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其人(七)]
姜维平文集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其人(七)

来源:多维月刊
   薄熙来其人(七)

    左一:记者姜维平,左二,大连隆达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王晓君,因与薄熙来司机王胜利是黑龙江省老乡,关系密切,得知并在社会上传播了薄熙来通过其司机,从隆达公司索贿8万元的经济问题,2001年被薄熙来亲自下令拘捕判刑,现已出狱,指控的罪名是诈骗;左三:薄熙来司机,大连市政府秘书处科级干部王胜利。(独立中文笔会独家照片,由作者姜维平提供)
   薄熙来其人(七)
 
   1993年江泽民视察大连开发区,左二{后者}薄熙来;{前者}大连市委书记曹伯纯;江泽民右侧抬手指向远方的人,是原副市长,大连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姿。其因为与薄熙来不和,并向上级举报他的经济问题,而在2002年被其下令秘密拘押在大连市委党校图书馆旁一处房舍,长达一年,逼其认罪,后因薄调离辽宁,无罪释放,现已离休。其秘书,原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晓滨也在2000年被双轨一年多时间,后来被宣告无罪,现为大连旅游局副局长。这些人目前均在向中纪委写信控告薄熙来枉法追诉的问题。

   照片来源:作者姜维平提供,摄影,刘兆龙
    
   薄熙来说 请文汇报多美言几句
   只重视吹牛,不重视做事,讲得好听,办事很坏,这是我对薄熙来10几年观察得出的结论。90年后期,我与大连果品公司的丛者瑶经理熟悉,他女儿丛某曾在文汇报东北办短期工作过,所以,当他主持的企业与香港的郭鹤年合资搞大连可口可乐分公司时,规模不大的宴席上,我们办事处得到三张请贴与位子,而且我有幸坐在郭公子郭孔丞身边,薄熙来陪郭鹤年坐在第一桌,我与另两个女同事分在第二桌,她们年青好动,主动去给薄熙来与郭鹤年敬酒,因为两个桌子离得很近,我听到薄熙来问这两个女记者是哪的,接着说:请文汇报给我们大连多美言几句。我听了觉得好笑,显然他做为一市之长,这个话不应当在这个场合讲。他可以在香港文汇报领导在埸的时候讲,不论在香港,还是在大连,他都有这个机会,现在他讲了,正显示出他致命的弱点:爱听表扬话,不爱听批评话。
   实际上,在我主持的工作中,我们文汇报讲的表扬他的话太多了,把他恰恰给害了,他自已都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利令智昏,变成了一个封建暴君。
   早在1994年我加盟报社不久,文汇报曾转发了新华社驻大连记者李某林撰写的一篇关于薄熙来的文章,洋洋洒洒近万言,还有许多照片,充满溢美之辞,我记得副总编刘永碧把这张报纸亲自交给他看时,他当时笑得眉飞色舞,但很快又收起了笑容,他发现了一张照片令他不满,照片是他的脸部特写,眼角出现了细密的鱼尾纹。。。。。。他对刘副总编发问:我这么老吗?。。。。。。他就是这样讨厌别人对他的批评。正因为如此,他和谁都团结不好。
   88年初魏富海当市长时,他当宣传部长,瞧不起老魏,公开嘲笑他“土得掉碴”,89年3月他增补副市长,又开始排挤常务副市长宫明程,与其它常委唐启舜,李舒安,李光云,傅万忠,傅毓殿等人,没有一个处得融洽的。95年更反感市委书记曹伯纯对他的监督,以至两人公开翻脸。总之多年来与谁搭挡都处不好关系,其原因正在于此:心胸狭小,容不下不同的声音。对当官的如此,何况对媒体记者呢?我记得我在大连日报读过一篇文章,说的是有个台湾记者到大连参加服装节一个活动,发表了一点批评意见,他很不高兴,竟下令逼那个报社把他辞退了。。。。。。可笑的是,这种骄横的举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通过他的吹鼓手,公开写在报纸上。
   然而既使吹捧他,在有的情况下,也莫名其妙地会令他不快。有一次在大连出口商品交易会上,举办一次记者招待会,他的老同学张某某向他提问,我现在已记不清原话,但内容肯定是表杨他的,他听了,竟满脸不高兴,很傲慢地居高凌下地当埸戏弄人家,他恰恰忘了,这个老记者不仅是他在社科院新闻所的同学,而且是人民日报驻大连记者,这个举动,令在场人士好不惊愕。尔后又一次市政府类似会议,我讯问张某某去不去参加,他这般蔑视地回答:去看他,不如去动物园看猴子!可见老同学对他憎恨到一种什么程度。
   还有一次,在大连棒捶岛宾馆9号搂举办的一次服装节新闻发布会上,我向他提出了有关建设北方香港的问题,他认为这个问题很刁钻,敷衍我说:“这个问题没想过”,而我并无恶意,他竟十分生气,一脸阴云。实际上在一个信息公开的多元化社会里,记者的提问总是稀奇古怪,包罗万象的。一个领导人,特别是从中国社科院新闻研究所毕业的人,应当以宽广的胸怀包容各种不同的声音,才能使自己进步。
   假如不是记者,是他的部下,一旦流露出对其不恭不敬,他难免大怒。有一次在市政府三楼开会,有一个叫王某峰的处级干部,没有做笔记,他忽然让他站起身来复述内容,他的回答不能令他满意,他立既勃然大怒,把他当场赶出了100多人出席的会埸,让他在走廊罚站多时,等待他的处理。这个人当时是大连长海县长,与新华社记者李某林颇有交情。尔后薄熙来又以此为理由把他调离工作,从此不知去向。现在这个人任辽宁省政府外事办主任。这说明他还有一定的工作能力,只不过不喜欢做笔记而已。类似的故事太多,大都从我脑海里消失了,这个情节还记得,是因为它太荒唐而不近人情。但大连新闻界人士说,他是共青团干部,是于学祥提拔上来的,薄熙来故意找毛病,是借机打乱于书记的阵脚,杀鸡给猴看。
   还有一次,大约是1998年左右吧,辽宁省在大连香格里拉大酒店搞了一次中加贸易理事会,他竟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很不得体的话调侃闻世震与张国光,他说,你没看见闻书记与张省长都长得高高大大的吗?他们今天来到大连,是干大事的。。。。。。他可能想逗大家笑,但这是省里在大连召开的会议,他当时才是一个市长!所以,会场上没有一个人笑,等沉默了一分钟,才由闻世震嘴里发出几声“嘿嘿”,令人毛骨悚然。这显然暴露了他们的矛盾,在这个场合,十分不雅。
   次日,在加拿大的一大批高官商人到访之前,市政厅要播放一个有关大连成就的风光片,我与大连本地另外两个记者先期到达那里等候,薄熙来与一个放映员在现埸忙碌,他对那个人说:你先试一下效果,不料放出来的画面搞拧了,这其实不过是一件一笑而过的小事,何况观看的外宾还没有到来,根本不值得为此大惊小怪。然而,薄熙来曝跳如雷,象一头发怒的狮子,大骂那个人是混蛋,令我们瞪目结舌。。。。。。而等到外宾走近,他立刻满面笑容,这倐地一变,另我想起舞台上的演员。薄熙来多么象一个阴阳脸的表演大师啊!
   还是回头拿文汇报论事吧,记得还有一次,正当大连热议旅顺该不该对外开放的问题时,我撰写了一篇新闻稿,拟在本报发表,我的同事接听过宣传部的电话,新闻处长叶某盛强调过薄市长有话,关于旅顺军港的对外开放消息要慎重对待,故我们决定先发给薄熙来本人看看再说,不过还不错,他日理万机,很快他的秘书回话说,已看过了,文稿交给了宣传部,我的助手去问,宣传部说不知道,使我们发还是不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这事情很简单:同意或不同意,告诉我们就算了。旅顺对外开放是一件涉及部队的大事,但我写的东西并不是“国家机密”,我只是希望它开放而已。于是我还是发了稿件。我想,我这是在美言大连啊,但是为何也不顺呢?
   我想,薄熙来之所以如此骄横而又阴阳怪气,主要是中国的政治体制诀定的,他从小就在北京中南海的权力核心享受特供特权,虽曾短期受难囚禁,但大部分时间是在一片赞扬声中生活与长大的,现在又一下子把大连5县5区共590万人口交给他管理,他大权在手,又有父亲薄一波在中南海坐阵,当然他什么也不在乎。就是这样绝对的权利,导致了他绝对的腐败与专横。而让媒体对其只唱赞歌,只能美言,则是他当时对我们还很客气的指示。
   你给我滚出大连 别再回来
   薄熙来年轻气盛,仿佛有无穷无尽的使不完的精力,不仅是对媒体,对其它事情也是这样,哪怕是对一些具体的事情,比如某一栋大楼的装修之类的小事,亦亲自把关,只要他不满意,立既无情地斥责。大连星海会展中心主楼最初装修时,就经历了一埸风云变幻,原定临近某个节日前要完工,还有三天期限的时候,有关方面邀请他视察验收,不料他看了之后,忽然反脸大怒,当着聚光灯照射下的数十个相关人员,他指着那个承揽装修的韩国老板说,你干得什么活,你这个混蛋,赶快给我滚出大连,永远别再回来!一声令下,已豪华装修完毕的大厅,全部扒掉重干,一下子损失人民币数百万元。那个外商也灰溜溜地消失了。
   有人说,他并非不满意这个装修工程,而是他的哥们没有拿到这个攒钱的活,向他告状,他发完火后,这个生意就转手了。他的关系网上的人又发了一笔横财。
   薄熙来暴跳如雷的坏脾气,翻脸不认人的德性,横行霸道的作风,在大连市领教的人实在不少。大连中医院按摩师田某某亦曾栽在他身上。
   90年代后期,薄熙来的颈椎有病灶,急需治疗,大连中医院的院长谢某委派全院技术大拿田某某,去三番五次地为其按摩,薄熙来很少到医院看病,他有疑心病,怕人算计他,就下令田大夫随时听命,并派司机去接,一年下来,田某某去薄办不会少于三五十次,每次都要等他好久,一分钱也不付,反正医院发薪水,田某某任劳任怨,也安于此行。然而后来发生了这样一件怪事:有一次午后2点多钟,在薄熙来的办公室里,田大夫为其颈椎按摩,由于薄市长个头高大,整天伏案工作,颈椎病情十分严重,有时供血不足,造成头晕,还易于发怒,所以田大夫每次接摩都有如履薄冰之感。正巧,一边按摩,一边有秘书送文件,薄市长止不住头部扭动,田医生的手指不小心触痛了他,立刻,薄熙来猛然跳起身来,脸涨得通红,大喊大叫:谁派你来的?谁叫你故意害我?是不是于学祥?!。。。。。。吓得田大夫落荒而逃。接着又派人到医院调查,幸亏田某某是个老实人,一辈子靠祖传的按摩手艺吃饭,虽然亦给于书记等很多人看过病,但他与任何人都无深交,于书记既便给他一个胆,他也不敢暗害薄大人,实在是误会啊。不过薄熙来还是不依不侥,下令医院让他提前退职。田大夫对同事说,有时如约前去,他却不守信,叫我很长时间地等他,他当市长的忙,我相信,也理解,但经常一等三四个钟头,就不象话了。我白干了这么多年,好处没捞到,惹了一身臊。薄熙来就是这样一个臭无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