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一蒋庆关于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的阐发,对于中国的政治文明建设具有重大意义。只是其具体设想,缺乏现代性、可行性及操作性。首先,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就不能也无法通过设立“通儒院”和“国体院”来代表。何以见得?

   对于“性与天道”,贤人解悟,圣人证悟,总之,只有圣贤才能正确领悟,因此,也只有圣贤才有资格代表天道。那么,代表天道合法性的“通儒院”理所当然必须由圣贤组成。而在太平世到来之前,圣贤只能是极少数,在大多数时代,只怕很难凑够一“院”。而且,圣贤在活着的时候不易被世人认可,在邦无道时,成为“丧家犬”的可能性倒大得多。

   天道不象民意可以票决,可以量化、“客观标准”化。儒家经典可以用来衡量圣贤,但对经典的理解因人而异,误解更多,经典的标准也难以量化、具体化。经典的解释权很容易被某些学阀以及特权人物和势力所掌握。如果“通儒院”的伟大构想万一“操作”成功,只怕真的通儒圣贤,既不能进,也不屑进。

   蒋庆设想的“国体院”,也同样容易“异化”。把“通儒院”和“国体院”放在“庶民院”(庶民二字放在这里甚不宜)之上,都有权对民意进行审核和驳回,一来二去,只怕民意也就所剩无几乃至有名无实了。

   二东海以为,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特别是天道的合法性,只能由儒家经典和儒家宪法来代表。不能把这种代表权“下放”到任何具体的“院”子里去。

   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要代表,比较而言又对“性与天道”有着最为正确的领会和阐述(对此,《易经》、《中庸》、程朱阳明熊十力的著作以及东海的大良知学,都有直接的阐说。)所以,在中国,儒家的经典和道统,就是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最高代表。

   让儒家取得宪法地位,以仁本主义作为政治和社会的最高指导思想,就能够在“外部”对政治、对社会、对民意产生积极有效的导良作用和制约能力;通过儒家经典的深入学习和全面普及,在以儒家经典作为培养和选拔官员的重要“课本”的同时,以之教育学生教化民众,儒家思想仁义原则就会在内部对民意产生导良和制约作用,成为民意的主要背景。民意与“天意”的结合就会不断密切起来。

   也就是说,仁本主义作为意识形态,自有其导良功能,而儒学作为学校的一级学科、选拔考察官吏的重要标准,其教化作用将会得到充分的发挥,民众的认识能力、德智水平和选举眼光也会得到大幅度上升。

   顺及:儒家天人不二,天道既有超越性又有内在性,在超越的层面为天道乾元,从内在的层面说,即是仁性良知。天道的合法性,也就是仁本主义和仁性良知的合法性。与其称为神圣超越的合法性,不如借用子贡之言,称为“性与天道”的合法性更合适。

   另外,天道与民意,天理与人情,有异有同,知其异但不能忽其同,在一定程度上,民意也代表天意,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把两者分置两“院”去代表,容易把天道与民意割裂开来。

   三民主时代,民意为主。对于儒家政治来说,民意的合法性也应该是最根本、最重要、最基础的合法性(吃紧)。而在目前乃至今后相当一段历史时期中,民主应是民意最不坏的制度保障。现代儒家对民主原则即使不完全认同,至少应有一定的认可。

   但是,民意也不能一重独大。天道的合法性与民意合法性有重叠,在一定程度上民意可以代表“天意”,但两者又不尽一致,有时候,民意也可能严重偏离乃至完全违背“天意”。

   特别是在民众学识智慧道德等等各方面水平比较低劣的时期,民意偏离和违背天意的可能性就会特别大。民主产生的领导层、民主的决策和政策都有可能出问题。为了防止民意和民主产生各种流弊乃至出现重大错误,就需要更高一层的制约。因此,儒家强调政权的三重合法性,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其实西方现代民主与自由、平等、人权等等价值观血肉相连,是宪政、法治框架下的民主,具有一定的自我纠错功能和制约民意的力量,民意并非一重独大的。只是儒家认为,一般性的宪政法治仍不足以消除民主的各种流弊和民意的出偏危险,还有必要再加上代表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道统,作为最高制约和“保险”。

   民主宪政法治和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具有相当的普世性,但仁义道德、仁本主义具有更高的普适性,可以包容、涵盖并且发展前者。法治虽好,在儒家的指导下还有很大发展的空间,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德治更好。一般性的宪政虽好,但不能体现历史文化与“性与天道”的合法性。这,只有儒家宪政才能达到。2010-5-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附:蒋庆《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按照“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并存制衡”的义理理据,各设一个议院来分别代表上述两重合法性,即设“通儒院”代表超越神圣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大主教主教席位),设“国体院”代表历史文化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王室贵族、世袭贵族、司法贵族席位)。另外,再设一“庶民院”代表人心民意的合法性(相当于下院民选议员席位)。”

(2010/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