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郭国汀律师专栏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兼驳良知宇宙本体论
·自然科学与宗教哲学灵魂
·读东海兄批判美国神话有感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
·驳东海之糊涂上帝观
·四海之内皆兄弟人类本是一家人
·推荐陈尔晋先生之《圣灵福音》
·质疑东海君之《良知大法》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关于司法公正的讨论郭国汀律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发表了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应该予以驳斥!
·中共当局封杀言论为那般?
·六四的记忆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南郭点评:中共教科书极力美化苏共历史上的“布列斯特和约”,将卖国求权神化为列宁的英明伟大,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里查德毕生致力于共产主义研究,他在其《苏俄革命史》和《1917年十月政变》中以充分详实的德国和苏联原始档案资料为依据,披露了苏俄国这段历史的真相,其实,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普列汉诺夫早在1917年10月28日,便与三名著名共产主义理论家一道公开发表了一篇致彼得格勒工人的公开函,明确谴责布尔什维克的“十月革命”,指出苏共将把整个国家撕裂,引发全面内战。事实证明普列汉诺夫的预言基本正确无误。
   

   2010年5月24日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Richard Pipes著[1] 郭国汀编译[2]
   
   列宁相信布尔什维克党政权唯有当西欧国家暴发革命才能生存。托洛斯基和布哈林均反对布列斯特和约。
   
   1917年11月18日-12月1日,由阿道夫(Adolf Ioffe)率领的苏共代表团前往德军东线司令部所在地布列斯特与德国谈判,德方由外交部长(Von Kuhlmann)率领。布党随即对德军发动强大的宣传攻势。煽动其反德国政府。结果1918年1月德国一些城市工人罢工,要求立即实现“不割地不赔偿”的和平。
   
   1917年12月15日-28日和谈休会。12月9日-1918年1月9日和谈继续。此时托洛斯基取代阿道夫担任和谈代表,他对德单方与乌克兰签定主权条约非常震惊,更对德方提出的分离波兰、乌克兰、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要求震惊万分。
   
   布哈林主张中断谈判,号召大众起义反对帝国主义,托洛斯基持相似立场,坚持主张不战不和。列宁与卡门内夫、季诺维也夫和斯大林则认为此种政策是乌托邦,苏俄没有军队能阻止德军,如果其决定进军彼得格勒、莫斯科,将颠覆布尔什维克政府。因此列宁主张接受该羞辱性和约,以便保住新政权的生存。
   
   托洛斯基回俄国后立即举行中央委员会讨论,列宁以微弱数失利。托洛斯基受命重返布列斯特,以不战不和的策略尽量拖延谈判,以斯待德国爆发革命。但德国此时看透了苏俄的策略,并于2月9日提出最后通谍:要么签署和约,要么德军挺进俄国。托洛斯基宣称拒绝签约。并主张苏俄撤出战争,解散军队。2月17日和18日列宁议案又连续两次被否决;最后,托洛斯基转变才以多一票支持列宁的决定。2月21日,列宁签署了一项“社会主义祖国在危险中”的 法令规定:“敌人的代理人,投机商,抢劫者,流氓,反革命煽动者德国间谍均得就地正法。无需审判听证”。实际上授予新设立的秘密政治警察任意屠杀大权。
   
   俄国试图取得协约国的支持。结果德国提出进一步加码要求战争赔偿,并予俄国48小时最后通谍。列宁威胁辞去一切党政职务迫使通过签约决定。3月3日苏俄签署和约,俄国被迫放弃自17世纪以来取得的西部领土,不得不放弃波兰、芬兰、乌克兰、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莎尼亚和(Transcaucasia)。这部分领土是俄国人口最稠密也最富裕的地区,包括占总人口26%的人口;28%的工厂;3/4的煤铁矿;37%的全国谷物产区,苏俄还必须解散军队,并作出重大经济让步。175
   
   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俄国政府放弃如此多的领土,或予外国强敌如此多的特权。签署和约的结果之一是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愤而辞职。仅是由于1918年11月11日德国向协约国投降,布党才趁机宣布废除布列斯特和约,列宁的声望则一夜之间徒升。其实并非列宁预见到德国会战败,而是相反。在1918年春夏苏共一直以为德国会打败协约国,证据乃是1918年夏天,俄国与德国签定经济和军事合作协定,双方互为同盟。9月30日当德帝国正处于崩溃边缘之际,列宁还授权转移了三亿一千二百五十万马克的财产给德国。表明列宁相信德国会取胜故他站在胜利者一边。176
   
   直到1918年秋,唯一有效的支持苏共的军队是35000名立陶宛军人。德国驻俄国公使威尔海姆(Wilhelm Von Mirbach)认为布尔什维克党处于崩溃边缘,而共产党政权对德国有益,故1918年6月3日他报告柏林:共产党维持政权每个月需要三百万马克,德国外交部默许了他的请求,拨款四千万马克用于俄国事务。公使实际花了450万马克资助苏俄政府。179
   
   柏林资助莫斯科的款项从财政上维持了苏共政权,因苏共政权原税收体制业已崩溃而新的税收制度尚未建立。1918年夏,苏共政权的生存依赖德国政府的财政资助。德国首相凯赛(Kaiser)的决定,使得布党政权渡过了早期最艰难的岁月。184
   
   1918年8月17日,德俄签定补充协议,确认苏俄应赔偿德国因沙皇和俄国政府造成德国损失乃维持战俘的费用。苏共夺权后立即引发全国性内占,而所谓西方干涉实际上西方军队介入总共只有约三万人,其目的并非推翻新生的共产党政权,而仅是欲使苏俄继续与德国的战争。德国则全力扶持苏共政权,西方国家真正介入俄国事务者是英国,主要是丘吉尔个人,故英国之干涉也是半心半意的。
   
   [1] Richard Pipes, A Concise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Alfred A.Knopf New York, 1995) pp.170-220. 理查教授是哈佛大学历史荣誉退休教授;著有《共产主义的历史》《俄国革命》、《俄国布尔什维克政权》、《财产与自由》、《不为人知的列宁》等专著;曾任里根总统的苏联与东欧顾问。理查教授毕生致力于共产主义历史研究,被学界誉为当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
   
   
   
   [2]郭国汀(Thomas G.Guo),人权律师,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法学翻译家。译有《CIF与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现代提单》;《审判的艺术》;《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主义的历史》;《东欧革命》等专著。
   
   
(2010/05/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