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
李芳敏144000
·你們若不悔改,都要這樣滅亡。
·15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人能看透他,
·13 耶穌說:“所有不是我天父栽種的植物,都要連根拔起來。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27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你佔有她是不合理的。”
·中国共和党, 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喜歡按著你們的父的私慾行事.他從起初就是殺人的兇手,不守真理,因為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本性,因為他本來就是說謊者,也是說謊的人的父.,
· 10 說:“你這充滿各樣詭詐和各樣奸惡的人,魔鬼的兒子,公義的仇敵!你歪曲了主的正路,還不停止嗎? 11 你看,現在主的手臨到你,你要瞎了眼睛,暫時看不見陽光。”
·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管教不再褻瀆。
·5 因為 神只有一位,在 神和人中間也只有一位中保,就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
·免得他被人毀謗,就落在魔鬼的陷阱裡。不一口兩舌,不酗酒,不貪不義之財
· 抛弃上帝?那你要走魔鬼的路?
·4 也不可沉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神在信仰上所定的計劃是毫無幫助的。
·5 你們都是光明之子、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於黑夜的,也不是屬於黑暗的。
·日後必有人離棄信仰,跟從虛謊的邪靈和鬼魔的教訓。
· 15 因為有些人已經轉去跟從撒但了。
· 7 因為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 8 只要有衣有食,就應當知足。 9 但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落在試探中和陷阱裡;又落在許多無知而有害的私慾裡,使人沉淪在敗壞和滅亡中;10 因為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用許多痛苦把自己刺透了。
·Love of Money 有人貪愛錢財,就被引誘離開真道,
· 《殺人派的致命缺点》
·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賜給我了。
·2 他們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娶了這些外族的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族與當地的民族混雜了; 而領袖和官長竟是這不忠的事的罪魁。’
·“你們對 神不忠,娶了外族的女子為妻,增添了以色列的罪過。 11 現在你們要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 神認罪,遵行他所喜悅的旨意,與這地的民族和外族的女子分離。”
·东 方 党: are you Chinese? funny message as只有武士道才能救中国?只有日本才能救中国? ·日本是中国的父亲?! funny! ha! ha!
·oh! l see! 博讯be殺人派的website o?
· 东方党: 巫师is you! 神婆is your wife! ^^
·人民要劉曉波政權!!! 东方党 are wrong!!
·9  神救了我們,以聖召呼召我們,不是按照我們的行為,卻是按照他自己的計劃和恩典;這恩典是在永世之先,在基督耶穌裡賜給了我們的,
·23 你要拒絕愚蠢無知的問難;你知道這些事會引起爭論。
·13 但惡人和騙子必越來越壞,他們欺騙人,也必受欺騙。
·急!觅终生伴侣?
·—个女人来这寻找—个老公。^^
·魔鬼迷惑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 11 他們為了可恥的利益,教訓一些不應該教導的事,敗壞人的全家,你務要堵住他們的嘴。
·5 他就救了我們,並不是由於我們所行的義,而是照著他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 9 你要遠避愚昧的辯論、家譜、紛爭和律法上的爭執,因為這都是虛妄無益的。
·魔鬼迷惑佛教, 道教,儒教, 犹太教,伊斯兰教, 天主教, 撒但教,共產黨 回教, 印度教, 无神论, 其它教.
·胡祈随想 你还在当魔鬼的哈巴狗呀?!!^^
· 6 對於那些人的不信,他感到詫異。
·20 所以弟兄啊!讓我在主裡得到你的幫助,使我的心在基督裡得著暢快。 21 我深信你會聽從,也知道你所作的必超過我所說的,因此才寫信給你。 22 同時,還請你為我預備住的地方,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可以獲得釋放到你們那裡去。
·9 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天父。12 凡高抬自己的,必被降卑;凡自己謙卑的,必被升高。
·31 當號筒發出響聲,他要差派使者,把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來。
·他們犯姦淫,行事虛假,堅固惡人的手,以致沒有人離棄惡行; 19 看哪!耶和華的旋風,在震怒中發出,是旋轉的狂風,必捲到惡人的頭上。20,36
·主的使者就在夢中向他顯現
·“誰是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呢?”
·http://anneleefm.blogspot.com 3 如果我們忽略了這麼大的救恩,怎麼能逃罪呢?這救恩起初是由主親自宣講的,後來聽見的人給我們證實了。 4  神又照著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各樣異能,以及聖靈的恩賜,與他們一同作見證。
·亞洲動物基金 http://www.animalasia.org
·獨生子以撒-後裔繁多,像海邊的沙-受洗歸入基督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把婢女夏甲和她的兒子趕出去-他們的人數好像海邊的沙那麼多,就有火從天上降下來,毀滅了他們。
·主耶和華這樣說:到那日你心中必起意念,圖謀惡計,22 我必用瘟疫和血腥懲罰他;我必把暴雨、大冰雹、火和硫磺降在他和他的軍隊,以及與他在一起的許多民族身上。他們就要擔當自己的羞辱和向我所犯一切不忠的罪;
·12弟兄要出賣弟兄,父親要出賣兒子,甚至把他們置於死地;兒女要悖逆父母,害死他們。
·這些人為了利益就不惜阿諛奉承。頒布十誡:不可偷盜。
· 22 你不可與男人同睡交合,像與女人同睡交合一樣,這是可憎的事。 23 你不可與任何走獸同睡交合,因牠而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走獸面前,與牠交合;這是逆性的事。
·11 “你們不可偷竊,不可欺騙,不可彼此說謊。 12 不可奉我的名起假誓,褻瀆你 神的名;我是耶和華。35 “你們審判的時候,在度、量、衡上,都不可偏差。 36 要用公正的天平,公正的法碼,公正的升斗,公正的容器;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
·23 我從你們面前逐出的各民族,你們不可隨從他們的風俗;因為他們行了這一切事,所以我厭惡他們。
· 4 祭司不可為了姻親而玷污,褻瀆自己的聖職。
·8 それなら,悔い改めにふさわしい実を生み出しなさい!
·12 神的道是活的,是有效的
·人屢次受責備,仍然硬著頸項,他必突然毀滅,無法挽救。
·11 愚昧人一再重複他的愚妄,正像狗轉過來,吃自己所吐的。
·Who is 尼采? And who are you- 自由民主之树 ?
·13 凡是吃奶的,還是個嬰孩,對公義的道理沒有經歷;
· Hugo: 左派vs右派 ZT
· 如何推翻大陸的共產黨?ZT
·8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因為全地都必被我的妒火吞滅。
·4 另一方面,因為耶穌是永遠長存的,就擁有他永不更改的祭司職位。
·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
·27 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
·26 因 為 我 們 得 知 真 道 以 後 , 若 故 意 犯 罪 , 贖 罪 的 祭 就 再 沒 有 了
·39 但我們不是那些後退以致滅亡的人,而是有信心以致保全生命的人。
·do jiaoyou8 allow所有邪惡左派的存在?
·抗议高庭裁决《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雪州的两所天主教堂更遭人纵火烧毁,使国内回教与天主教关系日趋紧张。
·36 又有些人遭受了戲弄、鞭打,甚至捆鎖、監禁;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後期抄本在此加上被刀殺死。他們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 陈泱潮 37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被刀殺死?到處奔跑?受窮乏?遭患難?被虐待?
·华尔街日报:中共正在输掉网络战争 ZT
·“下一次,我不但要震動地,還要震動天。” 29 因為我們的 神是烈火。
·3 你們要記念那些被囚禁的人,好像跟他們一起被囚禁;也要記念那些受虐待的人,好像你們也親自受過。 4 人人都應該尊重婚姻,婚床也不要玷污,因為 神一定審判淫亂的和姦淫的人。 5 你們為人不要貪愛錢財,要以現在所有的為滿足;因為 神親自說過:“我決不撇下你,也不離棄你。” 6 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我的幫助,我決不害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20 因為人的忿怒並不能成全 神的義。
·神不是揀選了在世上被認為貧窮的人嗎?
·14 如果你們心中存著刻薄的嫉妒和自私,就不可誇口,也不可說謊抵擋真理。 15 這種智慧不是從天上來的,而是屬地的、屬血氣的和屬鬼魔的。 16 因為凡有嫉妒和自私的地方,就必有擾亂和各樣的壞事。
·letter to hugo
·凡 事 都 是 虛 空 。
·1 創造天地萬物. 起初, 神創造天地。
·4 淫亂的人哪,你們不知道與世俗為友,就是與 神為敵嗎?所以與世俗為友的,就成了 神的仇敵。
·你們富有的人哪,你們竟然在這末世積聚財寶。
·苏明评论:中共为何隐瞒甲流疫情始末 ZT
· 苏明评论:中共原形毕露行将灭亡 ZT
·极力反对同性恋的耶和華。 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把你們以色列人從萬民中分別出來。
·賜給那結果子的外族人。
·這是我今日警告你們的。20 耶和華從你們面前怎樣使萬國的民滅亡,你們也必照樣滅亡,因為你們沒有聽從耶和華你們 神的話。
·God/Allah/Tuhan/Lord do not want najib/umno/bn to lead Malaysia already! my dear! ^^
·所以要除去一切惡毒、一切詭詐、虛偽、嫉妒和一切毀謗的話
·不信耶穌基督的必在罪中死亡.
·31 但把這些事記下來,是要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 神的兒子,並且使你們信了,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 苏明评论:中共与日俱增的末日预感 ZT
·“不要怕人的恐嚇,也不要畏懼。”
·人所說的閒話,在審判的日子,句句都要供出來
·Ex-Muslim Terrorist Speaks Out For The Jewish People!
·My message not for my enemies to read :
·如果我是神人,願火從天降下,把你和你的五十名手下吞滅。
· 向以色列人致敬!ZT
·吴代苛:温家宝像扔废纸一样扔掉代课老师 ZT
·message to hugo:充滿邪惡、巫毒與吃人意識的漢文字體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第二章、生死關口
   
     所以我立刻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齊白先是不敢和我目光接触,接著,他神情哀求,目光之中更是惶急憂慮兼而有之,使我知道事情絕對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可是在當時的情形下,我實在無法向他追問詳情。而且我也無法拒絕他的要求——我們不但是老朋友,而且自從相知以來,我也沒有看到過他有現在這樣的神情,可知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那我就只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這時候离天嘉土王已經只有几步,天嘉土王也看到我向他走去,以他的地位之尊,他竟然很自然地站了起來。
     本來他的行動,是普通的社交禮貌,可是發生在他的身上,就不簡單,他才站出來,在他身邊就有好几個人,本來是筆挺站著的,這時立刻向他躬身行禮。
     我听到身邊的齊白吸了一口气,顯然是他看出土王對我很尊重,那就表示他對土王的要求有希望。
     土王向前迎來,先向我伸出手,我們熱烈握手——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對方如此態度,完全是為了想得到生命配額之故,和我本身無關。
     我不知道齊白要和土王商量什么,但想來一定不如土王要求的生命配額重要,所以我想我的介紹,一定會得到土王的重視。
     我也知道土王在西方著名的學府之中受過高等教育,有相當程度的西方作風,所以我就開門見山,伸手把齊白拉了過來,向土王道:“這位是齊白先生,他是一位奇人——”
     接著我用了不到一分鐘時間,向土王介紹了齊白的丰功偉績,然后道:“他有些事情和你商量,你們先談一談。”
     土王的神情有點失望——他顯然有話要和我說,不過我的話很明白表示他和齊白商量完了之后,我再和他說話,所以他勉強的點了點頭,向齊白望去。
     齊白的反應,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向土王行了一個极為尊敬的大禮。這家伙平時很是自傲,他的這种行為,使我可以肯定,他對土王必有所求,而且求的事情一定很不簡單!
     看土王的反應,對齊白很客气,俯身把他扶了起來。這時候大亨和陶啟泉以及另外兩人來到了我的身邊,老實不客气把我拉了開去。而且一下子在我身旁又圍滿了人,所以無法知道土王和齊白到底商量了一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們的情形如何。
     一直等到我向大家宣布完畢,有兩個身形高大。服飾奇特的大漢排眾而前,一下子就向我行五体投地的大禮,跪倒在地。
     我大是錯愕,后退了一步,只見柳絮陪了一個老年人,也是服飾奇怪,越過了那兩個大漢,走向前來。那老人向我深深鞠躬,態度恭敬之极,道:“我們國王想和閣下說几句話,請閣下俯允所請。”
     這次大會天下,豪富權貴云集,單是“國王”,現任的和早已遜位的,至少有十位以上。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那老人口中的國王是哪一國的君主。柳絮則在這時,低聲向我道:“是天嘉土王——他堅持要和你單獨會面。”
     我皺了皺眉,本來想說如果是為了生命配額的事情,那就不必了,因為我沒有什么可以補充。
     可是我活沒有出口,就改變了主意——絕不是我趨炎附勢,由于天嘉土王財勢熏天,而是由于我再也沒有見到齊白,不知道齊白和土王商量了一些什么,結果怎樣。我想在土王那里,問出個究竟來。
     當時我想到的只是齊白可能需要我的幫助,而不好意思開口,作為好朋友,應該主動去了解他的需要,并沒有想到其他。
     事情后來從這次會面發展開去,生出許多事來,當然不是那時候所能料到的。
     卻說當下我改變了主意,點了點頭,向柳絮道:“好,借你的書房用用。”
     那老人一听,大喜過望,以致于手舞足蹈。柳絮笑道:“好极,他正在我書房恭候。”
     她召來了一個小机器人帶路,那老人和兩個大漢恭恭敬敬跟在后面。上了一道彎度甚大的樓梯,在走廊盡頭,是兩扇很大的桃木門,門上有許多浮雕,看來极其古雅。
     小机械人在門外停止,同時發聲:“到了,請進。”
     我向那老人望去,老人立刻搖頭:“國王陛下和閣下單獨見面,我們在外侍候就是。”
     我迅速想了一想,想不出我和天嘉土王之間有什么机密大事可以商量的,我判斷土王如此緊張,來來去去,還不是為了生命配額!
     所以我心中頗不以為然,連門都沒有敲,就推門走了進去。
     書房极大,光線陰暗,以致于我一時之間無法看到土王身在何處。我定了定神,才听得土王的聲音,從右首傳了出來:“多謝你肯來相見——請關上門。”
     以他的地位來說,對我可以說客气之极。我順手關上門,已經看到他坐在一張椅子上,我向他走過去。
     我有一种強烈的感覺:越是离得他近,就越是感到他的不快樂。他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种不快樂的气息,雖然無形無質,可是卻使人很容易就感受得到。
     做人做到像他這种地位,居然還要不快樂,真是不可原諒!
     所以我就老實不客气,開門見山:“你看來像是极不快樂!”
     土王也不歎气,只是沉默了一會,才道:“你的感覺很敏銳——別人都看不出來。”
     我忍住了笑——因為我感到他實在很可怜。我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很誠懇地告訴他:“別人不是看不出來,而是沒有對你說!”
     他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几下,像是很疲倦。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心事——要說做人做到他這樣的地位,也有不能解決的困難,唯一可能就是生、死大關。可是他又正當盛年,身体又很健康,要是現在就開始擔憂死亡,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所以我并不同情,只是冷冷地望著他。過了一會,他并不開口。我感到不耐煩,催了他一下:“有話請說!”
     他目光閃爍不定,仍然不出聲,我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如果你想要得到生命配額的轉移,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明白,真的無能為力。”
     他略點了點頭,表示接受我的話。
     我攤了攤手,表示既然如此,那我們的談話就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來:“我今年已經五十歲了!”
     我道:“毫無疑問——全世界都知道。”
     我這樣說,并不夸張——不久之前,他五十歲生日,曾在他那座偉大的王官之中,大宴親朋,冠蓋云集。是當時最轟動的花邊新聞。
     他對我的話大動于衷,只是喃喃地又重复了一遏:“我今年五十歲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五十歲,那是一個人正當盛年,可是他卻已經如此恐懼死亡的來臨,這种情形無論如何不能說是正常。
     于是我語帶諷刺:“我感到你和我說話,沒有作用——你應該去找心理醫生!”
     他反應并不遲鈍,頓時臉有怒容。
     我又道:“你想要購買生命配額,我無能為力——真的無能為力!”
     他的怒容更甚,冷笑了一聲:“你的生命配額的理論,根本不值一提——在邏輯上完全說不通,只是你的妄想,連你自己都不能自圓其說!”
     我一心認為他是為了生命配額才和我交談的,卻不料他忽然說出這番話來,當然令我感到十分錯愕。
     我揮著手,聲明:“有關生命配額的理論,不是我提出來的,它來自勒曼醫院。想來你也知道勒曼醫院是怎么一口事吧!”
     天嘉土王仍然冷笑:“不通就是不通,不論來自何處,不通還是不通!”
     他一連串的“不通”說得我也有點冒火,我且不責問他既然認為不通,又何必親自前來古堡。
     我只是冷冷地道:“倒要請教。”
     他揮了揮手:“所謂生命配額的理論基礎,是假定有關生命的一切都是早已設定了的。根据這個原則,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也早已設定一要是一個人根本沒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就算生命配額的轉移成了事實。對他來說,也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根本無法确知。所以生命配額的轉移,到頭來終于是虛無飄渺的妄想!”
     他這番話,听來很是不容易明白,他看到我有疑惑的神情,又立刻一字不易地重复了一遍,說得流利之至——可見得這一番話,他曾經經過深思熟慮。
     我用心把他的話想了一想,才道:“你說得對——所以一個人如果擁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生命配額的轉移,就終于可以成為事實。”
     他疾聲問:“如何才能知道這一點?”
     我搖頭:“我不知道,正在研究,所以我不能提供任何幫助,請你原諒。”
     由于他的身份畢竟十分特殊,所以我已經盡量客气對他。他神情苦澀,搖頭道:“你弄錯了,我并不相信生命配額的轉移會成為事實!”
     我莫名其妙:“那你上次派代表來,這次又御駕親征,是為了什么?”
     他吸了一口气,直視著我:“我有事要你幫助。”
     我更是訝异:“身為一國之尊,又是世界著名的豪富,會有什么事情辦不了的,需要你親自去求人?”
     他仍然望著我,目光之中,充滿了期望,可是他說了原因,我一听之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道:“我需要一個极度勇敢、极度机智的人來幫助我,你就是這樣的人。”
     我一面笑,一面揮手道:“你完全弄錯了!我絕不勇敢,更加笨得要死,你對我不了解。道听途說,誤會了。”
     他搖頭:“早知道求你不容易,不過你也不必一口拒絕,能不能听我說明白,是什么事情要你幫助?”
     我有一個弱點——好奇心太強。在這樣的情形下,實在無法抗御好奇心的引誘。
     所以我立刻點了點頭:“可以,請說。”
     他一開口說的那句話,听得我頭上冒煙,几乎忍不住要給他一拳。他竟然又重复地說:“我今年五十歲了!”
     雖然我沒有行動,可是臉色當然難看之至。他苦笑了一下:“你對于我國的歷史,顯然并不了解。”
     我承認:“對,一無所知——我不知道貴國在人類文明,科學技術上有什么貢獻,倒是知道貴國在窮奢极侈方面,頗有建樹!”
     我的話才一出口,他就霍然起立,大踏步走向門口。看來准備拂袖而去。
     在我說這种明顯表示對他和他的國家表示輕視的話時,我已經預料他會有激烈的反應,所以對他的行動并不表示意外,只是冷笑了几聲。
     這時候我以為他一定不會再回頭,從此以后,也不可能再見到他了。因為他的國家,雖然在人類進化史上,不值一提,可是他畢竟是一國之王,平時听慣奉承,哪里曾給人這樣奚落過。
     然而出人意料之外,他一直沖到門口,就停了下來。停了足足有一分鐘之久,從他的背影來看,可以看到他身子在微微發抖,可知他實在是憤怒之极。
     不過他在停了一分鐘之后,便緩緩轉過身來,臉色依然鐵青,不過可以看出他正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怒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