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郭国汀律师专栏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建设新欧洲的巴黎宪章1990
(B)***美国人权法律文件
·美国1620年“五月花号”公约(The Mayflower Compact)
·美国1786年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
·美国1776年弗吉尼亚权利法案
·美国1862年解放黑奴宣言
·美国1777年邦联条款
·美国1776年维吉尼亚权利法案
(C)***英国人权法律文件
·英国1998年人权法案
·英国1676年人身保护令
·英国1689年权利法案
·英国1628年权利请愿书
·英国1215年自由大宪章
***(52)郭国汀论法官与律师
·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
·法官律师与政党 郭国汀
·尊敬的法官大人你值得尊敬吗?!
·郭国汀与中国律师网友论法官
·法官的良心与良知/南郭
·法官!这是我法律生涯的终极目标! 郭国汀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Richard Pipes 著[1] 郭国汀编译[2]
   
   南郭点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人民送来了马列主义”,中共教科书迄今依此洗脑中国广大青少年。十月革命到底如何发生? 布尔什维克党给苏联人民及全世界人民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灾难?还原历史真相,知古鉴今方能防止重复上当受骗。假如克伦斯基不是那么愚蠢自私,根本没有列宁布党阴谋施展成功的余地。在毫无根据指控俄军总司令叛乱而彻底得罪军方后,克伦斯基居然:“1917年8月,政府迫于苏维埃最高委员会的压力,开始释放因七月武装政变而被捕的布尔什维克党员。为阻止假想的科尔尼洛夫总司令的进攻,克伦斯基请求布党援助,发放了40000枝枪给工人,很大一部分落到布党红卫队手中”。
   

   托洛斯基在十月革命中起了主角作用;他知识渊博,口才雄辩,文章了得,长于煽动群众。但他在党内不够有名,一则因他入党较迟,二因他过于傲慢。
   
   俄国革命悲剧是因为克伦斯基内心在作为国家首脑明知军队支持,对于无政府边沿和德军大军压境之际的重要性,与作为一个社会主义知识分子,担忧军队有可能产生反革命的拿破伦之间的斗争。克伦斯基私下告诉作者当时他深受法国革命经验的影响。
   
   科尔尼洛夫将军是西柏利亚哥萨克之子,因非凡勇敢和善于激励军队的杰出才能,升职神速,他对政治几无兴趣,是个铁杆爱国职业军人。克伦斯基于七月政变后提升他任俄军总司令,旨在期望他能重振军威军纪。科尔尼洛夫接受该职但提了几项条件:恢复军队战斗力,他要求取消极有害的第一号令:削减军委的权力,并授权军官恢复军纪的权力。他要求恢复对前线和后方兵变者的死刑。俄国国防工业应更有效地适应战争需要。
   
   这些条件激怒了克伦斯基,几乎使他撤回对他的任命。助手劝服了他,但冲突的种子业已种下。克伦斯基的副手萨维科夫(Boris Savinkov)对两者非常熟悉:科尔尼洛夫将军“热爱自由。。。但俄国第一,自由第二;而克伦斯基。。。自由和革命第一,俄国第二”。这些不同的优先顺序无法调和。
   
   协商了两个星期,在保证满足他的大部分要求后,科尔尼洛夫于7月24日上任,事实上,克伦斯基既无法也不愿履行他对科尔尼洛夫的承诺。他无法是因他得依赖苏维埃,而苏维埃谴责他为早期的军事专制者;他不愿是因为很快他便认为科尔尼洛夫是他危险的对手。
   
   1917年8月3日科尔尼洛夫要求允许会见内阁成员,正当他在介绍战局概况时,克伦斯基和他的副手均要他小心,使他认为内阁中有内奸,这动摇了科尔尼洛夫对政府的信心。
   
   自由派和保守派政治家开始视科尔尼洛夫为国家的救星。8月14日科尔尼洛夫抵莫斯科,出席国会大会(克伦斯基反对)受到万众欢呼。克伦斯基更感威胁,而非社会主义报纸对政府的批评,进一步强化了他的判断。8月中旬,法国情报称布党将于九月策动政变,德国将配合进攻彼得格勒;但证实该情报为误报后,克伦斯基却利用它来毁誉科尔尼洛夫。他派助手萨维科夫前往科尔尼洛夫总司令部,要求其派第二骑兵团前往彼得格勒,旨在对彼得格勒实行军管,以便保护政府免受任何人,尤其是布党的攻击。依外国情报,他们正准备与德军联手登陆芬兰。
   
   被克伦斯基开除的洛夫(Lvov)于8月22日拜访克伦斯基,宣称他代表一个有影响力的党,相信政府需要由有军方背景的人物加强。克伦斯基立即宣布结束会见,并将此事忘了。然而,洛夫随即前往俄军总司令部所在地(Mogiler)见科尔尼洛夫,称自已代表首相征询科尔尼洛夫的意见:如何加强政府。由于疏忽,科尔尼洛夫既未要求洛夫出示证明,也未确认他代表首相的授权。洛夫请科尔尼洛夫对三项可供的选择作出决择:一,克伦斯基确保独裁权力;二,科尔尼洛夫作为专制独裁机构成员之一;三,科尔尼洛夫成为独裁者。并解释克伦斯基有意授予他专制权力。科尔尼洛夫答复他选择第三种。科尔尼洛夫强调说他不贪图权力,愿意为任何合法政府服务;但是他不会拒绝最高权力,如果授予他的话。他接着说,考虑到布党政变的危险性,克伦斯基和萨维科夫应慎重考虑来(Mogiler)避难。
   
   洛夫于8月26日早上6点赶回彼得格勒,这时他冒充作总司令的代理人,未告诉克伦斯基他向科尔尼洛夫提供了那些选择,直接告诉克伦斯基,科尔尼洛夫选择独裁。克伦斯基早就怀疑科尔尼洛夫。要洛夫将总司令的要求写下来。洛夫写道:科尔尼洛夫将军建议:
   
   1.彼得格勒实行军管;
   
   2.所有的军事和民事权力均由总司令撑控;
   
   3.所有的部长(首相亦不例外)全部辞职,临时政府执政权移交给部长代理直至总司令组建新内阁。
   
   这一最后通谍实际上是由洛夫和他的朋友们,认为唯有军事专政才能拯救俄国,故想用此方法。克伦斯基此时更加怀疑科尔尼洛夫,当晚他用电报与科尔尼洛夫联系,克伦斯基提及洛夫之最后通谍,请科尔尼洛夫确认。科尔尼洛夫认为该信息提及他要求克伦斯基和萨维科夫来Mogilev避难之事,故确认之。而克伦斯基误以为科尔尼洛夫确认他要独裁权力,或许克伦斯基疲劳过度以致无法清晰思考,但亦可能他巴不得作此种解读。
   
   基于此种拙劣的证据,克伦斯基决定撤销科尔尼洛夫总司令之职。不顾萨维科夫建议再作一次勾通以澄清真相以避免此悲剧性误解。克伦斯基要求内阁授予他专制权力以粉碎反革命军事政变。凌晨克伦斯基通知科尔尼洛夫,已解除其总司令职,并令其前往彼得格勒报告。
   
   科尔尼洛夫忽视克伦斯基的误解,继续安排帮助政府粉碎布党政变。下午2点40分,他电报萨维科夫骑兵团正在集结,将于8月28日前往彼得格勒,请求对彼得格勒实行军管。8月27日早上7点收到克伦斯基解职令电报,令总司令陷于困惑。刚开始他以为该电是伪造的,随后科尔尼洛夫以为克伦斯基已落入布党之手故违心而为。因此科尔尼洛夫拒绝执行命令,直到有机会面释。当日萨维科夫与科尔尼洛夫联系,首次了解到洛夫介入。但克伦斯基拒绝撤销其命令,他已决定向媒体公开,指控科尔尼洛夫叛国。克伦斯基的指控令科尔尼洛夫怒不可扼,因为这触及他最敏感的神经:爱国主义。读到该指控,他不再认为克伦斯基是布党的阶下囚,而是卑鄙的阴谋,旨在毁誉他与军队。他向军队发送信息称:克伦斯基是个十足的骗子,他号召俄国人民站在他一边拯救俄国,并誓言击退德国,要求召开制宪议会。最后他确实兵变反叛,但仅是在被指控反叛之后。
   
   正当骑兵团前往彼得格勒途中,克伦斯基发出另一声明告诉公众,科尔尼洛夫叛乱将前线部队调来攻打首都。但他给亚历山大(Alexander Krynvov)将军电称:城市很平静,并没有政变危险,因此他必须停止进军。他请亚历山大将军前来访他并保证其安全。当将军现身时,克伦斯基却令他前往军事法庭报到。亚历山大将军则到他的一个朋友家中用手枪自杀了事。
   
   是否存在所谓科尔尼洛夫阴谋呢?几乎肯定没有。但有相当证据表明确有克伦斯基阴谋,毁誉总司令,扩大想象的但被广为接受的反革命政变,镇压之将使首相处于无可争议的没有对手的地位。
   
   1917年10月政府设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1918年6月(此时政权已易手)作出报告确认:指控总司令科尔尼洛夫叛乱没有依据,并指责克伦斯基缺乏勇气承认犯了严重错误。如果克伦斯基确认为了加强自已的权力而与科尔尼洛夫决裂,他不仅未达到目的,而是相反。克伦斯基与科尔尼洛夫的冲突,使他与自由派和保守派皆疏远,而未巩固他在社会主义者阵营的地位。主要受益者仅是布尔什维克党。布党一直克意宣传俄国面临反革命武装政变。8月,政府迫于苏维埃委员会(Ispoliom)的压力,开始释放因七月武装政变而被捕的布尔什维克党员。九月市政选举中,布党突飞猛进,莫斯科布党获得49.5%席位,同时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则自6月以来一直持有71.1%突降为18.9%。不仅如此,为阻止假想的科尔尼洛夫进攻,克伦斯基请求布党援助,发放了40000枝枪给工人,很大一部分落到布党红卫队手中。
   
   更重要的是,科尔尼洛夫事件,导致克伦斯基与军方的分裂。因为虽然军官团总是忠于政府,但对克伦斯基的指控感到困惑,他们并非在背后支持科尔尼洛夫,却对克伦斯基对待他们受欢迎的总司令,逮捕许多著名的将军,指控他们与科尔尼洛夫阴谋叛乱,及他的向左转感到不满。后来十月下旬,当克伦斯基呼吁军方帮助他从布党手中拯救临时政府时,军方几乎无人响应。
   
   与此同时,列宁躲在郊外农村,紧张地重新设计世界。刚开始列宁认为他和他的党全完了,即便如此,他的失败可为将来的革命提供教训。因此,他致力于写作《国家与革命》,基于马克思之成功的革命必须粉碎既存的官僚和军事机器(旧政体)这是过渡性的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一旦完成此任务,政府将消亡。“在社会主义下,所有一切将颠倒统治,且迅速变成习惯于无人统治。”处理未来经济,列宁保守得多。
   
   科尔尼洛夫事件给了列宁新希望。他认识到克伦斯基与军方分裂是多么致命的错误,令其极兴奋和吃惊的是,首相居然恢复并武装他的追随者。工人和士兵正在偏离孟什维克与社会主义革命党的主要支持基地苏维埃。
   
   到九月中旬,布党在莫斯科和彼得格勒苏维埃中工人均获多数。托洛斯基保释出狱,成为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并迅速使之发展成控制全国苏维埃的机构。不理采苏维埃委员会,他创立了一个平行假苏维埃组织,代表中布党占绝大多数的假苏维埃。
   
   在科尔尼洛夫事件创设的绝佳政治环境下,及在苏维埃中取得的成功,布党重新讨论另一次政变。人们对七月政变惨败记忆犹新,卡门内夫和季诺维也夫坚决反对另一次冒险。理由是布党虽然正在恢复力量,但仍是极少数:即使夺取政权,也会在资产阶级与农民反革命联手下很快被击溃,因而主张待第二届苏维埃大会通过合法手段获取权力。
   
   9月12日和14日列宁从芬兰给中委两函:“布党必须夺权”。“布党可以且必须夺权,不仅能夺权且能保住政权”。通过承诺:立即和平,鼓励农民占取私有土地,列宁保证:“布党可以建立一个无人能推翻的政权”。“在莫斯科与彼得格勒举行武装起义夺权,推翻政府,我们必须考虑如何煽动这么干,而不在文字上显示我们自已。”
   
   托洛斯基证实,当时苏共中央委员无一人赞同立即起义。斯大林建议将列宁的信发给布党各主要组织者,看他们的反映。列宁急不可待生怕时不再来,千载难逢的良机稍纵即逝。9月19日他发出第三封信:“时机已成熟”。“放过此时机,等待苏维埃大会纯属白痴或纯属背叛。”“必须迅速与决绝行动,同时在莫斯科彼得格勒和波罗的海起义;意外进军莫斯科可令政府滩痪”。“我们将以小于7月的损失换取胜利的机会,因为军队不会进攻主张和平的政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