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那東西顯然是一具微型通訊儀——他并非不懂利用現代科技,只是當事情和他的宗教有關之際,他必然舍科學而就宗教而已。]
李芳敏144000
·“有一句成語,叫‘水乳交融’“
·【公平正義 鋪滿台灣】【公平正義 鋪滿地球】
·詩篇9:10認識你名的人必倚靠你;耶和華啊!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
·公平正義 公平正义
·公平正義的代價 zt
·馬太福音12:18“看哪!我所揀選的僕人,我所愛,心裡所悅的:我要把我的靈賜給
·不過何必理會他們(豪富權貴)呢? China Next【公平正義 鋪滿中國】
·不過何必理會他們(豪富權貴)呢? China Next【公平正義 鋪滿中國】
·不過何必理會他們(豪富權貴)呢?
·揭开历史 真相重现 - 《沙巴风云录》 第一章 zt
·《沙巴风云录第二章:改变沙巴命运的坠机惨剧》zt
·直到他施行公理,使公理得勝.21萬民都要寄望於他的名。
·踐踏窮乏人又除掉國中困苦人的,你們要聽這話。
·三歲女童遭性侵案, 做出「無法證明違反意願」判決
·5萬軍之主耶和華摸地,地就融化,住在地上的都要悲哀。
·小花..为守护主人财产被小偷残忍砍去两条后肢..好忠心的狗..
·非战公约, 綠色和平主義, 绿色非战主义者
·神啊!在錫安城裡,人們都在等候要頌讚你,他們也要向你償還所許的願。
·请问绿党和绿色和平组织之间是什么关系?
·有些人自稱有這知識,就偏離了真道.願恩惠與你們同在。
·知情权是一种什么权(一)zt
·萬軍之耶和華說:看哪!我必攻擊你;我要把你的裙子掀到你的臉上,使萬國看見你
·《姐姐妹妹站起来》
· 馬來西亞國家的債務 - 纳吉与安华,谁让国家债留子孙?
·到了我耶和華獻祭的日子,我必懲罰首領和王子,懲罰所有穿外族衣服的人。
·馬上倒
·願那些喜愛你救恩的,常說:“要尊神為大。
·他要救他們脫離欺凌和強暴,他們的血在他眼中看為寶貴。
·(Pig's Republic of China)中华淫民共祸国
·祝賀龜殼島失敗者他媽的冷血龜孫子縮頭烏龜總統先生連任成功!!
·離道反教的事! 一個不公不義的人可以自稱是基督徒嗎?
·西番雅書2:1無恥的國民哪!你們要聚集,要聚集起來。
·現代教會的危險/王明道 一九三二 zt
·我現在對你們外族人說話,因為我是外族人的使徒,所以尊重我的職分
·馬丁.路德.金恩 我有一個夢想 Martin Luther King I HAVE A DR
·《我有一个梦想》“公民抗命权”运动的基本原则“非暴力反抗”(nonviolent
·如果隨著肉體而活,你們必定死;如果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你們就必活著。
·他是自高自大,一無所知,反而專好問難爭辯,由此產生妒忌,紛爭,毀謗,惡意的猜
·他們使自己的心剛硬如金鋼石,不肯聽從律法和萬軍之耶和華藉著他的靈、透過
·看哪!腰帶已經腐爛了,完全沒用了.這邪惡的人民,不肯,從我的話,他們隨著自己
·出埃及記20:16“不可作假證供陷害你的鄰舍。
·申命記5:20不可作假證供陷害你的鄰舍。
·群眾盲目竟然可以達這种程度,這實在是人類是否能划入高級生物之列的最大疑
·袁崇煥與明朝之亡 zt 明朝之亡,非亡於外族,非亡於昏君,非亡於權臣,乃
·出埃及記20:13“不可殺人。14“不可姦淫。15“不可偷盜。
·申命記5:17“‘不可殺人。18“‘不可姦淫。19“‘不可偷盜。
·zt 子魂魄兮為鬼雄(老年屈原的領悟)- 聽聽歷史,找回自己─跟耶穌做朋友
·出埃及記20:17“不可貪愛你鄰舍的房屋;不可貪愛你鄰舍的妻子、僕婢、牛驢
·道可道,非常道 zt
·‘不可貪愛你鄰舍的妻子;不可貪圖你鄰舍的房屋、田地、僕婢、牛驢和你鄰舍
·公平 1.fair; just; impartial; equitable 2.equity; justice 3.with no
·不可妄稱耶和華你神的名,因為妄稱耶和華的名的,耶和華必不以他為無罪。
·佛口蛇心 解释:话虽说得好听,心肠却极狠毒。比喻嘴甜心毒.
·“你為甚麼忿怒呢?你為甚麼垂頭喪氣呢?你若行得好,豈不可以抬起頭來嗎?你若
·列王紀上4:33他講論草木,他也講論走獸、飛禽、爬蟲和魚類。
·白素道:“我是說,人在變了,變得越來越不像人,越來越像野獸。
·蔣品超:中國政體,權利就是腐敗 zt
·人之不幸,沦为性奴;民之不幸,沦为国奴。zt
·詩篇55:9主啊!擾亂惡人的計謀,使他們的意見分歧,因為我在城中看見了強暴和
·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中,要像太陽一樣的照耀。有耳的,就應當聽。
·看哪!耶和華必在火中降臨,他的戰車好像旋風;他要以猛烈的怒氣施行報應,用火
·撒母耳記上13:14但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為自己找到一個合他心
·這邊有人的臉向著棕樹,那邊有獅子的臉向著棕樹。全殿周圍的雕刻都是這樣。
·聖靈明明地說,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耶利米書1:4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5“我使你在母腹中成形以先,就認識你;
·你在暗中行了這事,我卻要在所有以色列人面前,在光天化日之下行這事報應你
·“如果不喜欢马来文就回去中国”、“你们就像妓女”!!!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那撒在好土裡的,就是人聽了道,又明白了,結出果實來,有一百倍的,有六十
·歷代志下29:21他們牽來了七頭公牛、七隻公綿羊、七隻羊羔和七隻公山羊,要
·如果你不高兴,你可以出去,无论是是否是一名科学家或爱因斯坦在世,巫统不
·詩篇58:1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你們真的按照正直審判世人嗎?
·流氓卻像荊棘被丟棄,人不敢用手拿它.人要碰它,必須帶備鐵器和槍桿,他們要在
·律法的出現,是要叫過犯增多;然而罪在哪裡增多,恩典就更加增多了.
·箴言28:11財主自以為有智慧,聰明的窮人卻能看透他。
·以西結書47:23將來無論在哪一支派裡,若有外族人寄居,你們就要在那裡把他的
·馬來西亞: 看到马华党员在表演猴子戏,有什么素质的党员,就有什么素质的党!
·又囑咐他們不可替他張揚.這就應驗了以賽亞先知所說的:“看哪!我所揀選的僕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人子啊!如果一國行了不忠的事得罪我,我就必伸手攻
·9那時,這河流過的地方,所有滋生的動物都可以存活。這水流到哪裡,哪裡就
·基路伯和棕樹相間並排,每個基路伯都有兩個臉孔。
·好奪回以色列家的心.他們眾人因自己的偶像,與我疏遠。
·詩篇139:6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理解的;高超,是我不能達到的。
·我雖然為他們寫了律法萬條,他們卻看作是為外族人寫的,與他們毫無關係一般
·耶穌知道他們的心思,就對他們說:“如果一個國家自相紛爭,就必定荒涼;一城一
·i just know that 猿猴刘宗正Hugo can get marriage to a real 猿猴
·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路。
·求你把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記,把我帶在你臂上如戳印;因為愛情像死亡一般的堅
·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王
·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復
·你們中間凡是他的子民,願神與他同在的,都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
·但本來要承受天國的人,反被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
·耶穌醫好了他,那啞巴就能說話,也能看見了。
·詩篇136:24他救我們脫離了敵人,因為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因為我來了是要叫人分裂:人與父親作對,女兒與母親作對,與婆婆作對,人的仇敵
·“如果有人與別人的妻子通姦,就是與鄰舍的妻子通姦,姦夫和淫婦都要處死。
·婦人怎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憫她親生的兒子呢?即使她們可能忘記,我也不
·神說:“看哪!我把全地上結種子的各樣蔬菜,和一切果樹上有種子的果子,都
·如果女人有長頭髮,不就是她的榮耀嗎?因為頭髮是給她作蓋頭的。16如果有人
·誇口的應當靠著主誇口,因為蒙悅納的,不是自我推薦的人,而是主所推薦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東西顯然是一具微型通訊儀——他并非不懂利用現代科技,只是當事情和他的宗教有關之際,他必然舍科學而就宗教而已。

我本來想說的話,就是要說做土王兄弟,危險之至
   ——凡是對王位有咸協、有可能變成土王的人,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一樣,
   必然招在位者的防范和排擠,弄不好就會有殺身之禍。
   這是古今中外在獨裁情形下的鐵律,沒有例外。
   在歷史上由此而發生的兄弟相殘、父子加害、同志拼命的情形,不知道有多少例子可列舉!
   
    土王洋洋自得,大聲問道:“你看怎樣?名不虛傳吧!”
     我本來不想掃他的興,可是實在忍不住,就冷冷地道:“這王宮是給土王居住的吧?”
     這個問題所得像是多余之至,可是骨子里大有文章,我想土王應該听得出來。
     果然土王臉色一沉:“我會一直在這王宮住下去,住到我死為止!”
     他咬牙切齒說了這兩句話之后,還感到意猶未盡,續道:“以后是誰來往,也要由我指定!”
   我暗中冷笑一聲,心想告訴他秦始皇和阿房宮的故事——他那座王宮再大,也決比不上阿房宮的“覆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那樣偉大,可是我轉念一想,這种土人,和他說歷史,他怎么會懂?所以我只是喃喃自語了一句:“十世、百世、万世……”
   那正是秦始皇對他的帝國的幻想——剛才土王講的話,心態也是如此。
   
     卻不料這個土王非比尋常,就這句話他也听明白了,他向我瞪了一眼:“歷史上被火燒了的王宮,不知多少,可是不會是我這一座。”
     我搖了搖頭,沒有和他爭下去,他也忽然之間現出很疲倦的神態——當然是由于他自己心中很明白,如果他不能通過那個考驗。他連离開那個山洞的机會都沒有,王宮屬于誰,對他來說,根本已經毫無意義。
   ----------------------------------------------------------------------------
   
   第七章、王宮秘室
   
     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气,大叫一聲:“好家伙!”
     白素望著我,很有責備之色,她當然是在怪我明知對方出手,竟然如此托大,不避不擋,硬接了對方一拳。
     我也承認自己确然太大意了,所以無話可說,我抬眼向土王看去,只見他坐倒在地,圖生王叔正急急忙忙走向他,要把他扶起來。土王則很是強悍,雖然他左手托著右臂,右手五指又紅又腫,已經不能抓成拳頭,那當然是受到了反彈力所傷的結果,其痛楚顯然在我胸口所感到的劇痛之上。
     不過圖生王叔伸手去扶他的時候,還是給他側身撞了開去。
     他自己掙扎著站了起來,也學著我叫了一聲:“好家伙!”
     白素這時候在我身邊低聲道:“此人基本上還是君子。”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首先,他向我打出的那一拳,肯定沒有用全力,因為他發力的過程我看得清清楚楚,只是隨便一拳而已,居然已經可以把我打退一步,可知我一上來就看錯了他,他實在是身負絕頂武功之人!由此可知剛才那一拳,他并沒有存傷人之心。
     結果,他吃的虧還在我之上,他居然也沒有暴怒。
     他并沒有叫他護衛來對付我——需知此間乃是他的地頭,他可以為所欲為,而他沒有無賴式地使用他的特權,在受創之余,能夠這樣,很不容易。
     而且他雖然很需要我的幫助,齊白也說了先讓我幫了他再說,他還是一口拒絕——他可以先取得了我的幫助之后,再來賴帳,以他的地位來說,誰也無奈他何。
     他不那樣做,這也證明他基本上可算是君子。
     所以當他站起來,又吵走過來時,我也向他走過去。兩人又到了几乎鼻尖相碰的近距离。
     他先開口:“真是名不虛傳,真可惜,你居然會有這樣的朋友,連累了你我不能進一步相交,真是可惜!可惜!”
     他連連表示可惜,很是真心誠意。我也由衷地道:“其實你誤會齊白了。齊白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他能比我更有效的幫助你,或許他并不善于介紹自己,所以你才不了解他——”
     接下來,我花了大約三分鐘時間,把齊白的奇才异能,以及他現在能夠自由來去陰間、他奇特的身分等等,作了簡單的介紹。
     齊白這時候也已經從車子里走了出來,他听得我這樣介紹他,神情很是感激。
     土王斜睨著齊白,顯然對我的話半信半疑。
     我不知道齊白做了些什么,令得土王如此輕視他(可能多半還是和他向上王提出的要求有關),我又一次強調:“所以在不可測的考驗中,他能給你的幫助更多。”
     齊白此時也用充滿了期盼的眼光望著土王,土王一面甩著顯然還十分疼痛的右手,一面很認真的在想著。
     過了一會,他緩緩地搖頭:“不行,要是我接受了他的幫助,我就領了他的情,就必須考慮他的請求——”
     他說到這里,更是大搖其頭——他并不是說領了齊白的情,就要答應齊白的請求,而只是說“必須考慮”而已。可是單是考慮,就已經令他大搖其頭了,由此可知要他答應這件事,更是万無可能。
     他略頓一了頓,又道:“所以,衛斯理,我明知你這個人難纏得很,還是宁愿要你幫忙,領你的情。”
     我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你在說什么話?我這個人難纏?現在是你在纏我,還是我在纏你?”
     土王苦笑,“算我說得不對,你這個人……這個人……是難以對付!”
     我攤了攤手:“也沒有什么難對付——你答應幫齊白,我就答應幫你,事情就是那樣簡單。”
     說來說去,還是回到了老問題上。
     土王恨恨地頓足,轉過身去。看來一提到這個問題,就沒有商量的余地。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白素的神情也充滿了疑惑。這時候圖生王叔走到土王的身邊,低聲道:“不關王位,就答應了衛斯理的要求,又算什么。”
     圖生王叔勸得合情合理,可是土王卻立刻勃然大怒,厲聲喝罵:“你知道個屁!別說王位,我宁愿立刻被天神降天火燒死,也不愿听王八蛋的胡言亂語!”
     他在說到“王八蛋”的時候,狠狠地向齊白瞪了一眼,以表示他心中對齊白的恨意。
     而他所說的“天神降天火燒死”是他所信奉的宗教中最惡毒的誓言,不是隨便可以說得出口的,所以嚇得圖生王叔連連后退,再也不敢出聲。
     齊白的“胡言亂語”竟然能夠使天嘉土王發這樣毒誓,其內容之“胡”之“亂”到了什么程度,實在是難以想像。
     我向齊白望去,他不敢和我目光接触,顯然是怕我向他逼問他對土王的請求內容。
     這時候我也真的很生气,齊白千求万求要我幫他,但是究竟為了什么,他卻一點都不說。我把他當朋友,肯為了他陪土王去進行完全不知道內容的考驗,而他居然還要向我隱瞞他的目的——這就已經不把我當作是朋友了。
     所以我气往上沖,冷笑一聲,揚聲道:“這王八蛋确然不是東西,大可以不去理會他,我們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這兩句話我是對著土王說的,土王一听,先是整個人打了一個突,然后張大了口,卻說不出話來,顯然他再也想不到事情忽然會有這樣的轉變。
     我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很有誠意地向他點了點頭。
     土王整個人向上蹦跳起來,大叫一聲,雙臂張開,向我直扑了過來。我站著不動,他一下子抱住我,用他的額頭,用力撞我的額頭,撞得十分用力,發出“砰砰”的聲響,連撞了十來下,才松開了我,后退了一步。
     我被他撞得額頭很痛,正不知道這是為何來,圖生王叔已經大聲道:“恭喜衛先生!”
     我有點啼笑皆非:“喜從何來?”
     圖生王叔笑孜孜道:“天嘉土王剛才已經把閣下當成了自己兄弟,從此禍福与共,豈非大大的喜事!”
     我向土王望去,只見他也笑嘻嘻地望著我,一副我很應該對他感恩圖報的樣子。
   
     我剛才還只不過是有點啼笑皆非,現在簡直是啼笑皆非之至。或許其他人會認為能和土王稱兄道弟是一件喜事,不過我卻一點也沒有這樣的意思。
   
     我剛想發話,白素在我身邊悄聲道:“只要不和他爭奪王位,你有了這個便宜兄弟,也沒有什么坏處。”
     我本來想說的話,就是要說做土王兄弟,危險之至——凡是對王位有咸協、有可能變成土王的人,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一樣,必然招在位者的防范和排擠,弄不好就會有殺身之禍。
     這是古今中外在獨裁情形下的鐵律,沒有例外。在歷史上由此而發生的兄弟相殘、父子加害、同志拼命的情形,不知道有多少例子可列舉!
   
     所以我一點也不感到那是什么喜事,何況我心中再明白不過——土王有此一舉,無非是想藉此收買人心,好讓我出力為他做事。這种把戲,半文不值!
   
     可是白素卻向我這樣說,一時之間我也不明白她是不是另有深意,不過她倒是指出了很重要的一點:只要我清楚讓土王知道,沒有爭奪王位之心,也就沒有什么坏處。
   
     當下我向土王點了點頭,“很好,在通過天神所設定的考驗時,不知道會有怎么樣的凶險,正需要兩個人同心合力來應付,決不能兩人之間有絲毫猜忌。”
   
     說著,我也向他張開雙臂走過去,和他擁抱,同時也和他額頭相撞,實行“來而不往非禮也”。
     我在這樣做的時候,并不知道額頭相撞是他們一种很隆重的儀式,和中國人的飲血為盟或是上香叩頭差不多,而且如果一方向另一方行了這個儀式,另一方如果不照樣做一遍的話,對先行禮的一方來說,就是莫大的侮辱——這些我是在事后才知道的,當時我也去撞土王的頭,只不過是一种頑童心理:剛才你撞了我,現在我撞回你!
     卻不料誤打誤撞,卻完全做對了。
     再加上我事先所說的那一番話很是得体,所以土王的額頭雖然被我撞得紅了大片(他右手的紅腫還在),他還是高興莫名,用左手拍我的背,表示友好。
     接著,他拉住我的手,大聲道:“上車,上車!”
     他又想伸手去拉白素,以示親熱,可是手指紅腫,難以彎曲,所以只好改為請上車的手勢。
     等我們三人上了車,圖生王叔也跟了進來,齊白來到了車前,卻不料土王對他大聲道:“既然我們都認為你是那個什么蛋,你就不必和我們在一起了!”
     齊白顯然想不到土王會有此一著,一時之間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才好,哭喪著臉,向我望來。
     我剛才雖然惱他,可是看到他這种可怜相;心中卻又不忍,只是土王已經發話,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請他上車才好。
     這時候白素向齊白道:“閣下不妨先,离開一陣,等他們通過了考驗再說——這正是閣下原來的意思!”
     齊白雖然臉色難看,可是听了白素的話,還是連連點頭,退了開去。
     土王一聲令下,車子疾駛而去。當車子將齊白遠遠拋离之際:土王竟然不由自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由此可知他心中對齊白是如此厭惡。
     我心中一動,心想這倒是探听消息的好机會。所似我故意道:“若不是他自己肯离開,想要擺脫他,根本設有可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