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一蒋庆关于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的阐发,对于中国的政治文明建设具有重大意义。只是其具体设想,缺乏现代性、可行性及操作性。首先,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就不能也无法通过设立“通儒院”和“国体院”来代表。何以见得?

   对于“性与天道”,贤人解悟,圣人证悟,总之,只有圣贤才能正确领悟,因此,也只有圣贤才有资格代表天道。那么,代表天道合法性的“通儒院”理所当然必须由圣贤组成。而在太平世到来之前,圣贤只能是极少数,在大多数时代,只怕很难凑够一“院”。而且,圣贤在活着的时候不易被世人认可,在邦无道时,成为“丧家犬”的可能性倒大得多。

   天道不象民意可以票决,可以量化、“客观标准”化。儒家经典可以用来衡量圣贤,但对经典的理解因人而异,误解更多,经典的标准也难以量化、具体化。经典的解释权很容易被某些学阀以及特权人物和势力所掌握。如果“通儒院”的伟大构想万一“操作”成功,只怕真的通儒圣贤,既不能进,也不屑进。

   蒋庆设想的“国体院”,也同样容易“异化”。把“通儒院”和“国体院”放在“庶民院”(庶民二字放在这里甚不宜)之上,都有权对民意进行审核和驳回,一来二去,只怕民意也就所剩无几乃至有名无实了。

   二东海以为,天道与传统的合法性,特别是天道的合法性,只能由儒家经典和儒家宪法来代表。不能把这种代表权“下放”到任何具体的“院”子里去。

   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要代表,比较而言又对“性与天道”有着最为正确的领会和阐述(对此,《易经》、《中庸》、程朱阳明熊十力的著作以及东海的大良知学,都有直接的阐说。)所以,在中国,儒家的经典和道统,就是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最高代表。

   让儒家取得宪法地位,以仁本主义作为政治和社会的最高指导思想,就能够在“外部”对政治、对社会、对民意产生积极有效的导良作用和制约能力;通过儒家经典的深入学习和全面普及,在以儒家经典作为培养和选拔官员的重要“课本”的同时,以之教育学生教化民众,儒家思想仁义原则就会在内部对民意产生导良和制约作用,成为民意的主要背景。民意与“天意”的结合就会不断密切起来。

   也就是说,仁本主义作为意识形态,自有其导良功能,而儒学作为学校的一级学科、选拔考察官吏的重要标准,其教化作用将会得到充分的发挥,民众的认识能力、德智水平和选举眼光也会得到大幅度上升。

   顺及:儒家天人不二,天道既有超越性又有内在性,在超越的层面为天道乾元,从内在的层面说,即是仁性良知。天道的合法性,也就是仁本主义和仁性良知的合法性。与其称为神圣超越的合法性,不如借用子贡之言,称为“性与天道”的合法性更合适。

   另外,天道与民意,天理与人情,有异有同,知其异但不能忽其同,在一定程度上,民意也代表天意,所谓“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把两者分置两“院”去代表,容易把天道与民意割裂开来。

   三民主时代,民意为主。对于儒家政治来说,民意的合法性也应该是最根本、最重要、最基础的合法性(吃紧)。而在目前乃至今后相当一段历史时期中,民主应是民意最不坏的制度保障。现代儒家对民主原则即使不完全认同,至少应有一定的认可。

   但是,民意也不能一重独大。天道的合法性与民意合法性有重叠,在一定程度上民意可以代表“天意”,但两者又不尽一致,有时候,民意也可能严重偏离乃至完全违背“天意”。

   特别是在民众学识智慧道德等等各方面水平比较低劣的时期,民意偏离和违背天意的可能性就会特别大。民主产生的领导层、民主的决策和政策都有可能出问题。为了防止民意和民主产生各种流弊乃至出现重大错误,就需要更高一层的制约。因此,儒家强调政权的三重合法性,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其实西方现代民主与自由、平等、人权等等价值观血肉相连,是宪政、法治框架下的民主,具有一定的自我纠错功能和制约民意的力量,民意并非一重独大的。只是儒家认为,一般性的宪政法治仍不足以消除民主的各种流弊和民意的出偏危险,还有必要再加上代表历史文化和“性与天道”的道统,作为最高制约和“保险”。

   民主宪政法治和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具有相当的普世性,但仁义道德、仁本主义具有更高的普适性,可以包容、涵盖并且发展前者。法治虽好,在儒家的指导下还有很大发展的空间,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德治更好。一般性的宪政虽好,但不能体现历史文化与“性与天道”的合法性。这,只有儒家宪政才能达到。2010-5-11东海老人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附:蒋庆《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按照“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并存制衡”的义理理据,各设一个议院来分别代表上述两重合法性,即设“通儒院”代表超越神圣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大主教主教席位),设“国体院”代表历史文化的合法性(相当于上院中的王室贵族、世袭贵族、司法贵族席位)。另外,再设一“庶民院”代表人心民意的合法性(相当于下院民选议员席位)。”

(2010/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