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李芳敏144000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女皇,但是中國第一個女皇帝不是她。zt
·残酷无情:女皇武则天为何杀死十位至亲 zt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主禱文禱告 , 願你國度降臨
·耶穌 只警告基督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這是繼承產業的;來,我們殺了他,佔有他的產業吧!
·耶穌 只警告門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zt
·他會毫不留情地除掉那些惡人,把葡萄園租給按時繳納果子的佃戶。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的家人。
·馬來西亞沙巴州民眾,逃離家園,躲避戰火
·有網路的言論的自由,才能反制媒體的壟斷。 zt
·如果這家不配得,你們的平安仍歸你們。
·保護.爭戰.醫治
·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而是你們的父的靈,是他在你們裡面說話。
·老者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根本就不是人!」
· 親愛的同學,最佳的領袖,是擁有憐恤之心的人。「主啊,我已經做了,我該
·墳場變天堂/受苦者的關懷與改革/為窮人發聲
·落羽松的知音/在落羽松看到大自然的旋律/樹木淨化水
·“學生不能勝過老師,奴僕也不能勝過主人。學生若能像老師一樣,奴僕若能像
·你們要小心,因為有人要把你們送交公議會,並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
·所以不要怕他們。沒有甚麼掩蓋的事不被揭露,也沒有甚麼祕密是人不知道的。
·超級吸金集團真相.. 慈濟的真相 文/傅明雄 zt
·如果有人在這城迫害你們,就逃到別的城去。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還沒有走遍
·姐姐妹妹站起来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輕輕聽
·凡在人面前承認我的,我在我天父面前也要承認他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
·因先知的名接待先知的,必得先知所得的賞賜;因義人的名接待義人的,必得義
·耶穌叫了十二門徒來,賜給他們勝過污靈的權柄,可以趕出污靈和醫治各種疾病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要醫治有病的,叫死人復活,潔淨患痲風的,趕出污鬼。你們白白地得來,也應
·路上不要帶行囊,也不要帶兩件衣裳,不要帶鞋或手杖,因為作工的理當得到供
·這是我們中華人的特性【看戲】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踴
·殖民、宗教、国家与良知--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沙巴主权最终靠什么解决?——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愛有時,恨有時;戰爭有時,和平有時。
·作工的人在自己的勞碌上得到甚麼益處呢?What do workers gain from their
·“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
·一個宣教士的故事。。zt
·“把你的指頭放在這裡,看看我的手吧!伸出你的手來,探探我的肋旁!不要疑惑,
·耶穌在門徒面前還行了許多別的神蹟,沒有記在這書上。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怎樣差遣你們。”
·在那些日子,我也要把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他照著神的定旨和預知被交了出去,你們就藉不法之徒的手,把他釘死了。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求
·神啊!你的公義達到高天,你曾經行過大事,神啊!有誰像你呢?
·神啊!求你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快來幫助我。
·别把民主挂嘴边,却用粗鄙碍自由 zt
·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神啊!求你快快到我這裡來;你是我的幫助,我的拯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因為你是我的盼望;主耶和華啊!你是我自幼以來所倚靠的。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
·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願那些謀求害我的,都蒙羞受辱。
·我要來述說主耶和華大能的事;我要提說你獨有的公義。
·神啊!到我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仍不要離棄我,等我把你的能力向下一代傳揚
·現在有的,先前就有;將來有的,早已有了;因為神使已過的事重新出現
·我在日光之下又看見:審判的地方有奸惡,維護公義的地方也有奸惡。
·因為世人所遭遇的與牲畜所遭遇的,都是一樣: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兩
·因此我看人最好是在自己所作的事上自得其樂,因為這也是他的分;誰能使他看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
·耶和華啊!求你按著他們手所作的,報應他們!
·求你在烈怒中追趕他們,從耶和華管治的普天之下除滅他們。
·我是在耶和華忿怒的杖下受過苦的人。他領我,使我行在黑暗中,不行在光明裡。
·他築壘圍困我,使毒害和艱難環繞我。
·周星馳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馬來西亞版本MV】
·他用砍鑿好的石頭堵塞我的道路,他使我的路徑曲折。
·他像熊埋伏著,又像獅子在藏匿的地方,等候攻擊我。
·我成了眾民譏笑的對象,他們終日以我為歌嘲諷我。
·他用沙石使我的牙齒破碎,把我踐踏在灰塵中。
·你使我失去了平安,我已忘記了福樂是甚麼。所以我說:“我的力量已消失了,
·回憶起我的困苦飄流,就像是苦堇和毒草。20每逢我的心想起往事,我的心就消
·耶和華的慈愛永不斷絕,他的憐憫永不止息。
·每天早晨都是新的;你的信實多麼廣大!
·耶和華善待等候他的和心裡尋求他的人.安靜等候耶和華的救恩,是多麼的美好
·他要無言獨坐,因為這是耶和華加在他身上的。他要把自己的口埋於塵土中,或
·主必不會永遠丟棄人.他雖然使人憂愁,卻必照著他豐盛的慈愛施憐憫。
·人把地上所有被囚的,都踐踏在腳下,或在至高者面前,屈枉正直,或在訴訟的事
·除非主命定,誰能說成,就成了呢?或禍或福,不都是出於至高者的口嗎?
·我們要檢討和省察自己的行為,然後歸向耶和華.我們要向天上的神,誠心舉手禱
·你用密雲把自己遮蔽起來,以致我們的禱告不能達到你那裡.你使我們在萬族中,
·我們所有的仇敵,都張開口攻擊我們.我們遭遇的,只是恐懼、陷阱、毀壞和滅亡.
·我的眼淚湧流不停,總不止息,直到耶和華垂顧,從天上關注。
·那些無故與我為敵的人追捕我,像追捕雀鳥一樣。
·耶和華啊,我從坑的最深處呼求你的名,你曾經垂聽我的聲音,現在求你不要掩耳
·耶和華啊,你看見了我的冤屈,求你為我主持公道。60 你已看見了他們種種的
·基督徒的遭害讓穆斯林們「更加認識基督」 zt
·專家警告:基督徒或將從伊拉克埃及完全消失
·耶和華啊!你已聽見了他們的辱罵,以及所有害我的計謀;你也聽見了那些起來
·人權積極分子:很多基督徒不知道迫害有多嚴重 zt
·求你在烈怒中追趕他們,從耶和華管治的普天之下除滅他們。
·我向那當受讚美的耶和華呼求,就得到拯救,脫離我的仇敵。
·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神呼求;他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在
·那時大地搖撼震動,群山的根基也都動搖,它們搖撼,是因為耶和華發怒。
·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耶和華在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發出冰雹和火炭.他射出箭來,使它們四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http://202.131.90.194/article/63.asp
   
   首页 > 时政评论 - 雜文
   樊百华:谁想与权痞暴富集团同枕共眠?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什么是权痞梦?就是巩固化公为私的腐败成果。具体说:承认或者默认化公为私的结果——按照扬帆教授的研究总额已经达到60万亿!并且千方百计地巩固腐败成果!一定将民主自由推延到权痞们的孙子辈成了无辜的“贵族”,也就是30年之后。
   
   作者 : 樊百华,
   
   發表時間:8/29/2006
   
   《自由圣火》编辑部回信准备刊发拙作《自闭性语言禁忌症》,从文章作法看,并不是好文章,但意思是有些特别的。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再展开直白一些。(相关话题今后一定还要更深入明确的谈论,这是由中国当下的国情决定的。)
   
   茅于轼先生在热情称赞张维迎的文章中披露,1980年代的价格双轨制是张维迎首先提出的建议。回到当时,张维迎在批判计划经济或者马克思的经济学方面,确实做了一些有价值的工作;提出价格双轨制的初衷当然可以理解为,为迈向市场经济打开一个缺口。但是,二十年过去,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一开始移入中国就犯了缺乏中国问题意识的错误——说缺乏当然是轻的,说重一点就是有意无意地回避中国问题。当时中国思想界就已经有这样的尖锐议论,只要专制政治不变,西方好的东西以来就会变样走形。我记得经济学家范恒山就集中谈过这问题。我的老师郭罗基在给我们上课时就说:很多东西都被“中国化”扭曲了。他当然主要指的是马克思的思想被扭曲,但也指的是“市场经济被扭曲成当官的拼命捞钱”等等。这样,深刻的人们当时就看到了,价格双轨制一定会被利用计划外价格倒卖计划内控制的物资。其实能看到这一点也不是太了不起的事情,因为特权后门实际上就有双轨制的身影,当官的从后门得到的好处是有乘数效应的,这个效应就是靠控制内与控制外都在权力手心这个中国问题的核心,来催化的。即使迟钝一点,一当双轨制实行同时就出现了官倒的事实,也足以使张维迎们意识到双轨制与逐步放开价格是不同的——当时就应当:第一,在可以放开的范围坚决放开,例如农贸市场、日用杂百货可以先放开。这当然又不等于张维迎们经常鼓吹的那样放弃管制,例如农贸市场也有的欺行霸市当然要管;第二,可以放开的产品就要放开(但要管制例如欺诈联盟),例如那时粮食已经有条件放开了(这与国家必要的储备并不矛盾,茅于轼至今认为有粮食市场就行国家根本不需要储备,我认为是太满足于经济学推论了)。按道理,即便是那时候的钢材能源,只要共产党体制性的投资狂热病控制住,也不会那么样的紧缺,既然投资狂热病控制不住,就不应当搞建材能源双轨制。
   
   张维迎们的“新自由主义”如果是西方奸商的“问题殖民”:只要高增长就说明有活力,有活力就说明有竞争,有竞争就说明有自由——倒过来为共产党辩护了!现在就到了刻不容缓坚决反对“中国式新自由主义”的时候了。
   
   “中国式新自由主义”是就学理层面讲的,这本身就说明与张维迎们的论证是学理论争和道义论争,而不是政治争锋,应当像秦晖教授最早坚持的那样,不能把权痞寡头集团疯狂进行“原始积累”(不同于“资本积累”)的罪责放在简单搬用“新自由主义”的学者们身上,而应当归到应当归咎的地方。这是第一;第二,必须具体指出“中国式新自由主义”的教条推论错误,这方面的例证就太多了,例如张维迎说中国的教育收费不是太高而是太低了,他忘记了,在中国的政治条件下,如果再提高教育收费,那首先出现的结果肯定不是拿出高收费中的更多部分来帮助贫困学生,而是贫困学生更加困苦了;再如茅于轼先生说到的种种种种危机都不存在,实际上就是在欧美社会例如能源紧张也证明市场不是万能的——这里面首先有一个社会发展价值观的问题,茅于轼先生不会认为汽车业疯狂了,或者在经济学范围内不应当考虑社会发展战略问题,正像樊纲说的经济学不应当考虑道德问题,但主导经济学一百年之久的这样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难道不是太狭隘了吗?
   
   顺便岔开说到:对政治支配文学的拨乱反正之后,很多有些重要的文学家说什么呢,不应当要求作家承担文学以外的责任。这种中国历史上代不绝人的犬儒主义,与西方不讲道德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反福利反公正的利润主义经济学、反人本的物质主义经济学——托利党主义的经济学,是真正值得中外人格文化比较研究引起注意的。我主张注重中外的人格比较研究——中国很多烂人西方都曾有或者现在也还没有消失,这些烂人总的来说就是唯权力财富是从,他们的言行都是围着这个轴心的。
   
   这些烂人很少的时候居然也好意思说“首先是做人、做一个公民”。怎么一到经济学、文学或者其它什么学上,首先就不要人不要公民了呢?
   
   第三,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对经济学应用是做出了相当的贡献的——尽管人们更要看到经济学应用的有限性和佯用性——好像在用,实际上政府决策、企业管理主要还是别用所本,但在理论框架中排斥政治法律等制度因素看问题,肯定是浅薄鄙陋的。这在例如诺斯等人的努力中开始被矫正。我认为,总的说来政治经济学并不是靠了批判马克思主义就可以否定的。马克思有一些政治经济学思想需要重新考虑,甚至需要否定,但马克思突出的社会制度、社会关系意识,是有革命性价值的。
   
   但是,张维迎们的经济学工作客观上为权痞梦作了最适用的服务。
   
   什么是权痞梦?就是巩固化公为私的腐败成果。具体说:承认或者默认化公为私的结果——按照扬帆教授的研究总额已经达到60万亿!并且千方百计地巩固腐败成果!一定将民主自由推延到权痞们的孙子辈成了无辜的“贵族”,也就是30年之后。
   
   中国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破坏掉这个权痞美梦!
   
   首先要认识到权痞梦的的确确是“中国向何处去”的最大危险。这一点,最近我在阅读罗素《自由之路》(中译本)时有了更明确的警觉。无论是英国人自己杀掉了国王的革命,还是法国人显得过于残酷了的轮番剃头的革命,抑或是美国人的独立革命,都与英国托利党阶级的统治有关,是对托利党的反对与反拨。托利党是有著名的代议制、宪政、经济自由、文化保守的,这些当然比金以后的当代宪政民主落后了反动了许多,但仔细考量,今天中国的各种伪自由宪政主义人士(我在《自闭性语言禁忌症》一文中有简单的定义),骨子里都在推销这些东西。
   
   所谓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当然已经对权痞梦构成某种意义上最可怕的威胁。你可以从事实出发说这些主义比托利党或者国民党的柔性专制更坏,极权嘛;你也可以说只要有了真正的民主自由,这些主义都将与权痞梦一起进入“历史”。但是现在,你可不要非历史地认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义仍然是权痞梦最适宜的温床。徐友渔先生在1999年就指出:今天仅仅批判极左已经不够了。对极左残余当然还得批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也可以轻浮地抛弃,坦率说,马克思在道义关怀上面毕竟比他的前人都走得更远,他的很多理想恰恰在当下的中国有了极富针对性的积极意义—— 2002年我跟来我家的温克坚一行人说到:现在才是真正需要讲一点马克思主义了。果然,后来就看到例如康晓光急权痞所急的真话:党章宪法中的指导思想已然成为自掘坟墓的东西。不谈政治功利,单单从例如抽象继承讲,是不是马克思、毛泽东使用过的概念、语词就一定不能再使用了?《自闭性语言禁忌症》就简单谈这个问题(我的文章大多简单也写不好,但我的很多意思决不是轻飘的,自视不在一般才子文人之下)。
   
   能够打破权痞美梦的言说当然更在“共同底线”。分析讲,就在社会民主主义(相对偏重于实质正义)和宪政自由(相对偏重于形式正义)——合起来叫民主、人权、自由、法治。因为共同底线派的主张不但可以对当下的权痞梦形成强有力的冲击,而且对中国的未来建设有最负责、清明的主张。像羞羞答答推销与当局差不多的“依法治国”、夸大市场经济、夸大传统文化、夸大宗教信仰、夸大秩序控制这些错误,通过维权、诉讼将政治问题法律化、技术化、日常操作化,(维权与诉讼本身是好的,甚至是可歌可泣的)这样的本质上属于“替代工程”的东西,共同底线派是要明确、审慎、具体地保持距离的。中国的进步是难,政治问题不是很容易突出出来的,应当通过各种日常的抗争进行积累,这些当然是对的,但同时也要看到,真正为这种抗争积累做出辛酸贡献的,还是没有例如被布什接见过的,按照某些作者的意见,即与被美国看上选中的“七十年代人”没有什么关系的普通民众。维权需要领袖和英雄,但决不是每年几个事件、决不是可以将视线集中在几个人物身上的问题。坦率说,与维权民众真正有力的结合,是无声的自然的低调而朴实、当然也是义无反顾也不肯无谓地被地痞流氓暗杀在阴沟树丛的。(我这里主要不在着眼于对一些人士的评价)。而伪自由宪政主义者们,他们基本上是两手:一手在制造舆论效应上面予人以与民众结合的印象;另一方面,他们大量的日常的真正的活动,却是与国内外能给他们钱的势力过从甚密。这些确实只有有机会打量“中国人物”们的老实人们,才看得真切。中国文化人历来没有真正与穷苦人心连心的传统,连解囊帮助穷人的故事都很少,多的是各种各样千方百计往权贵堆里钻的角色。这里与其说有什么民粹主义传统,不如说有官粹主义、富粹主义、仕粹主义、寇粹主义传统。
   
   很多我接触过的普通工农都知道说: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些弄权发了财的混蛋想一代代安逸下去。我发现这个问题在所谓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那里,并没有得到集中的、实践性的考量。你可以说我激进,说我左,说我无非有一点道德激情而已,我只知道:如果我是真正的工农穷苦人,我一定更加如此!请不要告诉我中国的危险是什么民粹主义,当下的中国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不过是权痞美梦的不醒而已。要让他们醒!要破坏了他们的美梦!此外更无别的。
   
   
   相關文章
   
    * 刘自立:自由之义和儒学之道(下) - 4/25/2007
    *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 3/26/2007
    * 魏厚仁:难道中国唯一选择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印第安吗? - 3/22/2007
    * 东海一枭: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兼驳翟鹏举《利他主义在实践上的吃人本质》 - 3/15/200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