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那東西顯然是一具微型通訊儀——他并非不懂利用現代科技,只是當事情和他的宗教有關之際,他必然舍科學而就宗教而已。]
李芳敏144000
·主啊!全能的 神,昔在今在的,你也要毀滅那些敗壞全地的人!隨即有閃電、響聲、雷轟、地震、大冰雹。
·8 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不照著基督,而照著人的傳統,和世俗的言論,藉著哲學和騙人的空談,把你們擄去。
·進入盜賊的家和指著我的名起假誓之人的家,要把他家裡的木料和石頭都毀滅(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歌 羅 西 書 2: 20 在基督裡作新人.你們若與基督一同死了,脫離了世俗的言論,為甚麼仍然好像活在世俗中一樣, 21 拘守那“不可摸、不可嘗、不可
·2 耶和華說:“我必把萬物從地上完全除滅。”
·那個騙子
·5 猶大把銀子丟進聖所,然後離開,出去吊死了。
·你要非常憎恨它,十分厭惡它,因為這是當毀滅的物。
·25 但那些不義的人,必按他所行的不義受報應。主並不偏待人。
·1 你們作主人的,要公平地對待僕人,因為知道你們也有一位主在天上。
·5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心,貪心就是拜偶像。 6 因著這些事, 神的忿怒必要臨到悖逆的人
·今天l feel hot and has mood 骂狐狸精
·End .. close file - 张昌福! ^^
·Stop Stay in wony yun yin house
·** 还有一只自称为鬼人无得的爱护I Don't Care小蜜狐狸精的哈巴狗在boxun!
·** 还有一只自称为鬼人无得的爱护I Don't Care小蜜狐狸精的哈巴狗在boxun!
·** 还有一只自称为鬼人无得的爱护I Don't Care小蜜狐狸精的哈巴狗在boxun!
·** 还有一只自称为鬼人无得的爱护I Don't Care小蜜狐狸精的哈巴狗在boxun!
·还有一只自称为鬼人无得的爱护I Don't Care小蜜狐狸精的哈巴狗在boxun!
·吃醋和占有欲: 天生醋坛子
·Looking for a nice lady to marry
·l start worry to think if no body want to marry me. how?
·Do you want to marry a woman like this?
· 我的脾气: 火气一点就着
· 3 我們的呼籲,不是錯謬的,不是污穢的,也沒有詭詐。 4 相反地, 神既然考驗過我們,把福音委託給我們,我們就傳講,不像是討人歡心的,而是討那察驗我們心思的 神的喜悅。 5 我們從來不說奉承的話,這是你們知道的, 神可以作證,我們並沒有藉故起貪心, 6 也沒有向你們或別人求取人的榮譽。
·4  神所愛的弟兄們,我們知道你們是蒙揀選的, 5 因為我們的福音傳到你們那裡,不單是藉著言語,也是藉著權能,藉著聖靈和充足的信心。為了你們的緣故,我們在你們中間為人怎樣,這是你們知道的。 6 你們效法了我們,也效法了主,在大患難中,帶著聖靈的喜樂接受了真道。
·他們得不到 神的喜悅,並且和所有的人作對, 16 阻撓我們向外族人傳道,不讓他們得救,以致惡貫滿盈。 神的忿怒終必臨到他們身上。
·12 “看哪,我必快來!賞賜在我,我要照著各人所行的報應他。
· 5 因此,我既然不能再忍下去,就派人去打聽你們的信心怎樣;恐怕那試探人的誘惑了你們,以致我們的勞苦白費了。
·3  神的旨意是要你們聖潔,遠避淫行; 7  神呼召我們,不是要我們沾染污穢,而是要我們聖潔。 8 所以那棄絕這命令的,不是棄絕人,而是棄絕把他自己的聖靈賜給你們的那位 神。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 撒但,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今夜你是从天而降的撒但(圣诞)老人(撒但(圣诞)之夜)
·今夜是撒但从天而降的撒但之夜!撒但,今夜是你想代替耶穌基督从天而降的撒但之夜吗?
·可是地和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日無多,就大大發怒下到你們那裡去了。
·22 各樣的惡事要遠離。
·1  神忿怒的七碗.
· 龍就和那遵守神命令堅持耶穌見證的人作戰。
·11 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
·用水施洗: 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
·你看,這裡有水,有甚麼可以阻止我受洗呢?
·兩人下到水中,腓利就給他施洗。
·29 不然,那些為死人受洗的,是為了甚麼呢?如果死人根本不會復活,那麼為甚麼要為他們受洗呢?
·26為的是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
·11 他們不為自己所作的悔改。
·用火把她燒掉。
·没有受洗 = 没有悔改!没有悔改就不是基督徒!
·基督把所有的統治者、掌權者和有能者都毀滅了
·51 我現在把一個奧祕告訴你們: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
·17 那丟棄羊群的無用牧人有禍了!
·9 到那日,我必殲滅所有前來攻打耶路撒冷的列國。
·8 全地的人必有三分之二被除滅,只有三分之一存留下來。(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9 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到那日,人人都承認耶和華是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13 你們用口說誇大的話攻擊我,說出許多話來與我作對,我都聽見了。
·2 因為耶和華向列國發怒,向他們所有的軍隊發烈怒,要把他們滅盡,要把他們交出來受屠殺。
·56 偽君子啊!你們知道分辨天地的氣象,怎麼不知道分辨這個時代呢?
·你們若不悔改,都要這樣滅亡。
·15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人能看透他,
·13 耶穌說:“所有不是我天父栽種的植物,都要連根拔起來。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27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你佔有她是不合理的。”
·中国共和党, 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喜歡按著你們的父的私慾行事.他從起初就是殺人的兇手,不守真理,因為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本性,因為他本來就是說謊者,也是說謊的人的父.,
· 10 說:“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和各樣奸惡的人,魔鬼的兒子,公義的仇敵!你歪曲了主的正路,還不停止嗎? 11 你看,現在主的手臨到你,你要瞎了眼睛,暫時看不見陽光。”
·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管教不再褻瀆。
·5 因為 神只有一位,在 神和人中間也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
·免得他被人毀謗,就落在魔鬼的陷阱裡。不一口兩舌,不酗酒,不貪不義之財
· 抛弃上帝?那你要走魔鬼的路?
·4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定的計劃是毫無幫助的。
·5 你們都是光明之子、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於黑夜的,也不是屬於黑暗的。
·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 15 因為有些人已經轉去跟從撒但了。
· 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 8 只要有衣有食,就應當知足。 9 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落在試探中和陷阱裡;又落在許多無知而有害的私慾裡,使人沉淪在敗壞和滅亡中;10 因為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用許多痛苦把自己刺透了。
·Love of Money 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
· 《殺人派的致命缺点》
·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賜給我了。
·2 他們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娶了這些外族的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族與當地的民族混雜了; 而領袖和官長竟是這不忠的事的罪魁。’
·“你們對 神不忠,娶了外族的女子為妻,增添了以色列的罪過。 11 現在你們要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 神認罪,遵行他所喜悅的旨意,與這地的民族和外族的女子分離。”
·东 方 党: are you Chinese? funny message as只有武士道才能救中国?只有日本才能救中国? ·日本是中国的父亲?! funny! ha! ha!
·oh! l see! 博讯be殺人派的website o?
· 东方党: 巫师is you! 神婆is your wife! ^^
·人民要劉曉波政權!!! 东方党 are wrong!!
·9  神救了我們,以聖召呼召我們,不是按照我們的行為,卻是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和恩典;這恩典是在永世之先,在基督耶穌裡賜給了我們的,
·23 你要拒絕愚蠢無知的問難;你知道這些事會引起爭論。
·13 但惡人和騙子必越來越壞,他們欺騙人,也必受欺騙。
·急!觅终生伴侣?
·—个女人来这寻找—个老公。^^
·魔鬼迷惑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 11 他們為了可恥的利益,教訓一些不應該教導的事,敗壞人的全家,你務要堵住他們的嘴。
·5 他就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所行的義,而是照著他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 9 你要遠避愚昧的辯論、家譜、紛爭和律法上的爭執,因為這都是虛妄無益的。
·魔鬼迷惑佛教, 道教,儒教, 犹太教,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回教, 印度教, 无神论, 其它教.
·胡祈随想 你还在当魔鬼的哈巴狗呀?!!^^
· 6 對於那些人的不信,他感到詫異。
·20 所以弟兄啊!讓我在主裡得到你的幫助,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著暢快。 21 我深信你會聽從,也知道你所作的必超過我所說的,因此才寫信給你。 22 同時,還請你為我預備住的地方,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可以獲得釋放到你們那裡去。
·9 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天父。12 凡高抬自己的,必被降卑;凡自己謙卑的,必被升高。
·31 當號筒發出響聲,他要差派使者,把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來。
·他們犯姦淫,行事虛假,堅固惡人的手,以致沒有人離棄惡行; 19 看哪!耶和華的旋風,在震怒中發出,是旋轉的狂風,必捲到惡人的頭上。20,36
·主的使者就在夢中向他顯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東西顯然是一具微型通訊儀——他并非不懂利用現代科技,只是當事情和他的宗教有關之際,他必然舍科學而就宗教而已。

我本來想說的話,就是要說做土王兄弟,危險之至
   ——凡是對王位有咸協、有可能變成土王的人,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一樣,
   必然招在位者的防范和排擠,弄不好就會有殺身之禍。
   這是古今中外在獨裁情形下的鐵律,沒有例外。
   在歷史上由此而發生的兄弟相殘、父子加害、同志拼命的情形,不知道有多少例子可列舉!

   
    土王洋洋自得,大聲問道:“你看怎樣?名不虛傳吧!”
     我本來不想掃他的興,可是實在忍不住,就冷冷地道:“這王宮是給土王居住的吧?”
     這個問題所得像是多余之至,可是骨子里大有文章,我想土王應該听得出來。
     果然土王臉色一沉:“我會一直在這王宮住下去,住到我死為止!”
     他咬牙切齒說了這兩句話之后,還感到意猶未盡,續道:“以后是誰來往,也要由我指定!”
   我暗中冷笑一聲,心想告訴他秦始皇和阿房宮的故事——他那座王宮再大,也決比不上阿房宮的“覆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那樣偉大,可是我轉念一想,這种土人,和他說歷史,他怎么會懂?所以我只是喃喃自語了一句:“十世、百世、万世……”
   那正是秦始皇對他的帝國的幻想——剛才土王講的話,心態也是如此。
   
     卻不料這個土王非比尋常,就這句話他也听明白了,他向我瞪了一眼:“歷史上被火燒了的王宮,不知多少,可是不會是我這一座。”
     我搖了搖頭,沒有和他爭下去,他也忽然之間現出很疲倦的神態——當然是由于他自己心中很明白,如果他不能通過那個考驗。他連离開那個山洞的机會都沒有,王宮屬于誰,對他來說,根本已經毫無意義。
   ----------------------------------------------------------------------------
   
   第七章、王宮秘室
   
     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气,大叫一聲:“好家伙!”
     白素望著我,很有責備之色,她當然是在怪我明知對方出手,竟然如此托大,不避不擋,硬接了對方一拳。
     我也承認自己确然太大意了,所以無話可說,我抬眼向土王看去,只見他坐倒在地,圖生王叔正急急忙忙走向他,要把他扶起來。土王則很是強悍,雖然他左手托著右臂,右手五指又紅又腫,已經不能抓成拳頭,那當然是受到了反彈力所傷的結果,其痛楚顯然在我胸口所感到的劇痛之上。
     不過圖生王叔伸手去扶他的時候,還是給他側身撞了開去。
     他自己掙扎著站了起來,也學著我叫了一聲:“好家伙!”
     白素這時候在我身邊低聲道:“此人基本上還是君子。”
     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首先,他向我打出的那一拳,肯定沒有用全力,因為他發力的過程我看得清清楚楚,只是隨便一拳而已,居然已經可以把我打退一步,可知我一上來就看錯了他,他實在是身負絕頂武功之人!由此可知剛才那一拳,他并沒有存傷人之心。
     結果,他吃的虧還在我之上,他居然也沒有暴怒。
     他并沒有叫他護衛來對付我——需知此間乃是他的地頭,他可以為所欲為,而他沒有無賴式地使用他的特權,在受創之余,能夠這樣,很不容易。
     而且他雖然很需要我的幫助,齊白也說了先讓我幫了他再說,他還是一口拒絕——他可以先取得了我的幫助之后,再來賴帳,以他的地位來說,誰也無奈他何。
     他不那樣做,這也證明他基本上可算是君子。
     所以當他站起來,又吵走過來時,我也向他走過去。兩人又到了几乎鼻尖相碰的近距离。
     他先開口:“真是名不虛傳,真可惜,你居然會有這樣的朋友,連累了你我不能進一步相交,真是可惜!可惜!”
     他連連表示可惜,很是真心誠意。我也由衷地道:“其實你誤會齊白了。齊白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他能比我更有效的幫助你,或許他并不善于介紹自己,所以你才不了解他——”
     接下來,我花了大約三分鐘時間,把齊白的奇才异能,以及他現在能夠自由來去陰間、他奇特的身分等等,作了簡單的介紹。
     齊白這時候也已經從車子里走了出來,他听得我這樣介紹他,神情很是感激。
     土王斜睨著齊白,顯然對我的話半信半疑。
     我不知道齊白做了些什么,令得土王如此輕視他(可能多半還是和他向上王提出的要求有關),我又一次強調:“所以在不可測的考驗中,他能給你的幫助更多。”
     齊白此時也用充滿了期盼的眼光望著土王,土王一面甩著顯然還十分疼痛的右手,一面很認真的在想著。
     過了一會,他緩緩地搖頭:“不行,要是我接受了他的幫助,我就領了他的情,就必須考慮他的請求——”
     他說到這里,更是大搖其頭——他并不是說領了齊白的情,就要答應齊白的請求,而只是說“必須考慮”而已。可是單是考慮,就已經令他大搖其頭了,由此可知要他答應這件事,更是万無可能。
     他略頓一了頓,又道:“所以,衛斯理,我明知你這個人難纏得很,還是宁愿要你幫忙,領你的情。”
     我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你在說什么話?我這個人難纏?現在是你在纏我,還是我在纏你?”
     土王苦笑,“算我說得不對,你這個人……這個人……是難以對付!”
     我攤了攤手:“也沒有什么難對付——你答應幫齊白,我就答應幫你,事情就是那樣簡單。”
     說來說去,還是回到了老問題上。
     土王恨恨地頓足,轉過身去。看來一提到這個問題,就沒有商量的余地。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白素的神情也充滿了疑惑。這時候圖生王叔走到土王的身邊,低聲道:“不關王位,就答應了衛斯理的要求,又算什么。”
     圖生王叔勸得合情合理,可是土王卻立刻勃然大怒,厲聲喝罵:“你知道個屁!別說王位,我宁愿立刻被天神降天火燒死,也不愿听王八蛋的胡言亂語!”
     他在說到“王八蛋”的時候,狠狠地向齊白瞪了一眼,以表示他心中對齊白的恨意。
     而他所說的“天神降天火燒死”是他所信奉的宗教中最惡毒的誓言,不是隨便可以說得出口的,所以嚇得圖生王叔連連后退,再也不敢出聲。
     齊白的“胡言亂語”竟然能夠使天嘉土王發這樣毒誓,其內容之“胡”之“亂”到了什么程度,實在是難以想像。
     我向齊白望去,他不敢和我目光接触,顯然是怕我向他逼問他對土王的請求內容。
     這時候我也真的很生气,齊白千求万求要我幫他,但是究竟為了什么,他卻一點都不說。我把他當朋友,肯為了他陪土王去進行完全不知道內容的考驗,而他居然還要向我隱瞞他的目的——這就已經不把我當作是朋友了。
     所以我气往上沖,冷笑一聲,揚聲道:“這王八蛋确然不是東西,大可以不去理會他,我們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這兩句話我是對著土王說的,土王一听,先是整個人打了一個突,然后張大了口,卻說不出話來,顯然他再也想不到事情忽然會有這樣的轉變。
     我沒有再說什么,只是很有誠意地向他點了點頭。
     土王整個人向上蹦跳起來,大叫一聲,雙臂張開,向我直扑了過來。我站著不動,他一下子抱住我,用他的額頭,用力撞我的額頭,撞得十分用力,發出“砰砰”的聲響,連撞了十來下,才松開了我,后退了一步。
     我被他撞得額頭很痛,正不知道這是為何來,圖生王叔已經大聲道:“恭喜衛先生!”
     我有點啼笑皆非:“喜從何來?”
     圖生王叔笑孜孜道:“天嘉土王剛才已經把閣下當成了自己兄弟,從此禍福与共,豈非大大的喜事!”
     我向土王望去,只見他也笑嘻嘻地望著我,一副我很應該對他感恩圖報的樣子。
   
     我剛才還只不過是有點啼笑皆非,現在簡直是啼笑皆非之至。或許其他人會認為能和土王稱兄道弟是一件喜事,不過我卻一點也沒有這樣的意思。
   
     我剛想發話,白素在我身邊悄聲道:“只要不和他爭奪王位,你有了這個便宜兄弟,也沒有什么坏處。”
     我本來想說的話,就是要說做土王兄弟,危險之至——凡是對王位有咸協、有可能變成土王的人,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一樣,必然招在位者的防范和排擠,弄不好就會有殺身之禍。
     這是古今中外在獨裁情形下的鐵律,沒有例外。在歷史上由此而發生的兄弟相殘、父子加害、同志拼命的情形,不知道有多少例子可列舉!
   
     所以我一點也不感到那是什么喜事,何況我心中再明白不過——土王有此一舉,無非是想藉此收買人心,好讓我出力為他做事。這种把戲,半文不值!
   
     可是白素卻向我這樣說,一時之間我也不明白她是不是另有深意,不過她倒是指出了很重要的一點:只要我清楚讓土王知道,沒有爭奪王位之心,也就沒有什么坏處。
   
     當下我向土王點了點頭,“很好,在通過天神所設定的考驗時,不知道會有怎么樣的凶險,正需要兩個人同心合力來應付,決不能兩人之間有絲毫猜忌。”
   
     說著,我也向他張開雙臂走過去,和他擁抱,同時也和他額頭相撞,實行“來而不往非禮也”。
     我在這樣做的時候,并不知道額頭相撞是他們一种很隆重的儀式,和中國人的飲血為盟或是上香叩頭差不多,而且如果一方向另一方行了這個儀式,另一方如果不照樣做一遍的話,對先行禮的一方來說,就是莫大的侮辱——這些我是在事后才知道的,當時我也去撞土王的頭,只不過是一种頑童心理:剛才你撞了我,現在我撞回你!
     卻不料誤打誤撞,卻完全做對了。
     再加上我事先所說的那一番話很是得体,所以土王的額頭雖然被我撞得紅了大片(他右手的紅腫還在),他還是高興莫名,用左手拍我的背,表示友好。
     接著,他拉住我的手,大聲道:“上車,上車!”
     他又想伸手去拉白素,以示親熱,可是手指紅腫,難以彎曲,所以只好改為請上車的手勢。
     等我們三人上了車,圖生王叔也跟了進來,齊白來到了車前,卻不料土王對他大聲道:“既然我們都認為你是那個什么蛋,你就不必和我們在一起了!”
     齊白顯然想不到土王會有此一著,一時之間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才好,哭喪著臉,向我望來。
     我剛才雖然惱他,可是看到他這种可怜相;心中卻又不忍,只是土王已經發話,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請他上車才好。
     這時候白素向齊白道:“閣下不妨先,离開一陣,等他們通過了考驗再說——這正是閣下原來的意思!”
     齊白雖然臉色難看,可是听了白素的話,還是連連點頭,退了開去。
     土王一聲令下,車子疾駛而去。當車子將齊白遠遠拋离之際:土王竟然不由自主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由此可知他心中對齊白是如此厭惡。
     我心中一動,心想這倒是探听消息的好机會。所似我故意道:“若不是他自己肯离開,想要擺脫他,根本設有可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