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這才轉過身來,向覺度士望去.意料之中,覺度士面色發青,已經死去.他的手還遮在面上,手背上中了三枚尖刺。 ]
李芳敏144000
·什么是“门徒会”, “门徒会”的益處
·“邪教” 门徒会 VS “邪惡”中共狗官
·快樂的十字架──张永芳参与“门徒会”正確纪实
·约翰福音14章 为何门徒会有忧愁
·“先争中國人的人心,后夺中共狗官政权” .. good idea ^-^
·“异端”是什么意思?门徒会不是什么异端嘛。
·利物浦華人基督門徒會 Liverpool Chinese Christian Disciples Church
·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一个真正的门徒会随从上帝的旨意。「主的靈在我身上,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4:18)
·43信徒的團契生活.使徒行了許多奇事神蹟,眾人就都懼怕.44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19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馬來西亞:有得比较,他们才会做的更好;政治角力是好事,才能让人民看得更多,知道更多, 执政者就不敢乱来。两线制的好处肯定多。别以为人民是笨蛋。。。[黄义忠揭首相署转发种族性投诉 ]
·耶穌被高舉到神的右邊。 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
·震撼︰澳大利亞萬人齊聚悉尼歌劇院合拍裸體大合照(組圖)
·right : noun 1. 權利 2. 權 3. 右 4. 右邊 5. 正義 verb 1. 糾正 2. 撥正 adjective 1. 對 2. 合適的 3. 是 4. 不錯 5. 合理的 6. 右方的 7. 然 8. 有方 9. 當 10. 在理 11. 韙 12. 顒 13. 直的 adverb 1. 向右 2. 直接 3. 直接地 interjection 1. 是的 2. 唉
·right: noun1.權利2.權3.右4.右邊5.正義 verb1. 糾正 2. 撥正
·right: adjective 1. 對 2.合適的3.是4. 不錯 5. 合理的 6. 右方的 7. 然 8. 有方 9. 當 10. 在理 11. 韙 12. 顒 13. 直的 ^-^
·right :adverb 1. 向右 2. 直接 3. 直接地
·Think !!!你的心是向右轉 想怎樣做正確的事情了沒有?^-^right :interjection 1. 是的 2. 唉
·你可以殺中共狗官, 中共狗官下地獄
·你何必自焚? 你可以殺中共狗官, 中共狗官下地獄。
·you do right thing ...讓中共狗官"自焚"。
·如果鳳姐成為中國第一個女總統 ..你怎麼說?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
·中國第一個女總統鳳姐 :我不要与别人雷同,我要独一无二。^-^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 ^-^
·中國第一個全民快乐的女總統罗玉凤(鳳姐)富一个國家 ^-^
·黑暗之災.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向天舉手,使黑暗臨到埃及地,這黑暗是可以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獄裡的。
·Latest Earthquakes in the World - Past 7 days
·雷泰古博 - 你是台灣人嗎?
·給中国的情書-刺向公権力的剔骨刀
·悔改与赦罪(上)
·蛙災.3河裡必滋生青蛙;青蛙必上來
·史学家:圣雄甘地常与裸女睡觉挑战自制力
·冰島火山噴發 歐盟算是痛到心里去了
· 蓋茨懸賞一
·悬赏一亿。一亿是多少錢?你的懸賞金是多少?^-^
·投資中國必讀, 九評共產黨。一本震撼全球華人的書, 一本正在解體共產黨的書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以暴力: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靈
·【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靠了其無比邪惡的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把一個外來邪靈強加給了中國人民。
·【九評之三】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文化大革命—邪靈附體
·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與人鬥,滅絕人性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走出中共恐怖阴影, 做个自由的中国人。
·【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
· 【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完全摆脱共产党幽灵的恐怖,做一个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的人。
·中國國民黨:反共復國歌 。民主進步黨:台灣愛國歌曲-國家台灣是咱的,咱才是國家的主人 。
·誰是二奶腐敗學的政府官员老公?
·二奶腐敗學 -情婦,二奶已經成為中共狗官場身份的重要標誌,
·曹長青:進入《漢語詞典》的二奶
·“包二奶”的法与经济学分析與另類消費
·丁学良:对付腐败和特权的四种办法
·
·【中國觀察】第十七期 黨政機關大院怎麼成了寡婦村
·查二奶:确定贪官审查对象的简单有效方法之一
·若是人人不甘心做奴隸,對付強勢抱拚命的決心,強勢決難得逞,自然會絕跡。
·39 法老對約瑟說:"神既然把這事指示了你,就再沒有人像你這樣有見識有智慧了。
·Nim's Island
·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
·世界上所有的核武器發射,有哪一類不是交給了電腦控制的?
·余致力國民革命,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孙中山先生的信仰: 诚如孙中山先生的哲嗣孙科博士于其家书中说:“父离世前一日,自证我本基督徒,与魔鬼奋斗,四十余年,尔等亦当如是奋斗,更当信仰上帝。”
·加州為排華案表道歉 華人政壇影響力增 zt
·殷德义:债,总还是要还的。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没有理由再继续蒙昧下去,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揭开蒙蔽他们双眼的那块黑布,让他们看清这个国家,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些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人,活著從監獄出來,上帝不能使用他們了啊!
·一只活生生的小母狗勝過一只死了的母老虎 ^ - ^
·末代皇帝溥儀后裔貝怡竟成香港當紅模特,滿清皇朝后裔--愛新覺羅.貝怡!真是時代不同了,要在100多年前,看到格格這么多肉,不砍頭也得挖眼了吧!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如何切三刀(地球地震)把一个地球分成七块?
·洗腦與監控──溥儀晚年生活解讀(圖)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溥儀眼中的婉容。
·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風流往事, 婉容兩個情人的最后結局
·末代皇帝-溥儀, 清遜帝, 英文名亨利,滿族。
·你可殺狐狸精。你可殺小蜜狐狸精。^-^
·8這樣看來,差派我到這裡來的,不是你們,而是神。他立我作法老之父,作他全家之主,又作全埃及地的首相。
·火山噴發, 龍捲風, 大火
·孔子撒但只附著在刘宗正中共哈巴狗,中共狗官,所有中共哈巴狗狗身上
·蛇刘宗正中共哈巴狗才是真正的龍的傳蛇!!!!
·奴才, when God ask 驯服于神? God want human being自由平等!
·[世界人权宣言] 人權第一條;我們天生自由而且平等 。
·人權第二條;不要有差別待遇, 人權第四條:不要有奴役制度
·人權第五條:沒有折磨 , 人權第六條:不管你到哪裡,你都有權利 . 人權第七條:法律之前:我們都是平等的
·兔規則一 - 你不碰我..我不碰你,如果你碰我....我殺了你的孩子!
·現在我想贏!!!
·現在我要贏!!!
·現在我只要贏!!!
·現在我只要贏!!!
·如果中共孽哈巴狗, 中共狗官 & 中共孽哈巴狗邪惡媒體碰中國人民.. 中國人民殺了中共孽哈巴狗, 中共狗官 & 中共孽哈巴狗邪惡媒體的孩子!
·8 最後,魔鬼帶耶穌上了一座極高的山,把世界各國和各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 9 並且對他說:“你只要跪下來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給你。” 10 但耶穌說:“撒但,走開!經上記著:‘當拜主你的 神,單要事奉他。’” 11 於是魔鬼離開了耶穌,有天使前來服事他。
·Education:人權第八條;你的人權受到法律保護, 人權第九條;沒有不公平的拘留, 人權第十條;審判的權利
·Education:人權第十一條;直到被證明有罪之前,我們都是清白的. 人權第十二條:隱私的權利 ,人權第十三條:行動的自由
·Education:人權第十四條:尋求安全居所的權利 ,人權第十五條:有國籍的權利.人權第十六條:婚姻與家庭 .人權第十七條:擁有屬於你自己
·八成五民众 不知「人权」为何物。 1948年的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在法國巴黎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因此,人权促进会希望教育部能重新检讨教科书的编排内容,将人权知识纳入基本教材,让学童从小就建立保障人权的观念,真正落实人权立国。
·妇女权利, 婦女權利
·兒童權利公約。甚麼是兒童權利?
·[转贴] 为什么要尊重动物权利?
·世界人權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這才轉過身來,向覺度士望去.意料之中,覺度士面色發青,已經死去.他的手還遮在面上,手背上中了三枚尖刺。

第八部:接連發生的凶殺
   
     我又豈肯甘心,自己送上門來,屈居下風?在那几秒鐘之時間中,我已有了決定,我雙手一推,道:“想不到你的眼力那么好,我只好將它拋掉了!”我一面說,一面將假槍拋出。
     我的确是假槍拋出,但是,我拋出的假槍,卻是向覺度士的手腕,疾射而出的!在覺度士一愣之間,假槍已經擊中了他的手腕,他按動槍机,一槍射進了牆壁之中。
     那柄左輪顯然是特別构造的。槍聲并不響,而且,我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向被子彈擊中的牆壁一瞥間,已可以肯定,他這柄槍所用的,乃是最惡毒的“達姆達姆彈”!自然,就是我一拋出假槍之際,我已一躍向前,一拳向他的肥肚腩擊出。

     那一拳,“砰”地擊在他的肚上,這家伙肥大的身軀,抖動了一下,身子如龍蝦似地曲了起來,我又一招膝蓋,重重地撞在他的下頷之上!
     他的身子,咚咚地退出三步,坐倒在沙發之上。
     我早已趁他感覺到痛苦不堪之間,赶向前去,不但在他的手中,將那柄槍奪了過來,而且,還以极快的手法,在他的左右雙脅之下,各搜出了一柄小型的“勃朗林”手槍來!
     覺度士軟癱在沙發上,喘著气,用死魚也似的眼珠望著我,我由得他先定下神來。
     好一會,覺度士喘定了气,我道:“覺度士先生,可以開始我們的‘問答游戲’了么?”
     覺度士抹了抹汗,道:“你打贏了,但是,你仍然得不到什么。”
     我冷冷地道:“你在巴西,有著龐大的財產,應該留著性命,去享受那筆財產才好!”
     覺度士的面色,變得异常難看,我問道:“你來本地作什么?”
     覺度士又停了半晌,才道:“找一個人。”我道:“什么人?”他道:“一個中國人,叫張小龍。”我問道:“你找他什么事?”
     他道:“我……我找他”他顯然是在拖延時間,我冷然道:“覺度士先生,我相信你是再也捱不起我三拳的!”
     他苦笑著,流著汗道:“据我所知,張小龍在從事著一項科學研究,這一項研究工作,有著非常大的經驗价值,可以使我在巴西,大有作為。”
     我道:“究竟張小龍在研究的是什么?”
     他攤了攤手,道:“我也不詳細,我先后派了六個手下來這里,這六個人都死在這里了,所以,我才親自出馬的。”
     我未曾料到,在我能向覺度士盤問的情形下,仍然什么資料也得不到!
     但是,我卻根本不信覺度士的所知,只是這些。因為,如果只是這些的話,他又何必殺了劉森?
     所以,我一聲冷笑,道:“劉森就為了這樣簡單的事,而死在你的手下,那實在是太可惜了!”我話才一講完,覺度士的面上,便出現了點點汗珠!
     我立即想到,事情對我十分有利。
     我可以根本不必以手槍對著他。因為,他在巴西,憑著財雄勢厚,可以任性胡為,但是在這里,他如果被證實殺人的話,卻是天大的麻煩。
     所以,我收起了槍,道:“好了,真的該輪到你講實話了,劉森的死,我有兩個目擊證人。”覺度士神經質地叫道:“不!”
     我笑道:“很容易,你將真相說出來!”
     覺度土肥頭之上,汗如雨下,滿面油光,他身子簌簌地抖著,我站了起來,道:“我走了!”覺度士道:“別走,我說了。”
     我道:“這才是——”
     可是,我只講了那么几個字,突然听得身后套房的房門,“格”地一聲響,我立即回頭看去,只見房門被打開了一道縫,同時,“嗤嗤”之聲,不絕于耳,數十枚小針,一齊向前飛射而至!
     我一見這等情形,心中大吃一惊,連忙臥倒在地,迅速地抓住了地毯,著地便滾,以地毯將我的身子,緊緊地裹住。
     在我以极快的速度做著這一個保護自己的動仟之際,我只听得一陣腳步聲,有一個人奪門而出。但是那個人顯然不是覺度士,因為覺度士在叫了一聲之后,便已經沒有了聲息。
     我听得那人已出了門,立即身子一縮,自地毯卷中,滑了出來,也不及去看視覺度士,一躍而到房門之前,拉開門來,左右一看。
     可是,走廊上靜悄悄地,卻已一個人也沒有了。
     我這才轉過身來,向覺度士望去。意料之中,覺度士面色發青,已經死去。他的手還遮在面上,手背上中了三枚尖刺。
     我在室中,不禁呆了半晌。
     我并不是怕覺度士之死,會使我遭受到警方的盤問,因為沒有人會露我曾查問覺度士的房間號碼。我感到駭然的,是那种奪命的毒針,已經出現過不止一次了,而且,每次出現,總有人死去,而死去的,又都是和張小龍失蹤事件有關的人。
     我已經幸運地(當然也是机警)逃過了兩次毒針的襲擊,一次是在郊區,張海龍的別墅后面,一次是剛才,第一流酒店的第一流地毯,阻住了毒針,救了我的性命。
     但是,我能不能逃過毒針的第三次襲擊呢?
     在我甚至于還未弄清楚,發射毒針的究竟是何等樣人之際,我真的難以答覆這個問題。發射毒針的那人,行動如此神秘,連我也感到防不胜防。
     但如今,至少也給我剝開了一些事實的真相了。我明白,羅勃楊也好,劉森也好,覺度士也好,什么船長也好,他們全是想要得到張小龍但是卻又得不到的失敗者,他們都死在毒針之下了。
     發毒針的人,或是發針的人的主使者,才是和張小龍失蹤,有著直接關系的人。
     事情到了這里,看來似乎已開朗了許多。但實際上,卻仍是一團迷霧!
     當下,我出了房門,由樓梯走了下去,悄悄出了酒店。
     酒店中的命案,自然會被發現的,但那已和我不發生關系了!
     我出了酒店之后,逕自到那家沖洗店去,付了我所答應的价錢,將已經印晒出來的相片取了出來,可是那一些相片,卻一點价值也沒有。它只是我家的外貌而已。
     我看了一會,便放入袋中,我感到有必要,再和張小娟見一次面,因此,我截了一輛街車,向張海龍的住所而去。
     我知道,在我不准張小娟和我一起見覺度士之后,這位倔強的小姐,對我一定十分惱怒,我見了她的面,一定會有一場難堪的爭論。
     我在車中,設想著和張小娟見面之后,應該怎樣措詞,才能夠使得那位高傲的小姐不再生我的气。
     沒有多久,的士就在一幢十分華麗的大洋房前面,停了下來。
     我下了車,抬頭望去,那幢華麗的大洋房,和張海龍的身份,十分吻合,我走到門前,剛待按鈴,大鐵門便打了開來,一輛汽車,几乎是疾沖而出,如果不是我身手敏捷,只怕來不及閃避,就要給那輛車子撞倒在地了!
     我向旁一躍而出,只听得那輛車子在沖出了十來碼之后,突然又傳來了一陣极其難听的緊急煞車聲。我連忙回頭看去,只見那輛車子,正是張海龍所有的那一輛勞司萊司。
     而這時候,車門開處,張海龍几乎是從車中跌出來一樣,連站也沒有站穩,便向我奔了過來。
     他的這种舉動,和他的年齡、身份,都不相配到了极點!
     我下意識地感到,在張海龍身上,又有了什么重大的變故。因此,我不等他來到了我的面前,就迎了上去,一把將他扶住。
     只見張海龍面色灰白,不住地在喘著气,顯然他是在神經上,遭受了极大的打擊!我將他扶住之后,連忙道:“張先生,你鎮定一些,慢慢來,事情總是有辦法的。”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在張海龍的身上,發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我的話,對任何因神經緊張而舉止失措的人,總可以起一些慰撫作用。
     張海龍喘气不像剛才那樣急促了,但他的面色,仍然灰白得很。
     我柔聲道:“張老先生,什么事情?”
     他直到那時,才講得出話來,道:“衛先生,我正要找你,這可好了,糟得很,小娟……小娟……”他講到這里,竟落下了淚來!
     而他所遭到的打擊之大,也可以從他語無倫次這一點中看出來。他說“可好了”,即是因為遇到了我。他說“糟得很”,那自然是指他遇到的事情而論,而事情,可能和張小娟有關。
     因為我和張小娟分手,并沒有多久,所以一時間,我還体會不到事情的嚴重性,忙道:“張老先生,我們進去再說吧。”
     張海龍卻道:“不,衛先生,小娟她落在歹徒的手中了!”我不禁猛地一愣,道:“不會吧!”張海龍急得頓足,道:“你看這個,我剛收到。”
     他的手顫顫地抖著,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封信來。
     這時候,我開始感到事態的嚴重性了。我接過了那封信,信封上只用打字机打著張海龍的名字,信是英文寫的,也是用打字机打出的,措詞十分客气,但在那种客气的措詞后面,卻是凶惡的威脅。
     這封信,譯成中文,是這樣的:
     “張海龍先生,閣下德高望重,令人欽仰,由于閣下一生,不斷的努力,所以才在社會上取得如此之成就,閣下的生活,當為全世界人所羡慕,我們實不愿意在閣下為人欽羡的生活中,為閣下添麻煩,但我們卻不得不如此做,實屬抱歉。
     令嬡小娟小姐,已為我們請到,我們并不藉此向閣下作任何有關金錢之要求,我們只希望閣下將令郎的去蹤,告知我們,那么,令嬡便會安全地歸來。
     不要報警,否則,會替閣下,帶來更大的不便。”
     信末,并沒有署名。我反覆地看了兩三遍,張海龍一直在我身旁抹著汗。
     我看完了信,簡單地道:“張老先生,應該報警!”
     張海龍指著那最后的一行字,道:“不!不能,小娟在他們的手中!”
     我歎了一口气,道:“張老先生,這几天來,我發覺令郎失蹤一事,牽涉之廣,是我從來也未曾遇到過的。到如今為止,我還是茫無頭緒,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則是至少已有四個人,因之死亡了,其中包括因走私致富的巴西豪富和一個販賣人口的危險犯罪份子!”
     張海龍的面色變得更其蒼白,道:“會不會,會不會小龍和小娟……”老人堅強的神經,這時候顯然也有點受不住打擊了!
     我并沒有向他說出前兩天,張小娟那突如其來的心靈感應,感到張小龍正在一個十分痛苦的境地之中。我只是含糊地道:“怕不會吧。”
     他握住了我的手,道:“衛先生,我做人第一次自己沒有了主意,我……將一切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了,你……幫我的忙!”
     我知道,這是一副沉重已极的擔子。
     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為張海龍解決了這件事,那么,不但對我本人,而且。對我想做的許多事(這些事,我是沒有能力去做到),也可以藉張海龍的力量而完成了。所以,我明知任務艱鉅,還是點了點頭。
     張海龍對我十分信任,一見我點頭,他心中便松了一口气。
     我彈了彈那張信紙,道:“看樣子,讓這封信的人,還不知道小龍失蹤已經三年了。我首先,要去見那發信的人,但是,他卻又沒有留下聯絡的方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