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喜儿爱春哥]
槟郎文集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喜儿爱春哥

   喜儿爱春哥
     槟郎
     
     这片贫瘠动乱的国土
     世世代代居住着我的同胞

     他们总是分割成两大等级
     少数掌握绝对官权的阔人
     广大被压迫的劳动人民
     种族在撕裂的疼痛中繁衍
     祖国在世界强国之林中蹒跚
     
     在我思念的遥远故乡
     喜儿和大春是一对恋人
     山村两个邻居的一对儿女
     如野蒿子一般地在乡野成长
     他们一道放鹅放牛打秧草
     一起上学又因贫穷先后辍学
     爱情随着共同的岁月发酵
     杨白劳王大妈心中结了亲家
     
     我的种族延续了五千年
     国土经历了多少沧桑巨变
     不变的是被压迫下层人的苦难
     杨喜儿与王大春快要结婚了
     哪知道灾祸眨眼降临门前
     村上大户黄世仁看上了喜儿
     蛇蝎般的歹心里打起了鬼算盘
     他弄到县衙办养殖场的公文
     将杨家的活命田全部圈占
     
     泥腿子岂甘心失去土地
     杨白劳守着青苗遍插红旗
     半夜来了歹徒把他打成重伤
     接着乡衙带着挖掘机平整场地
     穆仁智威胁说要抓喜儿坐牢
     躺在医院的杨白劳按了手印
     之后气绝身亡没留下遗言
     父亲的丧事接着女儿的丑事
     喜儿被黄世仁半夜入室糟奸
     
     旷地的巴根草根连着根
     春哥和他的喜妹心连着心
     杨家的祸不单行激怒了男儿
     拎着菜刀冲进了大户家的大门
     管家穆仁智救主掉了一只手
     凶手以故意伤害罪判了五年刑
     大春一年后越狱失了踪影
     喜儿宁死不愿做黄家的二奶
     被抓进疯人院里灌药又打针
     在怀孕流产后真的发了疯
     
     五千年中国治与乱循环
     物极必反但等级结构没有变
     多少年后王大春锦衣还乡
     带着卫兵冲进去捣毁了疯人院
     疯了的喜儿白发乱披了一身
     在情人的怀里被深情呼唤
     杨喜儿奇迹般地恢复健全
     在黄世仁押刑场的枪决声中
     王县长与喜儿衙门里大摆婚宴
      2010-5-11
(2010/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