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卡廷森林的鸟]
槟郎文集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槟郎
     
     一阵阵沉闷的枪声
     惊飞卡廷森林的鸟

     与远方的屠宰场有何分别
     只是这次宰杀的是同类
     同类中也分异类吧
     推土机推平了一个个土坑
     血腥气久散不尽
     鸟的瞳仁从此充血
     
     充血的眼睛再次充血
     挖掘机挖出一个个土坑
     德国人教育波兰人
     你们的族敌在东方
     惊飞卡廷森林的鸟
     俯视地上的人类纳闷
     低等动物才同类相食呀
     
     惊飞卡廷森林的鸟
     眼睛第三次充血
     挖掘机挖出一个个土坑
     苏联人教育波兰人
     凶手是已经灭亡的法西斯
     与远方的屠宰场不同
     那边没有反复的刨挖
     这里谎言的草掩盖了真实
     
     事实后紧跟着谎言
     而不是鸟眼中的真相
     人在这点上比鸟高等吧
     波兰,上帝的弃儿
     那些年被两个外国瓜分
     子民被不同的趣味虐杀
     同胞分成异类助纣为虐
     谎言没有随复国而来
     目睹真相的鸟已经老死
     
     东方古国沉闷的枪声
     也惊飞我谋生城市的鸟
      1937年12月的真相
     先有侵占的屠杀者来掩盖
     后由部分同胞追捕叫真的国人
     谁相信真相就是叛国罪
     南京的鸟比卡廷的幸运吗
     眼睛的充血生前便消祛
     却承受凶手后代至今的杂音
      2010-4-15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