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在野心集團大會召開之時,將這半試管真菌,傾倒在整個空气調節系統的通風設備之中,而這种真菌,也隨著呼吸,進人体內,大約只要七分鐘的時間,進入人体內的真菌,便足以使一個人,變得和‘冬虫夏草’中的虫一樣...然后,再去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末日已經到了,可惜沒有人活著看到當時的情形,否則,一定很有趣的。]
李芳敏144000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24 他雖然跌跤,卻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 10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所有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M
·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13那時,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約翰那裡,要受他的洗。 14約翰想要阻止他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於是約翰答
·16耶穌受了洗,立刻從水中上來;忽然,天為他開了,他看見 神的靈,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1那時,門徒前來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呢?」
· 2耶穌叫了一個小孩子站在他們當中,說: 3「我實在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回
·4所以,凡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是最大的。
·7「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充滿使人犯罪的事。這些事是免不了的,但那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 5凡因我的名接待一個這樣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6但無論誰使一個信我的
·9如果你的一隻眼睛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你一隻眼睛進永生,總比有
·10「你們要小心,不要輕視這些小弟兄中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
· 12你們認為怎樣?有一個人,他有一百隻羊,如果失了一隻,他會不把九十九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7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
·1 耶穌吩咐完了十二門徒,就離開那裡,在各城裡教導傳道。
·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是我們要等別人呢?」Ma
·2 約翰在監獄裡聽見基督所作的,就派門徒去問他: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
·5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
·6那不被我絆倒的,就有福了。
· 11:7他們走了之後,耶穌對群眾講起約翰來,說:「你們到曠野去,是要看甚
·8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
·9那麼,你們出去要看甚麼?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重要得多了
·10經上所記:『看哪,我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必在你前頭預備你的道路。
·11我實在告訴你們,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比施洗的約翰更大;然而天國裡最
·馬太福音 11: 12從施洗的約翰的時候直到現在,天國不斷遭受猛烈的攻擊,強
·13所有的先知和律法,直到約翰為止,都說了預言。
·14如果你們肯接受,約翰就是那要來的以利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野心集團大會召開之時,將這半試管真菌,傾倒在整個空气調節系統的通風設備之中,而這种真菌,也隨著呼吸,進人体內,大約只要七分鐘的時間,進入人体內的真菌,便足以使一個人,變得和‘冬虫夏草’中的虫一樣...然后,再去告訴他們,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末日已經到了,可惜沒有人活著看到當時的情形,否則,一定很有趣的。

第十九部:醫生史上的罕例
   
     張小娟的話才一出口,我只听得“咕咚”一聲,已經自床上起來,坐在椅子上的張海龍連人帶椅,一齊跌在地上,但是他卻立即站了起來。
     我立即道:“張小姐,你怎么如此肯定?”
     張小娟一面流淚,一面汗如雨下,叫道:“不要問我,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我也知道的,心靈感應,是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覺,是絕對不能說出所以然來的,張小娟叫了兩聲之后,忽然低下頭來。
     我和張海龍兩人,都十分緊張地望著她,她低頭約有兩分鐘之久,才又抬頭起來,聲音也變得十分平靜,道:“我知道,弟弟臨死之際,心情十分平靜,可以說一點痛苦也沒有,因為他在死前,做了一件十分偉大的事情——”
     她講到這里,抬起頭來,問我道:“你可知道他做了些什么?”
     我歎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但是我的确知道他所做的事极其庫大。”
     張海龍的眼角還帶著眼淚,但是他卻笑了起來,道:“這孩子,我早知道會出人頭地的。”
     我道:“張老先生,你放心,令郎就算死了,但是他的行動,使整個人類得以自由地生存下去,使人類的自由思想,不至于被奴役所代替,他是所有的人的大恩人,是自由的維護者!”
     我越說越是激動,吸了一口气,繼續道:“他使一想以奴役代替自由的野心集團面臨末日,他絕不向世界上最強大的勢力屈服,他是堅強不屈的典型!”
     張海龍仍含著眼淚,但是他面上的笑容卻在擴大。他道:“衛先生,只怕你太過獎了。”我肯定地道:“一點也不!”
     張海龍道:“那么,其中的詳細情形,究竟是怎樣的呢?”
     我道:“我可能已知道了百分之九十八,但仍有一點最重要的不明白。”
     張海龍道:“你不妨原原本本地對我說說。”
     我看了看手表,已經八點多了。我道:“威脅我生命最大的一方面勢力,可能已無能為力了,但是我仍不得不小心——”
     我在講到這里的時候,特地向張小娟望了一眼。
     但是張小娟的面色漠然,她只是抬頭望著天花板,似乎根本連我的話也沒有听進去。
     根据以往科學界的文獻紀錄,同卵子變生的孿生胎,一個死亡,另一個也會死亡的。因為他們雖然在形態上是兩個人,但是在意識上,在精神上,卻只是一個人(這是一個十分玄妙的怪現象,科學界至今還無法對這种怪現象作出正式的解釋。而且,根据記錄,同卵生的孿生子,犯罪傾向特別濃厚,往往不得善終,這据說是因為人格分裂之故。但是張小龍的例子,卻又推翻了這一個說法了,張小龍人格之完整,已是毫無疑問的事了。)
     如今,張小娟說張小龍已經死了,那么張小娟所受的打擊,一定也十分重大了。
     我看了她一眼之后,想起自己不能在這里多耽擱,還要和國際警方聯絡,我便站起身來,道:“我們回市區去,一路上我再和你詳細說好不好?”
     張海龍點了點頭,也站了起來,但張小娟仍是一動不動地坐著。
     我走向前去,將她扶了起來,她毫不掙扎,我向前走一步,她也跟著走一步。
     我心中猛地吃了一惊,張海龍也已看出了張小娟的情形不對,忙道:“小娟!小娟!”
     可是張小娟竟像是完全未曾听得她父親的叫喚一樣。張海龍不再叫喚,他的面色,也變得极其難看,甚至于不及流淚了。
     我知道,張海龍失了一個儿子,已經是心中极其哀痛的了。再要他失去一個女儿的話,他是無論如阿,受不起這個打擊的。
     可是,張小娟的情形,實在令我不樂觀,我只好勸道:“張老先生,她或者是傷心過度,你一到市區,便吩咐醫生,同時好好地派人護理她,不要多久,她就可以复原了!”
     張海龍眼角,終于流出了眼淚,我扶著張海龍,向外面走去。
     我扶著張小娟的感覺,和扶著一具會走的木偶,似乎完全沒有分別,我重重地握著她的手臂,甚至令得她的手臂上出了紅印,她也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并沒有將張小娟的這种情形,和張海龍說知,我只是和張海龍講著我在那野心集團海底總部的遭遇,以及和他儿子會面的經過。
     最后,我又說及在他別墅之下,乃是野心集團的一個分支机构,而我在電視上看到因為張小龍的出現,而使得野心集團的大集會,變得如是之混亂。
     我將要講完之際,車子也已快到市區了。
     我歎了一口气:“現在,唯一我沒有法子弄明白的事有兩點,一則是,張小龍不知以什么辦法,使得實力如此龐大,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對付得了的魔鬼集團,瀕臨末日。第二,在你別墅后面出現的‘妖火’,究竟是什么現象!”
     張海龍一聲不出,直到汽車在他豪華的住宅面前停了下來,他才簌簌地伸出手來,放在我的手背上,用略為發顫的聲音道:“請你不要离開我。”我感到十分為難,因為我必須和納爾遜先生聯系,我要去打無線電話。
     但是,張海龍又亟需人陪著他。
     我只得道:“張老先生,我要去和歐洲方面的國際警方通一個長途電話。”
     張海龍道:“我書房中有和各大洲通話專用的無線電話,你可以不必离開我。”我喜道:“那自然再好也沒有了,我們先將張小姐扶進去再說。”
     張海龍的樣子,像是一下子衰老了許多,他幫著我將張小娟扶了出來,進了住宅,他立即吩咐管家去請醫生,又命佣人,將張小娟扶進臥房去,我則在他的指點下,到他的書房,去和國際警方聯絡。
     等我叫道了納爾遜先生留給我的那個電話號碼之后,听電話的并不是納爾遜本人,而是另一個人。當那個人問明了我是衛斯理,他便告訴我,納爾遜先生因為沒有接到白勒克与我見面的報告,所以他親自前來,与我會面了。
     他臨走的時候,留下指示,如果我打無線電話去找他的話,那么,我就應該深居簡出,盡量避免一切可能發生的危險,來等他和我主動地聯絡。
     我算了算,納爾遜先生赶到,最快也是在兩天之后的事情了。除非他坐專程軍事噴射机,不停留地越過國界,那才可能快些。他是國際警察部隊的高級首長,應該是有這個可能的。
     我通完了電話,走出書房,要佣人將我領到張小娟的房間中去。
     只見有三個醫生,正在全神貫注地為張小娟檢查。這三個醫生我都是認識的,他們都毫無疑問地是世界上第一流的心理學家和內科醫生。我与他們點了點頭,便坐了下來。
     他們三人檢查了足足大半個小時,又低聲討論了一陣。我看著他們嚴重的面色,插言道:“先生們,不論你們診斷的結朱如同,請不要向她的父親直言。”
     三人中的兩個,連忙點頭,另一個則道:“這是沒有可能瞞得住她的。”
     我道:“那也瞞他一時,因為,他不能再受打擊了。”
     三人都表示同意。他們要我和他們一齊离去,說張海龍已經接受了鎮靜劑注射而睡著了。我跟著他們,到了其中一個的醫務所中。
     他們三個人都坐了下來,抽著煙斗,弄得我們四個人,几乎像埋葬在煙霧之中一樣。好一會,其中一個,我姑且稱之為A醫生,才歎了一口气,道:“這是醫學界上最罕見的例子!”
     我連忙道:“究竟怎么樣了?”
     A醫生道:“你可知道同卵子孿生,是怎么樣一回事么?”
     我點頭道:“略為知道一些。”
     A醫生沉思了一會,道:“普通的孿生,都是兩卵性的,同卵性很少有。卵巢中排出兩個卵子,每一個卵子遇上一個精子而同時受胎,這是產生二卵性孿生的原因。”
     A醫生講到這里,停了好一會,連續地吸著煙斗,直到煙斗之中,“吱吱”有聲。
     我和A醫生相識,不止一年了。我知道他的脾气,凡事都要從頭說起,所以他所說的那些,我雖然知道,但是我仍然不打岔,用心听著。
     A醫生呆了片刻,續道:“所以,二卵性雙生子,雖然同時出生,但仍然是兩個獨立的人,有獨立的性格,獨立的思想,兄弟姐妹之間,和不是孿生的,并沒有多大區別!”
     A醫生講到這里,抬起頭來,透過煙霧,望著第一流的心理學家,我們稱之為B醫生。
     B醫生是研究一卵性孿生的權威,A醫生向他望夫,分明是要他繼續說下去,B醫生砸了砸煙斗,咳嗽了一聲,道:“一卵性變生是一個卵子,同時碰上了兩個精子,結果卵子分裂為二,形成兩個生命,因此,在母胎內所形成的兩個生命,是同一個卵子的一半,這就使得在物体上看來是兩個人,但是在精神上以及許許多多微妙的地方,實則上是一個人。根据文獻的記載,一卵性雙生子的怪事,是有著不可思議之處的,例如一個在美洲生傷寒病,另一個在歐洲,在最好的護理環境之中,也會染上傷寒症——這是丹麥心理學家R·勤根的記錄,也就是說,在母体內因卵子分裂受胎那种人目所不能見的微小偶然作用,能生出一种超越万里空間的影響!”
     我听到這里,忍不住插言道:“B醫生,你不認為一卵性雙生,竟出現一男一女不同性別的現象,這不是太出奇了么?”
     B醫生忽然笑了起來,道:“人類自稱科學發達,但到如今為止,連生命的秘奧,都未能探索出一個究竟來。醫學界更是可笑,將決定性別的因素,諉之于所謂 ‘染色体’,又創造了一套‘染色体’的數字決定性別的理論,這實在和哥白尼時代,教會認為地是不動的一樣可笑!”
     我想不到一句問話,竟會引出醫生的一大篇牢騷來。B醫生是第一流的科學家,他之不滿意目前的科學家水平,這是一种非常容易理解的心情。
     B醫生以手指敲了敲桌面,道:“一句話,為什么在同樣的精子和卵子結合過程中,形成胎儿,會有男有女,這件事,到如今為止,還沒有人知道,染色体也者,只不過是人類自己為自己的無知作掩護而已,所以——”
     B醫生望了望我,道:“你的問題,我也沒有法子答覆。但是,一卵性雙生出一男一女的例子,是极其罕見的,張氏兄妹可以說是有文獻紀錄以來的第二宗,第一宗是埃及醫生卜杜勒一九三六年在開羅發現的,不幸得很,那兩姐弟都因殺人罪而被判死刑。”
     我立即道:“你是說,一卵性雙生子因為性格的不完全,而犯罪性特強?”
     我是准備在他說出了肯定的答覆之后,再舉出張小龍的例子,作為反駁的。
     但B醫生究竟是這方面的權威,他想了一想,道:“也不一定,有的一卵性雙生子,一個承受了完全美好的性格,他的為人,几乎是完人,而在那樣的情形下,另一個則必然是世界上最凶惡的罪犯!而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么的确,兩個人的犯罪傾向,都特別濃烈。不過這也有后天的原因在內,因為一卵性雙生,形貌神態,完全一樣,自小便受人注意贊歎,這也极容易使他們形成自大狂的心理,自大狂便已經是接近犯罪的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