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喜儿爱春哥]
槟郎文集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喜儿爱春哥

   喜儿爱春哥
     槟郎
     
     这片贫瘠动乱的国土
     世世代代居住着我的同胞

     他们总是分割成两大等级
     少数掌握绝对官权的阔人
     广大被压迫的劳动人民
     种族在撕裂的疼痛中繁衍
     祖国在世界强国之林中蹒跚
     
     在我思念的遥远故乡
     喜儿和大春是一对恋人
     山村两个邻居的一对儿女
     如野蒿子一般地在乡野成长
     他们一道放鹅放牛打秧草
     一起上学又因贫穷先后辍学
     爱情随着共同的岁月发酵
     杨白劳王大妈心中结了亲家
     
     我的种族延续了五千年
     国土经历了多少沧桑巨变
     不变的是被压迫下层人的苦难
     杨喜儿与王大春快要结婚了
     哪知道灾祸眨眼降临门前
     村上大户黄世仁看上了喜儿
     蛇蝎般的歹心里打起了鬼算盘
     他弄到县衙办养殖场的公文
     将杨家的活命田全部圈占
     
     泥腿子岂甘心失去土地
     杨白劳守着青苗遍插红旗
     半夜来了歹徒把他打成重伤
     接着乡衙带着挖掘机平整场地
     穆仁智威胁说要抓喜儿坐牢
     躺在医院的杨白劳按了手印
     之后气绝身亡没留下遗言
     父亲的丧事接着女儿的丑事
     喜儿被黄世仁半夜入室糟奸
     
     旷地的巴根草根连着根
     春哥和他的喜妹心连着心
     杨家的祸不单行激怒了男儿
     拎着菜刀冲进了大户家的大门
     管家穆仁智救主掉了一只手
     凶手以故意伤害罪判了五年刑
     大春一年后越狱失了踪影
     喜儿宁死不愿做黄家的二奶
     被抓进疯人院里灌药又打针
     在怀孕流产后真的发了疯
     
     五千年中国治与乱循环
     物极必反但等级结构没有变
     多少年后王大春锦衣还乡
     带着卫兵冲进去捣毁了疯人院
     疯了的喜儿白发乱披了一身
     在情人的怀里被深情呼唤
     杨喜儿奇迹般地恢复健全
     在黄世仁押刑场的枪决声中
     王县长与喜儿衙门里大摆婚宴
      2010-5-11
(2010/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