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阿娇之死]
槟郎文集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阿娇之死

   怀念阿娇之死
     槟郎
     
     中年人的儿时的记忆库
     比大海还要复杂丰富

     舅母红着眼睛悲叹着
     天真烂漫的小女孩阿娇
     牵着我的手漫步圩堤
     解开她的扎头的红头巾
     两条长辫子落在我的手心
     
     舅舅叹息妹妹去得早
     我想到母亲带我拜年
     假使母亲复活也不识娘家了
     我儿时的圩村已经消失
     连同那水圩和小女孩
     中年的我回乡给父母上坟
     在新城边缘的筒子楼里
     探访了年迈的舅舅舅母
     
     舅母红着眼睛悲叹着
     她竟然以杀人罪被枪决
     山村的小男孩我的盼望
     一年一度的圩村拜年
     那个长辫子的女孩的约定
     我到舅舅家刚吃卤鸡蛋
     邻家的阿娇便站在门外
     
     我走进筒子楼深处
     阿娇的母亲孤独一人
     她终于想起了我的童年
     糖果均分给我与她独生女
     带我们菜地上挖萝卜
     她老伴在截访后失了踪
     村干部说关进了疯人院
     老人抱怨阿娇为啥那样傻
     
     我独自去了西山公墓
     找到了阿娇的简陋的坟
     冥币在她的碑前飘飞
     她还认识儿时的玩伴吗
     当她怀着决死的心去复仇
     她并没有想到我在异乡
     已成长为人文知识分子
     正在用笔为被压迫者呐喊
     我只能用廉价的纸钱安慰
     
     我儿时的圩区已经大变
     到处是工地和废弃的村庄
     市政府勾结村干部刮占地皮
     接着是野蛮的强行拆迁
     这片废墟应该是阿娇的家
     我与她儿时共同的乐园
     被推土机消防车和队伍包围
     她父亲向窗外摆动锤刀旗
     
     臭水沟该是水圩的残留
     我和阿娇在这里堆着雪人
     她说辍学于小学毕业前
     不能与我升进共同的乡中学
     这成了我对她最后的记忆
     谁料故地仍在芳魂已逝
     我后来去外省读研与谋生
     而她在乡村的混沌中长大
     又到南方血汗工厂打工
     
     我坐在回南京的汽车上
     别了南方夫女的阿娇赶回
     锤刀旗已随房屋化为废墟
     父亲以反抗政府罪名被抓走
     她找到新城里的风尘女友
     在宾馆床上刺死了拆迁队长
     我看到车窗外阿娇与我漫步圩堤
     两条长辫子落在我的手心
      2010-4-17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