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阿娇之死]
槟郎文集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阿娇之死

   怀念阿娇之死
     槟郎
     
     中年人的儿时的记忆库
     比大海还要复杂丰富

     舅母红着眼睛悲叹着
     天真烂漫的小女孩阿娇
     牵着我的手漫步圩堤
     解开她的扎头的红头巾
     两条长辫子落在我的手心
     
     舅舅叹息妹妹去得早
     我想到母亲带我拜年
     假使母亲复活也不识娘家了
     我儿时的圩村已经消失
     连同那水圩和小女孩
     中年的我回乡给父母上坟
     在新城边缘的筒子楼里
     探访了年迈的舅舅舅母
     
     舅母红着眼睛悲叹着
     她竟然以杀人罪被枪决
     山村的小男孩我的盼望
     一年一度的圩村拜年
     那个长辫子的女孩的约定
     我到舅舅家刚吃卤鸡蛋
     邻家的阿娇便站在门外
     
     我走进筒子楼深处
     阿娇的母亲孤独一人
     她终于想起了我的童年
     糖果均分给我与她独生女
     带我们菜地上挖萝卜
     她老伴在截访后失了踪
     村干部说关进了疯人院
     老人抱怨阿娇为啥那样傻
     
     我独自去了西山公墓
     找到了阿娇的简陋的坟
     冥币在她的碑前飘飞
     她还认识儿时的玩伴吗
     当她怀着决死的心去复仇
     她并没有想到我在异乡
     已成长为人文知识分子
     正在用笔为被压迫者呐喊
     我只能用廉价的纸钱安慰
     
     我儿时的圩区已经大变
     到处是工地和废弃的村庄
     市政府勾结村干部刮占地皮
     接着是野蛮的强行拆迁
     这片废墟应该是阿娇的家
     我与她儿时共同的乐园
     被推土机消防车和队伍包围
     她父亲向窗外摆动锤刀旗
     
     臭水沟该是水圩的残留
     我和阿娇在这里堆着雪人
     她说辍学于小学毕业前
     不能与我升进共同的乡中学
     这成了我对她最后的记忆
     谁料故地仍在芳魂已逝
     我后来去外省读研与谋生
     而她在乡村的混沌中长大
     又到南方血汗工厂打工
     
     我坐在回南京的汽车上
     别了南方夫女的阿娇赶回
     锤刀旗已随房屋化为废墟
     父亲以反抗政府罪名被抓走
     她找到新城里的风尘女友
     在宾馆床上刺死了拆迁队长
     我看到车窗外阿娇与我漫步圩堤
     两条长辫子落在我的手心
      2010-4-17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