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地震时代的爱情]
槟郎文集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时代的爱情

   地震时代的爱情
     槟郎
     
     芝妹拉着我的手
     我们跑向楼梯

     槟哥你来得正是时候
     将目击什么叫圈地运动
     我却急不可耐地止了步
     将她紧紧地搂住
     我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想你恨不得就这么死
     她拖着我继续登楼
     
     就在那一瞬间
     老天爷发怒了
     村中最高楼的顶台
     我们看到了武装的特警
     扯掉了誓死的横幅
     大铲车压扁了陈列的棺材
     拆迁队伍冲进村巷
     逢人便打,鸡飞狗跳
     刹那间地动山摇
     
     芝妹恍然大叫地震
     我拖着她便往楼下跑
     一个警服和一个便衣
     冲进了我们的楼房
     我们在狭窄的梯道上相撞
     警棍恶狠狠地砸了过来
     我用笔记本电脑包挡开
     一脚揣翻了便衣
     抱着芝妹跃向墙拐
     警服的冲锋枪对我瞄准
     房子轰然倒塌下来
     
     意识从空白中苏醒
     发现芝妹蜷缩在我身下
     我感到右臂重压下的疼痛
     芝妹扒开碎混凝土块
     还好只是红肿没有出血
     楼梯下的墙拐庇护了我们
     我笑了,抱着她热吻
     你在网上喊我来见证奇迹
     到底看拆迁还是遭遇地震啊
     
     忽然传来了呻吟声
     微弱的光亮下的楼梯
     被几块预制板压得倾斜
     我移过去看到了两个脑袋
     便衣的头被砸出脑浆
     手里还抓住打我们的警棍
     警服的两条腿被压得不能动
     我抽出他的折叠式冲锋枪
     把便衣的警棍交给芝妹
     警服苦笑着对我们说
     地震帮我们强行拆迁了
     我反驳这是老天在惩罚你们
     
     三个活人等待救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芝妹哭着说我们会死的
     警服说没想到在这里牺牲
     我咬咬牙说呸,助纣为虐
     我为你这样的军人羞耻
     他的腿在流血坏死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他说他也是农家子弟当兵
     何尝不同情家园被抢的人民
     只想混到退伍回乡谋职
     他要我记下他父母家的地址
     祝福我们爱情无比甜蜜
     
     我现在南京回顾外省
     我和芝妹被困在她家七天
     警服在我们眼前慢慢死去
     电脑包里的面包和水也用完
     我们谈情说爱也谈到死
     在昏厥中仍拥抱亲吻
     被救援人员兴奋地广泛传播
     记者拍到照片上了报纸
     今天芝妹在网上问候我说
     村庄已经成了繁忙的工地
     她准备去北京长安街
      2010-4-19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