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阿娇之死]
槟郎文集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阿娇之死

   怀念阿娇之死
     槟郎
     
     中年人的儿时的记忆库
     比大海还要复杂丰富

     舅母红着眼睛悲叹着
     天真烂漫的小女孩阿娇
     牵着我的手漫步圩堤
     解开她的扎头的红头巾
     两条长辫子落在我的手心
     
     舅舅叹息妹妹去得早
     我想到母亲带我拜年
     假使母亲复活也不识娘家了
     我儿时的圩村已经消失
     连同那水圩和小女孩
     中年的我回乡给父母上坟
     在新城边缘的筒子楼里
     探访了年迈的舅舅舅母
     
     舅母红着眼睛悲叹着
     她竟然以杀人罪被枪决
     山村的小男孩我的盼望
     一年一度的圩村拜年
     那个长辫子的女孩的约定
     我到舅舅家刚吃卤鸡蛋
     邻家的阿娇便站在门外
     
     我走进筒子楼深处
     阿娇的母亲孤独一人
     她终于想起了我的童年
     糖果均分给我与她独生女
     带我们菜地上挖萝卜
     她老伴在截访后失了踪
     村干部说关进了疯人院
     老人抱怨阿娇为啥那样傻
     
     我独自去了西山公墓
     找到了阿娇的简陋的坟
     冥币在她的碑前飘飞
     她还认识儿时的玩伴吗
     当她怀着决死的心去复仇
     她并没有想到我在异乡
     已成长为人文知识分子
     正在用笔为被压迫者呐喊
     我只能用廉价的纸钱安慰
     
     我儿时的圩区已经大变
     到处是工地和废弃的村庄
     市政府勾结村干部刮占地皮
     接着是野蛮的强行拆迁
     这片废墟应该是阿娇的家
     我与她儿时共同的乐园
     被推土机消防车和队伍包围
     她父亲向窗外摆动锤刀旗
     
     臭水沟该是水圩的残留
     我和阿娇在这里堆着雪人
     她说辍学于小学毕业前
     不能与我升进共同的乡中学
     这成了我对她最后的记忆
     谁料故地仍在芳魂已逝
     我后来去外省读研与谋生
     而她在乡村的混沌中长大
     又到南方血汗工厂打工
     
     我坐在回南京的汽车上
     别了南方夫女的阿娇赶回
     锤刀旗已随房屋化为废墟
     父亲以反抗政府罪名被抓走
     她找到新城里的风尘女友
     在宾馆床上刺死了拆迁队长
     我看到车窗外阿娇与我漫步圩堤
     两条长辫子落在我的手心
      2010-4-17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