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反而倒是無知的人類,用愚蠢的行為在逼迫他,不斷地逼迫,好像不達到要他實行大規模懲戒,不肯干休!愚蠢的人類,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人類之中,也不是沒有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可是盡管他們大聲疾呼,可以喚醒許多人,卻不能夠改變胡作非為者的愚昧,結果會如何,實在難以想像。 ]
李芳敏144000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完全成聖,又願你們整個人:靈、魂和身體都得蒙保守
·盼扁釋放, 友人提供公寓供住 zt
·美國前司法部長克拉克探監, 呼籲釋放陳水扁總統 zt
·從扁案透視馬英九的人權迫害!口說不干預實際介入! 文件曝光!扁家、扁朝
·誰說蔡英文不反核? zt
·所以,你們要除掉謊言,各人要與鄰舍說真話,因為我們彼此是肢體。
·黃德:“ 如果愛國家是錯,那我寧願不要對 ”。 Wong Tack: “Jika cinta N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启示录的14万4千人 2/5【奇妙真相 道格牧师】
·親愛的,不要每個靈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否出於神,因為有許多假先知已經
·凡是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那靈就不是出於神,而是敵基督者的靈;
·我們是屬於神的,認識神的就聽從我們,不屬於神的就不聽從我們。這樣,我們
·李清云高寿256岁全靠素食及红豆枸杞当茶饮 zt
·長壽的秘訣: “保持一種平靜的心態,坐如龜,行如雀,睡如狗”。
·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可以把懼怕驅除,因為懼怕含有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
·他們或聽或不聽(他們原是叛逆的民族),也必知道在他們中間有一位先知。
·他們或聽或不聽,你只要把我的話告訴他們,他們原是叛逆的。
·“人子啊!至於你,你要聽我對你講的話。不要叛逆我,像那叛逆的民族一樣。
·你們要分別為聖,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聖潔的。
·你們不可轉向偶像,也不可為自己鑄造神像;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你的沉默等于默许暴政 zt
·你還在冷眼旁觀嗎? zt
·如果你們獻平安祭給耶和華,要使你們所獻的蒙悅納。
·阿扁民間醫療小組 新聞稿( 02/28/2013) zt
·沙巴非法移民與幽靈選民 zt
·你們收割莊稼的時候,不可把角落的穀物都割盡,也不可拾取收割時遺下的。
·土地,從來不屬於你,不屬於我,不屬於任何人, 只是暫時借用供養生命所需
·人間異語:無感官員, 視民如糞土 zt
·“你們不可偷竊,不可欺騙,不可彼此說謊。不可奉我的名起假誓,褻瀆你神的
·马来西亚华裔警员出现严重短缺, 乡区影响最大 zt
·“不可欺壓你的鄰舍,也不可搶奪他的
·“你們審判的時候,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袒窮人,也不可偏幫有權勢的人;只要
·「在雲林難忘的一夜」 zt
·17 “你不可心裡恨你的兄弟;應坦誠責備你的鄰舍,免得你因他擔當罪過。
·圣经预言中的末世重大事件 zt
· 末世已经到了!!预备耶稣的来临!!!
·啟示錄666獸印:電腦生物晶片 zt
·千古預言-梅花詩 (北宋1011年-1999年7月20日) zt
·你不可在你的族人中,到處搬弄是非,也不可危害你的鄰舍;我是耶和華。
·国际、国内舆论普遍谴责“马来西亚计划”是新殖民主 义的产物 zt
·我的一切救恩、一切願望,他不都成全嗎?
·蘇祿軍潛入沙巴,蘇祿蘇丹要求美國介入 zt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女皇,但是中國第一個女皇帝不是她。zt
·残酷无情:女皇武则天为何杀死十位至亲 zt
·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
·主禱文禱告 , 願你國度降臨
·耶穌 只警告基督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這是繼承產業的;來,我們殺了他,佔有他的產業吧!
·耶穌 只警告門徒_小心地獄! 反不警告罪人? zt
·他會毫不留情地除掉那些惡人,把葡萄園租給按時繳納果子的佃戶。
·人的仇敵就是自己的家人。
·馬來西亞沙巴州民眾,逃離家園,躲避戰火
·有網路的言論的自由,才能反制媒體的壟斷。 zt
·如果這家不配得,你們的平安仍歸你們。
·保護.爭戰.醫治
·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而是你們的父的靈,是他在你們裡面說話。
·老者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根本就不是人!」
· 親愛的同學,最佳的領袖,是擁有憐恤之心的人。「主啊,我已經做了,我該
·墳場變天堂/受苦者的關懷與改革/為窮人發聲
·落羽松的知音/在落羽松看到大自然的旋律/樹木淨化水
·“學生不能勝過老師,奴僕也不能勝過主人。學生若能像老師一樣,奴僕若能像
·你們要小心,因為有人要把你們送交公議會,並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
·所以不要怕他們。沒有甚麼掩蓋的事不被揭露,也沒有甚麼祕密是人不知道的。
·超級吸金集團真相.. 慈濟的真相 文/傅明雄 zt
·如果有人在這城迫害你們,就逃到別的城去。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還沒有走遍
·姐姐妹妹站起来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
·輕輕聽
·凡在人面前承認我的,我在我天父面前也要承認他
·那些殺身體卻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倒要怕那位能把靈魂和身體都投入地
·因先知的名接待先知的,必得先知所得的賞賜;因義人的名接待義人的,必得義
·耶穌叫了十二門徒來,賜給他們勝過污靈的權柄,可以趕出污靈和醫治各種疾病
·宣教的中國 : 有一種愛 像那夏蟲永長鳴, 春蠶吐絲吐不盡; 有一個聲音 ,催促
·要醫治有病的,叫死人復活,潔淨患痲風的,趕出污鬼。你們白白地得來,也應
·路上不要帶行囊,也不要帶兩件衣裳,不要帶鞋或手杖,因為作工的理當得到供
·這是我們中華人的特性【看戲】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踴
·殖民、宗教、国家与良知--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沙巴主权最终靠什么解决?——苏禄王朝歷史脉络的反思 zt
·愛有時,恨有時;戰爭有時,和平有時。
·作工的人在自己的勞碌上得到甚麼益處呢?What do workers gain from their
·“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
·一個宣教士的故事。。zt
·“把你的指頭放在這裡,看看我的手吧!伸出你的手來,探探我的肋旁!不要疑惑,
·耶穌在門徒面前還行了許多別的神蹟,沒有記在這書上。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怎樣差遣你們。”
·在那些日子,我也要把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我要在天上顯出奇事,在地上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他照著神的定旨和預知被交了出去,你們就藉不法之徒的手,把他釘死了。
·我的神啊!求你救我脫離惡人的手,脫離邪惡和殘暴的人的掌握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求
·神啊!你的公義達到高天,你曾經行過大事,神啊!有誰像你呢?
·神啊!求你搭救我;耶和華啊!求你快來幫助我。
·别把民主挂嘴边,却用粗鄙碍自由 zt
·至於我,我是困苦貧窮的;神啊!求你快快到我這裡來;你是我的幫助,我的拯
·耶和華啊!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求你按著你的公義搭救我,救贖我;
·因為你是我的盼望;主耶和華啊!你是我自幼以來所倚靠的。
·眾人都以我為怪,但你是我堅固的避難所。我要滿口讚美你,我終日頌揚你的榮
·願那些控告我的,都羞愧滅亡;願那些謀求害我的,都蒙羞受辱。
·我要來述說主耶和華大能的事;我要提說你獨有的公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而倒是無知的人類,用愚蠢的行為在逼迫他,不斷地逼迫,好像不達到要他實行大規模懲戒,不肯干休!愚蠢的人類,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人類之中,也不是沒有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可是盡管他們大聲疾呼,可以喚醒許多人,卻不能夠改變胡作非為者的愚昧,結果會如何,實在難以想像。

自序
   
     在記述完了這個故事之后,感到又好笑又難過——在最后一章我敘述在山洞中看到的奇景,其實在很多文明地區已經是生活的必然部分,可是在落后地區卻還可以成為幻想小說中的題材。
     地球极小,可是文明和野蠻之間的距离卻极大。
     難道真要靠“天神”來消除這個距离嗎?

   第一章、大會天下
   
   
     在沒有敘述這個新的故事之前,關于上一個故事《賣命》還有一些補充。一《賣命》的故事情節已經全部說完,可是還有不少感想和經過,若是不說明白,就意猶未盡。不但說故事的人,會如骨鯁在喉,就算是听故事的人,也會感到少了一截,所以必須補充。
     好在這种情形——借新故事的開始,補老故事之未竟,在我敘述的故事中,已經出現過很多次,各位讀友想必習以為常。
     卻說我和白素,在非人協會總部停留了將近半個月,而當天一直到我們從水中出來几小時之后,我才想到,我們在柳絮古堡附近的湖邊失蹤,不知道到現在過了多久?
     要是已經有老半天的話,康維和柳絮只怕會著急。
     由于神智一回复情形,就看到了黃而,接下來种种意外的事情,連連發生,以致我和白素都沒有想到我們的突然失蹤,會引起惊慌。
     首先令我們感到惊心動魄的,當然是“三大生命”之中的“水”至少已經和一個地球人之間有了溝通。而且水的力量,毋遠勿屆,上可以到大气層的邊緣,下可以到最深的海底——是真正的“上窮碧落下黃泉”。
     不但如此,水還可以深入任何生物的每一個細胞,從而控制生物的行動。
     雖然水是一切生命之母,可以假設他沒有惡意——我自己也曾經在他的控制之下感到十分平靜。可是在地球的歷史上,從古至今洪水為患,卻從來也沒有停止過,不知道曾取走了多少生命,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這些問題都要在黃而的身上得到解答。
     問題极其复雜,黃而這個人的理路又不是很清楚,說起話來,糾纏不清,我已經准備好和他“長期抗戰”。
     這時候,范總管他們,雖然還沒有掌握生命配額的轉移方法,可是卻心急無比,而且對于遲早可以成功,信心十足。所以他們竟然要趁所有會員都在這里——連白素也在的机會,先開會討論,決定什么人才有資格得到生命配額的轉移,确定一個原則。
     他把這一點提了出來,說是征求白素的同意,卻斜著眼向我望來。
     我知道他鬼頭鬼腦,無非是不想我參加他們的討論。
     我道:“你們只管去討論,可是得把黃而留給我,我有很多話要向他說。”
     當我這樣說了之后,我還怕范總管不答應。誰知道他立刻點頭,而且黃而也大聲道:“好,!太好了!”
     等到所有人离開——白素在离開的時候,向我使了一個眼色,表示她會表達我的意思。他們走了之后,黃而大大松了一口气,高興地道:“和你說話,比和他們開會有趣多了。”
     我笑道:“承蒙你看得起。不過我有正經話要問你,你可不要胡亂回答。”
     黃而伸了伸舌頭:“請問。”
     我第一個問題是:“這里离我們來的地方有多遠?我們由地下水道來,花了多長時間?”
     黃而側著頭,略想了一想:“大約五百公里——經過了五十小時左右。”
     他說得輕松,可是我一听之下,整個人直跳了起來——五十小時!那豈不是已經超過了兩天兩夜!不知道我們去向的人,早已天下大亂了!
     我急忙叫道:“不得了,赶快帶我去打電話,我要報平安!”
     黃而笑嘻嘻道:“哪里用得到你去!他早已向有關人等發出了訊號,告訴他們你平安無事了。”
     我听了之后,不禁呆了半晌。
     本來問題已經夠多的了,而在問答之間,又有新的問題產生。我也顧不得是不是有條理,只好想到就問。
     這時候听得黃而這樣說,我自然而然地問:“他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
     黃而攤開了雙手,一副無賴的模樣:“他告訴過我,可是我記不住那么多。”
     我忍住了气:“你記得多少就說多少!”
     黃而翻了翻眼:“反正每個細胞中都有他的存在,他可以左右細胞的活動,如此這般,要提供一些信息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其中的細節,誰耐煩去研究—— 老實說,以人的智力而論,也根本不會明白。”
     黃而這個人,性格天生如此,任何事只求有趣,不論其他。在他心目之中,最重要的事,是他認為有趣的事情,別的他就一概不加理會。
     我冷笑一聲:“他,既然如此神通廣大,可以輕而易舉教你明白其中道理!”
     黃而道,“當然可以,不過我沒有興趣。”
     我靈机一動:“那就請他教我。”
     黃而搖頭:“他對我說過,他盡可能不和人發生聯系……”
     他一面說,一面不住搖頭,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難言之隱。連黃而也會說話吞吞吐吐,可知此事甚大,更引起我的好奇心。
     我也知道他藏不住話,所以等他說下去。
     可是等了一會,他卻還是在搖頭,沒有說什么。我忍不住問:“有什么不能說的?”
     黃而長歎數聲,居然憂心忡忡,我忍不住催他:“有屁請放,不要把自己蹩死!”
     黃而苦笑:“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所有主命,都由他而產生,其中人類的生命名稱最复雜、最完整,可是在所有的生命之中,也只有人類對他的損害最深。這种情形令他失望之至,他曾經几次大規模地懲戒,可是人類的破坏行動卻變本加厲。你說,他該怎么樣才好?”
     本來是我在問他,忽然之間,反倒變成他問起我來了。對他的問題,我當然無法回答。實際上在听了他剛才那番話之后,我感到心惊肉跳。
     我明白黃而所說的“大規模懲戒”是怎么一回事——至少我可以舉出其中的兩次:一次是整個地球上發生的大洪水;另一次更可怕,被稱為冰河時期。
     “他的懲戒”不但可以使生物遭受困苦,而且可以使生物絕滅!
     而他又顯然不愿意有這樣的情形出現,所以他一直只是在實行小懲戒,絕少運用大懲戒。反而倒是元知的人類,用愚蠢的行為在逼迫他,不斷地逼迫,好像不達到要他實行大規模懲戒,不肯干休!愚蠢的人類,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人類之中,也不是沒有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可是盡管他們大聲疾呼,可以喚醒許多人,卻不能夠改變胡作非為者的愚昧,結果會如何,實在難以想像。
     剎那之間,我心中感到煩躁無比。我問道:“總共才不過五百公里,怎么花了那么多時間才到達?”
     我先把大問題擱下,問了小問題再說。
     對于我這個問題,黃而的反應也出于我的意料之外。他雙手一起向我豎起大拇指,神情欽佩莫名。
     我真的無法了解他想表達什么,他要是不開口,我再也猜不到。他道:“你們兩人真了不起,他沒有辦法完全控制你們腦部活動,所以和對付其他人不一樣,只能使你們在水中緩慢地前進,不然你們的反抗會更強烈,會引起怎樣的后果,連他也不知道!”
     听得他這樣說,我并不感到自豪,因為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水的大懲戒,遲早會到來,這絕不是令人可以感到輕松的事。
     黃而居然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他拍了拍我的肩頭:“這就是他為什么努力要找一個和他能直接溝通的人的原因。通過我,可以使人類明白自己該怎么做。”
     黃而的態度,樂觀之至。我不知道他何以如此有信心,可能他和水之間另有協定。
     和黃而的興致勃勃相反,我感到很是疲倦,半躺了下來,沒有再和他討論下去。
     黃而看來很享受和我的對話,他又東扯西拉他說了很久,都和整個故事沒有關系,听得我有點不耐煩。于是我問他:“非人協會的會員我也認識几個,怎么現在看到的全是新臉孔?你師父都連加農怎么不在?”
     黃而攤了攤手:“我不知道,一切全是范總管的安排。”
     听得他這樣說,我心中的隱优更甚——要是生命配額的轉移一旦成為事實,掌握這种能力的人,等于控制了人類生命的長短,只有傳說中的地府閻王,或是天上的南斗星君才有這樣的能力。
     雖然說出讓生命配額者,必須絕對自愿,可是分配生命配額的權力非同小可,掌握了這种權力的人,難道可以逃過“權利令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令人絕對地腐化”的規律?
     后來我和白素討論過這個問題,白素并不擔心,她的理由是非人協會中的所有人,原則上都是“非人”,自然和“人”不一樣,在人身上必然出現的情形,在非人身上,就不一定會出現。
     白素的這种說法,玄之又玄,和“白馬非馬”論,堪稱古今輝映,我自然無法和她再爭下去。
     卻說當時我問黃而:“他們會討論多久?”
     黃而莫名其妙高興地大笑:“誰知道!他們討論是不是要接受我成為會員,足足討論了七天六夜。”
     顯然他不是無緣無故笑得那樣開心——他是為了可以避免參加那种冗長煩悶的討論而感到高興。
     他表現如此天真,令我也受到了感染。我道:“那我不能無了期地等下去,請你轉告白素,我先走了。”
     黃而抓耳撓腮,大是依依不舍。我看了好笑,逗他道:“你要是在這里感到煩悶,不如跟我到外面去走走,見識一下。”
     黃而那一副心痒難熬的神情,我無法用語言形容。他就地打了十六八個轉,然后長歎一聲:“不行。我答應了他們,要盡量和水溝通,不能离開。”
     說完之后,他雙手抱頭,几乎要失聲痛哭。
     我指著他笑:“沒見過你這樣的傻瓜!天下無處不是水,哪里都可以和水溝通,誰叫你非守在這里不可!”
     黃而先是一愣,接著直跳了起來,大笑道,“可不是!我們這就走!”
     我有意把黃而“拐走”,可能是下意識中對非人協會還是怀有不滿情緒之故。黃而這一開始闖天下,真像是脫了繩的猴子一樣,生出無數事來,只是和這個故事無關,所以表過不提。
     我留了一張字條,說走就走,第二天就到了柳絮古堡。
     康維見到了我,高興莫名,柳絮和陳景德兩人,卻像是意料之中一樣,那當然是由于他們兩人早已接到水的信息之故。康維卻因為身体中沒有水,他的生命和水沒有關系,所以無法接收水所傳遞的之信息,他也不相信柳絮和陳景德兩人的“感覺”,所以很為我和白素擔心,見我平安回來,自然高興。
     陳景德第一句話就道:“我已經和陳宜耛聯絡過,叫他到這里來。”
     我望向柳絮和康維:“要是主人同意,我想請所有人都到這里來,一下子把問題解決。”
     柳絮問:“所謂‘所有人’是些什么人?”
     我笑道:“當然不是全世界人,只是和整件事有關的。和那些對買命有興趣的人、向他們說明一下,生命配額的轉移還是遙遙無期的事情,免得他們陰魂不散,一直纏住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