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公主小妹]
槟郎文集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公主小妹

   我的公主小妹
     槟郎
     
     一条小鱼跳进浪花
     这是怎样的归宿

     我愿你慈爱的母亲河水
     供她洄游到裕溪河口
     那条支脉连通着故乡巢湖
     而今撕裂感只属于我
     将一本圣经抛江做薄奠
     我的公主小妹,江城
     也必是我魂归故里的起点
     
     公主小妹,你的死
     一个卖淫女杀人后的投水
     上了报纸,被多少人嚼蛆
     在槟哥心中的绝对圣洁
     会在主耶稣基督怀里得安慰
     清纯女学生与放浪风尘女
     在这个世界虽只见过两次面
     也够了,而彼岸永恒
     
     神学院的读经班
     你的座位仍被大家保留着
     我的手抚摸你的坐凳
     门便被轻轻地叩响推开
     清纯的少女害羞地
     道歉来迟了,坐到我身边
     牧师介绍圣诞篝火会上的相约
     而身边的我便是你老乡
     你侧身的羞怯的笑便充满了
     圣经的每一页,我灵修时
     圣处女玛利亚与你叠影
     
     如果那一晚没有尽头
     多好!电视播放着
     台湾青春偶像剧公主小妹
     夫子庙泮池的茶亭聊天
     你突然说你喜欢张韶涵
     我脱口而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
     便抱歉后赞叹你们俩真像
     回敬你亲切的槟哥之称
     我也呼你公主小妹了
     
     读经班后我主动搭讪
     原来分隔在巢湖的两边
     我说我们同时看对方不到
     湖里两头游的鱼儿很奇怪哟
     你说喜欢我写故乡的诗歌
     并也接受夫子庙的邀请
     好奇地问大学教授也信教吗
     我解释为写诗而体验生活
     打工也参加自考的的你
     我如今更能理解少女的祈祷
     
     相思到下一个周末晚
     你却没有来读经,我接着缺席
     寒假回来赴同城网友的宴请
     我们竟在那样情形下见面
     也是最后一次。拘谨地
     走进红男绿女的包厢
     主人介绍说鲁迅左派的传人
     近年专写殷夫体的诗歌
     盛装男艳妆女讽笑声一片
     诗害了我,使憎恶蒙上好奇
     竟也破天荒地喝起花酒
     
     当你看到我走进包厢
     你应该诧异并鄙视我吧
     网友为绅士淑女费神搭配
     我才发现主动走到身边坐下
     暗握我手的你穿着暴露
     浓妆艳抹,另一种美
     主人拍手大笑道你俩很般配
     我被动地应付着觥筹交错
     似熟视无睹地将另一种生活
     收进我的诗歌题材库
     而你也虚假地浪笑忽而沉默
     
     后来我俩被推入小卧间
     主人和旗袍服务员关门离去
     你的放浪挑逗是尽职还是试探
     在我对公主小妹的呼唤声中
     回归清纯但忧郁的乡亲
     谁能料到从此你的音讯全无
     直到一个巢湖的拆迁官员
     来江城买春被杀,美艳女凶
     在干警围堵中跳长江大桥溺死
     的快报新闻唤起一切回忆
     
     一条小鱼跳进浪花
     这应该是怎样的人生归宿
     宾馆那夜我们只是谈心
     我更了解了你,高一辍学
     房地被有司打白条地强征强拆
     赶进筒子楼的贫病双亲盼你寄钱
     自考女学生的所谓打工
     主耶稣基督悲悯受凌辱者的圣洁
     我的公主小妹,愿母亲河水
     使你魂归我们共同的故里
      2010-04-28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