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
李芳敏144000
·你們還是自高自大!難道你們不該覺得痛心,把作這件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嗎?
·你們不知道那跟娼妓苟合的,就是與她成為一體了嗎?因為經上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要用身體榮耀 神.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不是都有益處。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我不要受任何事的轄制。你們是用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
·剜去了他的眼睛,帶他下到迦薩,用銅鍊捆綁著他,他就在監牢裡推磨。
·乃 是 用 水 又 用 血 = 隨 即 有 血 和 水 流 出 來 。
·馬來西亞政治 : 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 : 安華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
· 耶和華啊!求你使天下垂,親自降臨;求你
·倪匡
·倪匡/卫斯理科幻作品集- 于是恍然大悟:這世界上原來是因為先有奴隸,然后就自然有了奴隸主的。
·因 為 他 們 硬 著 頸 項 不 聽 我 的 話 。
· 我必在怒氣、烈怒和忿怒中,用伸出來的手和強有力的膀臂,親自攻擊你們。
· 你安定的時候,我曾警告過你,你卻說:‘我不聽!’從你幼年以來,你就是這樣,不聽從我的話。
· 因為這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受咒詛,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走的路是邪惡的,他們的權力誤用了。
· 作了夢的先知,讓他把夢述說出來;但得了我話語的先知,該忠實地傳講我的話。禾稈怎能和麥子相比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萬事令人厭倦都是虛空.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
·主說:“先前的事,我從古時就預言過了,已經從我的口裡說出來了,又說給人聽了;我忽然行事,事情就都成就了。
·一只死蚊子
·人生如夢
·廢立
·“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他說:“群。”因為進到那人裡面的鬼很多。
· 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要以马来西亚华人的血液来洗马来短剑(keris)”。
·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你們不能服事神,又服事金錢。
·[牧师], [神父] , [予与汝偕亡-宁愿和作惡多端者同歸于盡]
·[牧师], [神父] , [予与汝偕亡]
· 所謂“現眼報”的意思是,報應立刻實現──匪徒要殺人,結果變成殺死自己。
·“看你甚么時候被天打雷劈”
· “看哪!我是耶和華,是全人類的 神;在我有難成的事嗎?
· 耶和華的烈怒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明白這事。
·“到那時,我必作以色列各家族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
·由于政治手段的隐藏和人类普遍的麻木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特务组织!”
·“总有一天,等我下定了决心,我也要脱离组织!”
·神父性侵儿童, 神父公款嫖妓
·老喇嘛喟然长叹:“大活佛和二活佛之间,本就一直不和,大活佛一走,二活佛自然地位大大提高,只可惜,这个二活佛是假的!”
·大片土地上的人民,摆脱了强权,是他们不畏强权,努力反抗的结果。 在一片由强权统治的土地上,人民如果只是驯服,强权的皮鞭, 也就会不断挥动——那皮鞭是要去夺下来,而不能等它自动放手的。
·30 “那時,人子的徵兆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號,並且看見人子帶著能力,滿有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人子必駕雲降臨。警醒準備。
·You shall murder 狐狸精.
·http://www.jiaoyou.com/profile_1244996948254694671.html
·行善的復活得生命,作惡的復活被定罪。所種的是屬血氣的身體,復活的是屬靈的身體。既然有屬血氣的身體,也會有屬靈的身體。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必朽壞的也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
·无耻的助纣为虐。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隨後,耶穌被聖靈帶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 這事以後,亞伯拉罕把自己的妻子撒拉埋在迦南地,幔利前面麥比拉田間的洞裡。幔利就是希伯崙。
·“你配取書卷,配拆開封印,因為你曾被殺,曾用你的血,從各支派、各方言、各民族、各邦國,把人買了來歸給神,
· 夜間有一個異象向保羅顯現: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
·難道你們不曉得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
·有五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 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在沒有民主之下的啟然退体制度。人到年老,容易趨向昏庸,胡作非為起來, 就是國家民族的大災難。
· 因為你好像溫水,不熱也不冷,所以我要把你從我口中吐出去。
·“天国近了,你们应该悔改”
·亞伯拉罕壽高年老,享盡天年,氣絕而死,歸到他的先人那裡去了。
·猶大把銀子丟進聖所,然後離開,出去吊死了。
· 但這些人毀謗他們所不知道的,他們只知道按本性所能領悟的事,好像沒有理性的禽獸,就因這些事敗壞了自己。
·與他們一樣的淫亂,隨從反常的情慾,以致遭受永火的刑罰,成了後世的鑒戒。
·“你向我作的是甚麼?你為甚麼不告訴我她是你的妻子呢?
·“你該死,因為你接來的那女人,是個有夫之婦。”
·7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把榮耀歸給他!因為他審判的時候到了,應當敬拜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那一位!”
·2010年3月14日 地震
·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神父可以结婚吗?? 神父不结婚是一个历史存留的人为的问题, 神父的婚与非婚与得救没有直接的关系!
·“那陌生人,當然死在炭窖里了!”
·人類的科學,真是落後。
·耶和華保護所有愛他的人,卻要消滅所有惡人。
·五一三事件爆發於1969年5月13日馬來西亞
·”文化大革命又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簡稱文革,常常被稱為“十年動亂”或“十年浩劫”。
·這是一种很不公平的現象,雖然是小事,但總是一种不公平,我一向不怎么喜歡這一類的事。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從"令人驚奇的神"到印尼排华,到您應謀殺邪惡的狐狸精惡魔怪物!^-^
·萬軍之耶和華必用雷轟、地震、大聲、旋風、暴風和吞滅人的火燄來懲罰他們
·其餘的人都很害怕,就把榮耀歸給天上的神。
·地上的淫婦和可憎的物之母。
·兒女要悖逆父母,害死他們。
·甚么叫‘天譴’呢?逆天行事,多行不義,必遭天譴天譴可以以任何形式發生,絕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 好使以色列人的后代,那些以前没有经验过这些战争的人,知道学习争战。
·原住民基督徒常年受委屈, “阿拉”议题动摇东马(马来西亚)选票
·他們的眼睛開了,才認出是耶穌來;他卻從他們面前不見了。
·他們的眼睛開了,才認出是耶穌來;他卻從他們面前不見了。
·茨厂街东马-性工作者:四重弱势处境的想象
·回教鼓吹娈童癖?
·5毛教徒 say [原创]《圣经》中同性恋不是罪,异性恋者才是罪
·他們用虛謊取代了神的真理
·How to迫使中国共产党放弃一党专政? part 2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政治诈骗,血雨腥风, 篡权成功,结束独裁!!
·要聯絡上温家宝 (溫家寶/Wen Jia-bao) 嗎?
·中国百姓投诉无门 ???????
·一大塊腐肉,必然引來一大群蒼蠅。
·使人類成為真正的高級生命形式, 而不是徒具人的外表而內藏禽獸的心靈。
· 在帳篷城女孩年輕至兩歲也面對強姦 UN巡邏隊無能
·2他在耶和華面前如嫩芽生長起來,像根出於乾旱之地
·敵基督/撒旦崇拜者, '強姦比敵人的炮火更具威脅性'
·“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你還是不以為然?我問你:蜂鳥說企鵝捕魚維生無恥, 企鵝又去罵燕子捉虫充饑下流,燕子嫌蜂鳥吸蜜惡心──你說有沒有道理?”
· 有錢人怕死!越有錢,越怕死!
·世界上有的是獨裁強權統治者一夜之間,被從權力寶座上拉下來的例子
·有比《零八宪章》更 好的宪章建議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統治者在五十歲那年去接受一項嚴厲的考驗,當然是淘汰腐朽老人的一個好方法。   別看這個民族在很多方面。不在先進文明之列,可是這個傳統卻优秀之至——有几千年文化的國家,如果也有這樣的傳統,可以把腐朽老人淘汰掉,那就不知道可以避免多少災禍!

第二章、生死關口
   
     所以我立刻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齊白先是不敢和我目光接触,接著,他神情哀求,目光之中更是惶急憂慮兼而有之,使我知道事情絕對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可是在當時的情形下,我實在無法向他追問詳情。而且我也無法拒絕他的要求——我們不但是老朋友,而且自從相知以來,我也沒有看到過他有現在這樣的神情,可知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那我就只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這時候离天嘉土王已經只有几步,天嘉土王也看到我向他走去,以他的地位之尊,他竟然很自然地站了起來。
     本來他的行動,是普通的社交禮貌,可是發生在他的身上,就不簡單,他才站出來,在他身邊就有好几個人,本來是筆挺站著的,這時立刻向他躬身行禮。
     我听到身邊的齊白吸了一口气,顯然是他看出土王對我很尊重,那就表示他對土王的要求有希望。
     土王向前迎來,先向我伸出手,我們熱烈握手——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對方如此態度,完全是為了想得到生命配額之故,和我本身無關。
     我不知道齊白要和土王商量什么,但想來一定不如土王要求的生命配額重要,所以我想我的介紹,一定會得到土王的重視。
     我也知道土王在西方著名的學府之中受過高等教育,有相當程度的西方作風,所以我就開門見山,伸手把齊白拉了過來,向土王道:“這位是齊白先生,他是一位奇人——”
     接著我用了不到一分鐘時間,向土王介紹了齊白的丰功偉績,然后道:“他有些事情和你商量,你們先談一談。”
     土王的神情有點失望——他顯然有話要和我說,不過我的話很明白表示他和齊白商量完了之后,我再和他說話,所以他勉強的點了點頭,向齊白望去。
     齊白的反應,卻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向土王行了一個极為尊敬的大禮。這家伙平時很是自傲,他的這种行為,使我可以肯定,他對土王必有所求,而且求的事情一定很不簡單!
     看土王的反應,對齊白很客气,俯身把他扶了起來。這時候大亨和陶啟泉以及另外兩人來到了我的身邊,老實不客气把我拉了開去。而且一下子在我身旁又圍滿了人,所以無法知道土王和齊白到底商量了一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們的情形如何。
     一直等到我向大家宣布完畢,有兩個身形高大。服飾奇特的大漢排眾而前,一下子就向我行五体投地的大禮,跪倒在地。
     我大是錯愕,后退了一步,只見柳絮陪了一個老年人,也是服飾奇怪,越過了那兩個大漢,走向前來。那老人向我深深鞠躬,態度恭敬之极,道:“我們國王想和閣下說几句話,請閣下俯允所請。”
     這次大會天下,豪富權貴云集,單是“國王”,現任的和早已遜位的,至少有十位以上。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那老人口中的國王是哪一國的君主。柳絮則在這時,低聲向我道:“是天嘉土王——他堅持要和你單獨會面。”
     我皺了皺眉,本來想說如果是為了生命配額的事情,那就不必了,因為我沒有什么可以補充。
     可是我活沒有出口,就改變了主意——絕不是我趨炎附勢,由于天嘉土王財勢熏天,而是由于我再也沒有見到齊白,不知道齊白和土王商量了一些什么,結果怎樣。我想在土王那里,問出個究竟來。
     當時我想到的只是齊白可能需要我的幫助,而不好意思開口,作為好朋友,應該主動去了解他的需要,并沒有想到其他。
     事情后來從這次會面發展開去,生出許多事來,當然不是那時候所能料到的。
     卻說當下我改變了主意,點了點頭,向柳絮道:“好,借你的書房用用。”
     那老人一听,大喜過望,以致于手舞足蹈。柳絮笑道:“好极,他正在我書房恭候。”
     她召來了一個小机器人帶路,那老人和兩個大漢恭恭敬敬跟在后面。上了一道彎度甚大的樓梯,在走廊盡頭,是兩扇很大的桃木門,門上有許多浮雕,看來极其古雅。
     小机械人在門外停止,同時發聲:“到了,請進。”
     我向那老人望去,老人立刻搖頭:“國王陛下和閣下單獨見面,我們在外侍候就是。”
     我迅速想了一想,想不出我和天嘉土王之間有什么机密大事可以商量的,我判斷土王如此緊張,來來去去,還不是為了生命配額!
     所以我心中頗不以為然,連門都沒有敲,就推門走了進去。
     書房极大,光線陰暗,以致于我一時之間無法看到土王身在何處。我定了定神,才听得土王的聲音,從右首傳了出來:“多謝你肯來相見——請關上門。”
     以他的地位來說,對我可以說客气之极。我順手關上門,已經看到他坐在一張椅子上,我向他走過去。
     我有一种強烈的感覺:越是离得他近,就越是感到他的不快樂。他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种不快樂的气息,雖然無形無質,可是卻使人很容易就感受得到。
     做人做到像他這种地位,居然還要不快樂,真是不可原諒!
     所以我就老實不客气,開門見山:“你看來像是极不快樂!”
     土王也不歎气,只是沉默了一會,才道:“你的感覺很敏銳——別人都看不出來。”
     我忍住了笑——因為我感到他實在很可怜。我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很誠懇地告訴他:“別人不是看不出來,而是沒有對你說!”
     他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摸了几下,像是很疲倦。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心事——要說做人做到他這樣的地位,也有不能解決的困難,唯一可能就是生、死大關。可是他又正當盛年,身体又很健康,要是現在就開始擔憂死亡,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所以我并不同情,只是冷冷地望著他。過了一會,他并不開口。我感到不耐煩,催了他一下:“有話請說!”
     他目光閃爍不定,仍然不出聲,我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如果你想要得到生命配額的轉移,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明白,真的無能為力。”
     他略點了點頭,表示接受我的話。
     我攤了攤手,表示既然如此,那我們的談話就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來:“我今年已經五十歲了!”
     我道:“毫無疑問——全世界都知道。”
     我這樣說,并不夸張——不久之前,他五十歲生日,曾在他那座偉大的王官之中,大宴親朋,冠蓋云集。是當時最轟動的花邊新聞。
     他對我的話大動于衷,只是喃喃地又重复了一遏:“我今年五十歲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五十歲,那是一個人正當盛年,可是他卻已經如此恐懼死亡的來臨,這种情形無論如何不能說是正常。
     于是我語帶諷刺:“我感到你和我說話,沒有作用——你應該去找心理醫生!”
     他反應并不遲鈍,頓時臉有怒容。
     我又道:“你想要購買生命配額,我無能為力——真的無能為力!”
     他的怒容更甚,冷笑了一聲:“你的生命配額的理論,根本不值一提——在邏輯上完全說不通,只是你的妄想,連你自己都不能自圓其說!”
     我一心認為他是為了生命配額才和我交談的,卻不料他忽然說出這番話來,當然令我感到十分錯愕。
     我揮著手,聲明:“有關生命配額的理論,不是我提出來的,它來自勒曼醫院。想來你也知道勒曼醫院是怎么一口事吧!”
     天嘉土王仍然冷笑:“不通就是不通,不論來自何處,不通還是不通!”
     他一連串的“不通”說得我也有點冒火,我且不責問他既然認為不通,又何必親自前來古堡。
     我只是冷冷地道:“倒要請教。”
     他揮了揮手:“所謂生命配額的理論基礎,是假定有關生命的一切都是早已設定了的。根据這個原則,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也早已設定一要是一個人根本沒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就算生命配額的轉移成了事實。對他來說,也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一個人是不是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根本無法确知。所以生命配額的轉移,到頭來終于是虛無飄渺的妄想!”
     他這番話,听來很是不容易明白,他看到我有疑惑的神情,又立刻一字不易地重复了一遍,說得流利之至——可見得這一番話,他曾經經過深思熟慮。
     我用心把他的話想了一想,才道:“你說得對——所以一個人如果擁有接受他人生命配額的配額,生命配額的轉移,就終于可以成為事實。”
     他疾聲問:“如何才能知道這一點?”
     我搖頭:“我不知道,正在研究,所以我不能提供任何幫助,請你原諒。”
     由于他的身份畢竟十分特殊,所以我已經盡量客气對他。他神情苦澀,搖頭道:“你弄錯了,我并不相信生命配額的轉移會成為事實!”
     我莫名其妙:“那你上次派代表來,這次又御駕親征,是為了什么?”
     他吸了一口气,直視著我:“我有事要你幫助。”
     我更是訝异:“身為一國之尊,又是世界著名的豪富,會有什么事情辦不了的,需要你親自去求人?”
     他仍然望著我,目光之中,充滿了期望,可是他說了原因,我一听之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道:“我需要一個极度勇敢、极度机智的人來幫助我,你就是這樣的人。”
     我一面笑,一面揮手道:“你完全弄錯了!我絕不勇敢,更加笨得要死,你對我不了解。道听途說,誤會了。”
     他搖頭:“早知道求你不容易,不過你也不必一口拒絕,能不能听我說明白,是什么事情要你幫助?”
     我有一個弱點——好奇心太強。在這樣的情形下,實在無法抗御好奇心的引誘。
     所以我立刻點了點頭:“可以,請說。”
     他一開口說的那句話,听得我頭上冒煙,几乎忍不住要給他一拳。他竟然又重复地說:“我今年五十歲了!”
     雖然我沒有行動,可是臉色當然難看之至。他苦笑了一下:“你對于我國的歷史,顯然并不了解。”
     我承認:“對,一無所知——我不知道貴國在人類文明,科學技術上有什么貢獻,倒是知道貴國在窮奢极侈方面,頗有建樹!”
     我的話才一出口,他就霍然起立,大踏步走向門口。看來准備拂袖而去。
     在我說這种明顯表示對他和他的國家表示輕視的話時,我已經預料他會有激烈的反應,所以對他的行動并不表示意外,只是冷笑了几聲。
     這時候我以為他一定不會再回頭,從此以后,也不可能再見到他了。因為他的國家,雖然在人類進化史上,不值一提,可是他畢竟是一國之王,平時听慣奉承,哪里曾給人這樣奚落過。
     然而出人意料之外,他一直沖到門口,就停了下來。停了足足有一分鐘之久,從他的背影來看,可以看到他身子在微微發抖,可知他實在是憤怒之极。
     不過他在停了一分鐘之后,便緩緩轉過身來,臉色依然鐵青,不過可以看出他正在盡最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怒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