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白毛女的儿子]
槟郎文集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毛女的儿子

   白毛女的儿子
     槟郎
     
     闪电撕扯沉闷的雨云
     县衙前的广场一片寂静

     黑压压地下跪着上千人
     领头的小锁高举着申诉信
     武警荷枪实弹严守着
     紧闭的衙门里悄然无声
     
     小锁对着衙门高声诉陈
     王县长呀王小春你在偷听
     你爸你妈故事路人皆知
     戏剧和影视至今仍在放映
     你的儿子与黄世仁何异
     张喜儿与你妈命运多相近
     
     当年黄世仁逼死你外公
     抢占了你妈肆意欺凌
     是张喜儿曾祖母尽力保护
     并掩护她逃出黄家院庭
     你爸逃亡多年后锦衣还乡
     是我爸大锁帮着他招兵
     
     张喜儿曾祖母领着你爸
     在山洞找到你白发母亲
     在我爹枪毙黄世仁枪声中
     乡亲们为你爸妈办结婚
     你妈在县衙里生下了你
     也常带你回访共同的山村
     
     自从你爸和你妈去世后
     留学归来的你与故乡断根
     你像你爸一样当了县长
     却与下层人民毫无感情
     后来你儿子在改革中下海
     你突然又想到认籍寻根
     
     房地产商你儿子王世仁
     拿着县衙公文回乡强征
     张白劳的责任田全被圈占
     衙役带着铲车将青苗毁尽
     他被迫按手印后气绝身亡
     你儿子又将他女儿蹂躏
     
     赵大春是张喜儿的恋人
     为张白劳父女报仇雪恨
     只杀了经理助理穆仁智
     被抓前及时逃走失了踪
     刚烈的张喜儿被送疯人院
     流产后头发变白人变疯
     
     千人下跪在县衙门前
     他们都是县长的老乡亲
     他妈杨喜儿是白毛女
     他爹王大春领过闹翻身
     王世仁又要将村庄全征
     小春县长却不接见民众
     
     闪电撕扯沉闷的雨云
     县衙前的广场一片寂静
     黑压压地下跪着上千人
     领头的小锁高举着申诉信
     他对楼里县长痛说村史
     武警接到严惩刁民的命令
     
     (作者附记:叙事打油诗,
     故事纯属虚构。有愧于经典
     白毛女,罪责在我)
      2010-5-12
(2010/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