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秘密]
郭国汀律师专栏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秘密

列宁不为人知的秘密
   
   
   南郭点评:列宁迄今在俄国大多数人心中是个伟大的革命家,是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第三名,正如恶魔毛泽东一样,迄今在众多愚男蠢妇心目中,老毛还是伟大领袖导师统帅舵手!然后历史与时间最公正无情,是人是鬼,是混蛋,一切都将真相大白!
   

   
   
   Richard Pipes 著[1] 郭国汀编译[2]
   
   列宁因为是阴谋刺杀沙皇而被绞死的亚历山大的弟弟,仅参加了一个相当无害的学生游行示威活动,抗议大学的规则,结果被大学开除。而且被禁止投考任何其他大学,因此仇恨沙皇专制与革命的种子在他心中发芽。102
   
   斯特鲁威(Struve )1890年代与列宁经常交往,他回忆说:“列宁的主要性格是仇恨。列宁接受马克思理论是因为发现其与他内心主要性格相符。阶级斗争的理论,毫不留情地彻底毁灭敌人,与列宁对周边现实的情感相吻合。他不仅仇恨既存的沙皇专制和官僚体制,及秘密警察无法无天的任意统治,而且仇恨自由和资产阶级。”103
   
   列宁是典型的敌我思维型,没有妥协精神。1904年托洛斯基便将列宁与罗伯斯比尔进行类比。他们均只有“我,我们与你,你们;友/敌两分思维”。这种激端思维导出两个重要后果。其一,列宁视政治为战争关系;他曾定义和平为“为了战争而进行的喘息”。这种思维使他除非出于权宜之计不能妥协;其二,不能宽容异议,列宁视非其同党的任何人和团体皆为事实上的敌人,因而是一种威胁,必须使之闭口和镇压。列宁完全不能容忍批评。104
   
   列宁有极强烈的残忍倾向。他处死成千上万的人冷酷无情,非常熟悉列宁的苏联著名作家高尔基指出“列宁对人类几乎无兴趣,他唯思考党、群众、国家。。。”105
   
   1893年列宁移居圣彼得堡,表面上是执业律师,实际上从事职业革命,经与一群年青的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交往,他们劝说他放弃人民意志党,社会主义革命党的前身即为人民意志党,列宁的兄长亚历山大是人民意志党的骨干之一;后来列宁才成为社会民主党最终分裂成布尔什维克党。
   
   1902年列宁在《怎么办?》中提出:工人若任由其自已发展无法革命,只会导向资本主义;除非由一个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革命党必须有高度组织纪律且职业化。由于工人必须养家糊口,不可能专职革命,故领导革命的重担就落到了社会主义知识分子身上。因而共产党实质上是以工人的名义而无其授权。据此理论,列宁试图将1903年成立的社会民主党改造成高度集权,上级指令,下级必须无条件执行;由于社会民主党反对,故列宁在党内吸引一批追随者,组建自已的派别,在1906年始分为布尔什维克党和孟什维克党。只到1912年,两派名义上同属社会民主党,
   
   1907年布尔什维克党仅46100人,孟什维克党有38200人;俄国总人口却达一亿五千万人,约有200万工人,产业工人仅占一半左右,其余大多是季节性工人。但到1910年,按托洛斯基估计,布党与孟党两派仅剩下不到10000人。布党主要是俄罗斯人,孟党主要是乔治亚和犹太人及非俄罗斯少数民族人。1907年第五届党代表大会,78.3%布党是俄罗斯人,而孟党仅34%是俄罗斯人。两派知识分子均占绝大多数。
   
   俄国社会民主党与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一样,视农民为小资产阶级和反动阶级;列宁反对民族主义而主张同化主义。但他否决解决民族问题诸如联邦或文化自治。他的民族政策是要么全部要么是零。亦即,要么同化成俄罗斯,要么分离成独立国。他对于农民获得土地,民族自治仅是当作权宜之计。
   
   布党由于是职业的,故需要大量金钱。布党的经费主要来源:一是来源于富人,律师,工程师,医师,银行家及政府官员的资助;其二是抢劫银行。1907年在提夫里斯布党抢劫银行125000卢布,在外国兑换本票时,被警方侦破,致使不少布党劫匪被捕,包括后来成为外交部长的马克新利维诺夫。有一次布党连威胁带诱骗将一个同情马克思主义的富翁拟资助社会主义革命党的10万卢布硬抢到手。(108)孟什维克党领导人马托夫指证:此种抢劫犯罪使得布党能够支付其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党组织每月1000至5000卢布。而合法的社会主义革命党每月的经费不超过100卢布;第三,德国政府的的资助。列宁与德国私下交易出卖国家利益换取德国政府大量财金资助并用此基金支付工资和出版布党报纸。
   
   俄国秘密警察与革命者既斗争又合作。秘密警察渗透入所有的革命党。列宁则戴着手套(即通过线人和第三人而列宁自已从不亲自操作)与秘密警察交易。秘密警察热衷于促使社会民主党和其他革命党的分裂,使之内部树立山头。除了收集情报组织活动外,其主要职责在于促使反对派内部关系恶化,主要人物之间相互冲突。警方利用列宁对孟什维克的敌意,加剧双方的紧张,从而减轻其危险性。为此目的,线人马利诺夫斯基(Roman Malinovskii)打入布党,深受列宁赏识与信任,并成为布党在杜马(议会)的主要发言人。警方予之资金让他发行列宁的星火日报,并选任了一个线人任编辑。列宁愤怒地否决孟什维克与社会主义革命党人揭露马利诺夫斯基是警方线人,甚至当其真相暴露后[3]。110
   
   1913年1月,在巴尔干危机期间,列宁致函高尔基:“奥俄开战将极有利于东欧革命,但是奥皇约色夫(Franz Joseph)和沙皇尼古拉二世不太可能予我们此种惊喜。”在一战爆发时,列宁还给他的情妇伊内莎(Inessa Armand)邮了一封贺卡称:“我的亲爱的最亲密的朋友,致意俄国革命启动”!因为列宁期望战争使工人、农民和士兵反叛,进而变国际战争为内战,他好从中渔利。
   
   列宁在波属奥地利之(Cracow)期间,与奥地利政府私下联系,以换取财金津贴;因此列宁支持俄国之乌拉尔独立,奥地利亦将此作为削弱俄国的国策促动。待两国敌对爆发时,他移居中立的瑞士,并在那里呆了两年半;列宁准备了一份声明,煽动德、奥击败邪恶的俄国。他是唯一的一个欧洲著名知识分子号召击败自已祖国的人。由于列宁公开希望俄国战败,引起德国关注,并派一个德国与俄国关系专家帕尔伏斯(Alexander Helphand-Parvus)于1915年5月在瑞士试图与列宁接触,但当时列宁拒绝见他。不过,列宁同意见另一位德国间谍,换取财金资助。这些行为构成最严重的叛国罪,列宁至死一直保守这些机密。直到德奥档案解密后才披露。111
   
   战争期间,列宁与妻子克鲁斯卡娅经受了一系列考验,这是一段贫困与世隔绝的时光,他们住在边境贫民区,时常与妓女和罪犯同餐,因为认为列宁是个危险的疯子,先前不少追随者抛弃了他;唯一使列宁欣慰的是与情妇伊内莎的婚外恋情,她是一个音乐艺术家的千金和商人之妻,伊内莎1910年在巴黎遇见列宁,并在克鲁斯卡娅的容忍下,很快便成为列宁的情妇,她似乎是列宁一生中唯一亲密的人。
   
   列宁其实对革命的到来并无信心。1917年1月9日至22日,在苏黎世对年青社会主义者交谈时列宁预测说,欧洲无法拒绝动荡的同时,“我们这些老家伙恐怕无法活着见到革命决战”。七周后,沙皇政权跨台。112
   
   虽然习惯上称1917年俄国二月和十月两场革命,唯有二月革命才名符其实。1917年2月俄国经历了一场真正的革命,骚乱导致沙皇政权跨台;虽然既无准备,也完全出乎意料,而是自发和突发的。临时政府立即得到了全球各国的承认。1917年10月布党推翻临时政府,不是自发而是精心阴谋,并由高度组织的阴谋策划导致。随后用了三年内战镇压国内普遍的反抗。十月革命是典型的政变,由一小撮帮派夺取政权。十月政变分为两个阶段,列宁指挥街头示威抗议,以便拖跨临时政府,这一策略失败后,列宁逃至芬兰;9月以后,由托洛斯基领导。
   
   1917年3月6日/19日,列宁电报彼得勒格布党;“我们的策略:完全不信任,不支持新政府。我们尤其怀疑克伦斯基。武装无产阶级才能提供唯一的保证。立即选举彼得格勒市杜马,不与其他党掺和”。此时临时政府刚执政一周,几乎尚未发表政纲,而布党被秘密警察消灭了许多;在工人中的支持者远少于孟党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但布党组织最严密完好。3月2日彼得格勒市党委刚从狱中释放,三天后,才开始发行第一期星火日报(战争爆发后被关闭)。
   
   德国对俄国要人有其自身的考量:1916年秋,威尔海姆(Kaiser Wilhelm)沉思道:“从最严格的军事意义上,单独与同盟交战国缔和约至关重要,以便我们全力对付其余敌人。。。据此,我们应努力促成俄国内斗,令其与我方订立和约”。115
   
   这意味着德国将利用亲德反战的左派激进派,而列宁无疑是其领导人。打列宁牌的是帕尔威斯(Parvus),他1917年以经营进出口公司掩护其情报员身份,在中立国丹麦,他聘任了一个列宁信任的格拉内特斯基(Pole Jacob Furstenberg Granetskii)任公司驻斯德哥尔摩代理。他集注于列宁,描述列宁远比克伦斯基疯狂。他极了解俄国政治并富于远见,预计列宁一旦回俄国,将推翻临时政府撑权并缔和约。他知道列宁渴望权力,相信他会交易经德国赴瑞典回俄国。在帕尔威斯影响下,德国大使电告柏林:“我们须无条件寻求制造俄国最大可能的混乱。。。尽力挑拨中庸与激进派之间的关系,激进派撑权对我们利益最大。既然革命对他们不可避免,激进派当权必然搅乱俄国的稳定。”
   
   于是德国政府授权其驻瑞士使馆,与列宁商谈安排回俄国通行事宜。为避通敌之嫌,安排用列宁等俄国革命者与德国与俄国交换关押于俄国的德国公民,于是列宁等人享受特检免验护照。
   
   1917年3月27日下午3点20分至4月9日,32名俄国移民包括列宁、克鲁斯卡娅、伊内莎、季诺维也夫从瑞士至德国,抵达波罗的海后转船前往瑞典。在斯德哥尔摩由帕尔威斯接站。他再次求见列宁,但列宁拒见。而让卡尔拉德克(Karl Radek奥地利公民)见他以避开通敌之嫌。卡尔与帕尔威斯谈定了德国资助布党的具体事项。4月3日列宁一干人等抵达彼得格勒。随即列宁发表演讲言及资产阶级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过渡无需等待经年累月,只需数周,令所有的人震惊。随后,列宁宣读他的《四月提纲》;绝大多数听众认为其完全脱离现实,如果不属疯狂的话。列宁主张撤出战争,立即转向第二阶段革命,不与临时政府任何合作,全部权力转归苏维埃;解散军队改为民兵;没收所有地主财产,全部土地国有化;将俄国金融机构合并成单一的全俄银行,受苏维埃控制,苏维埃控制生产与分配,创设新国际。
   
   德国非常高兴,1917年4月4日17时,德国驻斯德哥尔摩大使电报柏林:“列宁成功进入俄国,他正在按我们期望的工作”。11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