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纪念黄遵宪]
槟郎文集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黄遵宪

   纪念黄遵宪
     槟郎
     
     五十岁那年的特大悲剧
     不能说你老了,当时

     你的心思是多么的年轻
     称二十五岁的梁启超为同年
     与晚辈协力于无比辉煌过
     如今任人宰割的帝国的复兴
     而是天朝权贵老了,严重
     更年期综合症,竟将民族的
     朝阳扼杀在深闭的山坳中
     
     昙花一现又永恒的巨光
     是你与同道共同积着薪点亮
     别人睁眼看门外世界,你
     早已是遍历四大洲的外交官
     你投资创办的时务报煽旺
     一个民族早已被遏制的强力
     老大帝国瘦弱的青年皇帝
     也诏重臣四处寻你相见
     转眼竟成天朝第一等的罪人
     
     奸猾袁世凯的一个飞跳
     触动了最顽固势力的神经
     康梁仓皇出逃,六君子血溅
     菜市口,而你的上海寓所
     被重兵包围,大肆搜查
     你的救国梦与以三品京官
     出使日本大臣的仕途同夭折
     一夜间真的老了,侩子手
     放心地只将你放归原籍看管
     
     中华民族的生命力绵长
     专制势力为一己的私利而
     扼杀它虽不能得逞却能延缓
     最后八年志士折翼的幽居
     巨大悲怆使余事作诗人的你
     又在人境庐里创造了一个
     时代的诗史和诗风而耀亮千秋
     你倡民权学西法热爱华盛顿
     却感慨一事无成惟剩无用诗稿
     
     民族危机与生机的转捩点
     为什么血溅京门地屡遭摧残
     重演你五十岁那年中的我
     如梁启超一般的年纪由兴奋
     猛然掉入狱墙圈着的悲伤
     黄遵宪,历史时空相隔算什么
     我们在那年后的体验多相近
     你我的井函都将必定应验
     而今我也只能涵泳斋中空作诗
      2010-05-26
(2010/05/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