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其人(二)]
姜维平文集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其人(二)

来源:多维月刊

结党营私 培植自已的势力


   尽管当地官员,有许多人瞧不起薄熙来,连一些乡镇企业的老板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比如大连五湖轧钢厂厂长段世财就议论道,小薄不过是小嫩茬子,三年呆不上,就得灰溜溜地离开大连,因为没几个人真心支持他。但薄熙来绝不退却,他爹告诉他,战争年代,革命江山是靠流血牺牲得来的,实在不易,现在和平环境要想接班,必须从最基层做起,有了政绩,他在京城才好讲活。而薄熙来历经5年监禁,也耳闻目睹了狱中黑暗,狱老大之所以吃得开,除了上面有狱警的支持,就是自已心黑脸皮厚,拳头大。所以还得靠黑老大,给他找一批追随他的死党。他认为社会就是一个扩大了的监狱,各个省市就是带编号的监区,范某邹某是金县这个地盘上的黑老大,他自己是老大上面的红老大,他对黑老大说,有老子摆平,你们还怕出问题?这时的薄熙来熟读《三国演义》,已是诡计多端,两面三刀,八面玲珑,一扫仕途,并无大碍,但黑老大告诉他,目前关健的问题是,尽快培植出一大批能死心塌地替自已卖命的人,为以后干大事做准备。于是,薄熙来不止一次地与小兄弟们讨论以上道理,尔后,在金县各个乡镇大力寻求发现所谓人才,他选中的第一批人有孙世菊,孙广田,王传志,李德和,刘宪茹,白玉祥,车克民,王业滨等,而对凡是与唐启舜陈某良等靠得近的人,都一一记录在本子上,立誓十年后报仇血恨。为了控制这些小兄弟,薄熙来用软硬兼施的两种手法,先故意搞出一些麻烦,让这些人身陷困境,再危难相助,抓住他们的弱点,逼他们感恩戴德,图报卖命。这一着棋与狱老大一样有效。
   有一段时间,薄熙来下令大查当地非法集资案,一方面打击了不顺从他的“养猪大王”刘家奎,另一方面牵扯了副县长孙世菊的妹妹,因为农村多年来非法高息揽存情况严重,刘与孙二人都具有代表性,薄熙来下令公安局拘押了刘与孙,吓得孙世菊不得不求情干他,而他又装出义不容辞的神情,亲自替孙的妹姝解围,这样一来,比他大几岁的副县长孙世菊,便从此成了对其死心踏地服务的大姐,无微不至地帮助薄处理日常杂务,俨然成了他的“大管家”。
   车克民也是一个被其摘走灵瑰的势力小人。他原为旅顺海军基地的一个志愿兵,文化水平小学六年级,退役后回到金县农村,老婆有点关系,托人求情进了县政府大院工作,因没有计术,只能当食堂厨师与司机,但由于对薄熙来问寒问暖,体贴入微,又开车接送开来,又给薄家烧水做饭,从而博得了主子欢心,一个令,由工转干,成了司机班班长,后来薄又把他送他省市党校进修,提拢成科级处级干部,以至当上了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不过,车克民紧跟薄熙来的家人,象仆人一样全力以赴,没有自巳的感情生活,也很少回家,太太一怒之下与其离婚。

   另一个死党的发现,更为荒唐有趣,金县三十堡公社农民传言说,薄熙来有一次下乡路过村边,看到一个赶马车的中年人用崇敬的目光向他行注目礼,这人虽是农民,但身板挺苴,目光深远,还穿了一件皱巴巴的西服上衣,于是感觉此人气度不凡,一问名叫孙某田,正中心意,象天子偶与姜太公,立即下令让其先当上了公社党委书记,后又提升为副县长,成了左膀右臂。
   有一次,孙某田跑到大连开发区海青街道属下的一个桑那冼浴中心玩,与当地众多腐败官员一样,付费接受了妓女的性服务,不巧被派出所三个民警抓个正着。
   开发区原名马桥子村,属金县管辖,但后来分离出去,成为与金县平级的新城,所以民警与孙不相识,就认真地拘留了他,他身为一之县长,又有薄熙来为后台,便大为不服,一边去派出所,一边争吵不休,一个民警朝他肩膀推了几把,还扬言:你咋呼个啥,嫖娼犯法哇!孙县长见了所长,毫不在乎,掏出工作证,使劲地拍在桌子上,大吼一声,老子是副县长!
   所长不买账,民警更生气,说:你狂啥,俺这是开发区,你当金县副县长,该俺什么事!你也管不了我们。另一个民警说,嫖娼犯了法,县长也不行,俺们啥也不怕!
   孙某田抓起电话,打给薄熙来,正巧他在办公室开会,扔下文件,马上赶到派出所,这下子把派出所长吓傻了,谁不认识薄一波的儿子?电视上天天露脸哩!但是三个民警也很惊讶:领导为什么是非不分。薄熙来不但保住了孙县长,还谎称是自已派孙下去查案的,找小姐是私下谈话。民警问,怎么谈话竟谈到床上,薄熙来大怒,骂民警不知好歹。。。。。。就这样,从此薄熙来网络了一大批吃喝玩乐的铁哥们。这些人肝胆相照,互相帮助,后来都当上了大官。孙世菊当了市政府秘书长,孙某田当了公安局长兼副市长,李德和当了工商局长,刘宪茹当了税务局书记,车克民当了安全局书记,王业滨当上了监察局长等。

投其所好,建了高尔夫球埸与紫阳楼


   由于薄熙来真心实意地保护这批“金县帮”,所以小兄弟们对他死心塌地卖命,为了献忠心,他的部下在金石滩国家级风景旅游区入囗处,修建了开荒牛雕像,表面上是纪念80年代初的第一批拓荒者,但实际上当地人知道,薄熙来1949年出生,署牛,与共和国同龄,他最喜欢牛,上有所重,下有所送,这牛至今还活灵灵地屹立在大海边上。大连金石滩管委会主任王传志深知主子的爱好,自然匠心独运,不惜血本,投其所好,送其所要。
   同样,薄熙来对北京高层领导亦极尽阿谀奉承之事,80年代中后期,赵紫阳当国务院总理,他喜欢打高尔夫球,还有许多高干子弟当了老板,也热衷于这一贵族休闭运动,薄熙来为了往上爬,需要这样一个平台,就鼓动个体户,原在丹东商场卖彩电起家的任运良夫妇,在金石滩圈地创业,建成了全国最大的依山傍海的金石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并多次邀请王震的儿子王军等达官贵人来此搞各种名目的比赛,还亲自跑到邓小平,赵紫阳等干部家里,低声下气地游说他们成行。。。。。。他知道邓小平年事已高,力不从心,就在赵紫阳身上打主意,命令金州的手下死党,在海边斥巨资修建一栋豪华的小宾馆,叫“紫阳楼”,他对一个管委会的领导说,小平来不了,总理来也行呀。把上面整明白了,省里市里那些王八蛋,根本不用理!
   后来不仅赵紫阳来过,江泽民来过,其它很多中央领导都光临过金石滩,有的休假,有的视察,薄熙来成功地凭借高尔夫球场拉开架式,向上级展示自已的政治才能与开拓精神,不仅争得了国家银行货款十多亿元,用于炒地皮盖大楼修公园,种草植树,大搞形象工程,而且主动向太子党们送项目,工程与利润,感情投资到了位,为日后步步高升做好了准备,尤其是薄熙来的太太谷开来也以律师咨询为名,参与一些项目的论证策划与中介,从中不费吹灰之力,大捞巨额钱财,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他的岳父谷景生则常年免费住在金石淮一家豪华酒店里,由《东北之窗》杂志副总编宋某龙代写所谓《谷景生与一二九运动》,由中共郑州党史研究室提供赞助。吃喝玩乐,怡养天年,名利双收。

建农民铜管乐队,进京造声势


   为了让北京的高干们欣赏自已的才能,薄熙来又指令金州德胜乡组织一支农民铜管乐队,一个姓林的所谓农民企业家被其破格重用,政府与企业不惜巨资,从北京请来音乐演奏家手把手地教这些农民操管吹打,又打通大连以至北京新闻界大造舆论,把这支队伍吹得神乎其神,天花乱坠,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薄熙来企图利用文艺表演吸引京城的眼球,进而关注名不见经传的金县,因为他知道,自已是处在一个乱象纷呈人人表演的时代,他要当一个成功的政客演员,首先必须有一个舞台,而金州农民铜管乐队便可发挥巨大的作用。确实,薄熙来做为一个政治戏子,适应了这个时代,通过铁的手腕,肮脏的交易与精彩的表演,打败了陈美良以至唐启舜等政敌,伴随着乡下农民的铜管乐声,开始向下一个台阶进军: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大连当地一个记者形象地说,是德胜乡的土包子把他吹进了市委。
   那时,我已由大连日报凋入新华社大连支社工作,市委书记是胡亦民,{后换毕锡桢},副书记是卞国胜,于学祥与傅万忠,从省纪委书记贬为大连市委副书记的高姿,只任职很短一段时间,他因与省科委一女子有染而受到处份,下派辽河油由当党委书记,这些人当时对薄熙来步步高升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但无一人具有市长魏富海,副市长唐启舜等人的洞察力,大家均认为,建铜管乐队表明小薄没有大的能力与野心,依他的条件,只能抓抓文体娱乐,搞搞吹吹打打,不适合主持大局,所以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不止一个领导对我讲过,小薄不容易,做为一个高干子弟,在这里下派锻练,吃了不少苦,他不懂农业,也不懂经济,玩玩文艺,吹吹铜管,正是发挥自已的特长嘛!言下之意,不必看重此人。甚至有一个副书记对我说,他再干上三五年,镀上一层金,就好走啦,比如广州啦,深圳啦,上海啦,找更好的地方,当更大的官!再不就在国家部委任个职也好。总之,看透他的本质与野心的人不多。

走政府系列受阻 险些翻船


   最先,崔荣汉承诺薄一波,拟通过政府这条通道,把儿子一步步地提拔上来,但第一步不想就梦断在大连经济开发区,上级任命薄熙来为副书记,但遭到大部分官员的抵挡,以至他灰头土脸只能退守金县待命。这时,他的反对派,常务副市长宫明程等人向他发起了猛烈进攻,使他险些翻船。开发区的创业者大都是从市委市政府调去的官员,也有部分外来户,他们不欢迎薄的主要原因是,继深圳之后第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急需脚踏实地做事的人,比如基础设施方面的专家,懂得“七通一平”,工程设计的技术官僚等,他们急需人才内行专家对开发区进行规划论证与建设,而薄熙来显然不适合这个环境,有人甚至认为他抓宣传工作或许还行,但主管宣传部的于怀江也不喜欢他,特别是第一批舍家撇业扎根开发区的干部,在唐副市长的关照下,互为默契,共度难关,一块排斥他,使他成了无人领导的挂名副书记,而恰恰班子中又无一个好朋友,所以当王传志,刘宪茹等几个机关小职员,在走廊见到他打个招呼,点点头时,都令他受宠若惊,终生难忘。后来这两个人都在他高升大连市长后得到了破格重用。
   前进受阻,后退无路。80年代中期薄熙来惨遭滑铁炉。金州的干部以陈某良为首,在市委主要领导的支持下,也在其背后落井下石,向他发难,大家以薄熙来不懂农村工作与乡镇企业经营为由,批评他整天背个相机东游西逛,一会搞农民铜管乐队表演,一会建什么关向应广埸,再不就搞什么美女模特学校等等,他们说,这些花架子既不能使田里长庄稼,又不能使金州的乡镇企业增加经济效益,而且劳民伤财,百姓厌恶,所以数十个地方官员联名上书市委省委告他,建议有关部门调出此人,另做安排。与薄熙来同时从北京来的张某某脸皮簿,立即自行要求到市属某企业工作,从此淡出官埸,但薄熙来另有绝招,他派年轻貌美能说会道的太太谷开来四处活动,对一些地方官员展开“妇人外交”,这个公关能力很强的女人,先求情于市委书记毕锡桢,但没被理睬,毕书记是一个循规蹈矩,坚持原则的人,他绝对不会喜欢薄熙来这样华而不实的公子哥,但碍于薄一波的权威,又不便赶他离连,就叫她去找副书记高姿,高书记很忙,秘书刘晓滨让他坐等一个钟头冷板凳,尔后才由高书记出面接待,假如高亦把她拒之门外,薄熙来的仕途可能就此完结,但悲剧恰恰产生于高某人性中的善良与心软,他做了故事《农夫与蛇》中的农夫,并被女人的眼泪迷住,当他耐心听罢谷开来的苦诉,又在脑诲中闪过那些告他的上诉信的内容,虽然凭借他多年在省纪委任职的经验,他判断材料属实,薄熙来的确不适合当官,特别是当农村县城的父毋官,但问题是,关健之时救人一把,胜造七级浮图,高姿出身干辽宁省抚顺市一贫寒之家,文革中因协助过落难的老干部全树人而后被其提拢重用,在李贵鲜出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时曾任省纪委书记,但后因天性好色,生活不检点而被下贬任职于大连,这时或许高姿除了行善,亦可能同病相怜,才温情细语安慰谷开来,并答应帮助薄渡过难关。随后他召见了薄熙来,并把金州,开发区等相关干部找来,耐心协调,引导,奉劝大家从大局着眼,宽容薄熙来,这才使他转危为安,但此后不久,高姿被与其有暖昧关系的女人之夫书信告发,受到了记过降级处分,再次贬任辽宁盘锦辽河油田党委书记,所以金州官员再次告发薄熙来的风波卷土重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