹成了星海湾的策划人。虽然,《东北之窗》自吹自擂,但由于国内平面媒体太多,竟争太激烈,该刊发行量不过一万册,每年产量30万财政拨款,只能勉强维持生存。社长袁某超想骗取薄熙来的欢心,就向他汇报称,《东北之窗》已发行了三万册,薄熙来最初对此深信不疑,乐呵呵地说,在市场不景气的形势下,能达到这个水平,很不容易啊!宋协龙与袁世超争宠,便去告诉薄熙来说,才发行了8000册,他大为疑惑,派市政府办公厅的人去查证属实,于是大怒,把他叫到办公室一顿臭骂,并说如果年底前发行不了3万册,便要把他免职。袁社长无计可施,就策划了所谓的谷开来为马俊仁打官司的事。
   其实,作家赵瑜若手中没有证据,不可能吃了豹子胆,写出那么长,那么有份量的报告文学,当然,谷开来也不敢真的与其打文字官司,不过是为了欺世盗名而已。而且这样做,还可以掩盖她多年来利用薄熙来的招牌,以权谋私,大做生意,用律师费冼净贿赂款的丑闻,所以与袁社长密切合作。

   不久后,此刊推出以谷开来名义发表的长篇文章《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一文,而且还有她的题为《胜诉在美国》的著作问世,似见其博学多才,但其刊内部知情者透露,这些令人肉麻的自我吹嘘的文章,全部由《东北之窗》一些文人代笔,她却照拿稿费。杂志印了不下25万册,承包给了大连蓝盾印刷有限公司,不料只卖出了3万册,其它全部退回,只好堆在库房里,使《东北之窗》蒙受了重大经济损失,以至6个月开不出员工薪水,造成多人辞职。由于谷开来不打官司只骗人,在当年的全国律师协会理事选举中,不得不败北落选。原《东北之窗》工作一位工作人员称,袁社长真鬼头,这样一搞,3万册的发行目标没达到,但把谷开来拉进来了,薄市长对他也奈何不得,因为自此他们成了一根草叶上的蚂蚱。虽然杂志社亏本了,但不用个人掏腰包,他才不在乎呢!薄熙来的小兄弟们,还利用该刊广告经营权,以拉赞助为名,到处搜刮企业钱财,并形成内斗不止的局面,无一不因为广告提成争利所致,惹上多埸官司,多次在大连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庭败诉,因此在大连搞得声名狼籍,直到2006年由原《党建》杂志主编史卫国接任社长,才逐步改变了形象。2008年有一天史卫国对我说,怎么搞的,以前这么多官司,从未赢过?。。。。。。但这个胆小谨娠的杂志总编不敢批评薄熙来,只能欲言又止,他不得不在薄熙来这个高官调离大连8年后,才艰苦奋斗,千方百计,为其揩净了屁股,改变了杂志社连年亏损的局面。薄熙来豢养的这些文人,靠他的淫威胡作非为,中饱私囊,又用这本刊物编造了多少谎言,换取了企业多少广告款,或许永远成谜。这里仅举一例,原工人出身的孙其某,在《东北之窗》应聘期间,拿着介绍信,走遍东北三省,见过一大批省市干部,拉回了二十多万广告款,自已也从中获利,而且凭借刊物便利,结识了黑龙江省私营企业主张某,后被其聘为企业副总,结果社会地位,经济状况均一夜大变。2008年,我在其豪华办公室里,见到了薄一波与其董事长等人在北京的合影,可以想见此人及其老板与薄家父子关系非同一般。他还靠这一关系,从大连市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彭勇毅处免费得到一辆汽车自用。而这些物品都是处罚没收的,理应上缴国库,但有媒体粉饰,彭勇毅便可以肆意枉为。
   王启星求薄办事 薄却两面三刀
   王启星是新华社大连支社社长,80年代中期是我当时的上级,但由于辽宁分社把我的编制暂存市委办公厅政研室,所以我的工资变动,必须求助于市委领导的批文,于是王启星代我去见薄熙来,他说他以前与薄熙来相识,王社长的父亲王彪是新华社总社老摄影记者。他本人因没有文凭,曾在北京新闻学院进修两年,我诂计他们可能那时已相识,故我相信他们之间的的交情。至今我还保存一份以新华社大连支社名义上报的文件,上面有薄熙来的亲笔批示,其内容是赞同理顺我的工资问题,并充分肯定了我工作成绩,总之薄熙来当时做了详尽的指示,字迹很狂放,很僚草,但观点很明确。那天,王启星从市委回来后对我说,薄熙来对你宣传大连所做的成绩,做了言辞肯定的批示。并指令大连市人事局具体办理,但依照县体程序,我还必须去找市人事局有关部门,但由于薄熙来当时才到大连市内任职伊始,人们对他日后的仕途发展估计不足,所以在人事局三楼一间办公室,某处长对这个批示不屑一顾,并说叫他给我们局长亲自打电话吧,就把我拒之门外。这般无奈,我请示王启星,他同意我再去找薄熙来,次日我清晰地记得是上午9点左右,我到市委宣传部见薄部长,他不知何因,却对我十分冷漠,接过我递过去的文件看了看说,我知道啦,又还给我,我讲明来意,又把市政府人事局某局长电话给他,并转达了那位处长的话,他扫了一眼,也不接这张纸条,并说自已正要与同事谈工作,很忙。我说谢谢他,真不好意思,为这点小事麻烦你,他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我想起当初我去金州时他对我的态度,很是惊讶。他假如不同意办理此事,就不必给王社长这个面子,也不必写这个批示,既然批了,就应当跟进处理好,人应当言而有信啊,这次打交道,使我相信了一些金州干部的传言,薄熙来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说一套做一套,阳一套阴一套。我想到了市委书记于学祥,他是个老实人,从不这样对待任何人。虽然,这是一件很具体的小事,但我认为,只有认真办小事的人,才能办大事,只有通过办小事,才能全面了解一个人。
   1984年中国散文学会在江西庐山召开一次文学讨论会,邀请我参加,但大连日报文艺部主任张德言不批,我又找主管副总编郭东斌,也不批,怎么办,当时我年轻气盛,非要去不可,便去见市委副书记于学详,我不认识他,只在报上得知,他由大连工学院调到市委任副书记,正好主管文教,很快我见到他的秘书林书彬,他很认真地记下我的请求,一天后报社领导找到我说,现在同意我去了,但未讲明原因。。。。。后来我调到文汇报,借工作之便,我经常面见于书记,问起这件事,他还依稀记得,他说大连文学人才不多,能去庐山开会,应当支持嘛!他认为这没什么。
   由于学祥书记想到薄熙来,两个人比较一下,真的不一样。我明白了,薄熙来在王社长的文本上批示,是冲着新华社这个牌子来的,并非出于助人为乐的真情,他出身于宫庭,于学祥则出身于农家,虽然他们都是共党分子,但本质品行不同。这是一个人根本的不同。
   后来没办法,我又去见人事局长。正巧,新任局长原为大连瓦房店市委书记宋有成,我此前曾在新华社《半月谈》内部版发表一篇题为《宋书记三下永宁除三霸》的文章,写得正是这个人。他以前在任职瓦房店市委书记期间,曾亲自三次到永宁乡去,下令公安镇压了三个黑社会头子。他看了薄熙来的批文,对我说,有没有这个东西都无所谓,我给你办,因为你有地方编制,不违背原则,而且何况我们还是老朋友。。。。。。后来我拿到了正科级干部的工资。
   通过这些亲身经历的故事,我感受到薄熙来与上述这些普通人有很大不同。他喜欢玩权术。如果这个人当了大官,他会做出怎样的事情,由此即可以做出判断。
   正式迁居大连 附庸风雅
   在我的记忆中,薄熙来一家人正式迁居大连的时间是1988年,此前4年间,他一会儿在金县,一会儿在北京,两个地方飞来飞去,反正乘飞机从大连到北京航程才45分钟,他有公款报销,根本无所谓。从严格意义上讲,他在金县没有家。谷开来对外界讲,她是薄熙来到金州后与其相识的,这显然是谎言,据原香港文汇报驻广州办事处副主任林某某披露,早在北大读书时,薄熙来就经常去看谷开来,那时他与前妻尚未离婚,谷开来称其与傅仇到大连访问金石滩时,第一次认识他,被这个下派干部的吃苦耐劳精神所打动,才与其相恋,这与事实不符。
   自从当上了大连市委宣传部长之后,谷开来与薄的家人,更确信了薄熙来的政治前程,换句话说,薄一波在中南海与江泽民私下进行了交易,资历浅薄的上海滩跑江湖的江泽民,急需中共原老薄一波在背后支持他,特别是利用他在军队中与张震等人的老关系,操控国家机器,所以他们是互相利用。六四事件使江泽民认识到,唯此唯大。反过来,长寿的薄一波深知自已由于健康原因,不仅不得不淡出政坛,且难免一死,必须赶快培养儿子薄熙来,江泽民承诺,他只有从基层干起,才好为其讲活,所以薄熙来由金县调到大连,是他人生历程的转折点与里程碑。谷开来是一个处处想拔尖的精明女人,也由夫权大变看到了生财之道,赶忙成立了开来律师事务所,至于他们小家庭的琐事自有拍马屁的人代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