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狱中冤民老赵头]
槟郎文集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冤民老赵头

   狱中冤民老赵头
     槟郎
     
     放下刚阅读的新闻报纸
     便焦急今天写什么论文呢

     副教授的科研量怕完不成了
     随手拿起一本小说红岩
     就写这部经典重读吧
     研究革命者所遭受的酷刑
     脑中忽然闪现老赵头的形象
     不觉回忆起我的狱警时光
     
     时代风云波及皖中小城
     子弟中学任教的我停职反省
     终于等到重新安排了工作
     到建筑大队当一名狱警
     我拿着报到信奔向大队部
     教导员领着我进了中队工地
     此后五年我在狱内看管犯人
     认识的第一个犯人便是老赵头
     
     中队的领导同事欢迎我
     指导员要我熟悉犯人情况
     以后的四知道考试派我完成
     我拿着四知道手册工地上乱转
     一个老年犯人在岗亭望风
     他看到我过去叫声李队长好
     我要他告诉我他的四方面资料
     对应着四知道手册努力背诵
     
     老赵头犯了故意杀人罪
     同村的受害者成了无头尸
     我说吵次嘴怎这样对待人家
     他毕恭毕敬地说我有死罪
     判了二十年是政府从宽处理
     乡巴佬和师范生的我困惑
     老实犯人与他的罪行难对应
     时间长了也明白犯人的复杂性
     
     终于明白不适应新岗位
     我追求唯一跳槽路是考研
     老赵头却改造好进了积委会
     妻子早就在判刑时离了婚
     唯一的儿子只来看过他一次
     他伤心竟然连爸爸都不喊一声
     他减过一次刑又要再次减刑
     我编减刑材料时发生变动
     
     在我接到考研录取书不久
     检察院来人找老赵头谈话
     干警传开他是完全被冤枉的
     所谓被杀人十年后做生意归来
     我利用周末监房值班时间
     找他进行了一次详细的谈话
     在我反复劝导下终于说出实情
     他在刑警队遭受了屈打成招
     
     被害人与他吵过嘴后失踪
     不久村边发现无头的男尸
     公安局把他抓去作为嫌疑人
     他一开始只说实话并无行凶
     警察便毒打他非要他坦白招认
     拷板凳上三十多天不让睡觉
     开水兑上啥药喝下便昏沉
     刑警阴笑着在他头上点放炮竹
     
     老赵头也是条中华硬汉子
     花样翻新的多少酷刑都能硬挺
     但为首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刑警
     的话使他一下子被彻底缴械
     那个头顶国徽的制服严厉教训他
     政法委通过的决定必然要实行
     开个小车载着你中途推下
     便可以袭警逃跑给一枪击毙
     
     我怎么分析红岩中的受刑
     已有的科研成果证明多虚构
     而老赵头受的酷刑绝对是真的
     他不是革命者公安也不是反动派
     人民政府对人民岂能草菅人命
     老赵头冤牢十年无罪释放算幸运
     副教授的科研量怕完不成了
     我的同胞的命运使我无法平静
      2010-05-13
(2010/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