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狱中冤民老赵头]
槟郎文集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冤民老赵头

   狱中冤民老赵头
     槟郎
     
     放下刚阅读的新闻报纸
     便焦急今天写什么论文呢

     副教授的科研量怕完不成了
     随手拿起一本小说红岩
     就写这部经典重读吧
     研究革命者所遭受的酷刑
     脑中忽然闪现老赵头的形象
     不觉回忆起我的狱警时光
     
     时代风云波及皖中小城
     子弟中学任教的我停职反省
     终于等到重新安排了工作
     到建筑大队当一名狱警
     我拿着报到信奔向大队部
     教导员领着我进了中队工地
     此后五年我在狱内看管犯人
     认识的第一个犯人便是老赵头
     
     中队的领导同事欢迎我
     指导员要我熟悉犯人情况
     以后的四知道考试派我完成
     我拿着四知道手册工地上乱转
     一个老年犯人在岗亭望风
     他看到我过去叫声李队长好
     我要他告诉我他的四方面资料
     对应着四知道手册努力背诵
     
     老赵头犯了故意杀人罪
     同村的受害者成了无头尸
     我说吵次嘴怎这样对待人家
     他毕恭毕敬地说我有死罪
     判了二十年是政府从宽处理
     乡巴佬和师范生的我困惑
     老实犯人与他的罪行难对应
     时间长了也明白犯人的复杂性
     
     终于明白不适应新岗位
     我追求唯一跳槽路是考研
     老赵头却改造好进了积委会
     妻子早就在判刑时离了婚
     唯一的儿子只来看过他一次
     他伤心竟然连爸爸都不喊一声
     他减过一次刑又要再次减刑
     我编减刑材料时发生变动
     
     在我接到考研录取书不久
     检察院来人找老赵头谈话
     干警传开他是完全被冤枉的
     所谓被杀人十年后做生意归来
     我利用周末监房值班时间
     找他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谈话
     在我反复劝导下终于说出实情
     他在刑警队遭受了屈打成招
     
     被害人与他吵过嘴后失踪
     不久村边发现无头的男尸
     公安局把他抓去作为嫌疑人
     他一开始只说实话并无行凶
     警察便毒打他非要他坦白招认
     拷板凳上三十多天不让睡觉
     开水兑上啥药喝下便昏沉
     刑警阴笑着在他头上点放炮竹
     
     老赵头也是条中华硬汉子
     花样翻新的多少酷刑都能硬挺
     但为首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刑警
     的话使他一下子被彻底缴械
     那个头顶国徽的制服严厉教训他
     政法委通过的决定必然要实行
     开个小车载着你中途推下
     便可以袭警逃跑给一枪击毙
     
     我怎么分析红岩中的受刑
     已有的科研成果证明多虚构
     而老赵头受的酷刑绝对是真的
     他不是革命者公安也不是反动派
     人民政府对人民岂能草菅人命
     老赵头冤牢十年无罪释放算幸运
     副教授的科研量怕完不成了
     我的同胞的命运使我无法平静
      2010-05-13
(2010/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