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喜儿爱春哥]
槟郎文集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喜儿爱春哥

   喜儿爱春哥
     槟郎
     
     这片贫瘠动乱的国土
     世世代代居住着我的同胞

     他们总是分割成两大等级
     少数掌握绝对官权的阔人
     广大被压迫的劳动人民
     种族在撕裂的疼痛中繁衍
     祖国在世界强国之林中蹒跚
     
     在我思念的遥远故乡
     喜儿和大春是一对恋人
     山村两个邻居的一对儿女
     如野蒿子一般地在乡野成长
     他们一道放鹅放牛打秧草
     一起上学又因贫穷先后辍学
     爱情随着共同的岁月发酵
     杨白劳王大妈心中结了亲家
     
     我的种族延续了五千年
     国土经历了多少沧桑巨变
     不变的是被压迫下层人的苦难
     杨喜儿与王大春快要结婚了
     哪知道灾祸眨眼降临门前
     村上大户黄世仁看上了喜儿
     蛇蝎般的歹心里打起了鬼算盘
     他弄到县衙办养殖场的公文
     将杨家的活命田全部圈占
     
     泥腿子岂甘心失去土地
     杨白劳守着青苗遍插红旗
     半夜来了歹徒把他打成重伤
     接着乡衙带着挖掘机平整场地
     穆仁智威胁说要抓喜儿坐牢
     躺在医院的杨白劳按了手印
     之后气绝身亡没留下遗言
     父亲的丧事接着女儿的丑事
     喜儿被黄世仁半夜入室糟奸
     
     旷地的巴根草根连着根
     春哥和他的喜妹心连着心
     杨家的祸不单行激怒了男儿
     拎着菜刀冲进了大户家的大门
     管家穆仁智救主掉了一只手
     凶手以故意伤害罪判了五年刑
     大春一年后越狱失了踪影
     喜儿宁死不愿做黄家的二奶
     被抓进疯人院里灌药又打针
     在怀孕流产后真的发了疯
     
     五千年中国治与乱循环
     物极必反但等级结构没有变
     多少年后王大春锦衣还乡
     带着卫兵冲进去捣毁了疯人院
     疯了的喜儿白发乱披了一身
     在情人的怀里被深情呼唤
     杨喜儿奇迹般地恢复健全
     在黄世仁押刑场的枪决声中
     王县长与喜儿衙门里大摆婚宴
      2010-5-11
(2010/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