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公主小妹]
槟郎文集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公主小妹

   我的公主小妹
     槟郎
     
     一条小鱼跳进浪花
     这是怎样的归宿

     我愿你慈爱的母亲河水
     供她洄游到裕溪河口
     那条支脉连通着故乡巢湖
     而今撕裂感只属于我
     将一本圣经抛江做薄奠
     我的公主小妹,江城
     也必是我魂归故里的起点
     
     公主小妹,你的死
     一个卖淫女杀人后的投水
     上了报纸,被多少人嚼蛆
     在槟哥心中的绝对圣洁
     会在主耶稣基督怀里得安慰
     清纯女学生与放浪风尘女
     在这个世界虽只见过两次面
     也够了,而彼岸永恒
     
     神学院的读经班
     你的座位仍被大家保留着
     我的手抚摸你的坐凳
     门便被轻轻地叩响推开
     清纯的少女害羞地
     道歉来迟了,坐到我身边
     牧师介绍圣诞篝火会上的相约
     而身边的我便是你老乡
     你侧身的羞怯的笑便充满了
     圣经的每一页,我灵修时
     圣处女玛利亚与你叠影
     
     如果那一晚没有尽头
     多好!电视播放着
     台湾青春偶像剧公主小妹
     夫子庙泮池的茶亭聊天
     你突然说你喜欢张韶涵
     我脱口而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
     便抱歉后赞叹你们俩真像
     回敬你亲切的槟哥之称
     我也呼你公主小妹了
     
     读经班后我主动搭讪
     原来分隔在巢湖的两边
     我说我们同时看对方不到
     湖里两头游的鱼儿很奇怪哟
     你说喜欢我写故乡的诗歌
     并也接受夫子庙的邀请
     好奇地问大学教授也信教吗
     我解释为写诗而体验生活
     打工也参加自考的的你
     我如今更能理解少女的祈祷
     
     相思到下一个周末晚
     你却没有来读经,我接着缺席
     寒假回来赴同城网友的宴请
     我们竟在那样情形下见面
     也是最后一次。拘谨地
     走进红男绿女的包厢
     主人介绍说鲁迅左派的传人
     近年专写殷夫体的诗歌
     盛装男艳妆女讽笑声一片
     诗害了我,使憎恶蒙上好奇
     竟也破天荒地喝起花酒
     
     当你看到我走进包厢
     你应该诧异并鄙视我吧
     网友为绅士淑女费神搭配
     我才发现主动走到身边坐下
     暗握我手的你穿着暴露
     浓妆艳抹,另一种美
     主人拍手大笑道你俩很般配
     我被动地应付着觥筹交错
     似熟视无睹地将另一种生活
     收进我的诗歌题材库
     而你也虚假地浪笑忽而沉默
     
     后来我俩被推入小卧间
     主人和旗袍服务员关门离去
     你的放浪挑逗是尽职还是试探
     在我对公主小妹的呼唤声中
     回归清纯但忧郁的乡亲
     谁能料到从此你的音讯全无
     直到一个巢湖的拆迁官员
     来江城买春被杀,美艳女凶
     在干警围堵中跳长江大桥溺死
     的快报新闻唤起一切回忆
     
     一条小鱼跳进浪花
     这应该是怎样的人生归宿
     宾馆那夜我们只是谈心
     我更了解了你,高一辍学
     房地被有司打白条地强征强拆
     赶进筒子楼的贫病双亲盼你寄钱
     自考女学生的所谓打工
     主耶稣基督悲悯受凌辱者的圣洁
     我的公主小妹,愿母亲河水
     使你魂归我们共同的故里
      2010-04-28
(2010/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