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藏人主张
·大騙子修理小騙子
·小英如承認92共識台灣等於政治自殺
·馬英九令魔鬼都感到絕望的愚蠢
·出版社谈袁红冰教授作品
·85% 中國人支持武力統一台灣!
·中华民国祭可能成为现实
·台湾有多少个想做中国人呢?
·《敦促蔡英文總統反思國策書》
·袁紅冰致萬言書促蔡英文反思國策
全球对峙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奥巴马在埃及局势发表讲话
·埃及變天的意義比天大!
澳洲动态
·道歉日
·澳洲火灾图辑
·难忘西澳
·澳外长欲与杨洁篪讨论力拓案
·北京又登上了“电邮间谍嫌疑宝座”
·澳中关系“充满挑战”
·澳媒∶红旗还能扛多久?
·达赖喇嘛访澳陆克文访美
·澳大利亚生活质量列全球第二
·澳洲整顿院校维护留学生利益
·吉拉德成为澳首位女总理
·澳洲总理开始对亚洲访问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澳洲政争中的计策和谋略
·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陆克文政府关注西藏局势
·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心存戒备
·陆克文与艾伯特的生死决斗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
杂论区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偉大的復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动向》长短论
   
   
   五月十一日朱厚泽的送别仪式,别具一格,盛况罕见,不少出席者奔走相告:该来的都来了,该见得都见着了。有人形容这是六四后21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体制内外民主人士的聚会。送别朱厚泽的悲情与老朋友久别重逢的欣喜,奇怪的组合在一起,确实有特色。更重要的是,他们是来告别一个时代、告别一种曾经有过的希望:

   
   朱厚泽是中共党内民主思想的领军人物,与李锐、胡绩伟等同为党内民主派重镇,但对现存体制的反省、对社会转型、对中国前途的探讨对包括宪政民主在内的人类文明的认知,他是走的最远的一个人。在一个反智化与逆淘汰的一党专制体制里,他的理论修养、战略眼光,尤其是在政治漩涡中坚守人格良知,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他被认为是兼具胡耀邦的无私、革新、勇敢,与赵紫阳的机智、变通、稳健于一身的人,他理所当然的被视为中共党内民主派的希望。
   胡耀邦去世前曾经表示:“我辞职对于自己没有什么,主要是对不起两个人,朱厚泽、白纪年。因为朱厚泽是可以当总书记的一个人。” 朱厚泽与胡耀邦是心心相印的,在一篇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的遗稿中,朱厚泽写了一段话,“胡耀邦同志一直到去世,都遵循共产党的组织纪律。但在他的晚年,思想一直是走到前面去的,真心诚意的坚持全面改革,甚至是委曲求全,在体制内采取一切可能的方式推进转型,可以说鞠躬尽瘁。”他说:“胡耀邦是在传统体制内试图突破这个体制、但又不违背‘规则’的最后一人。”这其实也是他自身的写照。
   
   六四后20年朱厚泽和他的思想主张都被冰冻了,尽管朱厚泽已经把关注的精力投向民间和社会底层、投向日新月异的新科技、投向大自然……,热衷于既得利益分赃的中南海还嫌他碍手碍脚,他被嫉恨被监控被禁止出境,乃至于他死了也不被放过——遗体仍要被中共党旗覆盖,朱厚泽的思想精神和整个身体全都被中共无情地鞭挞、吞噬。惜哉,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朱厚泽曾说过“我是一个参加过革命工作的过来人,我的一生几乎全部是在斗争中度过的,这其中最为残酷的斗争不是来自国民党,而是来自共产党内部。共产党斗争自己人是最厉害的,中国人斗争中国人也是最厉害的。”在临终前,他对以残酷斗争、牺牲人权的所谓 “中国模式”提出了强烈的质疑,并预言这将成为二十一世纪大争论的焦点。
   
   朱厚泽的过人之处在于对自己和中共民主派有非常清醒的认识,他告诫道:“我们这些老人的存在(指倾向政治改革的老人们),给年轻人以希望,但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希望。”他更直接说,“没有希望。你们眼中的希望,是因为看到我们这些老头子还活着,所以你们有幻想。但连我们自己都不抱幻想。”有人视此为朱厚泽的政治遗嘱。
   随着朱厚泽的离去,中共党内民主化和中国政治改革的所有幻想都彻底破灭了。寄希望这个体制能够改革完善、成功转型的希望完全破灭了。寄希望于胡耀邦、赵紫阳、朱厚泽这样的好人力挽狂澜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这不仅是朱厚泽的悲剧,也是中共的悲剧,更是被被中共绑架了的这个国家和世界的悲剧。难怪有朱厚泽送别仪式的出席者感叹:这样的聚会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0年5月号)
(2010/05/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