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公主小妹]
槟郎文集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公主小妹

   我的公主小妹
     槟郎
     
     一条小鱼跳进浪花
     这是怎样的归宿

     我愿你慈爱的母亲河水
     供她洄游到裕溪河口
     那条支脉连通着故乡巢湖
     而今撕裂感只属于我
     将一本圣经抛江做薄奠
     我的公主小妹,江城
     也必是我魂归故里的起点
     
     公主小妹,你的死
     一个卖淫女杀人后的投水
     上了报纸,被多少人嚼蛆
     在槟哥心中的绝对圣洁
     会在主耶稣基督怀里得安慰
     清纯女学生与放浪风尘女
     在这个世界虽只见过两次面
     也够了,而彼岸永恒
     
     神学院的读经班
     你的座位仍被大家保留着
     我的手抚摸你的坐凳
     门便被轻轻地叩响推开
     清纯的少女害羞地
     道歉来迟了,坐到我身边
     牧师介绍圣诞篝火会上的相约
     而身边的我便是你老乡
     你侧身的羞怯的笑便充满了
     圣经的每一页,我灵修时
     圣处女玛利亚与你叠影
     
     如果那一晚没有尽头
     多好!电视播放着
     台湾青春偶像剧公主小妹
     夫子庙泮池的茶亭聊天
     你突然说你喜欢张韶涵
     我脱口而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
     便抱歉后赞叹你们俩真像
     回敬你亲切的槟哥之称
     我也呼你公主小妹了
     
     读经班后我主动搭讪
     原来分隔在巢湖的两边
     我说我们同时看对方不到
     湖里两头游的鱼儿很奇怪哟
     你说喜欢我写故乡的诗歌
     并也接受夫子庙的邀请
     好奇地问大学教授也信教吗
     我解释为写诗而体验生活
     打工也参加自考的的你
     我如今更能理解少女的祈祷
     
     相思到下一个周末晚
     你却没有来读经,我接着缺席
     寒假回来赴同城网友的宴请
     我们竟在那样情形下见面
     也是最后一次。拘谨地
     走进红男绿女的包厢
     主人介绍说鲁迅左派的传人
     近年专写殷夫体的诗歌
     盛装男艳妆女讽笑声一片
     诗害了我,使憎恶蒙上好奇
     竟也破天荒地喝起花酒
     
     当你看到我走进包厢
     你应该诧异并鄙视我吧
     网友为绅士淑女费神搭配
     我才发现主动走到身边坐下
     暗握我手的你穿着暴露
     浓妆艳抹,另一种美
     主人拍手大笑道你俩很般配
     我被动地应付着觥筹交错
     似熟视无睹地将另一种生活
     收进我的诗歌题材库
     而你也虚假地浪笑忽而沉默
     
     后来我俩被推入小卧间
     主人和旗袍服务员关门离去
     你的放浪挑逗是尽职还是试探
     在我对公主小妹的呼唤声中
     回归清纯但忧郁的乡亲
     谁能料到从此你的音讯全无
     直到一个巢湖的拆迁官员
     来江城买春被杀,美艳女凶
     在干警围堵中跳长江大桥溺死
     的快报新闻唤起一切回忆
     
     一条小鱼跳进浪花
     这应该是怎样的人生归宿
     宾馆那夜我们只是谈心
     我更了解了你,高一辍学
     房地被有司打白条地强征强拆
     赶进筒子楼的贫病双亲盼你寄钱
     自考女学生的所谓打工
     主耶稣基督悲悯受凌辱者的圣洁
     我的公主小妹,愿母亲河水
     使你魂归我们共同的故里
      2010-04-28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