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
李芳敏144000
·無 人 悔 改 惡 行,他 們 毫 不 慚 愧.No man repented of his wickedness,They certainly were not ashamed
·因 為 那 已 經 立 好 的 根 基 就 是 耶 穌 基 督 , 此 外 沒 有 人 能 立 別 的 根 基 。For no man can lay a foundation other than the one which is laid, which is Jesus Christ.
·[我 受 苦 是 與 我 有 益 , 為 要 使 我 學 習 你 的 律 例 。][ 你 還 缺 少 一 件 : 去 變 賣 你 所 有 的 , 分 給 窮 人 , 就 必 有 財 寶 在 天 上 ;][不 可 少 的 只 有 一 件 ; 馬 利 亞 已 經 選 擇 那 上 好 的 福 分 , 是 不 能 奪 去 的 。]
·博讯社论 : 中国共产党 的"爱国"黑客
·等待一个当汉奸的机会, 因为奴才是没有国家的。
·中国共产党 never talk about 自由主义 ^0^ “自由人道主义” ^-^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
·地震 : 2010年2月2日 Earthquake: 02 Feb 2010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王怡 ZT
· 15 凡是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他就被拋在火湖裡。
·不可能? impossible? ^-^
·那 時 , 天 下 人 的 口 音 、 言 語 都 是 一 樣 。
·自由应是人类精神的本质;思想自由则是文化的灵魂。而言论、新闻、出版自由,则是通向人类文化自由的必由之路。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ZT
·那獸被捉住了,And the beast was seized
·“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言论自由 VS 冤民大同盟
·創 世 記 1:1 起 初 ,   神 創 造 天 地 。
·行为完全的穷人,胜过行事狡诈的财主。Proverbs 28:6 Better is the poor that walketh in his uprightness
·彼 得 說 : 你 的 銀 子 和 你 一 同 滅 亡 罷 !因 你 想 神 的 恩 賜 是 可 以 用 錢 買 的 。 你 在 這 道 上 無 分 無 關 ; 因 為 在 神 面 前 , 你 的 心 不 正 。
·我 必 傾 覆 列 國 的 寶 座 , 除 滅 列 邦 的 勢 力 , 並 傾 覆 戰 車 和 坐 在 其 上 的 。
·毛年轻时的伟大理想不过是去湘西当土匪而已
·现汽油已经撒满大地,就等那一根火材了。
·组党, 和平竞争,这是举世公认人权的一部份,何罪有之??
·他 向 你 所 要 的 是 甚 麼 呢 ?
·這 是 第 二 次 的 死 。which is the second death.
·一只蝴蝶翅膀煽起的微风,就可以吹倒专制帝国这座大厦。ZT
·启 示 录 14 VS 启 示 录 13. Both are my duty to inform ^-^
·Population Clocks : World 6799126006
·七 十 個 七 The Seventy “Sevens“
·Impossible?
·6 耶穌再來. 天使對我說:“這些話是可信的、真實的!主,就是眾先知之靈的 神,差遣了他的天使,把那快要發生的事,指示他的僕人。”“看哪!我必快來!那遵守這書上預言的人是有福的!”
·Question ^-^
·anneleefm自由地嫁人
·神命挪亞建造方舟 神對挪亞說:“在我面前全人類的盡頭已經來到,因為地上由於他們的緣故滿了強暴。看哪,我要把他們和世界一起毀滅。
·審 判 全 地 的 主 豈 不 行 公 義 麼 ?Shall not the Judge of all the earth deal justly?"
·   神 說 : 我 們 要 照 著 我 們 的 形 像 、 按 著 我 們 的 樣 式 造 人.
·我 實 在 告 訴 你 們 , 你 們 若 不 回 轉 , 變 成 小 孩 子 的 樣 式 , 斷 不 得 進 天 國 。
·政治自由 ^-^
· 主 阿 , 連 有 義 的 國 , 你 也 要 毀 滅 麼 ? "Lord, will You slay a nation, even though blameless? 我主啊,連正義的人你也要殺害嗎?
· 你 們 來 看   神 所 行 的 , 他 向 世 人 所 做 之 事 是 可 畏 的 。 Come and see the works of God, Who is awesome in His deeds toward the sons of men.
·窮寡婦的奉獻 The Widow’s Offering
·腰 袋 裡 不 要 帶 金 銀 銅 錢 。 "Do not acquire gold, or silver, or copper for your money belts,
· 当 耶 和 华 发 怒 的 日 子 , 他 们 的 金 银 不 能 救 他 们 ; 他 的 忿 怒 如 火 必 烧 灭 全 地 , 毁 灭 这 地 的 一 切 居 民 , 而 且 大 大 毁 灭 。
·雖然這樣,人人都不必爭論,不要彼此指責。
·你要說:‘猶大列王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看哪!我必使災禍臨到這地方;凡聽見的,都必耳鳴。
· 然後,我必把猶大王西底家和他的臣民,就是在這城裡經過瘟疫、刀劍之災和饑荒而倖存的人,都交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和他們的仇敵,以及尋索他們性命的人的手中。尼布甲尼撒要用刀劍擊殺他們,絕不顧惜,不留情,不憐憫。’”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因為這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受咒詛,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走的路是邪惡的,他們的權力誤用了。
·张三一言 : Who is your enemy敵人?
· 徐水良, Where is your 武器威力?
·人 的 仇 敵 就 是 自 己 家 裡 的 人 。 and A MAN'S ENEMIES WILL BE THE MEMBERS OF HIS HOUSEHOLD.
· 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 那時,王要對右邊的說:‘蒙我父賜福的,來承受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好的國吧。 “王也要對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離開我,到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吧!
·武力抗暴? using 石头? ha! ha! ^-^
· 但 這 些 人 毀 謗 他 們 所 不 知 道 的 。 他 們 本 性 所 知 道 的 事 與 那 沒 有 靈 性 的 畜 類 一 樣 , 在 這 事 上 竟 敗 壞 了 自 己 。
·信徒的團契生活 : 信 的 人 都 在 一 處 , 凡 物 公 用
· 獸 就 開 口 向 神 說 褻 瀆 的 話 , 褻 瀆 神 的 名 並 他 的 帳 幕 , 以 及 那 些 住 在 天 上 的 。
·耶和華說:“我必把萬物從地上完全除滅。
· 全地的人必有三分之二被除滅,只有三分之一存留下來。(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他 就 仆 倒 在 地 , 聽 見 有 聲 音 對 他 說 : 掃 羅 ! 掃 羅 ! 你 為 甚 麼 逼 迫 我 ?
·Sabah巴色会教堂 : 哈"巴"狗"色"情"教会
·中国泛绿联盟
·以斯拉認罪禱告 Ezra’s Prayer About Intermarriage
·Mind you own business Busybody东海一枭!
·7 亞伯拉罕逝世.1亚伯拉罕把自己一切所有的都给了以撒。
·  神在教會裡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神蹟的,再其次是有醫病恩賜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各種方言的。
· 我必毀壞冬天和夏天的別墅,用象牙裝飾的房子必破爛,宏偉的樓宇必歸於無有。”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5 耶和華折斷了惡人的杖和統治者的棒,5The Lord has broken the rod of the wicked, the scepter of the rulers
·看哪!耶和華的日子快來到,必有殘忍、憤恨與烈怒,使這地荒涼,使其中的罪人滅絕。
·因此,主萬軍之耶和華必打發令人消瘦的病臨到亞述王肥壯的軍人中間,在他的榮耀之下必燃起火燄,如同火燒一樣。
· 因 萬 軍 之 耶 和 華 的 烈 怒 , 地 都 燒 遍 ; 百 姓 成 為 火 柴 ; 無 人 憐 愛 弟 兄 。
·耶和華的話再次臨到哈該,說: 21 “你要向猶大省長所羅巴伯說:‘我要震動天地, 22 我必傾覆列國的寶座,消滅外族萬國的勢力,我必推翻戰車和駕車的人;馬匹和騎馬的都必跌倒;各人必死在自己兄弟的刀下。’
·他們的屍體在街上好像糞土
·In bible verse.. Never talk about "民主"
·糟糕透顶的 许之远 .. When you go to hell with your two eye?
·) 你 的 下 體 必 被 露 出 ; 你 的 醜 陋 必 被 看 見 。 我 要 報 仇 , 誰 也 不 寬 容 。
·) 你 的 下 體 必 被 露 出 ; 你 的 醜 陋 必 被 看 見 。 我 要 報 仇 , 誰 也 不 寬 容 。
·) 你 的 下 體 必 被 露 出 ; 你 的 醜 陋 必 被 看 見 。
·以 賽 亞 書 47:3
·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容惡人的心願得償,不要使他們的計謀成功,免得他們自高自大
·Naked News ....... 裸體 ^-^
· 那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彼此都不觉得羞耻。
·Free amateur porn tube and live sex
·1314 : 13斥責假先知.14斥責崇拜偶像的罪.13False Prophets Condemned.14Idolaters Condemned
·終局已到 The End Has Come
·中國人 請加油=四年一任,直選官員,人人平等,票票等值=就是 每個人的 基本人權!!!
·“人蠢没药医”下一句是什么? ^-^
· 刘宗正 ,are you 瘋狂的中共胡锦涛supporter?
· 難道你們不曉得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與他同葬,為的是要我們過新生命的生活,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人中復活一樣。
·美国和伊朗都开始“下楼” ZT
·良心
·憤怒!!!良心被狗咬走嗎??? ZT
·憤怒!!!良心被狗咬走嗎??? ZT
·憤怒!!!良心被狗咬走嗎??? ZT
·良心被狗咬了 ZT
·9  神的靈既然住在你們裡面,你們就不是屬於肉體,而是屬於聖靈的了。如果人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於基督的。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膏我去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去宣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受壓制的得自由,又宣告主悅納人的禧年。
· 这个世界难道真的是一切都只能向钱看吗???为了它什么都可以出卖吗?由于一切向钱看,社会上的“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出尔反尔”等已是司空见惯的亊 .... 这样的社会只能催生更多的侠客行为!
·13 如果隨著肉體而活,你們必定死;如果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你們就必活著。
· 如果是中共像它宣扬的那样“婚姻自由” 早在1949年中共新生政权建立之前,它就高举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婚姻自主”的旗帜,
·郭知熠 .. are you 中国总理 ?
·老鼠不再愛大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第二章、生死關口
   
     所以我立刻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齊白先是不敢和我目光接触,接著,他神情哀求,目光之中更是惶急憂慮兼而有之,使我知道事情絕對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可是在當時的情形下,我實在無法向他追問詳情。而且我也無法拒絕他的要求——我們不但是老朋友,而且自從相知以來,我也沒有看到過他有現在這樣的神情,可知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那我就只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這時候离天嘉土王已經只有几步,天嘉土王也看到我向他走去,以他的地位之尊,他竟然很自然地站了起來。
     本來他的行動,是普通的社交禮貌,可是發生在他的身上,就不簡單,他才站出來,在他身邊就有好几個人,本來是筆挺站著的,這時立刻向他躬身行禮。
     我听到身邊的齊白吸了一口气,顯然是他看出土王對我很尊重,那就表示他對土王的要求有希望。
     土王向前迎來,先向我伸出手,我們熱烈握手——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對方如此態度,完全是為了想得到生命配額之故,和我本身無關。
     我不知道齊白要和土王商量什么,但想來一定不如土王要求的生命配額重要,所以我想我的介紹,一定會得到土王的重視。
     我也知道土王在西方著名的學府之中受過高等教育,有相當程度的西方作風,所以我就開門見山,伸手把齊白拉了過來,向土王道:“這位是齊白先生,他是一位奇人——”
     接著我用了不到一分鐘時間,向土王介紹了齊白的丰功偉績,然后道:“他有些事情和你商量,你們先談一談。”
     土王的神情有點失望——他顯然有話要和我說,不過我的話很明白表示他和齊白商量完了之后,我再和他說話,所以他勉強的點了點頭,向齊白望去。
     齊白的反應,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向土王行了一個极為尊敬的大禮。這家伙平時很是自傲,他的這种行為,使我可以肯定,他對土王必有所求,而且求的事情一定很不簡單!
     看土王的反應,對齊白很客气,俯身把他扶了起來。這時候大亨和陶啟泉以及另外兩人來到了我的身邊,老實不客气把我拉了開去。而且一下子在我身旁又圍滿了人,所以無法知道土王和齊白到底商量了一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們的情形如何。
     一直等到我向大家宣布完畢,有兩個身形高大。服飾奇特的大漢排眾而前,一下子就向我行五体投地的大禮,跪倒在地。
     我大是錯愕,后退了一步,只見柳絮陪了一個老年人,也是服飾奇怪,越過了那兩個大漢,走向前來。那老人向我深深鞠躬,態度恭敬之极,道:“我們國王想和閣下說几句話,請閣下俯允所請。”
     這次大會天下,豪富權貴云集,單是“國王”,現任的和早已遜位的,至少有十位以上。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那老人口中的國王是哪一國的君主。柳絮則在這時,低聲向我道:“是天嘉土王——他堅持要和你單獨會面。”
     我皺了皺眉,本來想說如果是為了生命配額的事情,那就不必了,因為我沒有什么可以補充。
     可是我活沒有出口,就改變了主意——絕不是我趨炎附勢,由于天嘉土王財勢熏天,而是由于我再也沒有見到齊白,不知道齊白和土王商量了一些什么,結果怎樣。我想在土王那里,問出個究竟來。
     當時我想到的只是齊白可能需要我的幫助,而不好意思開口,作為好朋友,應該主動去了解他的需要,并沒有想到其他。
     事情后來從這次會面發展開去,生出許多事來,當然不是那時候所能料到的。
     卻說當下我改變了主意,點了點頭,向柳絮道:“好,借你的書房用用。”
     那老人一听,大喜過望,以致于手舞足蹈。柳絮笑道:“好极,他正在我書房恭候。”
     她召來了一個小机器人帶路,那老人和兩個大漢恭恭敬敬跟在后面。上了一道彎度甚大的樓梯,在走廊盡頭,是兩扇很大的桃木門,門上有許多浮雕,看來极其古雅。
     小机械人在門外停止,同時發聲:“到了,請進。”
     我向那老人望去,老人立刻搖頭:“國王陛下和閣下單獨見面,我們在外侍候就是。”
     我迅速想了一想,想不出我和天嘉土王之間有什么机密大事可以商量的,我判斷土王如此緊張,來來去去,還不是為了生命配額!
     所以我心中頗不以為然,連門都沒有敲,就推門走了進去。
     書房极大,光線陰暗,以致于我一時之間無法看到土王身在何處。我定了定神,才听得土王的聲音,從右首傳了出來:“多謝你肯來相見——請關上門。”
     以他的地位來說,對我可以說客气之极。我順手關上門,已經看到他坐在一張椅子上,我向他走過去。
     我有一种強烈的感覺:越是离得他近,就越是感到他的不快樂。他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种不快樂的气息,雖然無形無質,可是卻使人很容易就感受得到。
     做人做到像他這种地位,居然還要不快樂,真是不可原諒!
     所以我就老實不客气,開門見山:“你看來像是极不快樂!”
     土王也不歎气,只是沉默了一會,才道:“你的感覺很敏銳——別人都看不出來。”
     我忍住了笑——因為我感到他實在很可怜。我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很誠懇地告訴他:“別人不是看不出來,而是沒有對你說!”
     他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几下,像是很疲倦。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心事——要說做人做到他這樣的地位,也有不能解決的困難,唯一可能就是生、死大關。可是他又正當盛年,身体又很健康,要是現在就開始擔憂死亡,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所以我并不同情,只是冷冷地望著他。過了一會,他并不開口。我感到不耐煩,催了他一下:“有話請說!”
     他目光閃爍不定,仍然不出聲,我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如果你想要得到生命配額的轉移,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明白,真的無能為力。”
     他略點了點頭,表示接受我的話。
     我攤了攤手,表示既然如此,那我們的談話就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來:“我今年已經五十歲了!”
     我道:“毫無疑問——全世界都知道。”
     我這樣說,并不夸張——不久之前,他五十歲生日,曾在他那座偉大的王官之中,大宴親朋,冠蓋云集。是當時最轟動的花邊新聞。
     他對我的話大動于衷,只是喃喃地又重复了一遏:“我今年五十歲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五十歲,那是一個人正當盛年,可是他卻已經如此恐懼死亡的來臨,這种情形無論如何不能說是正常。
     于是我語帶諷刺:“我感到你和我說話,沒有作用——你應該去找心理醫生!”
     他反應并不遲鈍,頓時臉有怒容。
     我又道:“你想要購買生命配額,我無能為力——真的無能為力!”
     他的怒容更甚,冷笑了一聲:“你的生命配額的理論,根本不值一提——在邏輯上完全說不通,只是你的妄想,連你自己都不能自圓其說!”
     我一心認為他是為了生命配額才和我交談的,卻不料他忽然說出這番話來,當然令我感到十分錯愕。
     我揮著手,聲明:“有關生命配額的理論,不是我提出來的,它來自勒曼醫院。想來你也知道勒曼醫院是怎么一口事吧!”
     天嘉土王仍然冷笑:“不通就是不通,不論來自何處,不通還是不通!”
     他一連串的“不通”說得我也有點冒火,我且不責問他既然認為不通,又何必親自前來古堡。
     我只是冷冷地道:“倒要請教。”
     他揮了揮手:“所謂生命配額的理論基礎,是假定有關生命的一切都是早已設定了的。根据這個原則,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也早已設定一要是一個人根本沒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就算生命配額的轉移成了事實。對他來說,也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根本無法确知。所以生命配額的轉移,到頭來終于是虛無飄渺的妄想!”
     他這番話,听來很是不容易明白,他看到我有疑惑的神情,又立刻一字不易地重复了一遍,說得流利之至——可見得這一番話,他曾經經過深思熟慮。
     我用心把他的話想了一想,才道:“你說得對——所以一個人如果擁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生命配額的轉移,就終于可以成為事實。”
     他疾聲問:“如何才能知道這一點?”
     我搖頭:“我不知道,正在研究,所以我不能提供任何幫助,請你原諒。”
     由于他的身份畢竟十分特殊,所以我已經盡量客气對他。他神情苦澀,搖頭道:“你弄錯了,我并不相信生命配額的轉移會成為事實!”
     我莫名其妙:“那你上次派代表來,這次又御駕親征,是為了什么?”
     他吸了一口气,直視著我:“我有事要你幫助。”
     我更是訝异:“身為一國之尊,又是世界著名的豪富,會有什么事情辦不了的,需要你親自去求人?”
     他仍然望著我,目光之中,充滿了期望,可是他說了原因,我一听之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道:“我需要一個极度勇敢、极度机智的人來幫助我,你就是這樣的人。”
     我一面笑,一面揮手道:“你完全弄錯了!我絕不勇敢,更加笨得要死,你對我不了解。道听途說,誤會了。”
     他搖頭:“早知道求你不容易,不過你也不必一口拒絕,能不能听我說明白,是什么事情要你幫助?”
     我有一個弱點——好奇心太強。在這樣的情形下,實在無法抗御好奇心的引誘。
     所以我立刻點了點頭:“可以,請說。”
     他一開口說的那句話,听得我頭上冒煙,几乎忍不住要給他一拳。他竟然又重复地說:“我今年五十歲了!”
     雖然我沒有行動,可是臉色當然難看之至。他苦笑了一下:“你對于我國的歷史,顯然并不了解。”
     我承認:“對,一無所知——我不知道貴國在人類文明,科學技術上有什么貢獻,倒是知道貴國在窮奢极侈方面,頗有建樹!”
     我的話才一出口,他就霍然起立,大踏步走向門口。看來准備拂袖而去。
     在我說這种明顯表示對他和他的國家表示輕視的話時,我已經預料他會有激烈的反應,所以對他的行動并不表示意外,只是冷笑了几聲。
     這時候我以為他一定不會再回頭,從此以后,也不可能再見到他了。因為他的國家,雖然在人類進化史上,不值一提,可是他畢竟是一國之王,平時听慣奉承,哪里曾給人這樣奚落過。
     然而出人意料之外,他一直沖到門口,就停了下來。停了足足有一分鐘之久,從他的背影來看,可以看到他身子在微微發抖,可知他實在是憤怒之极。
     不過他在停了一分鐘之后,便緩緩轉過身來,臉色依然鐵青,不過可以看出他正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怒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