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们没有自愿:“上山下乡”40周年祭 - 今天,拿一千条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万种所谓积极的因素,想为那场运动辩护都是徒耗心力:判定那场运动是国家耻辱、青年灾难的性质,只需一句话:“我们没有自愿”。]
李芳敏144000
·5你不曉得風的路向,不知道骨頭如何在孕婦胎中形成,照樣,創造萬物之神的作為
·14我們為甚麼坐著不動呢?你們要集合起來,我們要進入堅固的城裡去,在那裡
·17 “人子啊!主耶和華這樣說:你要對各類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說:‘你們集
·1但願你像我的兄弟,像吃我母親奶的兄弟。這樣,我在外面遇見你,就可以吻
·4我觀望,看見有狂風從北方颳來,並有一塊閃耀著火燄的很大的雲,雲的周圍有光
·12奏知大王:從你那裡上到我們這裡來的猶大人,已經到了耶路撒冷這座叛逆和
·28米該雅說:“如果你真的可以平平安安回來,那麼耶和華就沒有藉著我說話了
·18於是他們進王宮見希西家王,說:“我們已經把整個耶和華的殿、燔祭壇和壇
·1撒母耳拿了一瓶膏油,倒在掃羅的頭上,又與他親嘴,說:“耶和華不是已經
·36到了獻晚祭的時候,以利亞先知近前來,說:“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要
·23耶和華對摩西說:24 “你要告訴以色列人:七月初一,你們必須完全休歇,
·28下雨的日子,雲中彩虹的樣子怎樣,環繞他的光芒的樣子也怎樣。這就是耶和
·18我實在告訴你們,就算天地過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會廢去,全部都要成就
·26現在我下令,我所統治的全國人民都要在但以理的神面前戰兢恐懼。“他是永
·3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 神啊!在你的祭壇那裡,麻雀找到了住處,燕子
·以西結書 28:17 你因自己的美麗心裡高傲,又因你的光彩敗壞了你的智慧。所
·3所羅門建造神殿宇的根基是這樣:按古時的尺寸,長二十七公尺,寬九公尺。2
·10最後,你們要靠主的大能大力,在他裡面剛強。11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
·1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2 “要孝敬父母,使
·6因為有一個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個兒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
·6我因悲歎而疲憊,我夜夜流淚,把床漂起,把床榻浸透。7 我因愁煩眼目昏花
·10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把你從埃及地領出來。你要大大張口,我就要給它充滿
·3我向我特選的軍兵下了命令;我也呼召了我的勇士,就是那些驕傲自誇的人,
·4聽啊!山上有喧嘩的聲音,好像是眾多的人民;聽啊!有多國的人的嘈雜聲,
·5他勇敢地遵行耶和華的道路,並且從猶大地中除掉邱壇和亞舍拉。6他勇敢地遵
·11耶和華啊,尊大、能力、榮耀、勝利和威嚴,都是你的;因為天上地下的萬有
·15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像我們的列祖一樣;我們在世上的日子好像
·13我們的神啊,現在我們要稱頌你,讚美你榮耀的名。14我算甚麼?我的人民又
·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直的心甘願奉獻這
·20大衛對全體會眾說:“你們應當稱頌耶和華你們的神。”於是全體會眾就稱頌
·10所以大衛在全體會眾面前稱頌耶和華,說:“耶和華我們的祖先以色列的神,
·22那一天,他們十分喜樂地在耶和華面前吃喝。他們再次表示擁立大衛的兒子所
·25耶和華使所羅門在以色列眾人面前非常尊大,又賜給他君王的威嚴,勝過在他
·19求你賜給我的兒子所羅門專一的心,謹守你的誡命、法度和律例,作成這一切
·9人民因這些人自願奉獻而歡喜,因為他們一心樂意奉獻給耶和華,大衛王也非
·1大衛王對全體會眾說:“我的兒子所羅門,是 神所揀選的,現在還年幼識淺
·16耶和華我們的神啊,我們預備的這一切財物,要為你的聖名建造殿宇,都是從
·5金子做金器,銀子做銀器,以及匠人手所作的各樣巧工。今日
·6於是各家族的領袖、以色列各 支派的領袖、千夫長、百夫長和管理王的事務的
·3不但這樣,因我愛慕我 神的殿,就在我為建造聖殿預備的一切以外,又把我
·7為了神殿裡的需用,他們奉獻了金子一百七十多公噸,銀子三百四十多公噸,
·28大衛年紀老邁,壽數滿足,享盡富足和尊榮才去世;他的兒子所羅門接續
·26耶西的兒子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27 大衛作王統治以色列的日子共四十年;
·1不要因作惡的人心懷不平,不要因犯罪的人產生嫉妒。2因為他們好像草快要枯
·1你們應該效法我,好像我效法基督一樣。
·3你要倚靠耶和華,並要行善;你要住在地上,以信實為糧食。4你要以耶和華為
·5你要把你的道路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6 他必使你的公義好像
·7你要在耶和華面前靜默無聲,耐心地等候他;不要因那凡事順利的,和那惡謀
·Jerusalem was the capital of the Jewish people before Mohammed
·10再過不久,惡人就不存在了;你到他的地方尋找,也找不到。
·11惡人謀害義人,向他咬牙切齒;12 但主必笑他,因為知道他遭報的日子快要
· 14惡人已經拔出刀來,拉開了弓,要打倒困苦和貧窮的人,殺害行為正直的人
·16一個義人擁有的雖少,勝過許多惡人的財富。 17因為惡人的膀臂必被折斷,
·18耶和華眷顧完全人在世的日子,他們的產業必存到永遠。19 在
·20惡人卻必滅亡;耶和華的仇敵好像草場的華美,他們必要消失,像煙一般消失
·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24 他雖然跌跤,卻
·25我從前年幼,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被棄,也從未見過他的後裔討飯。26
·: 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
·30義人的口說出智慧,他的舌頭講論正義。31 神的律法在他心裡,他的腳步必
·32惡人窺伺義人,想要殺死他。33 耶和華必不把他撇棄在惡人的手中,在審判
·35我曾看見強暴的惡人興旺,像樹木在本土茂盛。 36但他很快就消逝,不再存
·38犯罪的人必一同滅絕,惡人的後代必被剪除。 39義人的拯救是由耶和華而來
·14「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 23正如主的律法所記:「所有頭生的男孩,都當稱為聖歸給主。」24又照著主
· 1那時,有諭旨從凱撒奧古士督頒發下來,叫普天下的人登記戶口。 2這是第一
· 6他們在那裡的時候,馬利亞的產期到了, 7生了頭胎兒子,用布包著,放在馬
·10天使說:「不要怕!看哪!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於萬民的: 11今天
·15眾天使離開他們升天去了,那些牧人彼此說:「我們往伯利恆去,看看主所指
·12你們要找到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裡,那就是記號了。」 13忽然有一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 10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所有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M
·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13那時,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約翰那裡,要受他的洗。 14約翰想要阻止他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於是約翰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没有自愿:“上山下乡”40周年祭 - 今天,拿一千条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万种所谓积极的因素,想为那场运动辩护都是徒耗心力:判定那场运动是国家耻辱、青年灾难的性质,只需一句话:“我们没有自愿”。

我们没有自愿:“上山下乡”40周年祭
   作者:吴道平 2010-05-13
   强迫婚姻不合法、不合理、不人道并不在于婚姻的双方不般配,而在于不是出于当事人自己的意愿。即使是一个天堂,人 们也不愿意自己被棍子赶进去,人也应当有选择进去还是不进去的自由。何况当年赶我们去的地方,连面目狰狞、手操刀棒,心如蛇蝎的人,也不好意思说是天堂。今天,拿一千条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万种所谓积极的因素,想为那场运动辩护都是徒耗心力:判定那场运动是国家耻辱、青年灾难的性质,只需一句话:“我们没有自愿”。
   
   -------------------------------------------------------------------------------

   
   http://www.youpai.org/ ^-^
   
   http://www.youpai.org/read.php?id=3615
   我们没有自愿:“上山下乡”40周年祭
   
   作者:吴道平
   2010-05-13 18:10:01
   发表评论 [1] 推荐本文 正体
   
   四十年前,1968年 10月18日,我们,江南一所著名中学的一千 多个学生,被学校的邻居,江苏省军区教导大队的军人们用几十辆军用卡车,送到农村去插队。那一天万里无云,秋高气爽,黄叶满地。我们的心情却和秋色相反, 阴云密布,沉重、阴郁、惶恐:我们青春的梦想在这一天破灭,我们感觉到自己正在滑向一个无底的深渊。
   
   我在农村插队总计八年半又四天。 八年半的插队生涯把我从一个曾经是“少年壮志,海阔天空”的少年折磨成浑身伤痛,身心俱疲,不敢有梦的青年。学生的时代,我们曾经怜悯那些为谋生整天奔忙 的芸芸众生是“做稳了的奴隶”,八年半在农村的生活,却使我们羡慕那些“做稳了的奴隶”,反而痛惜自己“想做奴隶而不可得”了。我们一千多同学的青春还没 来得及闪光,就葬送在黄土中;一千多同学的梦想从未有实现的机会,就被无情地扼杀--我们同学的父母每一天锥心刺骨的挂念,这一千多个家庭经受着长期的煎 熬。而全国像我们一样的青年有一千多万,“知青”家庭有一千多万户!从东北的北大荒到云南边疆的橡胶园,从陕甘的黄土高原到东海的崇明岛,全国的农村、农 场,到处留下了“知青”的血泪。
   
   历史上的这一段,无论如何逃不过“史笔”的。那么,历史将会如何评价这场运动呢?
   
   不同的经历、不同时代的人,自会有不同的评判标准。但是,历史事件评判的最终标准是人,是人的生存与发展,是具体历史事件对人的生存和发展所起的作用。 评判这场运动的标准也只会是“上山下乡”对我们这代人的生存与发展所起的影响。四十年过去了,当年的二十岁左右的“插友”,如今都已六十岁上下了,时间已 经完全可以对“上山下乡”运动作出的评判: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一辈子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一辈子没有有过理想的职业,一辈子没有有过 稍稍富足的日子,许多人一辈子没有有过爱情,有人一辈子生活在“上山下乡”的阴影中,还有人因病或自杀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在同日下乡的一千多人中,后来能 够通过77,78年高考进入大学的竟然不足四十人,能够出国留学的只有五、六个。我们那可是一所高考入学率曾有过近100%记录的中学啊!1992年,我 回国和同班同学聚会,发现他们中的多数已经下岗、退休,无所事事地在麻将和电视剧中打发余生。当年的正值青春年华的少男少女们,生命中从未有过闪光的日 子,就已经满头华发,被社会遗忘。我们在相对唏嘘之外,还能说些什么!如果没有那场运动,他们怎会潦倒至此!
   
   我们是被牺牲、被蹂躏的 一代。和祖辈、父辈相比,我们和他们一样经历过三年大饥荒的饥饿,多数人却没有享受过他们曾经有过的受教育、求职、迁徙的自由;和我的后辈相比,我们中的 多数没有像他们那样能够享受物质的丰富。国家历史上所犯的错误,不公正地、过多的由这一代人来承担了。
   
   我知道,这不可能成为大家的共识:当年政策的制定者、执行者及其后来的继承者,为了维护意识形态上的连续性,不会对我们说一声“对不起”。当年的受害者也往往怕揭开创伤,有意无意地要在创口刷上一层色彩,使鲜血显出玫瑰色来。
   
   今天,有人或许会说,当时你们不也曾经向党表忠心,要到农村去战天斗地、改造自己吗?不也曾经发誓要把壮丽的青春献给祖国的农村,立志做革命大业的接班人吗?
   是,当初是有一些人这么做了。那是由于他们太年轻,对现状缺乏了解,对统治者无条件的信任,确实想过到农村去干一番事业。记得北京还有人到天安门去宣誓,决心去延安插队,走老革命的路,等等。
   
   但是,我相信怀有那种浪漫豪情的人只是少数,而且他们是在真实信息被封锁的情况下做出的错误判断,是受到了愚弄。在和我一起插队的一千多位同学中间,我 从没有见过这种“豪情”,哪怕是装出来的。因为农村的实际情况无法被完全封锁,我们还是了解一些;因为我们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接班人”;因为我们知道,有 资格成为“接班人”的少数同学,根本就不在我们之间,他们早已经由父辈安排参军就业,和我们分道扬镳了。
   
   是,当年我们都是“自愿”。但我们有可能不“自愿”吗?
   
   很难。当时动员的手法,就是非让你“自愿”不可。最简单、最客气的办法是所谓“车轮战”,三班“工宣队”一天二十四小时守在你家里动员,不让你和家人睡 觉,直到你“自愿”为止。两三天下来,钢铁的人也受不了,何况是血肉之躯?不“自愿”就发疯。邻居家的孩子因为数天“车轮战”而神经失常,操起把菜刀来要 和工宣队拼命,结果被捕判刑。我们学校有一个被大家称为“聪明美丽而又最大气的”女同学,不过在给叔叔的信中说了句“不知命运的小舟,将把我们带向何 方”,竟然被套上“破坏和对抗上山下乡运动”的罪名而在全校批判,--你说我们有什么办法不“自愿”?
   
   后来读到张正隆的《雪白血红》 才知道,这是统治者几十年行之有效的手法:当年在东北招兵买马,也就是用这套“车轮战”而让农民“自愿”参军的。甚至会在大热天烧一热炕,让农民坐在炕上 烘烤,直到“自愿”参军为止。当年斯大林统治下,布哈林、季托维也夫们,不仅“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是国际帝国主义间谍,还恳请法庭判处他们死刑。连冤死 都能让你“自愿”。
   
   那些真的曾经豪情满怀的下乡的“知青”们,在信息被封锁、被歪曲、被捏造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也算是“自愿”?即 使退一步承认那是“自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是我不愿意把话说绝,才没有讲百分之百??很快就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很“自愿”回到城市来。那时,有人 考虑过他们的意见吗?
   
   或许有人会说,农村严酷的环境锻炼了我们,使得我们更懂得社会,更懂得生活,生存能力更强。
   
   是,这些都没有错。我自己经受过那场血泪生活的磨练,到海外来遇到一些挫折,就真看成“小菜一碟”,用美国人的说法,是“蛋糕一块” (apieceofcake)了。有一年母校的人事处长到美国来交流访问??她本人也曾是插队知青??看到我这么个书生竟然能自己装修房屋,踢天弄井,就 曾说过,“还是‘上山下乡’锻炼人啊”这样的话。
   
   但是,磨练了意志,学得了谋生能力,都无法补偿我八年的青春时光,无法补偿那八年多 在绝望中所受的煎熬,无法补偿消失了的梦想、失去的爱、损害了的健康;更重要的,运用暴力强制我的意志、限制我的自由,对我人格的污损和造成的精神创伤更 是永远无法补偿。如果在自由、青春、教育、理想的自主追求和生活经验的被动获得两者之间让我选择,我当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我想大多数同辈人也会做同样 的选择。
   
   或许有人会说,我们的青春时代有过人生一场非常特殊,前无古人,大概也后无来者的经验,值得珍视。
   
   是, 对我们来说,这是人生非常特殊的经验。但,“特殊”本身就意味着不是人的全面发展的自然需要!而越是惨烈的经验越特殊:“劳改”,“古拉格”的经验够特殊 吧?有人喜欢吗?杀头、抄家特殊吧?除了金圣叹以外,会有人说“杀头,至痛也;籍家,至惨也,而圣叹于无意中得之,岂不快哉”?
   
   现在或许还有人会说,当年让我们“上山下乡”,本来是出于好意,是让我们经风雨见世面。证据是毛太子当年不也是被送到农村去锻炼的吗?
   
   是,有些太子、公主们是去过。那真是出于他们父辈的苦心,那是为了让他们将来接班的时候不致像阿斗、晋惠帝那样轻易丢掉政权。他们去,有明确的目标和既 定的程序--下农村,进工厂,去部队,进学校,学成文武艺以继承他们的事业。因此对他们不需要强迫、欺骗,他们自然也不会不自愿。对我们则从插队的第一天 起就明白无误、板上钉钉地说清楚了:我们将在那里一辈子,那培养接班人“程序”的第一步对我们来说永远不会结束!如果不是人亡政息、天下巨变,这程序的第 一步也确实没有终结之日。这两种“下乡”还有什么可比之处?
   
   或许说,我们这一代人的牺牲,是为了解决当时国家的在经济、政治上的困境,因此也为国家、民族作出了贡献。
   
   是,我们是为国家、民族,也为统治者的错误作了牺牲。但我们的牺牲不是出于自己的意志。当年谭嗣同拒绝逃亡,喊出“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 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而毅然走向死亡,为变法牺牲,是求仁得仁,自愿如此,因此了无遗憾。而我们和他毫无共同之处,因为我们是被迫牺牲的。
   
   因此,不管现在,还是将来,如果有人试图从这场血泪斑斑的运动中寻找什么“积极因素”,什么“闪亮点”,都是毫无作用的:一场以强迫为手段而戕害了一千 多万青年的运动既不合理,也不合法,更不人道,在历史上当然不会得到正面的评价。手段的卑鄙从来都只反映目的的卑鄙。《赫鲁晓夫回忆录》中有个故事。当年 他还是苏共第一书记的时候,去访问一个集体农庄。一个农民对他说,“赫鲁晓夫同志,你们是想用棍子把我们赶进天堂。”改革者赫鲁晓夫闻之大受震撼,因为他 懂得“棍子”本身就是对“天堂”的嘲弄。强迫婚姻不合法、不合理、不人道并不在于婚姻的双方不般配,而在于不是出于当事人自己的意愿。即使是一个天堂,人 们也不愿意自己被棍子赶进去,人也应当有选择进去还是不进去的自由。何况当年赶我们去的地方,连面目狰狞、手操刀棒,心如蛇蝎的人,也不好意思说是天堂。
   
   今天,拿一千条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万种所谓积极的因素,想为那场运动辩护都是徒耗心力:判定那场运动是国家耻辱、青年灾难的性质,只需一句话:“我们没有自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