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文集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母亲河口的哀悼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
   .
   我孤独地站在母亲河口
   迎风洒泪,江流悠缓

   曾经啸腾于崇山峻岭间
   现在早已经朽气沉沉
   而就在不远处的蓝色海洋
   将你的浊物抛颠成碎片
   我的一个学生跳江死了
   是被你饕餮还是得到庇护
   .
   大学城边的扬子江
   你兴奋地向母校挥手作别
   感谢指导写朱湘的毕业论文
   我却伤感东方静美的命运
   我们在江滩上垒起沙堡
   浪涛拍岸很快就将它打倒
   你说走上社会体验丰富的生活
   就能写出槟郎老师般的诗稿
   我的祝愿随你扬帆远航
   .
   从江城来到母亲河口
   就是我们短暂的缘分吗
   苏北老家当初中语文教师
   不到一年便愤而离职
   你信中的一大堆的牢骚
   就在你看多了主流诗坛的诗
   歌舞升平要么小资的唯美
   你终于嚼出槟郎的诗意
   可却抛入了更残酷的陷坑
   .
   母亲河口的特大都市
   如巨大的绞肉机绞碎你
   闭路电视上人大代表的胖脸
   正在为富家女儿与官二代
   主办豪华奢靡的轰动的婚礼
   他们的每一个毛孔都滴着
   劳工阶级的血泪,包括
   你短暂二十四岁生命的献祭
   你的死因被层层覆盖谎言
   .
   我闻讯赶来母亲河口
   你的遗体已火化,被白发
   孤独的农妇带回里下河洼地
   来信说被代表女儿的甜美吸引
   离开家乡到他的工厂打工
   每天十二小时的超强度机械操作
   监工随时抽下留血棱的皮鞭
   已有二十个员工蹊跷地被跳江
   你便串联起鲁迅左派的工会
   却把自己弄成第二十一个
   .
   你被新闻跳母亲河口了
   血汗工厂单方的话可信吗
   二十一个连跳也太弱智
   分着杯羹的父母官跟着学舌
   专家也扪着良心不脸红说
   相比于人类自杀率仍属正常
   可为什么有人看到刀棍伤
   曾在诗歌课上讲我学朱湘的死
   我们都会相聚母亲的扬子江
   2010-05-20
(2010/05/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